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无遮掩裸身图片

这个世界没有白吃的晚餐,当然也没有人愿意把未婚夫拱手相让。。。

乌利亚觉得自己真是太喜欢这张脸了, 可惜这张脸的主人是个姑娘, 还是个和自己抢未婚夫的姑娘!

眼睛紧紧盯着李安宁的脸,公主殿下手指拽着辫子, 语气非常真挚, “你穿男装真好看!可还是没有我漂亮。”

突然被情敌说颜值不及她,一般人会是什么反应?小李博士不知道, 只是心里已经泪流成河,可惜对方说的好有道理, 简直让人无言以对。

“公主殿下是草原第一美人,自然绝代风华。”这句李安宁倒是真心话,这位乌利亚公主虽然年纪不大, 但这浑身充满野性的艳丽风情着实让人赞叹, 和南方那些温文婉约的大家闺秀一比, 倒是让人更有探究的兴趣, 活力四射啊!阳光艳丽美少女这一类的,就不知道山长大人欣不欣赏的过来哟,心里突然酸溜溜的小李博士吸吸鼻子想到。

阿莱一直神情紧绷, 自家公主殿下天真单纯,哪儿是这些南蛮女子的对手!眼见着对方用“美男计”引的公主神不守舍,阿莱觉得自己不能再任由对方这样卑鄙下去了!“李姑娘不知道询山长有未婚妻吗?”

“原来不曾听闻,似乎这未婚妻一事来的甚是蹊跷, 不知谁人传出的谣言, 这可对公主殿下的名声不太好。”默默的捏捏手指, 李安宁微不可见的看了一眼正打抱不平的雕塑先生,心情突然就纠结了。总感觉这对主仆之间有问题,难不成是两个人都长的太好看了?完全配一脸嘛!

乌利亚忍不住恨恨的瞪了一眼满脸担心的阿莱,这个臭石头到底多想要自己离开草原嫁出去啊!

对公主殿下的眼神十分敏感的阿莱抓抓头,难不成自己又说错了?只能懊恼的低下头,当然低头之前他也没忘记又狠狠瞪了一眼一旁无辜的李安宁。

原本想速战速决的李安宁嘴角抽搐,怎么看这姑娘也和自家山长大人不是一个风格啊!不过嘛……坏心眼的挑挑眉,李安宁心里坏笑道:“不知公主殿下可了解山长最爱之事为何?”

诚实地摇摇头,乌尔亚眨眨眼睛,乖乖的回道:“嗯……不知道。”隔这么远,谁有事没事会去了解不太熟的人喜欢干什么啊!

“公主喜欢看书吗?还是说喜欢上学?”

“……”别说是上学,一对着书就打瞌睡的某公主脸都皱成了一团,有那个时间还不如骑上马去草原上撒欢儿呢!要不然带上阿莱去看摔跤也行啊!

一看见那皱成包子的脸,李安宁就心里偷笑。不自觉地清了清嗓子,笑眯眯地说道:“山长大人最喜读书,而且还特别喜欢教化学生,麓山书院可是天下学子最憧憬的学府,若是有机会,公主殿下不妨去看看,定能受益匪浅。”

“呵呵……这,路途实在遥远,一时怕是无法成行啊!”干巴巴的笑了两声,乌尔亚忍不住死命摇头,那什么书院不去也罢!

“额?看来公主殿下也对书院十分向往,不如我回去禀明山长,邀请您一同返乡?”

眉头已经全部皱起来的乌尔亚嘟嘟嘴,心情急转直下,果然这个世界上最难缠的就是这些读过书的南蛮子,不管是男是女,不管长的好看还是面目丑陋,只要沾上这读书就最是讨厌!这一刻,主仆两人倒是真的心有灵犀,绕弯子果然不太适合,还是开门见山最是干脆。

“那什么书院我不会去,还有那个什么山长本公主也不想要,想要他的人是我父汗,若是你们能说服我父汗放弃联姻,乌尔亚向长生天起誓,一定把那莫名冒出来的未婚夫还给你!”一本正经的公主殿下看上去稚气未脱,但说出的话倒是严肃的很,李安宁嘴角僵硬,所以,妹子你到底要不要这么迫不及待!

不过是一盏茶的时间,郭大娘就又看见那长得像嫩豆腐的少年晃出茶馆,右手拿着一把折扇,间或敲一敲额头,看上去心情不太好,路也不仔细看,看那下石梯的架势,可小心着别摔着啦!一边为那少年揪着心,一边还招呼着过往的行人做着生意,郭大娘这一心二用也是一绝。没成想一转眼的工夫,那少年就上了路过的一辆马车,那月白色的纤细背影一晃就不见了,只留郭大娘满心的惋惜,长得这么俊,看衣着打扮,再怎么说都应该是个秀才老爷吧?

李安宁走出茶楼的时候满脑袋郁结,原本指望着这联姻的当事人靠点儿谱,说不定好好沟通一下这婚事就作罢了,不是听说这个草原妹子很得他们大汗宠爱吗?哪想到这乌利亚公主甩得一手好锅,人家淡定地很。说起来这汉王干嘛一定得嫁个女儿呢?听这公主妹子的意思,这件婚事还真只能从老汗王入手啊!

有些人之间应该确实存在着缘分这种东西,譬如说姚筹林和李安宁。姚家大公子唯二的两次外出都被小李博士撞个正着。晃晃悠悠走出茶楼,抬眼就看见熟人,小李博士觉得实在是太幸运了!刚愁着没人给出主意,这智商破表的姚大公子就出现了,小李博士觉得这果然就是缘分。

因此,这一路马车上说话声音就没停过,如此这般,某人终于把来龙去脉说了个透彻,然后眼巴巴的看着新交的朋友,指望着人家能想出个绝妙的办法,好打发那个想和自己抢未婚夫的老汗王,这乱点什么鸳鸯谱呢!

哭笑不得的抱紧手炉,姚筹林无奈的避开某人闪亮的双眼,觉得压力山大。只能头痛的劝道:“你莫要忧心,以我对询山长的了解,此事他应该早有定夺。”

“哎?你是说山长大人早就知道应对之法?那为什么不早做决断,一直拖到这个地步?那乌尔汗王又是为何屯兵边境,就不怕弄巧成拙,酿成祸事吗?”一直无法想通的李安宁头都大了,不就是两国联姻吗?有必要屯兵在人家家门口吗?这一点也不像要结两国之好,完全就和仗势逼婚没两样嘛!

姚筹林无奈的轻轻摇头道:“此事,你还是多听询子墨安排吧!至少现在太子殿下也在等着询山长决断。”

“我现在觉得真是讨厌你们,做事情总是这么高深莫测,讲话又只讲一半,不知道我们听着很揪心吗?”郁闷的鼓起双颊,李安宁无奈极了。

姚筹林微笑,看着某人炸毛的样子深感有趣。

“你要习惯。至于这联姻之事,就看询山长怎么选择,总要付出些代价,才能得到回报嘛!”

“等价交换?”李安宁疑惑,那这要付出的筹码到底是什么呢?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