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女镇长

</br>

就在布伦达为段毓受到的体能惩罚而暗自担忧时,后者已经优哉地晃荡到二连五排的专属操场上,接着花了半个小时不到的时间,就轻易完成了十次七级体能训练。

“什么情况?”士官长鲁曼纽克惊得嘴巴微张,跟其他的五排老兵一样,看段毓的眼神俨然已经带了些崇拜,“难道这就是联邦军事学院毕业生的真正实力?”

南乌望着远处闲情逸致的某人,嘴巴一撇,不甘心地说道:“别逗了,她要是真那么强又怎会被分到这里,当一个小小的三等列兵。”

站在他旁边的嘎霸却是不发一言,鹰隼般的眼睛紧紧锁定在段毓身上,眉头皱起,似乎在想些什么事情。

就在这时,整个营地里突然响起刺耳的警报声:“请注意!请注意!虫族突袭,大量虫族舰队已经抵达提科星系外围星域,所有陆战部队士兵马上穿戴好武器装备,乘坐运输舰前往太空堡垒尼亚达集中。”

“虫族突袭?”段毓正准备回营地,听到这突如其来的警报,不由得脚步一顿。

这时,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从五排的营房内传来,半分钟后,就见排长嘎霸带领其余士兵飞速冲了出来。嘎霸的表情带着少见的沉重,他瞄了段毓一眼,喝道:“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跟我们走!”

段毓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二话不说就跟在众人身后,一起和军事要塞里其他排的士兵挤上了停靠在不远处的运输舰。

太空堡垒尼亚达,外观呈陀螺型,停靠于博萨里星球上方,是整个提科星系最大的太空军事要塞,可同时容纳十数个正规的太空母舰编队。此时此刻,正有数千个大大小小的运输舰依次从博萨里星球上腾空而起,以最快的速度进入尼亚达内部。

兴许是因为太过仓促,当运输舰与尼亚达成功对接时,整个舰体内部好一阵晃动。段毓和其他人坐在各自的位置上,因这即将到来的战争感到些许紧张和期待。

“啪!”运输舰的大门向两边分开,走出两个身姿笔挺的军人,为首的那个是个中年女人,面容肃穆,不怒自威,刚一进来,就见整个运输舰内将近有五六百个士兵整齐划一地站起来,朝她敬了个瓦沃尔军礼。

她凌厉的眼神扫过众人,当扫到段毓身上时,面有不悦,沉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哪个排的?”

段毓看到她胸前的军衔是少校,想必是他们第三营的营长,三星爵士木森梅,便高声答道:“报告营长,我叫罗索维帕帕,三等列兵,隶属于第二连第五排。”

“你为什么没有穿军装?”

“报告营长,我是今天刚报到的新兵,因为犯了点错误受到了排长的惩罚,所以还没来得及换上军装。”

“嗯。”木森营长淡淡应了声,向在场的士兵说道:“时间紧迫,我们这次的作战目标是在提威尔星球上牵制住虫族军团的主力部队,让它们无法回防,好让联盟军的太空舰队趁机摧毁虫族建立在提科星系和阿克瑟斯星系之间的传送星门。”

“凯瑟琳副官,还有多少时间。”木森营长转头看向身边的年轻女子。

“报告长官,所有补给已经到位,只剩下不到半分钟了。”

木森营长点点头,严肃地说道:“运输舰马上就要脱离尼亚达前往提威尔星,打开你们的战时通讯器,等成功登陆提威尔星后再接受下一步指示。这次敌军较多,能从战场上活下来的,每人提拔一级。”说完,两人就快速离开了此处。

最后一句话一下子就点燃了士兵们的士气,段毓能够清晰地听见周围人面罩里急促的呼吸声。在她旁边,有个年轻的男性一等列兵用手肘捅了捅他的伙伴,开心地说:“太好了!还差一级我就能升为下士了。”

“别高兴得太早,前提是,你得活下来。”他的同伴显然有些扫兴,不过那位年轻的一等列兵听了后却是捏紧拳头,露出坚定的表情,“我一定能活下来。”

……

就在这时,载有五六百人的运输舰缓缓脱离尼亚达,朝着另一个星球驶去。段毓是新兵初来乍到,也没个可以说话的朋友,只好透过身后的舷窗往外面默默观望。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无边无际的虚空中,已经是一片战火与杀戮交织的海洋。此时,联盟军的暗金色战舰群正在徐徐调动,数百架小型舰载机从其中一条护航母舰的外层同时脱离出来,炮火连天,正与临近的虫族进行激战。想不到,战争,竟然来得如此之快!

五排的后勤补给兵葛修布伦达见段毓脸色不太好,还以为她害怕了,便软言安慰道:“没事,我们马上就要抵达……”

可话没说完,运输舰突然受到一阵撞击,整个舰身开始剧烈晃动,各种仪器失灵的声音嘟嘟响个不停,士兵们吵杂的谈话声此起彼伏传入段毓耳中。

“糟糕!我们遭到袭击了!”

“可恶!我可不想在还没有登陆前就这样莫名其妙死在太空中!”

“护卫舰呢!我们的护卫舰去哪里了!”

“护卫舰被消灭了,现在离提威尔星球地面还有多远?”

恰在此刻,运输舰闯入提威尔星球的大气层,擦起一股浓浓黑烟,自动驾驶系统的人工智能突然发生一阵警告:“运输舰引擎被击中,无法维持舰体抵达预定位置,舱门已打开,请所有士兵准备紧急迫降,请所有士兵准备紧急迫降。”

“什么!”段毓还没回过神,就见一双大手伸了过来,将她座位底下的降落装置迅速取下来戴到她背上,然后二话不说就扯着她往外跳。

“嘭!”运输舰忽地在空中爆炸,各种残骸散落开来,好在大部分士兵及时跳出逃过一劫,至于那些动作慢的,早已在爆炸中丢失了生命。

段毓也不知被谁拉着走,只觉得双脚一悬空,背后的降落装置却没有打开,而运输舰爆炸产生的气浪却将她推出了好几米。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