苏岩图片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第二卷第四十六章是结束也是新生(大结局)吴以诺的命运早在陈尘把他胁迫带上车的时候就已经被决定了,陈尘知道,杨磊知道,吴以诺这个智商不算低的家伙自然也是知道的,至于所谓的拼死抵抗,未免就显得有些可笑了。★ 新 思 路  中文网 S.cOm会员手打★

原本吴以诺天真的认为在拥有了那半段叶毕煌终生守护的智能程序下,整个世界都不放在眼里,可是他却没有用过那大脑想一想,真要是这样,天堂还会停留在现如今的地步吗,不早就他妈的一飞冲天独自成立一个国家了啊,所谓的百密一疏说的就是吴以诺。

后悔这种情绪从未在不论大事还是小事都是力求完美精心的吴以诺身上出现过,即便是生命即将走到终点也是一样,让他跪地求饶,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求着活下去,这种事情吴以诺做不来,也不是他的作风,既然生下来,老天给了一副男人的躯体,自认为有着远比其他男人要优势的多的先天条件和后天培养的资质,那就不会做出一丁点有辱男人风范的不要脸皮的事情,这最后剩下的一丁点尊严吴以诺说什么也要保存下去,直到后面的不知道姓甚名谁的家伙为他报仇后,将他很有气势的葬在土地下,将那颗埋藏了许久的野心渐渐的平复下去之后,感到最后的一丝悲凉之意。

陈尘一向不认为他是一个有人性的好人,人性这东西,是在社会制度和一定条件下形成的人的本性,并非是一直停留在“人之初,性本善。”的,而是与所处社会环境影响的的,人性是从根本上决定并且解释着人类行为的的那些人类天性,正常人所具有的感情和理智陈尘都有,但是该多的一点不多,该少的一点也不少,但是在人性之上还有着正常人应该存在的判断决策,成大事者不谋于众,这句话不尽实,却也是在有着不少的王者的成功例子在前而成为现如今许多大富豪大人物大官员的座右铭。

陈尘也没有将这句话当做是至理名言,在他看来,所有的一切都是他妈的虚的,只有拿到手的东西才是最真切的。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在陈尘看来,也就只有那些伪君子才是他妈的这样想的差不多,有实力的,哪个不是有仇就报,隔夜仇都是没实力的人强加给自身的一个理由,叶一生,曹勇,王亮,三人的死,给陈尘带来了不少的打击,没能当场将罪魁祸首吴以诺正法,已经让陈尘懊悔内疚了好长时间了,而现在,仇人就在面前,若是还秉承着优待俘虏的思想,不如直接买块豆腐撞死算了。

能够等到现在让吴以诺多见识了一次镇江的风土人情,这还都得谢谢杨磊,若不是为了等着杨磊一同前来,陈尘才他妈的懒得将吴以诺留到现在。

陈尘想吴以诺死,杨磊何尝不是了,此时此刻,陈尘驾驶车子正朝向来安县开去,那里有一个水库,陈尘的想法很简单,杀了吴以诺,然后在还没立碑多久的叶一生的墓前祭奠一番,接下来便是与中国各个领头人的对决。

死,陈尘是真他妈的不怕,都在地狱打转了几个来回了,陈尘能是个怕死的人吗。

“抽一支,下面可能没这好东西了。”叶一生的墓是陈尘专门让周副县长安排人弄的,还是个独立的,什么风水之类的都是专门找的风水大师,自然是不用说的,虽说陈尘不信这个,但是人都死了,就算是不为他自己考虑,也得为子孙后代想想吧,吴以诺身上没有什么束缚,只是全身的穴位都被陈尘给封住了,除了走路连一丝多余的力气都使不出来,倒是也不担心他会想着法子逃跑什么的。

“杀了我,对你们有什么好处?”吴以诺捡起地上的香烟,这个时候他也顾不上什么好抽不好抽的,毕竟香烟这个在世界上存在了几百年的祸害人类的东西,肯定是有着它的魅惑力存在的,狠狠的抽了几大口,吴以诺还是不甘心就此离开这个他还没有站在巅峰的世界。

“没什么太大的好处。”杨磊叼着香烟,看着这个崭新的墓地,眼中神色有些疑惑,大概是想不通就这几块砖头,几坨水泥,怎么就值他妈的十几万块钱了。

“但是我在兄弟面前发过誓,要提着你的脑袋过来祭奠,你说你是不是给死。”陈尘坐在墓碑面前,看着三块墓碑上的照片,笑容都他妈的灿烂无比,还带着些许**,这几个家伙,人都死了,还不忘他妈的女人,陈尘心中叹息着,等有时间了,给你们烧点女人过去,绝对是处的。

“那是活不了。”吴以诺很是通情达理的点了点头,很认真的样子,让人看着内心都不由自主的升起一丝诡异,这家伙,当真是不怕死,连等死都是看透了,倒真的是不容易。

“记得给我安个好墓,风水什么的差点也无所谓了,关键是门面看上去要好。”吴以诺一本正经的说道,丢下抽到烟屁股的烟头,走到陈尘面前,又拿过一支,接着抽上,看的出来,他对这个俗世还是很眷恋的。

“嗯,这个愿望会满足你的,还有什么愿望一并说了,只要我能做到的又不违反我做人的我都帮你完成。”这次是杨磊说的,陈尘在一旁眼神复杂的看着吴以诺,世界上什么东西最让人痛心疾首,每个人都不一样,但是在陈尘心中,手刃自家兄弟这是他妈的最让人接受不了的事情,与吴以诺没什么太大的关系,可好说歹说,也是救过陈尘一命的,单单是这点,陈尘心里就有那么一点的疙瘩,之前对吴以诺的仇恨是堆积的无以复加,可这玩意和打仗是一个道理,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空了这么长时间了,留下的也只是有些不忍的情绪,真要陈尘现在拿刀割了吴以诺的脑袋,还真是有些做不到。

“把婷儿放了,别让她受太多的委屈。”听了杨磊的话,吴以诺沉默了一会,说道。

人生啊,有时候就像是吴以诺手中的烟头,明明灭灭的,时而辉煌明亮,时而暗淡无光,等到了底部,却是连火心都冒不出了,需要抓住的就是在火心最旺盛的时候,做出一番惊天动地的伟事,这一点,吴以诺显然是没有把握住。

“来吧。”吴以诺最后狠狠的抽了一口香烟,整个烟头闪烁出了其他香烟都不曾到达过的巅峰亮度,然后轻轻一弹,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呈抛物线落下。

随着烟头落下,一道血光划过,直冲天际,然后落下,降下了帷幕,杨磊将那天怒上的血迹擦干,收好。

吴以诺死了,这个结果恐怕会让叶毕煌愤怒吧,但即便是如此,陈尘与杨磊也是没有就打算因此放过,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弱肉强食竞争分明的等级制社会。

如果你是一个善人,是一个好人,软心肠,那么你趁早找个深山老林去独居,地球真的不适合你。

解决了吴以诺,陈尘也没打算让他暴尸荒野,但寻个风水宝地安葬也不是现在这个时间紧张的时候该做的事情,所以陈尘只是暂时的将吴以诺搁置在了叶一生三人墓前,也算是让他弥补一下生前的过错,至于会不会吓到来这里的人,那就不是陈尘该去管的事情了。

杀了吴以诺,陈尘开始取出他脑袋里的智能程序,然后度给杨磊,期间陈尘感受到了有大队的武装人马正朝着他这边前进,微微皱眉,这可不是好事,至少陈尘不认为这些人是前来恭贺他们报仇成功的。

不过现在的陈尘根本就不用去担心这些东西了,什么国家之类的,都是他妈的浮云,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陈尘是有资格嚣张的,即便是嚣张的过了,那也不碍事,只是这嚣张的资本,带头的杨一天等人还不清楚。

“磊子,待会可被出漏子。”两人坐在基地分部里面的总台,陈尘看着面前几百寸的显示屏,轻轻的说道。

“放心,就算是几个大国一起来,我也有信心把他们都打回去。”杨磊咧嘴一笑说道。

“又不是打仗,只是展示一下实力,让他们知道我们不是那么好惹的,别弄的太僵了。”陈尘提醒道。

“嗯,他们来了。”杨磊点点头,放大了面前的一个人,说道。

“咳咳…”陈尘坐在里面,对着话筒咳嗽了几声,等看见屏幕里的那些人纷纷面露疑惑和惊慌的时候,然后开始说话,“我是陈尘。”

“我是杨磊。”

简简单单的开场白,没有过多的花哨也没有一丝多余的添白,却是让得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杨一天摆摆手,示意停下来,然后就那么的站着,听见了孙子的声音,老人家心里有些兴奋,但是更多的则是担心,这次的行动,说起来是他带头,但是真正的目的谁又不知道了,这个位置已经被那些家伙惦记了不少时日了,这次事情要是出了什么纰漏的话,怕就不是单单下台那么简单的了。

“陈尘,杨磊,你们赶快出来认罪吧,不要在执迷不悟了,你们这么年轻,难道就没有为你们的家人想过,就没有…”一个穿着西装,头发梳理的一丝不苟,长相庄严的男人走到杨一天身旁,大声的说道。

“闭嘴。”对于这个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男人的一番演说,陈尘是没有一丁点的好感,直接冷声喝道,声音之大,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是感到有些诧异。

“杨爷爷,不知道你这次带人前来,是打算怎么对付我们的。”面对杨一天,陈尘的声音明显的要温柔了许多,这种特殊的待遇让刚刚那个男人心中一股怒火瞬间涌起,但却无处发泄。

杨一天眉头微皱,不知道陈尘话中究竟是什么意思,现在的局面如此清楚,难道他还看不出来吗,这种一面倒的形势估计只要是个人都不会去傻到和国家硬抗的,但是听陈尘的语气,似乎对此并没有多少担心?难道是因为家人朋友都不在国内,所以想要来拼个鱼死网破不成?

“陈尘,小磊,不要在执迷不悟了,把吴以诺放了,剩下的我会帮你们做到我能够做到的最大底线的。”杨一天说道,话语里有着轻叹,而旁边的那个男人在听到杨一天的话后,眼中不禁流出意外的神色,旋即变得冰冷并且恶毒,在这种情况下说出这种对国家没有利益的话,只要传出去,杨一天剩下的日子基本上就是属于那种养老都不能够安心的地步了。

“杨参谋长,说话可是要负责任的,你的承诺,上面可是不会认可的。”男人冷冷的说道。

“老夫活了这么多年,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还用不着你一个小辈来教。”杨一天眼睛微眯,其实瞬间暴涨,一瞬间的让众人感觉到了一个老革命家应有的铁血气势。

“吴以诺已经被我杀了。”杨磊的声音传出来,而这个突如其来的事实也是让得所有人都是为之一颤,杨一天刚刚才表现出的气势一下子就黯淡了下去。

“陈尘,杨磊,你们不要在执迷不悟了,对你们没有什么好处。”男人听到吴以诺被杀,显然也是一愣,对于那个叶毕煌一直力推的年轻人,许多中国的高层都是记忆犹新,但是却没有想过,这个极具潜力,被称为唯一能够超越叶毕煌的年轻人竟是已经死了。

“执迷不悟,呵呵,这种结局可都是你们这些王八蛋一手造成的,想当初,国家说一句话,我他妈的将脑袋架在咯吱窝里冲到波斯湾,弄得半死不残的回来,你们有给我半点安慰什么的吗,没有,我刚刚安稳没几天,你们他妈的又让老子去美国,我还是没说话,跑去美国,一把枪干掉对方六七个精英,回来却是要把老子抓紧监狱,要不是女皇护着,老子他妈的不知道吃了多少颗冤枉的子弹,可即便这样,我那时候也没怨过,但是你们实在是欺人太甚,在英国,我的女人被基地抓去,你们倒是好,把她们救了下来,却他妈的没和老子说,让老子和基地打起来,你们好坐收渔翁之利,****,老子幸运,身边有几个替老子档命的兄弟,老子命大,没死,还误打误撞进了基地,将军死了,老子就是基地的新将军,现在我实力雄厚了,够威胁到你们了,你们却他妈的对老子说什么我执迷不悟,****扯淡。告诉你们,现在全世界各个国家的军事要领,核武器,只要我和磊子动一动念头,世界末日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情。”面对男人这种身为局外人的扯淡话语,陈尘瞬间怒了,说道最后几乎都是吼出来的。

“立刻和上面联系,把刚刚的话全部传回去。”在听到陈尘那句世界末日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情的时候,众人都是一阵心惊,也弄不清楚他说的话究竟是真是假,但是只要是有着一丝的可能性,就不能大意,这种后果不是他们所能够承受的。

很快,上面的人便得到了通知,不过十分钟的时间,众多国家高层汇聚在一起,面前一个有着一人半高的大频幕,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对一个正坐在电脑前的年轻男人说了几句,然后那个男人便开始在键盘上快速的敲打着,很快的,大屏幕便晃动了几下,接着,两个年轻英俊的男人面孔出现在了众多领导人的视野中。

“动作挺快。”屏幕里的陈尘笑了笑,有些嘲讽的意味。

“年轻人,说话做事不要这么嚣张,对你没什么好处的。”众人都是知道了陈尘刚刚说的话,其中一个肩膀上缀着三颗金星的老人沉声说道。

“控制核武器,呵呵,这种低级的谎言你认为有人会相信吗,你现在还能够坐在那里和我们说话,真的以为我们怕了你不成。”一名西装男不屑的说道。

他这话说出了在场的所有人的疑问,他们也想知道,这个年轻人究竟有什么本事让整个中国的高层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汇聚一堂,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