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小宝贝我要捅死你

黎初喘息着睁开眼睛,从那个荒诞的梦境中逃离了出来。

她拉开床头灯,看见楚墨安然地躺在她身侧,抚了抚心口,压下惊魂未定。

“怎么了?”楚墨翻了个身,揽住她的腰肢,手背触及她的额头,一片汗湿,“做噩梦了?”

黎初点点头,靠在楚墨怀里,瓮声瓮气地说,“一个说起来很不可思议的梦。”

楚墨的吻落在她的额头,闻言轻笑了一声,她的手果然也是冰冷一片,看来真的做了一个不得了的噩梦,“说给我听听呢。”

“我梦见,李心暖其实是因为暗恋我才与安霂在一起的。”

梦里李心暖被她撞破与安霂的□□,仓惶追着她出来解释,她的表情惊恐,欲言又止。黎初恶心得想要离开,却被李心暖从身后牢牢抱住,“阿初,你别走……不是你看到的那样……”

黎初刚想冷笑着打断她,结果惊世骇俗的场面出现了。

李心暖接着说道,“其实,我一直都喜欢你,只是你有了安霂,我不得已才出此下策……我想告诉你,可是我怕你会害怕我,可是阿初,我真的是喜欢你啊……”

情话girl李心暖正打开了心门,滔滔不绝地诉说着她对黎初的爱恋,黎初却被活生生地吓醒了。

黎初神情严肃地回忆了一遍刚刚影响深刻的梦境,就看见楚墨已经绷不住要笑出来了,“你敢笑!”

楚墨这才彻底忍不住,笑出了声。黎初满脸羞愤,“你让我说的,你现在又笑!喂你究竟笑够没有!”

“咳咳。”楚墨清了清嗓子,收敛起脸上的笑意,揉了揉满脸通红的黎初的脸,“说不定这是真的哦,你看,你不是跟我说李心暖以前对你很好吗,然后每次你约会都要当电灯泡,也许真的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你身上啊。”

“¥%#@¥!#¥”黎初听他这么说,彻底炸毛了,“不会是真的吧,那我一直不知道她的心意岂不是过错了?”

看见自己的小女孩把他的玩笑当真,楚墨敲了一下黎初的头,熄灭床头灯,“不是说梦是反的吗,不会是真的,快点睡觉吧,再说,就算她喜欢你,你还想接受她吗?有了我你还不满足?是谁昨天抱着我撒娇说我是亲爱的,只爱我一个的?”

一想起昨天晚上,黎初的脸顿时又烧了起来。

还不是楚墨折腾她太久,她实在吃不消,在他的诱哄之下说了好多羞耻的情话。

“楚!墨!”那个荒诞的梦境彻底被她抛到脑后,黎初被楚墨抱着,感觉到他身上的温度好像逐渐升高,他细密的吻从后面落在她的脖颈,而手已经从睡裙的下摆向上探入。

“既然你不困的话,我们可以做点其他有意义的事情,让你没有心思想别人。”楚墨对着她的耳朵轻轻吹了一口气,手已经在她敏感的地方不轻不重地揉了一下。

黎初发出一声难耐的喘.息与嘤咛,在他的技巧之下渐渐缴械投降,只能侧着头承受他的吻。

体内湿滑一片,他进入的时候封出了她即将出口的一切声音。

什么梦,哪里有楚墨的存在来的真实?

过去的种种都像是一场虚无缥缈梦境,一场噩梦随着他的到来消失殆尽。

…………

楚墨和黎初结婚后的半年黎初就怀了孕。

黎父黎母对这个小时候看大的女婿满意得不得了,只是黎初在面对楚父的时候还心有芥蒂,她还是摆脱不了当年的愧疚和罪恶感。

作为失去爱妻的人,反而是楚父反过来安慰她,“你不需要自责的,那件事要怪还是怪当时开车的司机,如果不是他违反交通规则,又怎么出了这样的事情。你现在啊,就安心养胎,我等着抱孙子呢。”

“听见了吗?”楚墨搂着黎初,手在她还是一片平坦的小腹上抚摸着,对于自己做爸爸这件事情,他十分高兴,但语气中又带了几分怅然若失,“要等三个月……”这三个月要禁欲呢。

黎初起初没有听懂楚墨在说什么,消化了几分钟才回过神来,明白了楚墨在说什么。她嗔怪道,“不正经!”然后扭过头不愿意理睬他。

楚墨平时要进行研究,很忙碌,因为黎初怀孕,特意空出了时间陪伴,黎初知道他的梦想和事业,只是拒绝了他,请来了自己的父母照顾,让他没有负担地去工作。

由于是双胞胎,分娩的时候是破腹产,两个模样几乎相同的男孩脱离了母体。

一向聪明的楚墨在起名字上犯了难,觉得没有一个名字配得上自己聪明绝顶的儿子们。

“可是你现在怎么知道他们聪明绝顶的?”黎初看着睡着的宝宝,对于楚墨的先知表示不解。

“因为他们绝顶。”

“……”看着你还有心情说冷笑话,我觉得你真的很闲。

后来的事实证明,楚墨的确先知,因为她的两个儿子何止聪明绝顶,简直魔王再世,两个人加在一起,除了楚墨,他们几乎治不住两个小子。

她午睡的功夫,家里的厨房一片狼藉,万幸的是所有的尖锐工具全部给收在他们够不着的地方,只是食材摊了一地,让她头疼。

几岁的小孩正当时调皮捣蛋的时候,她找到书房的两个孩子的时候,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一个翻着白眼吐着舌头,嘴角流下一滩红色液体,身下也是红色不明液体。

另一个手里握着一把不知道哪里来的塑料刀玩具,竖在肚子上,用手捂住,而圆滚滚的肚皮上也被红色的液体浸湿。

“……”要不是有一个啃了一半的番茄丢在了门口,她还不一定能够立刻反应过来。

“行嘛,滚滚,蛋蛋,你们两个真会玩。”她完全信任楚墨,所以将当初自己经历的事情都告诉了他,还有那个自称滚滚,把她蒙在鼓里的破系统,嗯,孩子的小名合称滚蛋,就是她对楚墨的抗议。

“妈咪……我们俩……以后……不能陪伴你了……咳咳……你别……难过……”

老大滚滚说着说着喷出一口西红柿汁。

刚好在他精彩表演的时候,楚墨回来了。两个小屁孩吓得两条短腿一蹬,挣扎着要爬起来,结果还是被逮了个正着。

“我说他们根本不能看电视剧和小说了。”楚墨只是简单地教了他们识字,他们还不过四岁就自己学会了看书,几乎不放过家里有的所有书,有的时候半懂不懂还会照着模仿。桌上赫然是一本摊开的小说——黎初的表妹最近暂住在这里,这本小说显然就是她的。

好啊,别的没学会,临终唧唧歪歪就是不死的套路倒是学会了。

书房也是一片狼藉,楚墨面无表情地拎起地上的两个孩子,“自己打扫干净,然后今晚,你们的晚餐就是被你们摧残的西红柿。”

“哦,家里有本食谱,你们自己做,不会做就生啃。”楚墨说完,两个熊孩子已经是眼泪汪汪。

“爸爸,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听我解释。”

“嗯?”楚墨挑挑眉毛。

蛋蛋抱住自家爸爸的裤腿,“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很好,西红柿也没有的吃,晚上把唐诗三百首后五十首都背完,净化一下脑子吧。”

滚滚怒其不争地打了一下蛋蛋圆滚滚的屁股。

楚墨倒不是真的打算饿着他们俩个,晚饭的时候,两个团子在餐桌前战战兢兢地被唐诗,就听到楚墨说,“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会生气吗?”

“因为我们两个把家里弄脏了,还让妈妈不高兴了。”

“嗯,你知道有的东西是不能模仿的,比如装死,死是一个很严肃的事情,你们这样不仅会让妈妈吓到,还是一种对生命的亵渎,你们两个通过这种幼稚的方法来捉弄人,只会让别人觉得你们两个一点都不懂事。”有些复杂的话小朋友还听不懂,但是楚墨一本正经地对着他们两个说,两个人眨巴着眼睛,好像懵懵懂懂,但是楚墨知道,他们听懂了。

毕竟,那是他和黎初的儿子。

“不许再给妈妈惹麻烦,听到了没有?”

好像从这天起,两个小团子就没有各种匪夷所思地做过恶作剧,黎初颇感欣慰。

但是她好像发现,两个人学会了新的技能。

学霸の嘲讽。

两张如出一辙的俊俏脸蛋上满满的都是嘲讽,当他们面对面地嘲讽对方的智商时,那场景就跟照镜子一样……十分的滑稽。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