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东西走路PLAY

<!--go-->

一个同样身穿黑色西服,却披着一头飘逸长发的男子从中走了出来,他从旁边搬出了一张椅子,在上面反复擦了数次,才把椅子放在程父的身后。

程父坐下之后,那个男子才从旁边走开,只是,在抬眼看到躺在床上的冉昕童的时候,微微愣了愣,不过,又回复到了刚才的从容,自己一个人默默地站在后面,与众保安并排。

其实,在刚才他抬头的时候,冉昕童也同样看了他一眼,这么飘逸的长发,连女人都忍不住嫉妒的长发,也只有他会有,印象之中,在自己最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她还让自己借助一晚。

要是那天,她没有走掉的话,现在的一切,都应该已经改变了吧。

程父坐在了椅子上,与冉昕童对视着,这几天的新闻,他没少听,也是第一次知道,自己不怎么关注的儿子,竟有这么多的花边新闻,而且都是跟冉昕童有关的。

他一直以为他的儿子,会一辈子只钟情那个叫范烨儿的女人,却没想到,面前这个他曾一度抱着看好戏的心态的女人,竟会如此刮目相看。

那晚,虽然他没有上前,其实,当自己抱着她快速奔跑的时候,他都一一看在眼里,他的儿子,从来不曾为那个女人,如此着急过。

“你爱程奕扬吗?”许久不曾说话的程父,说的居然是这么一句让人无法预料到的话。

冉昕童有些不明白,他要知道这些做什么,再说,就算自己说是,能有办法改变程奕扬的心吗?

没有,谁都比不上范烨儿,没有谁可以比得上。

冉昕童摇了摇头,低垂下眼脸,神情,很是落寞。

程父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冉昕童,过后,才道:“你撒谎。”

听程父这么说,冉昕童又抬起了头,她自认为只的演技还是不错的,连程奕扬都可以骗得过,他一个只见过三次面的人,又怎么可能看得出她在撒谎。

“你说你不爱程奕扬,那你为什么肯愿意为他挺身而出?”

程父的问话,跟今早程奕扬的问话,一模一样,果然,有其父必有其子,冉昕童深吸了口气,依旧像早晨那样平稳地回答道:“程奕扬曾今因为我而出过车祸,我只是,不想欠他而已。”

冉昕童的这点小伎俩,又怎么瞒得过程奕扬父亲这只老狐狸。

听着她的话,程父分析着说:“你说你是因为不想欠奕扬的才愿意替他挺身而出,那我问你,在林烨蓝即将要拿刀刺过去的时候,在这么短短几秒,你确定你能够有足够的思考的时间?还是说,你根本忘记了,程奕扬是怎么对待你的父亲的?

既然他欠你父亲一条命,那么你为什么还要还他?你应该站在不远处冷生生地看着才对。终于有人替你报仇了,难道不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吗?你为什么还要挺身而出?”

程父的话,句句带着利剑,刺得冉昕童根本没有任何反击的机会,她无法回应他的话,只能不停地发出:“我……我……”

见她再也没有任何说不的机会,程父有继续说了下去,没有刚才的精明,带着写无奈,程奕扬,一直都是他心里的一块石头,他什么都好,有钱有车,家财万贯,多少人臣服,但惟独,对待处理父子之间的难题,他无从下手。

“昕童,可以帮我,把程奕扬追到手吗?”

“可是,他的身边,已经有别的女人了。”虽然不明白,程父,为什么会突然提这么一个要求,但是,她也绝对不会同意。

“我知道,但是我知道,程奕扬的心里,是有你的。”程父又继续说了下去,希望可以打动她。“我知道

,你爱程奕扬,不是吗?”

听到程父说“爱”这么一个字眼,冉昕童只是笑了笑,只是笑容中,掺杂着太多,太多的无奈了。

没错,她承认,她是爱程奕扬。

可是,那又怎么样呢?难道,只要她爱程奕扬,就可以忽视范烨儿,忘记程奕扬是间接害死父亲的凶手吗?

这些,她都没有办法不去考虑,更为主要的,是程奕扬不爱她。

既然对方不爱,她一个人的单爱,又有什么意思?

更何况,对于人来说,爱的确重要,但是,不是单凭一个“爱”字,就可以在这个世界上存活的。

“对不起,恕我无法做到,我相信,范烨儿,一定会是您的好儿媳的。”冉昕童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完这句话,她的态度很是强硬,这些,都足够表现了她内心的想法。

既然,她已经决定,把程奕扬从她的身边退开,就一定决定好了一切,谁都,无法改变。

程父原本还想继续说什么,却被冉昕童的这么一句话,尽数攻退,既然都已经这样了,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那你就好好继续在这里养病吧,就当我没来过!”说着,程父站了起来,大步向前走去,而长发男子在经过冉昕童的身边的时候,给她一个坚定的眼神。

告诉她,千万不要气馁。

冉昕童在接受到讯息之后,回以他一个淡淡的微笑,人都走空,冉昕童又觉得很是安静,被这么一闹腾,她已是,完全睡不着了。

仰望着天空,今夜,不知怎么的,多了好多的星星,像是在告诉着她,总会雨过天晴的吗?恩,不管怎么样,她都会继续好好活下去的。既然怎么都死不了,那就好好地活着,活给他们每一个人看!

<!--over-->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