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奶尖儿都挺立起来了

“错,红颜和蓝颜都没有问题,关键看人心,它如果被恶魔控制就毁了。”谢逸歌笑着分析了一句。

“有道理……”连翘说着,抬眸,浅笑盈盈的看着他,手指抚上他的脸颊,提了个建议,“谢先生,不然咱把胡子留起来?”

“估计以后就没有人觊觎你了?”连翘补充完,就偷笑。

谢逸歌抓住她的小手,笑着哼了下,“也就你这脑袋能想出这种馊主意。”

“我的脑袋怎么了?”连翘不服气的瞪了他一眼,“我好歹也做了一个企业的ceo,也生过一个孩子,也搞定了你……”

谢逸歌只笑没有说别的,因为他的唇已经被占用了,霸道的勾住了某女的红唇,不让她再发出一丝声音。

或浅或重的吻纠缠着他们彼此的呼吸,此时此刻,他们心中也只能容下彼此之间。

一吻毕,连翘绯红着小脸儿,安静的靠在他怀中,手指抚着肚子里的孩子,轻叹了口气,“谢先生,真好,我和你可以一路走下去……”

以前她浏览杂志或者小说最喜欢那句“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每当在路上撞到白发苍苍的老爷爷牵着老奶奶的手,她和路人一样眼眸中都会自然而然的流露出羡慕的神情。

连翘不晓得别的女孩儿在年少时是怎么幻想的?最好是一见钟情或者英雄救美?可她不是的,她欣赏那种细水长流的感觉,两个人在一起慢慢的品位人生,慢慢的过自己的日子,一粥一饭,简单粗糙却温馨动人。

可自几年前发生那件她被送人的事情后,她就心灰意冷,从未奢求过这样的爱情,尤其是到后来知道自己的身世,更明白自己身上肩负的任务,她从未想过会有一个叫做谢逸歌的男人在自己的生命中出现。

她现在很感念,幸好他出现了,兜兜转转之后,他们确定彼此就是要伴随下去的人生伴侣。

人生的确不该将就,出现的幸福一定要抓住!

谢逸歌不知道怎的,听出她话里的意思,微笑着俯身,低低的在她耳边念叨了一句,“你若不离,我便不弃。”

连翘怔了一下,双手环住他的脖子,拥住了自己的幸福!

一年后,连翘和谢逸歌的第二个孩子朵儿已经出生快3个月时间,也即将拉开他们婚礼的序幕。

朵儿是个纷嫩的小姑娘,她的出生让整个谢家都欢喜不已,尤其是谢逸歌,那么高冷的男人,目前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抱着女儿散步,谁若是想从他怀中抢孩子,他的脸色立刻就变了。

简直就恨不得将那人封入冰冷的地窖中。

连翘对此多少有些无语,她也是完全没有料到,直到方若宁向她抱怨过几次,她才劝了几句。

不过,在她看来,这些劝说基本上是没什么用的,谢逸歌当年因为错过笨笨的出生还有几年的成长时间,现在比谁都看重这个,所以,对连翘来说,她还是能理解的。

她和他一样,都错过了笨笨的几年成长,心里总是有遗憾的。

笨笨得了小妹妹,也是异常高兴,成天叫嚣着要带着妹妹玩的事情,加上弦歌的蜜儿,笨笨是最得两个小娃娃喜欢的哥哥,于是,谢家还有楚家的人都发现,笨笨同志俨然已经成了一个妹控。

只要他在的场合,蜜儿和朵儿就被照顾的很好,而且别的小男生想要靠近,都必须经过他的允许。

有次,弦歌调笑了一句,“笨笨,两个小娃长大要嫁人的,你要管吗?”

“当然要管,我得负责让她们嫁人。”笨笨信誓旦旦的说,于是,大家都笑了。

婚期越来越接近,连翘一直很忙碌,她坚持母乳喂养,身子比之前丰腴了不少,但是也不明显,只有她自己感觉明显。

试穿婚纱的时候她总是担心,一直问谢逸歌,“我是不是太胖了?是不是?”

“胖一点儿好看。”谢逸歌开口,事实上他的确是这么想的,之前他一直觉得连翘太瘦了,现在看刚好。

“骗我的吧?”连翘不信,半信半疑开口?

谢先生走到她身后,手臂绕过她的腋下,听到婚纱前面的部分,手掌往下一扣,淡淡说,“以前可以握住,现在握不住。”

连翘一下子红了脸,僵住,完全没有想到他会这样,而且关键是他还说,“这不是很好吗?”

“我……你……”连翘咬了咬牙,选择沉默,因为不晓得他又会说什么?

突然之间,她发现男人一旦解放了天性,也会做出意想不到的事情?谢先生可是个中翘楚呀!

幸好的是,他们两个在里面试穿,别的婚纱店的服务人员都在外面,要不然尴尬死了。

可后来,连翘试穿完出去,所有人都说好看赞美的时候,谢逸歌发现有男人盯着她看,就皱了下眉头,说,“换一件脖子和胳膊都有布料的。”

连翘一听又囧又气,“谢逸歌,现在是夏天,你想热死我啊?”再说有那么保守古板的婚纱吗?

婚纱店的店员惧怕谢先生的冰冷目光,去找了一些,连翘试穿后,结果谢先生又嫌弃若隐若现的感觉更惹人犯罪,就再换。

最终挑好了一件不露也让连翘满意的,已经好几个小时过去,连翘瘫软的捶了捶他的背,“谢先生,你要求真多?”

“你是我的!”谢逸歌微微一笑,温润中透着一丝霸气。

“唉,我能后悔吗?”连翘故意开口,气呼呼的看着他。

谢逸歌脸色一变,阴沉一笑,“你试试?”

“开个玩笑嘛……”连翘缩了下,笑着瞪了他一眼,可还没有反应过来,人就被推到了墙壁上,某人修长的手指已经捏住了她的下巴,目光灼灼的看着她的红唇。

“连翘,开玩笑的代价,你知道是什么吗?”谢逸歌明明在笑,眼眸中却隐藏着一丝危险。

连翘暗自吞了口水,轻轻的点了点头,她当然知道啊,能不知道吗?谢逸歌这男人婚后越发变本加厉,她都没有做什么,他的火气就很旺盛,尤其是在一段长时间不能碰她以后。

“谢先生,这里是婚纱店。”连翘顿了下,开口提醒。

“我当然知道,不过一个吻,连翘,你紧张什么?”谢逸歌悠然一笑。

连翘反应过来自己被戏弄,就有些气,她抬起头,用力瞪他,正想推开他的时候,却被他突然压住了唇。

连翘低低的惊呼了一声儿,就动不了了,谢先生吻的很用力,好像要将她吞下去一般。

她自然一点儿声音都不敢发出来,即便听到门口有店员在礼貌的询问她好了没有?直到她完全呼吸不过来,他才松开她。

连翘只顾着大口喘息,这时就听他说,“连翘,朵儿不需要特别照顾后,我们就去度蜜月。”

“那笨笨和朵儿怎么办?”连翘不可置信,问了一句,不晓得下了多狠的心啊!

“会有人照顾的。”谢逸歌有些气馁的说了一句。

之后,他们离开婚纱店,连翘以为只是买了她试穿好的那件,结果没想到之前试穿的比较暴露的那些谢逸歌也都买了,他说,“这些穿给我一个人就好。”

连翘深吸了口气,劝了一句,“不好吧,你这是浪费?”

“没关系,我们的婚礼也就这一次。”谢逸歌亲吻了她额头一下,说了一句。

连翘执拗不过他,就点了点头。

农历七月初七,七夕*节,他们的婚礼定在这一天,而恰好这一天,猎鹰投资的海边度假酒店完工揭幕,谢逸歌就将婚礼场地定在A市的度假酒店。

连翘知道这里其实也是几年后,他们第一次在A市见面的地方,想起当时的一幕,她都想笑,而且也没有想过今后的生活会和谢逸歌这样的男人纠缠在一起?

可事实上,命运就是这么奇特,你根本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情?

这场婚礼,主要是谢家这里主办,连翘这边儿已经没有什么亲人,唯一的亲人景之韵刚刚出狱,连翘给她寄了请柬,就是不知道她来不来?

走红毯的时候,也没有人牵连翘的手,所以就决定谢逸歌带着她一起入场。

原本谢逸歌还怕连翘会多想,没想到她说,“谢逸歌,没关系,爷爷看着我们呢?我不孤单!”

这会儿,临近婚礼开幕,连翘穿着婚纱,弦歌还有几个工作人员正在帮她调整婚纱的不完美之处。

“嫂子,真漂亮,祝你和大哥百年好合!”弦歌整理完,笑着说了一句。

“谢谢,弦歌。”连翘瞳孔中隐含了一丝眼泪,她抓住弦歌的手,说,“是你们又给了我一个家?”

她这辈子好像和亲人的缘分都很浅,出生后被拐,没多久父母出车祸,而养父母这里对她又是这样,好不容易找回家人,却还是要陷入争斗中。

现在,终于她爱的那个人给了她一个完完整整的家,她的心里根本就压抑不住!

“别哭,新娘子不能哭!”弦歌劝了一句,伸手替她擦了一下,两个人正说着,这时,方若宁走了进来,看了她们一眼,又扫视了一圈儿,就问,“笑歌呢?怎么看不到她的人?”

“刚才还在这里?”弦歌思索了下,她也不知道。

“这小丫头跑哪儿去了?”方若宁交代了几句,就啰嗦了一句,离开了这里。

连翘想起一件事情,就说,“弦歌,笑歌最近确实跟我们一起少了很多,她说自己很忙,不知道在做什么?”

“这么一说,我也有感觉?”弦歌点头,想起上次跟笑歌谈心,问问她最近的情况时,她就找借口自己很忙,而且言语中掩饰的成分多了不少?

“不会是恋爱了吧?”连翘惊呼,随即就皱起眉头,“可如果是真的,那个人是谁?我们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糟糕,笑歌会不会吃亏啊?”

连翘说的也是弦歌一直担忧的,她想起了很久之前,笑歌跟她一起睡觉时,问她的话,那时就有些不对?

可偏偏她们根本不知道对方是谁?

“要不要让楚总和谢逸歌调查看看?”连翘想了下,提了个建议。

“不要!”弦歌本能摇头,“要是他们知道了,说不了会出大事儿?”

“我们还是自己先查查看,如果是可靠的我们认识的就好了。”弦歌若有所思,谢逸歌是大哥没错,楚南渊也是很*笑歌,如果被这两个人知道,说不了好事儿变坏事儿?

“也好。”连翘点头,她知道弦歌比她有主意,就听她的。

两个人话刚落下,楚南渊从外面推门而入,看了她们一眼,就问,“刚才聊什么呢?”

“没什么。”弦歌和连翘异口同声。

“弦歌,让新娘子准备,该进场了,走吧。”楚南渊是过来带走弦歌的,分明觉得这两个女人隐瞒了什么,不过他没有表现出来。

弦歌和连翘迅速对视了一眼,彼此笑了下,弦歌和楚南渊先离开了这里。

酒店里面,是宛如仙境的婚礼场地,而受到众多人祝福的婚礼有序令人感动的进行着,一对儿新人在他们孩子和亲人的祝福下甜蜜幸福。

酒店外面,一辆炫酷十足的跑车内,一对儿蜜恋中的情侣也是浓情肆意。

“不好意思,现在大家都不知道我们,我不能带你进去!”笑歌隐含着抱歉的清柔声音。

她的对面,男子的唇角浅浅勾勒出一个笑容,一笑绝色,他的手揉着笑歌的发丝,说,“没关系,你在就好。”

笑歌笑了笑,说:“我带了蛋糕给你吃……”她摸索着找到旁边的蛋糕,继续道:“他们说吃了婚礼蛋糕的情侣会幸福的,我们也会。”

“当然会!”男子柔柔的一笑,靠近她的小脸儿,说,“可我现在就想做一件事情?”

“什么?”笑歌傻傻的问了一句。

男子一把将她扯入怀中,在吻上她唇时,低低说了一句,“品尝你的甜美……”

题外话:

么么哒,宝贝们,姗姗来迟的番外大结局,谢逸歌篇结束了哦,置于别人的,宝贝们反应不激烈呀,没几个人要看的,某漫还在迟疑,,,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