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在床上说你好紧

()卢比嘿嘿笑道:“很多星球有古传送阵,但是修好也没有用,这边都废弃多少年,另一边怎么可能还存在,还有用的传送阵是不会轻易废弃的,已经废弃的全是没用的,要离开这里,可不能指望这些老古董。www.wenxue6.com

老麦默然,他现在还不想把地底洞穴那具远古传送阵的事告诉卢比,这是只有自己才知道的秘密。

他也能够猜到,就算凑齐空灵石,那个传送阵也不能用,因为另一边肯定没有反应,要不然,已经变成木乃伊的玄子改成单人传送阵,怎么会没有反应呢,还让他费尽心力,耗完寿元,最后却是恨恨而终。

卢比沉吟道:“我暂且先开个洞府住下,这里一边是军事禁区,一边是荒山野岭,地势很是安全,不会有人来打扰,等我将这具躯体基本融合好,再出去找大脑族地球基地。”

老麦道:“记得听你说过,你这是第二次夺舍,虽说修成元婴可以出窍夺舍,要比筑基期和金丹期逸出的弱小元神只能夺舍一次多几次会,可也是一次比一次虚弱,搞不好连元婴都会溃散。”

原来卢比已经是元婴期修炼者,入驻液体记忆金属人躯体的并非灵魂而是他的元婴体,这也难怪之前他会有这么多神奇之处,这是一个普通外星人所无法做到的。

在子弹核能量的冲击下,所有外星人从灵魂到**全部死亡,只有卢比的元婴体存活下来,并且缘巧合地找到一个合适夺舍的对象,而非普通的灵魂寄体,众所周知,寄体的灵魂是无法操控所寄身躯体的,以前是卢比一直在糊弄别人。

只见卢比叹气道:“不错,我已经是二次夺舍,元婴很是虚弱,再也无法撑得起第次夺舍,那样有可能把元婴溃散掉,还好这次的躯体很是奇特,觉得比上次夺舍的纯金属性人体要好些,纯净的液体记忆金属人体,虽然比不上原身**,要是融合好,用起来也是很不差的,只是需要更多时间炼化。”

老麦有点警觉道:“你就在这里修炼,不会将这块高原大陆的金灵气全部吸干吧,你可是元婴期修炼者,国内的天地元气和修炼资源已经非常匮乏,你全弄完别人还怎么修炼。”

老麦前期曾和内地各大修真宗门、家族约定,筑基期以上的修炼者都要出国镀金,不允许在国内吸纳天地元气进行修炼,将剩余的五行灵气,留给筑基期以下练气低阶弟子用,从而保住内地修炼者极其有限的根基。

卢比哂笑道:“放心吧,我只是融合躯体,不是修炼,我还有点自带的修炼资源,不会吸纳到当地灵气资源的,连离散的文学楼了,这点金灵气还不够我塞牙缝的。”

老麦闻言点头道:“这样我就放心了,国内现状五行灵气异常缺乏,不当家不知道柴米油盐贵,能省得一点是一点。”

金丹期的老麦虽说不是内地修真界唯一的金丹期修炼者,但已经是高端修炼者这一层次的执牛耳者,说话做事无一不时时得为整个群体考虑,因为在这一亩分地,已然是只有他才能独步的天下。

话说到这份上,老麦觉得差不多可以告辞,便提出要回去,因为天色也准备要亮了,次日白天还会有事做的。

卢比站起来要送送老麦,道:“我就在这里封住禁制闭关融合躯体,反正和你也离得近,有事可以常来常往,我随时可以出关的。”

老麦干笑道:“我来这里只是出任务,现在任务算是完成,不久就会离开本地,我的宗门离这里可是有点路程的。”

“没关系,”卢比无所谓地说,“那我就融合炼化完毕再出关好了,别说你还在你们国内,就算是横跨大洋,对我来说也是弹指一挥间的事,有事我再去找你好了,我们彼此间都有感应,不会错过什么会的。”

老麦点点头,将自己宗门方位和传音定位标记留给卢比之后,便出门而去,返回5号地下军事基地招待所自己的房间。

至于卢比融合躯体完毕出关之后,该当如何去找寻大脑族地球基地,就已不是自己能管的事。

鉴于事实上抽调神华成员参与拖吊外星飞碟任务已经圆满完成,后面基地的内外安保防护也不是异能部队的事,自然由石山区地下军事基地去设法加强。

于是,在次日下午的集合,由神华104首长代表部队宣布任务完成可以荣归,同时宣布荣归的还有特种兵某部,据说事后还有表彰大会在京城秘密召开,须待会前再另行通知。

对于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流动战队来说,也就是一个就地解散各回各家、各找各妈的过程。

这次战队集合完毕之后,八大金刚照着工作流程,俱各和部队签定保密监听协议,便相互一一拥抱告别而去,也没人提搓一顿送别酒的说法,常来常往的也没有这必要不是。

在简单的告别过程里,小钟对他倒是热情得很,原先很是熟稔的晏颖却是客气很多。

不过有个人却是引起他的注意,那便是流动战队的刘队长,这一位伪异能者、其实是偏水属性练气八段修炼者在和老麦告别时,满脸笑容里好像充满敬畏之意。

不是那种对段超绝高人的敬仰,倒像是低层次修炼者对高层次修炼者的敬畏。

这让老麦感到有点奇怪,自己金丹期修炼者气息已经通过从功法树找到的秘法收敛得很好,比自己低阶的修炼者也不可能看得出自己的修为。

自己在执行这次任务,基本上没有和他搭过档,这种自然流露的敬畏是怎么回事呢?

一个偏水属性修炼者,而且年纪已经偏大没什么前途作为,只能到异能者群体来混日子的人,怎么可能有这种辨识修为境界的眼光。

不过,老麦只是略为想了一下,自不以为意,便也不放在心上,是夜休息一晚,次日乘坐神华部队后勤部门提供的飞行工具,离开石山区地下军事基地,回返南方自己的家乡城市。

这一次参与神华部队的行动,历时几近半年,待得老麦回到宗门,已经是2006年的春节前夕。

在行动之,他倒是混得轻松自如,就是心境不是很爽,遇到过节时分,借休息一阵,陪着喻沐一家人过一个愉快的新春佳节,麦姐两口子倒是时常跑到老美加州去,过节也不回来,节前也只是打个越洋电话互道平安、恭祝节日快乐什么的。

大年初,老麦照例约上已从国企退休的阿刘姨丈,前去拜访同样退休在家的老部长,给他拜个晚年。

老部长开门一看,还是这两个老熟人,当即大笑道:“又是你们俩来拜晚年,我们一同都是退了休的老家伙,拜早年不合适,拜晚年才对头,家里还就只有我自己在,老伴和子女全都走亲戚去了,来来来,外面天气冷,快到屋里坐暖和暖和。”

老麦俩人进门换鞋,先是客气地寒暄一阵,相互说一些恭喜新年的废话,然后,就在老部长蜗居的厅底里垫着棉垫子的红木沙发上并肩坐下,随意地喝茶嗑瓜子,吃过春节才会有的点心糖果,闲聊些市里最近的人事变化事项,显然是人虽说退了,心还不能退,国家大事却是时时关注着。

正闲聊间,老部长忽然想起什么,返身进卧室去,拿出一张陈旧泛黄的a4复印纸出来,递给老麦道:“小麦,你看看,能认出这里边都是些啥鬼画符不?我一直估摸着,像是道教的东西,你说过有方外之交,自己对道教化看来也不乏研究吧。”

老麦接过旧复印纸看时,却是一张像是符的纸质复印件,微黑色的背景,上面印满密密麻麻、弯弯曲曲的古符,他一样也看不懂。

因为符内容不能直接阅读,必须得筑基期以上的修炼者用神识摄入识海,才能显现出其意思来,而且还得是直接书写符的原件才行。

现在的这张纸,只是个复印件,就算已经是金丹期的老麦,也无法摄进自己识海里进行辨识。

“我认不出这里边是什么个意思,”老麦看过也只好摇头表示不识。

老部长笑道:“你不是有方外之交吗,你可以把这张复印件送给他看看,也许修道之人能够看得懂呢,你看,我老早就想到这事,直到现在才记得跟你说,真是有点老糊涂了。”

老麦心下苦笑,所谓的方外之交,当初是假借木青子之名做的托辞,现在木青子早已羽化仙去归了天,自己还能去哪里找这个方外之交,当下也不好推辞,便将这张复印纸对折起来,揣到口袋里去。

老部长看着老麦折叠着把复印纸收好,便叹口气道:“可惜这只是复印件,要是原件还在就好了,可惜前不久家里遭了贼,祖传的原件给偷走了。”

“还有原件?”老麦听得一愣,这老部长不早说,自己姑且接过复印件,看是很旧的纸张,以为只有复印件,就这复印件里的内容看上去,那份原件便似是土修真界旧时用的东西,说不定还能有点看头。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