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翼乌邪恶全彩集日本

追赶者无聊地站在吧台里,房子外边静悄悄的。厚厚的云层将天空牢牢地笼罩着,本来就昏暗的夜晚显得更加深邃,仿佛有什么东西随时会从黑暗之中冒出来。

“据说风暴要来了呢。”追赶者自言自语着,手中不断地陶腾着咖啡机。当初她被抽到值班深夜食堂的时候,她是不乐意的……当然不是什么“不能你叫我值班,我就值班。”而是单纯因为——我们的追赶者大人有些怕黑。这绝对不是难以启齿地理由,航母轻母不能夜战这不是常识嘛,只不过追赶者相比自己的姐妹,怕黑的程度稍微重一些而已。

但这绝对不是问题!特别是在知道值班费是400铝之后,这怕黑就只能算追赶者心中的一句牢骚而已。

“也不知道博格姐姐有没有睡下。”

一直没有客人上门,追赶者都开始有些胡思乱想了,今天的炸鱼任务并没有轮到她,而是让突击者和巨像去了。哦,巨像她改造回来好像不叫巨像了……

追赶者手上停顿了一下,然后轻轻地把咖啡机放在了桌上,手指点着脑袋,一边回忆着,一边自言自语:

“叫什么来着……高坂桐乃?五更琉璃?……不对不对,好像串台了,都怪提督。”

追赶者毫无压力地把责任推卸给提督之后,终于想起了自己这位同僚改造后的名字:

“埃罗芒阿,绝对没有错!”

(喂!我叫埃罗芒什!)

“呜……话说我想她名字是干什么来着?”现在在一顿头脑风暴之后,追赶者已经忘记了自己之前在想得事情,每次到夜晚的时候她就总是这样,这可能就是航母夜战恐惧症吧,特别是无畏之海之后,追赶者的这一症状就愈来愈严重了,身为轻型航母中对潜值最高的存在,她毫无意外地被编入舰队前往无畏之海的征程……攻坚当然是轮不到她,她不过是负责去接一下U96小姐而已,然而就是那几天的战斗,被深海潜艇夜战射爆的感觉让她深深地记住了“夜的滋味”。

“好冷啊……”想到这里,追赶者突然感觉到一阵寒意,抬头一看,不知什么时候,食堂的大门已经被风吹了开来,外边起雾了。深夜的雾从来不是什么好兆头,看着门外深邃的黑暗,她顿时有了一种不好的感觉,“该不会真的有什么怪东西会从里面出来吧……”

“要是侦察机可以起飞的话……”这种毛骨悚然地感觉让追赶者下意识地展开了舰装,可惜很抱歉,她一个轻型航母,对于夜战十分无力。

“都是那群日本驱逐舰害的。”追赶者打了个哆嗦,撅起可爱的小嘴巴,“讲鬼故事就讲鬼故事嘛,扮什么鬼。”

然而追赶者这次却是冤枉了吹雪她们,人家绫波真的不是有意扮鬼,只不是到了夜晚有些兴奋而已……

嘎吱——

正在胡思乱想着,食堂的门就被人推了开来。

“欢迎光……”追赶者微笑着想要招呼,结果眼睛一撇,却被吓了一跳,“额……临。”

银白色的长发,凶恶带着疲惫的眼神,紫色的有着突出特征的舰装,还有那标志性的角……作为一个非主流主力,虽然没有正面见过她,但是她的赫赫大名可是在港区的舰娘间广为流传。

“天呐,劳模……”追赶者低声呢喃,脸上似乎带着敬畏一般向深海大和点头致敬,右手却非常麻利地按响了警报。

然而港区的入侵警报却没有响起,追赶者心中大惊,虽然这种舰娘私人发送的警报需要一定的审核,可也不会需要那么久啊,今晚守夜的舰娘在干什么?

等等……今晚守夜的家伙是谁来着?

哦——

威廉-D-波特……

该死!

追赶者心中顿时乱了起来,难怪大和能够毫无征兆的出现在这里。

“怎么突然起了这么大的雾。”大和抱怨着坐在了吧台上,丝毫没有察觉到什么不对劲,“害得我都和舰队走散了。”

“欢迎光临……嗯……长官。”

追赶者斟酌了好一会儿的用词,她鬼知道深海见到上级是用什么称呼的。

“这里是哪里啊?”大和完全没有在意追赶者的称呼,强大的实力让她有恃无恐,哪怕一个随意的小动作都让追赶者惊心动魄,天呐,这可是随便一炮就能让自己GG的存在啊。

“这里是食堂啊。”追赶者强作镇定,“深海的食堂啊。”

“废话,我当然知道这里是食堂,我是问这里是什么海域?”大和白了一眼追赶者,然后环顾四周,感觉到一丝不对,“咦……我们有这么豪华的食堂吗?”

“这里是乌兰巴托附近。”追赶者赶紧回答深海大和的上一个问题,要是让她深究,看出自己是舰娘,那就真的爆笑了,被一只深海旗舰悄无声息地潜入内部,哪怕到最后损失不大,提督也会成为同僚中的笑柄的。

我发誓,威廉,这件事之后,我绝对饶不了你!!

“乌兰巴托啊……”大和思考了一下,“这里离附近那个混蛋的港区也不远啊,没想到你们这还有这么多资源建豪华食堂,我们那都被那个混蛋打劫光了,有时候连补给都是个问题。最近还总有一个cos成兽娘的海盗跑到我们那边抢铝条,我就是来处理这件事情的,要是被我逮到,绝对饶不了她!”

不用大和细说,追赶者脑子一转便想到了俾斯麦,可是我们港区不是早就不需要俾斯麦大人偷铝了吗?不都是赤城小姐带队偷铝的吗?难道是其他港区的俾斯麦?

“唉?我怎么看你……长得有些与众不同啊……”正当追赶者想着俾斯麦的事情时,深海大和注意到了她,一开口就差点让追赶者跳了起来。

被发现了?!!

“你是什么编号的深海?”大和慢慢板起了脸,好像随时准备翻脸,“我怎么没有见过你这样子的深海?”

“报告长官!我是轻母!”追赶者极力压制自己颤抖的声音,让自己尽量地保持冷静,“深海轻母!”

“我问的是编号,不是船型!”

“报告长官……嗯……我是……我是……”追赶者的大脑急速运转,一丝冷汗出现在了她的额头。

“怎么了?你连自己的编号都不知道了吗?”大和大声呵斥道。

“报告长官,实在太长,我没记住!”追赶者试图蒙混过关。

她非常幸运,因为深海大和仔细一想,好像自己也没记住自己的编号来着……

“那说一下你的型号等级吧。”她也觉得自己有些为难眼前这个深海舰娘了。

“报告长官,我是轻母Ξ级Ⅴ型!”

“Ⅴ型?我们不是只有Ⅳ型吗?”大和有些疑惑。

“我是总部最新的成果,是您没有见过的全新版本!”

“哦——难怪感觉没见过。”大和顿时开颜笑了起来。

“是啊,是啊。”追赶者悄悄地把额头上的冷汗拭去,不由自主地嘀咕道,“幸好提督是个深海控。”

“你刚刚说什么?”大和翻着手上的菜单,听到追赶者的嘀咕,猛地抬起了头,“我好想听到了提督什么的?”

“我说这附近的提督简直不是人!把我们的资源都抢光了,要不然我就能够拿出更多的资源来招待长官了!”

“那个家伙确实是一个混蛋。”大和点头同意道。

“咦?你们这里还有清酒?”她突然指着菜单问道,眼中充满了疑惑,“你们还喝得上清酒。”

“额……是啊!是我们好不容易从那边抢过来的!”追赶者面不改色地说道。

“哦——”大和一副原来如此的样子,“那就来一瓶吧,再加一碟花生。”

“是,长官!”追赶者手脚麻利地把清酒递了上去,然后低头给大和准备花生,她一心想让大和赶紧走。

至今发了快十几个警报了,仍旧杳无音信,不愧是威廉-D-波特。

大和看着忙活着的追赶者,倒了一杯酒,小酌了一口。

她的脸色微微一变,抬头看了一眼追赶者,又似乎瞥了一眼门外,然后又露出了一丝意味深长的微笑,她放下了酒杯。

“呐,你真的是深海吗?”大和将右手支在吧台上,撑着脑袋颇有深意地问道。

追赶者本来庆幸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手上也是一僵,一颗花生落在了盘子上,发出了轻微的声响。

“是的,长官!”追赶者站得笔直,大声回应道。

“别紧张。”大和微笑着,拿起酒瓶直接喝了起来,不一会儿,她的脸就红扑扑的,好像喝醉了一般。

“也不知道之后的行动你们被分配到那片海域。”喝完酒之后,大和将空酒瓶随手放在了一边,手开始没有规律地揉着头发。

“行动?”

追赶者心中暗惊,答道:

“报告长官,我没有收到消息!”

“你没有收到也是正常,毕竟现在这还是机密。”

大和好像打了一个酒嗝儿。

“希望你们能够被分到一个好位置。”大和喝醉了,开始有些语无伦次,“抱歉,有些失态了,好久没有喝到这么好的清酒了。”

她又打了一个酒嗝儿。

“希望你们能够分到一个好位置,别像我,分到那什么皇后湾,还要去那什么所罗门进行什么‘伊号作战’、‘吕号作战’……也不知道总部怎么想的,还让大凤坐镇,弄得我好想给大凤看门一样……对了,你们这里的旗舰是谁啊?是不是我的熟人?瑞鹤还是龙骧?”

“报告长官,是大凤小姐!”

“咳咳咳——”追赶者这一句把大和呛得不轻,她好不容易缓了过来,似乎有些尴尬地看了一眼门外的天色,又回头看了一眼追赶者,“我看今天也差不多了,要走了。”

“那么下次再见,深海轻母小姐。”大和带着一股意味深长,从位置上站了起来,走向了门口。

“感谢长官莅临!”追赶者表现得十分敬畏。

深海的新行动吗……得赶紧告诉提督。

“啊,这雾可真浓啊,真的很容易迷路呢。”走出食堂之后,大和抬头看了看四周,迷蒙的环境连伸手不见五指都无法形容。

“好不容易来一次……”

“要不要去看看雪风呢……”

“嗯,还有那个混蛋。”(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