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遮无挡三级动态图

,。

沈落在空间里待了一个月才离开,改头换面,修为也调回到了元婴期,一身黑色暗纹旗袍,丝缎般的黑发束了起来。

乌黑深邃的凤眸,泛着诱人的光泽,绝美的唇形透着淡淡的粉色,俨然是一副高冷贵公子的模样。

前提是得忽略那眸中不经意闪过的灵动,还有那一丝俏皮。

周围依旧黑雾蒙蒙,保险起见,沈落披上了一件黑色的斗篷,手中则是那把黑神,运起黑色的灵力覆盖住了全身,使人看不清楚面容。

之前跟着百里两兄弟的时候,她有意无意的问了落魔涧深渊的方向。他们是避过那里的,而她则是要去那里。

不过那里有大乘期修士守着也是麻烦,而且还是两个,轮流守着,正面冲突是肯定不行了。

就在沈落思考之际,一只漆黑的爪子朝着她抓了过来,一把抓住她的肩膀丢在了一爆粗声道,“小将,去给本座打探消息。这块地方居然只有一个小将供本座差遣。”

沈落顿时一惊,她居然没察觉到有人接近,心思百转,有些忐忑不定,默默地站起身。

“本座要找个人类,你去前面探探他们有几个人,然后回来向我汇报,快去。”

感受着的威压,沈落尽量表现的像个魔将,这种威压她在之前的那个魔族统领身上感受到过。

不是说魔族统领几百年几千年也不见得出现一个吗为什么她短短几天就遇到了两个,不,是两只。

沈落默默地转身,认命的朝着那前面走去,转身的刹那,余光看清了那统领的容貌。居然是同一个

怎么会这么巧他要打探的是谁

想起那天突然的事故,虽然让她得到了自由行动的权利,但不得不说当时真的很危险。

隐约间沈落还能听到身后喃喃自语的声音,“怎么会不见了呢,这让我怎么跟大人”

不过,好像连魔族统领都分辨不出她是人是魔呢,她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沈落抬起了头,露出一张帅帅的脸,嘴酱起扬起一个坏坏的笑。

两个时辰之后,沈落回到了魔族统领那里等待询问。

“怎么样他们有多少人”魔族统领见到沈落,连声问道。

沈落就要开口,瞬间又想起了什么,紧紧抿着唇。呜呜呜~她怎么就忘记了魔将是没有灵智的,都怪前面这个没脑子的,给带沟里了。

“说话”魔统领瞪着野兽般的双眼,喘了口粗气,显得有些不耐烦了起来。

就在差点被拍飞的时候,沈落无奈吐出了一个字,“十”

也就是一个字而已,要是被拆穿了她就有大麻烦了。

虽然声音很弱,但是她肯定对方已经听到了,只是直直的盯着她看,看的她毛骨悚然。

“你很好,魔将就产生了一丝灵智,离魔人不远了。”原来魔将在压力之下也是有潜力的啊,说实在的,他着实忘记了这只是个魔将。

说完这话,魔统领就没有在理会沈落,自行朝着沈落来时的方向去了,想来是又亲自跟上去了。

不过,这可就好玩了。

沈落把阿紫叫了出来布置阵法,而自己则是在组装,组装什么当然是从国顺来的小型导弹了。

这时候该派上用场了,定时定位,再给它来个隐身,这些装置,回来的时候再来取回。

布置好了一切,沈落便朝着落魔涧深处行去。

沈落此时站在的地方若是南面,那么落魔涧就在北方,她导弹对着的位置是在西北方向,而她则是要去从东面,偷偷的进到深处去。

最好用的办法就是调虎离山了,希望能够成功。

落魔涧名副其实就是一条长达十几里的山涧,散发了浓郁的魔气,越到附近侵蚀就更加厉害,元婴期的神识也只能放出十几米的距离。

两大乘期修士分别站在三分之一处,不让任何人接近。

“不能再接近了,在靠近就要被发现了。”沈落在一个地方停了下来,抛了抛手中的东西。

坏坏的笑道,“让你们见识见识高科技的力量。”随即按下了定时炸弹的开关按钮。

就在刚才魔统领让她去打探的时候,她发现了一小队的魔将,然后混入了其中。在它们身上分别绑上了一个小型的定时炸弹。

当然为了效果更加好,她还在地面埋了不少的地雷,保证地动山摇,声势大的不要不要的。

果然三分钟后,远处传来一声声轰炸般的响声,甚至连地面都轻轻颤动。

一声响过一声,不绝于耳,沈落不知道大乘修士有没有被吸引过去,她还是按下了小型导弹的按钮。

不多时,只听到轰隆一声巨响,不仅地面剧烈的震动,连头顶都有泥土石块不停的往下掉。

不会让她把山给炸穿吧沈落仰着头,咽了咽口水。不管了,天塌了有高个的顶着,急忙朝着落魔涧深处飞去,使用阴之力凝聚而成的羽翼,让沈落整个人看上去如同恶魔一般。

这个时候,两个大乘期修士离开了一位去了不远处查看,剩下的一位依旧守着。只是原本需要两人才能完全守住的落魔涧,只剩下一人之后,就被沈落钻了空子。

她悄悄的从另一边飞了进去,想来也是他们也是没有料到,还会有人不怕死的往里面钻吧。

落魔涧中魔气浓厚无比,不需要沈落特意去吸收,就直接往她身体里面挤。

阴与阳讲究的是平衡,一旦平衡被打破就会像沈落这样,整个人仿佛置身于冰冷的寒川之中,痛苦至极。

每每飞行一段路,沈落就会停下来,把体内积攒的阴之力转化成阳之力,然后再继续前进。她还没有找到风情,不管多久,直到找到为止,否则,她绝不离开。

黑暗阴冷,没有一丝光亮,整片空间好像就只有她一个人,挥动着羽翼的声音,安静的可怕。

飞飞停停,沈落不知道过了多久,记不清这是第几次停下来了。

在这里神识早就已经不能用了,只能凭肉眼去看,好在空间里几只还能跟她说说话,不然她都要疯了。

“唉~”一声幽幽的长叹传来,仿佛透过了无尽的岁月,却是那样的熟悉。

沈落不可置信的转头,欣喜的望向声音来源之处,可是却只看到了茫茫黑幕,什么都没有。

“出现幻听了吗”她低声喃喃,缓缓的蹲下身子,双手紧紧抱住自己。

鼻子酸酸的,有些委屈,用力的眨了眨眼,让眸中的湿意又收了回去,静静的蹲抱着。

“夫人”低沉,醇厚的声音再次在耳边响起,就像他不曾离开,在她耳边轻声呢喃。

沈落充耳不闻,她觉得一定是她太想他了,所以出现了幻听了,毕竟这里是落魔涧,被魔气所入勾起了幻觉。

“呵呵呵~”风情低低笑出了声,他就站在这里,她却当他是幻想真是个可爱的姑娘。

慢慢伸出修长而有力的手臂,将沈落圈了起来,坐到了他的臂弯上,与他面对面。

沈落茫然的抬头看着眼前人,相似的眉眼,相似的脸庞,但是

“阿情,你怎么变这样了不是说心魔就是放大心里所想的吗我都没见过你这样的,你怎么出来的”

此时的风情,黑灰色长发披散在身后,那双浩瀚如宇宙般的星眸,也变成了白色,只有瞳孔还是黑色的。甚至连皮肤都是青灰色的,纵然如此,沈落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

“阿情,你长高了。”沈落呆呆的继续说着,风情的身高恐怕有近三米的高度,她原本的神隐已经解除,坐在风情的臂弯里就跟小孩子一样。

纤手拂过他的脸颊,滑过耳际,沿着脖颈往下,沈落的脸颊泛起了,青葱般的玉指放在了赤果lu的胸膛。

“阿情,你怎么不把衣服穿好呀,还是这就是我心里所想的那也太丢人了。”沈落说话的声音越来越低,到最后几不可闻。

难怪修士都说心魔劫难过,她真的不想眼前之人再次消失啊,就算他已经变了一个样子,但是她还是有些舍不得。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