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人体芝术

“裴琳,你怎么了,脸色看起来不好。”

“没事,赶快吃吧,菜都凉了。”心里却在想着一百零八中拷问*!最好别对自己有隐瞒。

……

书房的门被推开,黎胜睿抬头一看,“老婆?”

赶紧站起来迎上去,好声好语的哄着:“我跟何思颖真没什么!”

裴琳挣开他的手,水湄眼一瞪,小脸一绷,“没什么她会有你房门的钥匙?!”

“是楼下前台给她的!”

“你们两个不在一起,楼下的服务员敢给她钥匙?你当我三岁啊,说吧,平时出差又有多少人给你送特殊、服、务?!”

黎胜睿顿时叹气,揽着自己老婆坐到沙发上。

裴琳挣扎了一下,觉得坐着气势不够,腾的一下站起来,掐着小腰看着黎胜睿,“说吧,别告诉我没有!”想想都觉得可恶,想当年自己也是被那么送给他的。现在人家演绎着千年不变的戏码……这种事是经常发生还是偶尔发生?他是接收了还是没接收?接收了的话,到了哪种程度?

黎胜睿一看裴琳一副恶狠狠的模样,就想到了猫舔着锋利的爪子,眯眼看着老鼠,尤咬的形容还真是贴切,她就是一只不折不扣的小猫儿!

但是脸上还是态度良好的说着:“有是有,但……”

“还真有!”裴琳伸出一只手,颤抖的指着他,一副怒其不争的模样,“你嫌弃我了是不?厌烦我了是吧?我——”

黎胜睿一看她急的快哭的模样,心知不能太过分,赶紧澄清道:“我没有怎么样,他们送是他们的问题,我接不接受是我得问题!”

“你还敢接受!你——”裴琳四处扫了一圈,顿时想找武器对着他拍下去。

黎胜睿赶紧起身抓住她的手,拿下她手里的文件,无比诚恳深情的将她搂在怀里,“我只有你!真的只有你!我都这样了,连男人的面子都不要了,任你把我赶出卧室三天,老婆,别闹了!我真的没有对不起你,你要相信我……”

裴琳咬着下唇恶狠狠的瞪他一眼,手里拿起文件还想打他。

黎胜睿看着她,觉得这个时候的她,那一双水湄眼妩媚极了,很想把她按在怀里肆意怜爱一番……但是,当前的问题还是尽快解决的好,虽然知道裴琳不是真的生气,只是心里不痛快想要发泄。

他按住她,叹息一声,解释道:“那次不单她进来了,还有别人,我真没跟别的女人独处一室,我很清白,真的清白!”

裴琳斟酌着他脸上的表情,确定他没有说谎后,哼了一声,将手中的文件夹放下。

“她跟我可不是这么说的。”

黎胜睿拉过她,将她抱在怀里,坐在沙发上,珍视的看着自己爱了这么多年的女人,“她怎么说的,把你气成这样?”

裴琳挥开他想要摸自己头发的手,“她说她抱了你,你并没有赶她走,人家说了,等着我们离婚呢!”

黎胜睿脸色微沉,眼里冷了下来,裴琳从来不是会无中生有的人。

“我知道了,这件事我来解决。”

“你确定你跟那个女人没什么?”

“我发誓没什么,真没什么。那么多比她好的女人,我的眼光有那么差吗?再说,上次见到她的时候我根本没认出来,要不是你提起,我都忘了有这么个人!”

“那……那个柳家小姐又是怎么回事?!你什么时候又招惹了这么朵桃花?!”

“哪个柳家小姐?”黎胜睿蹙眉,有这么个人吗?!

“我哪里知道,何思颖说那个柳小姐早就被你金屋藏娇了……你说,你藏哪儿了?!”

黎胜睿将她的头按在自己的胸膛上,抚摸着她的长发,说道:“我这一生,只藏过你这一个女人!唯一的!”

裴琳欲挣扎的动作,在听到这句话后瞬间力气消失无踪,安安静静的将脸贴在他胸膛上,撇撇嘴,掩饰住心里那么点小小的甜蜜。其实她也没生气,就是家里没有小普有些想念,所以将闷气发泄在了他身上。

“别瞎想了,有时间,我们做点有意义的事,嗯~我已经忍了三天了……”

凌旭没有去德国,或者说在他没有整理好之前,他不想仓促盲目的做决定。

迪拜的酒店很漂亮,也很奢华,总统套房的阳台上,可以看见下面的沙滩、绿化带、游泳池,各种肤色的游客。

一个人开一瓶红酒,靠在阳台上细品,目光凝望远方美丽绝伦的风景,对谁来说,都是一件舒适享受的事。

凌旭也不例外,的确是享受,但享受的同时有落寞。他不知道哪里出了错,好像这一生都在被女人抛弃,母亲在他很小的时候离开,初恋禁不住凌行云的魅力,与他分手,再次爱上的女子,爱的人不是自己。而唯一一个为自己生过孩子的女人,又悄无声息的离开。

他也不想勉强谁,虽然他有勉强的资本,如果愿意,凌行云会将初恋送上,就算是打断她的腿。如果愿意,黎圣睿会被龙门下令清理掉,裴琳会被迫留在他身边。如果愿意,赵莼没有选择的权利……

但这些也只能是如果,因为他的性格使然,因此做不了太过勉强的事。

……

赵莼陪同副总一起到迪拜出差,工作完成后,副总放了他们一天假。既然有机会来到奢华的迪拜,自然是要感受一下。

用石油堆砌的繁华,用奢侈铸就的辉煌,这里,是一片金色的王国。

金帆船酒店是它的标志之一,它是世界上唯一一家七星级酒店。是迪拜的骄傲,它宛如一艘巨大而精美绝伦的帆船,倒映在蔚蓝色海水中,随时准备乘风破浪。除了别致之外,还提供全年普照的阳光和阿拉伯神话似的奢华。它坐落在离岸280米的小岛上,必须经过专门的桥才能到达。

有幸到迪拜的人,势必会到那周围看上一看。

其迷人的外景、独创的造型、豪华的装修、奢华的卧室、尊贵的礼品、以及清晨透过落地窗一眼望去的冉冉日出,有夜晚脚下细密的沙滩、恬静的海水、茂密的棕林、碧绿的植物、周边的美景,一切的一切宛如梦境。

凌旭已经在这里待了一周,不可否认,他其实是一个懂得享受的人。

赵莼在这里待了三天,却从来没有仔细的看一眼这个以奢华闻名的天堂,工作的紧凑繁重夺去了她所有的注意力。明天才是放假,然而今天她已经想去看看……

赵莼穿了件白色抹胸长裙,长及脚踝,裙子是高腰的,在胸下收紧,裙子的垂坠感很好,走路的时候裙摆随着风轻轻飘动着。上面还套了一件透明的小外衣,整体看来很舒适。

她的五官普通,可胜在皮肤白希细腻。她的身材不骨感,却胖瘦得当,有东方女子的特质。最显然的,要数那一头漂亮的长发,看得出被她保养的很好。

在商场看中了一顶帽子,走过去,刚准备拿起来却和别人的手碰到一起。

凌旭收回手,对她笑笑。

赵莼的心脏‘咚’的失跳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的缩回手,“你拿吧。”

凌旭也没拒绝,拿起帽子,对旁边的服务员说了几句什么,服务员过来,凌旭将帽子和钱一起交给她。

他穿了一件白色的半袖衬衫,淡金色的长裤腰间系着一条白色的皮带,脚下是一双白色的皮鞋。远远看去,俊美的让人窒息。

“真巧。”他说着。

赵莼呆愣的点点头。

的确是,好巧。

不是德国,中国,而是在阿联酋迪拜……

服务员送上帽子和找回来的零钱,凌旭接过,将帽子递给她。

“送给你。”

赵莼下意识的接过,几秒后,才反应过来做了什么,脸上有丝懊恼和隐约的羞涩。

凌旭笑了一下,“一起去走走?”

赵莼点点头。

迪拜的夜景很繁华,两人之间的交流很简短,情绪没有久别重逢的激动,也没有他乡遇故知的惊喜……

“安安怎么样了?”

赵莼看向天边。

“有裴琳照顾,很好。”

凌旭淡淡的说着。

“你怎么会到这里?”

赵莼的神色有些黯淡,难道凌旭已经不爱女儿了吗?虽然知道裴琳一定会好好对凌安,但没有父母在身边,毕竟还是少了很多东西……

“旅游……”

分开的时候,如同遇见时一样平淡。

赵莼走在街头,吹着暖暖的风,长发随风轻轻的飘动。

回去的时候,赵莼站在街头,有些迷茫。

她的坚持,到底有没有价值,她放不下的,到底又是什么?是凌旭对裴琳的感情还是凌旭的身份?

笑笑,这个问题已经想过很多遍,每一遍,都没有答案。

凌旭在一家面包店买了一些自己喜欢吃的面包,拧着纸袋子,上了车。

车子朝金帆船的方向行驶,路上有车子来往,挡住了马路对面的赵莼,两个人一个向左一个向右。

副总给她们放了一天假,他们可以在这座奢华之城游览一番。

赵莼手里拿着相机,去往金帆船所在的方位。她一直觉得,这些奢华的东西都是只能观赏的!

海水的颜色很澄澈,赵莼沿着海边慢慢走着,水里有她的倒影。

她将相机对着金帆船的方向,一步步后退着调整焦距。

一步,两步……

然后,她站住。

“不要动。”

是熟悉的声音,赵莼没有动,静静的靠在他身上。

凌旭身上有一种独特的味道,干干净净的夹杂着一点绿茶的清香,很淡,但很好闻。她一直认为他是喜欢喝绿茶的。

“我问你,你点头或者摇头就行。”凌旭说着。

“我从来没觉得有过去是问题,我经历过两段感情,第一段的时候还不懂爱,第二次爱上的时候,很认真,也很刻骨。可惜她有爱的人,所以我放手。遇到你,是意外,但从一开始,我就没有排斥,我已经三十五了,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我想娶你,这不是责任,只是单纯的想要娶你,想要和你一起生活。我不是一个多情的人,不会身边有一个心里还想着另一个。我清楚自己的感觉,如果这一次你还是一样的拒绝我,那么我祝愿你幸福。凌安如果你想她,我也会送到你身边。”

凌旭等了十分钟,赵莼既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他苦笑了一下,转身。赵莼猛的抓住他的手。

***

晚上的时候,来出差的几个工作人员有一个聚餐,赵莼带了凌旭一同过去,同事顿时惊为天人。

赵莼脸上淡淡的笑容一直没散,飘荡着小女人的羞涩和幸福。

一些事顺理成章的就发生了。

聚餐的地点在赵莼所住的酒店,吃完饭凌旭没有回金帆船。

两个人坐着电梯上去,电梯的门锃亮如镜,清晰地映出凌旭的黑眸晶亮深邃,赵莼慌忙地低下头,慧黠的大脑中一片空白。

也不知是怎么出的电梯门,他牵着她的手,没有松开,走廊上的地毯很松软,赵莼却觉得脚下像在打滑,站立不稳。

凌旭半环住她的腰,另一只手打开门。

他没有急于开灯,而是回过身,抱起了赵莼,脚轻轻把门踢上。

听到门锁‘嚓’地一下,赵莼的脸突地就红了。

不是一次同处一室了,但这次和哪次都不一样,心跳的格外激烈,身子发软,提不起一丝力气,也许是她不想提,也不想那么清明。

有些事不是想控制就控制得了的。

人不可能永远活的那么理性。

凌旭在赵莼做手术时就见过她的身子,但那时没有一点点的欲念,赵莼的衣衫在他的指下一件件褪去,室内的温长很高,可她却在颤抖,他抱着她放平在松软的床上,掌下感触到赵莼的身体,全身的血液突地全向一个地方流去。

赵莼是羞涩的,对情爱也不见得熟练,但当羞涩演变成欲时,无比地纯真,火热,这带给凌旭强烈的感受,他的身子前所未有的的强硬,紧绷,骨子里迸发出从未有过的激情,整个人几乎在爱的冲撞中昏迷过去。

脱掉衣服,他的体型有着雕塑品的线条和硬度,其健硕和持久的程度和他的外表一样让人情不自禁沦陷,他对赵莼的怜惜和呵护,用一种好像是自虚的方式轻柔地包裹着,他不在意自己是否快乐,他想取悦赵莼,想赵莼与他共享这美妙的时刻。

赵莼没有让他的苦心白费,那一声声细细碎碎的嘤咛,让他再也忍受不住,他托起她的腰,奋力地冲撞着,带着赵莼一同到达了幸福的天堂。

“我爱你!”激情缓缓地褪去,换之是滴水般的温柔,他的手抚摸着她的腰际,弥补这刚才激情之中的一些小小的疏忽。

“凌旭……”赵莼疲倦地趴在他的怀中,柔成了一江秋水。

房间里慢慢安静了下来,一些小小的情绪弥漫在其中,最终变成了一缕轻烟,融化在夜色之中。

相逢,不是恨晚,便是恨早。

太早遇上你,我还不懂得爱你、珍惜你。

太晚遇上你,你身边已经有另外一个人,恨不相逢未嫁时。

有没有两个人能在适当的时候相逢呢?概率很小,但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

凌旭认为他现在和赵莼相遇的时刻就是刚刚好。

一夜,他都没舍得合上眼,把赵莼不留一点缝隙的嵌在怀里,带着满心的感动和欣慰。

这是他在心里盼望已久的,一份踏实的感情悸动。

凌旭幸福地吻着赵莼的发心,替她掖好被角,把她往怀里又拉了拉。

曙光从窗帘的缝隙间投进房内,在空气中折射击出五彩的光芒。

怀里的赵莼闭上眼,嘤咛一声。

昨晚的欢爱,耗去了她太多的体力,她疲累地进入梦乡,睡得非常香。她缓缓的睁开眼,背后传来的炽热的体温让她一下子就想起了昨晚发生的事。全身僵直,紧张得几乎凝固。

“早!”凌旭轻抚着她的手臂,让她放松。

赵莼闭了闭眼,羞涩地转过身,勇敢地对视着凌旭灼灼的目光。

“亲爱的,你快乐吗?”凌旭温柔地看进她的眼波里,他的眼眸黑亮黑亮,目光清澈而纯净,有种绵延的谴惓在其中,仿佛落在宣纸上的一滴墨,氤氲而开。

她的心轻轻地,轻轻地,怦然一动。

她下意识地点点头。

他握住她的手,拢在掌心,握牢。

“赵莼,跟我回去,嫁给我。”

赵莼仰起脸看着他,有点惊讶。这是求婚?睁大眼睛,好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

窗外的东阳,灿烂而明媚,等不及的把室内全部照亮了,她有点眩晕。

现在床上确实不是个好的求婚场所,凌旭觉得自己太心急了!

两个人起床后,冲了澡,又收拾了行李,直到近中午才出了房门,赵莼的上司和同事都露出了然的微笑。

赵莼脸红红的,不太敢看别人,怎么的也像做了件坏事。凌旭却生怕别人不知他和赵莼的关系已经上了一层楼似得,去过餐厅都要牵住她的手。一餐饭,是关心备至的照应着,让人一看就是亲密情侣。

他这样刻意的表现,赵莼早就没清誉可言了,想想,索性就落落大方点。这一大方,也接受了凌旭亲昵的举止,接受得非常自然。

饭后,凌旭找到赵莼的上司交谈了几句,上司看着赵莼点点头。

临行的时候,副总要求赵莼留下,赵莼看到凌旭微笑的面容,嗔怪的瞪了他一眼。

“我觉得这里的环境不错,完全可以度蜜月!”

***&

接到凌旭和赵莼婚讯的时候,裴琳一愣。但一想也释然,凌旭说出去旅游,她就想到可能是去找学姐,但几个月没有消息,她也疑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想的到他们会走在一起,但没想到地点会在迪拜。

“现在先去订机票,然后再准备礼物。”

当时她结婚的时候,凌旭送的是他产业中的百分之五十股份,当时她还不知道,一直到黎胜睿告诉她。礼物当然不能退回去,有了小凌安的时候,裴琳想着以后将股份还给凌安,现在她暂时先保管着。

“送什么礼物好呢?!”

裴琳头疼,总不能自己也送家产吧?!

“订什么机票,飞机早就准备好了。礼物嘛,你就直接把你家黎恕送给小凌安当老公,比什么都有诚意……”尤咬手里抱着纷嫩嫩的睡美人,不屑的挑眉。

伸手戳了戳美人儿的脸蛋,美人儿被弄醒,不耐烦的睁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粉粉的小嘴张开,打了个哈欠,不屑的看了尤咬一眼,朝妈妈伸出双臂。

“丑死了,每天只知道睡!”

尤咬看不得有人无视他,就算是这只懒虫也不行!

“哥……哥~~哇……”小黎素听到有人说她丑,扯着嗓子哭了起来,小嘴里奶奶的叫着哥哥。

妹妹的哭声比什么音效都强。黎恕赶紧从浴室出来,披了件衣服跑下楼,冷着脸从尤咬手里将妹妹夺回来。

“你惹她哭了!”

冰冰的声音一点也不像出自四岁孩子口中。

“KAO,一群小白眼狼!”

转身去抱满地乱爬的凌安,谁知道凌安看着尤咬过来,就快速的爬走,连一分薄面都没给他!

坏叔叔,他会拎着自己的脚倒过来,还会吼她,所以她要快点爬,不要他抓住!

裴琳面不改色的坐在沙发上继续思考她的问题,对家里的小规模骚乱视而不见。

黎胜睿下班回家,看到孩子们鸡飞狗跳,如常的在客厅坐下。

“在想什么?”

“我在想凌旭和学姐结婚,该送什么礼物比较好……”

黎胜睿斜靠在沙发上,看着裴琳烦恼的样子,慢慢的扬起唇角。

勾勾手,示意她坐到自己身边。

裴琳瞥他一眼,没动。

“过来,我帮你想。”

成功的将小白兔诱到自己怀里。

不知从哪里拿出一只蓝色的首饰盒,送到裴琳眼前。

“打开看看……”

裴琳疑惑的接过,掀开盖子。

精美的盒子中央,躺着一只流光溢彩的翡翠吊坠,细一看,有些眼熟。

“这是什么?”

-本章完结-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