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女的下面扒开添

不知不觉到了晚,然后保姆做好饭菜叫我们去吃饭了,我这才意识到肚子饿了,赵彤彤摸了摸肚子,“好难受,叶冬你帮我看下怎么回事,是因为这二天喝酒的原因吗,还是吃什么东西吃坏了肚子。www.wenxue6.com ”看到赵彤彤要吃饭了却脸色有点惨白的肚子疼,我急忙过去扶着她,隔着衣服伸出手摸着她的肚子,舒服的真气沿着圣手感知她的肚子怎么回事。

如今我用圣手治疗肚子痛,月-经=痛之类的小毛病已经很容易了,甚至可以做到隔着一段距离也能治病救人,只是短短的几秒钟而已,我松开手帮她拉好了衣服,“没事,这几天你没有睡好,吃点热的暖胃的食物,别去班了,女人嘛,总有那么几天身体不舒服的,也不是满血状态,”我淡淡的说道,并没有觉得什么,虽然是男生可我是学医的,虽然到目前为止在大学还没有学到什么,我都没有去过几天的课耶。

不过在白菜和赵颖看来却瞪大眼睛,“叶冬你有没有想过用你的能力去做个神医呢,治病救人,而且你也说了你是学医的,现在去彤彤医院的,除了整容的,其实很多女人身体都有病的,你也知道的,现在的女孩子,特别是年轻的女生,傻乎乎的,不爱惜的身体,而且为了美丽,也不会管什么后果,整容,吃各种减肥药,甚至是不吃饭来减肥,使得身体内的毒素很多,原本应该是女人人生最美丽的时候,可为了这短暂的美丽,却不顾以后了,”白菜不由得提议说道,她在美丽人生医院班来着,看来感受还挺深的,现在压力那么大,女人当男人用,男人当牲=口用,而且还时刻要受到来自身边人的影响,很难活的轻松了,多少人其实都是在为别人而活的,是无奈也是可悲。

当神医?呵呵,这不是自己挖坑埋自己吗,要是真这样 的话,不用多久只要是被我救过的人都会说我如何如何的神,而且因为是用了圣手的特殊能力,会使得这些被我救过的病人对我会产生好感,甚至是喜欢我,缠着我,现在已经证明了这点了,身边的这些女人都是因为接触了我的圣手能力,“我拒绝,这是什么馊主意, 你是想要我搞的天下人都知道,有这种特殊的能力吗?还是想要更多的女人缠着我,哥可不是那种花心大罗卜。”

“切,都说永远都不要相信男人只会对自己一个人好的鬼话,也不要相信女人说自己不在乎长的不好看,不爱美的,你说这话的时候不怕被雷劈吗,张月姐姐现在没有在,阿苗也没有在,所以你敢说,哼,等着吧,等这些麻烦的事情都解决了,我找到了老妈,你呢也知道了自己身世的问题,我们结婚,到时候我看你怎么办,”顿时白菜不由得白眼说道,没想到她现在开始考虑以后的事情了,结婚?哎,头大的事情,恩,等等!这么一说我忽然想到了什么。

现在和我有关系的女人,也是她们那么多,看去很复杂,而且和我多多少少都有不清不楚的关系,可即便是这样,现在她们也是相处的很好的,而我只不过是‘纽带’而已,也是链接了许多条关系链的点,通过我的圣手,看去十分的复杂的关系链都握在了我的手,若是我断开了,她们之间的关系会断裂,假设我现在和白菜结婚了,然后消失不见,很快其他人之间的关系很有可能会随着断裂。

虽然不是很确定,可我一时间发现了如何面对现在的麻烦了,因为我是最大的麻烦,只要我暂时的消失,情况会变了,因为我是圣手拥有者,像当年我的妈妈一样,哪怕到了现在依旧有如此大的影响力,所以我也学姐姐张月一样,出国玩也好,还是去什么地方销声匿迹一段时间也好,都是为了把现在的麻烦弄清楚 。

“这样吧,明天让大家都集聚在一起,把事情说一说,而我也有了打算,”我笑了笑说道,然后吃饭了,真有点饿了,赵彤彤让我们吃吧,她坐在沙发玩手机,穿着短裙的赵彤彤趴在沙发玩手机的样子还真是诱-人呢,白菜估计是早饿了,狼吞虎咽起来,赵颖则一边吃一边问我打算是什么,又想出什么馊主意了吗,哎,人生很多时候都是糊涂的,也是迷茫吧,你说我们现在到底在干什么呢,看去是啥也没干,一帮人搅和在一起,实际不仅仅是我们,光头那边也是这样的,这么多年了,他们到底在干些什么,除了抓人和制造克隆人,搞出各种名堂来抓捕拥有特殊能力的异人之外,还会干什么?

吃好饭后赵彤彤说自己先去睡了,让我去她房间在帮她看看身体,额,说这话的时候白菜和赵颖都盯盯的看着她呢,可是赵彤彤根本不管,我看了一眼白菜,她根本不理,怎么样厉害吧,因为圣手的能力,千金小姐总裁大美女也好,还是御姐老师女神,都会缠着你不放。

来到赵彤彤房间,闻着迷人的香味我想起了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当时赵彤彤是一个无助的千金小姐而已,不知道该怎么办,没有了老爸这颗顶梁柱,感觉天塌了一样,让我陪着她睡,睡在她身边,而我也没有碰到,现在又单独和赵彤彤在这里,隔了几个月的时间,对我和她来说却感觉像是很久一样,而且赵彤彤的改变很大,都说经历的事情多了,人变得十分的成熟,赵彤彤现在已经完全可以独当一面了,看着她安静的脱掉衣服,脱掉裤子,看着她白皙迷人的背影,我笑了笑,“感觉像是做梦一样,现在你觉得怎么样,不一样的经历。”

把自己脱光光的赵彤彤慢慢的回头,脸色微红的看着我,而我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第一次这样看着一个女人的身体,此时的感觉很妙,却也很平静,我微微一笑,“躺床吧,我来帮你检查。”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