趴下把腿张开 惩罚木马

突然,女人的小爪抓向了他,在他的某处,不停的挠啊挠……

挠得他全身的肌肉都僵硬起来……

忍不住黑了脸,轻声呵斥!

“笨女人,再乱动,我吃了你!”

“吃,吃糖,鼻涕虫,我,我要吃糖……”

厉爵皇整个人顿时石化了!

她在叫什么?鼻涕虫?!

这是他第二次在她迷离之际听到这个称呼!

她是在叫自己吗?

心莫名其妙的像是漏跳了一拍一般,有些奇怪的情愫在荡漾……

低头,薄唇轻轻的滑过她粉得随时可以掐出水来的脸上……

“鼻涕虫,是谁?”

“是,是,是……呼呼呼……”

该死的,这笨女人,关键时刻,居然跟周公约会去了!

厉爵皇咬牙切齿,虽然,他一直都只听过这个笨女人叫自己鼻涕虫!

可她每次见到自己都恨不能喝自己的血,吃自己的肉!

梦里怎么可能叫自己?!

想到这里,脸上顿时布满了乌云……

咬牙,摇晃着米晓幂的身。【全文字阅读】

“笨女人,醒醒,醒醒,快告诉我,鼻涕虫是谁!!”

脑海里闪过那天,她在墓地,雨中拥抱凌少添的场景!

心陡然一沉,眉头狠狠的蹙在了一起,十指紧紧的捏起来!

是他?一定是他!

这该死的笨女人,竟敢在自己面前,如此亲昵的喊别的男人!

还说要吃别的男人的棒棒糖?!

厉爵皇几乎是怒不可遏的将睡梦中的米晓幂拎出了被窝!

米晓幂正在睡梦中吃棒棒糖,突然觉得被人扔进了桥洞里一般,冷得她的小爪到处乱抓……

一不小心,就抓到了小小厉爵皇!

小小厉爵皇顿时就发怒了,变成了一根超级棒棒糖!

棒棒糖上的温,从手心一直传递到米晓幂全身,帮她驱走了身体里的寒意……

米晓幂巴扎巴扎嘴巴,居然不知死活的将脸靠向了某根棒棒糖……

她张嘴就用她的小贝齿,咬啊咬啊咬……

咬得无比认真,无比欢畅……

嗤!厉爵皇倒吸一口冷气,整张脸都扭成了一团!

这笨女人,居然,居然咬他家小小厉爵皇?

而且,她的爪在干嘛?

居然扒拉下他的裤?

张嘴,满足的吃着他家小小厉爵皇?

这笨女人,究竟吃错了什么药?

难道,咖喱饭能让人春心荡漾?!

厉爵皇只觉得有一股电流,瞬间冲到了脑门,整个人都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心底所有的愤怒,顿时烟消云散……

抱着米晓幂,陷进天鹅绒被窝里……

米晓幂那只小迷糊虫,居然浑然不觉,只顾着吃美味的棒棒糖……

吃到一半,还迷迷糊糊的呢喃……

“好热,好热,呜呜,谁把棒棒糖加热的,味道好,好奇怪哦……”

“怪,春天吃热的,不容易感冒……”

厉爵皇邪佞的眼眸里,布满了狡黠的光芒……

满足感,在一点点的升腾……

“呜呜,不要,热的不甜,不好吃……”

米晓幂开始呢喃着抗议,松开嘴巴……

失去包围的小小厉爵皇,顿时就喝了几口西北风!

厉爵皇哪里肯善罢甘休?

转身,紧紧的抱住了米晓幂……

手探进她真空的大浴袍里面……

眼底浮现一抹坏坏的笑!

想不到这个笨女人,竟然是如此的渴求被爱!

看在你刚才那么乖的份上,我就好好爱你一次……

(求5分,5分^_^)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