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翼乌全彩无漫画挤奶

欧阳旭、西木华两人幸灾乐祸,玉凝烟暗暗抹了一把汗,还是自家小忧比较正常点儿……

宇文昭和赵书宁狂抹汗,连看着赵小宁的眼神都充满了嫌弃,仿佛在说:别告诉人家你是我女儿,真是太丢人了!

丢人从北霜皇宫丢到成贤书院了!

孔夫子大致点评了一下,并没有因为宇文昭和赵书宁在场而有所避讳,学校教育就应该培养具有健全人格的新时代学子,而不是搞文字狱,压制学子们的思想。

百家争鸣才能促进时代的发展!

这下轮到西小华了,他和赵小宁之间的关系向来十分微妙,每次展示作业,不是他先就是赵小宁先,久而久之,大伙儿都达成了共识,默认赵小宁之后就该是西小华发言。

西小华也不矫情,他朝着西木华的方向眨眨眼睛,那狡黠的模样令西木华的心猛然漏跳了一拍,有赵小宁的奇葩文章在前,西木华都不指望西小华狗嘴里能吐出个象牙来了。

“我的父王是只不折不扣的骚狐狸,身上总是香喷喷的,每次父王从我身边走过时我都忍不住想打喷嚏。”

“……”西木华唇角边那狐狸般的笑容刹那间僵硬了,紧接着抬起手臂,鼻子往上边嗅了嗅,香喷喷?还打喷嚏?他怎么不知道自家儿子什么时候对花香过敏了!

“臭小子,小小年纪,写文章要写实!”西木华可不似宇文昭那般有很好的修养,突然站了起来,破口大骂。

西木华教育孩子,是典型的雷声大雨点小,对西小华而言根本没有任何威慑力,只见西小华慢吞吞地解释道,“父王,孔夫子上周五刚刚教了一种修辞手法,叫夸张,我周末便用在了自己的文章上,那叫不叫学以致用呢?”

众人,“……”

连孔夫子也躺着中枪了……西家的娃果然厉害,一看西木华那张有气无处撒的臭脸就知道,平时肯定被气得不轻。

宇文昭和赵书宁那原本阴沉的脸色阴转晴天,连带着看赵小宁的眼神都柔和了不少,果然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这位西小华同学真是厉害,怪不得自家小宁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也变得这么勇敢无畏!

西小华穷尽语言,将自家父王描述一遍后,又把自己已过世的娘亲描述了一遍,还不忘下结论,“总而言之,我的娘亲是世界上最好的娘亲,我的父王是世界上最风骚的父王,我之所以存在,都是因为我娘亲一颗好好的白菜,被猪拱了。”

听到这最后一句,众人再也受不了,肩膀一抖一抖,学堂上笑声一片,小玖玖揽着凤玖澜的右臂,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线,“娘亲,这西小华真是太逗了,笑死我了!”

三个小家伙相继展示了自己的作文,和西小华、赵小宁相比,景小忧那作文真的已经算很正常了。

想到这,景云裳和凤玖澜只觉得心里拔凉拔凉的,不知道方小诚、欧小念和凤妞妞会搞出什么轰动课堂的“经典文章”来。

剩下的几个小家伙,欧小念年纪最大,于是方小诚和凤妞妞纷纷十分“谦虚”地将表现的机会让给欧小念,欧小念心里委屈无比,自己是哥哥,哥哥就是用来出卖的……妞妞和小诚真是太可恶了!

“天端旭日,云中清雪,一曲梦落神箫,惊天动地;一段乾坤袖手,花木皆移;一次屈指轻算,风云迭起;一抹回眸浅笑,天下倾兮。”

欧小念的声音十分清晰,采用引用的修辞手法将某帝君的光辉形象展现在大家的面前,孔夫子笑盈盈地点头,孺子可教孺子可教也……

欧阳旭本来还以为会听到些别的有的没的,没想到是自家儿子如此不吝啬的赞美,和景无忧、赵书宁和西木华相比,他这个父亲在儿子眼中的形象顿时高大了几十倍都不止……灵皇大人觉得很有面子!“这就是别人眼中我的父亲,我的父亲是这世间最强大的男人!”

欧阳旭跟朵花儿似的笑容一下子蔫了,什么?别人眼中?不是自家儿子眼中的?

欧小念一提到欧阳旭就忍不住心情激动,连带着声音也抑扬顿挫了起来,“虽然我的父亲是世间的至强者,但是我依旧笃信,我的娘亲才是最厉害的!”

凤玖澜以为欧小念的作文选了欧阳旭为主要人物,就不会有她的存在了,哪里知道这个小屁孩把自己也扯了进来,话说他的文笔有那么好么?能在一篇文章里同时写两个人么?

某人表示非常怀疑!

只听欧小念继续念道,“爹爹在娘亲面前,当得了大夫,做得了裁缝,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最重要的是,还能装孙子。”

“噗——”景云裳华丽丽地喷水了,姐夫在姐姐面前装孙子……还被自家乖儿子知道……真不知道姐夫日后还有没有机会重振夫纲了!

“所以说,我娘亲是世界上最厉害的娘亲,因为她征服了我爹爹!”欧小念同学果断无比地下结论,在他心里,他最佩服的就是娘亲了!

欧阳旭琥珀色的眸子里流转着宝石般的光泽,扫向欧小念,恨不得扒了欧小念的裤子,往他的小屁股上面暴打一顿,敢情在这个小家伙的作文里,他是炮灰配角,他存在的意义都是为了突出澜澜!

先把他夸得飘飘然,然后再让他从云端坠落,这种天堂与地狱的对比,果然是他的儿子能干得出来的!

这下子众人心里平衡了,连欧阳旭都被自家儿子损得这么狠,与之相比,他们就小巫见大巫了。

待欧小念念完之后,孔夫子瞬间迷茫了,不知道该如何点评欧小念的作文,学堂顿时安静了一会儿,只见欧小念瞬间勾起,“夫子,我的这篇文章,对比的写作手法,从侧面烘托出了娘亲的厉害。”

凤玖澜、欧阳旭,“……”

儿子,你还真能自圆其说……

四篇奇葩作文就这样被点评完毕了,剩下的两位无疑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方小诚怯生生地将脑袋枕在桌子上,不想在凤妞妞之前将自己的作文念出,可惜,凤妞妞同学可不会让他如愿,“咳咳,小诚,我的作文肯定比你写得好。”

众人,“……”

亲,你哪儿来的自信?

景云裳眼珠子一转,翻了白眼,这……好像不见得吧?

“嗯嗯,娘亲说,好东西,一定要压轴全场,留在最后,所以小诚,你先吧。”凤妞妞纤长的睫毛眨呀眨,淘气地朝着方小诚努努嘴,替无限纠结的方小诚做了决定。

方小诚乖巧地点头,在妞妞姐姐面前,他一直都是乖宝宝。

“在我的眼中,小白就是我的家人,虽然它只是一只小白猫,但是却陪伴着我度过了三年时光,和它在一起的日子,我很快乐。”方小诚软糯糯的声音响起,没有提到东方诚或是景云裳,让两位家长顿时松了一口气。

当初孔夫子布置作文时有要求字数,但是方小诚同学显然是肚子里墨水不够,于是一片作文里水分泛滥,单是“我爱我的小白,我的小白也很爱我”这句话出现了不少于十次。

“方同学,你的作文是不是也太不用心了?怎么这么流水账?”孔夫子最近学了个新鲜的词儿“流水账”,这会儿在学堂上学以致用了。

他的流水账作文,在场之人没人听不出来,但偏偏大家都不说,孔夫子身为智慧学院的夫子,不可能熟若无睹,这样的作文若是还能打个“良”,那岂不是天理不公?

谁知欧小念唇角勾了勾,黑宝石般的眼睛亮晶晶的,认认真真地回答,“回夫子的话,我这篇作文正是充分采用了反复的修辞手法。”

众人绝倒……

方小诚心想着,这年头大伙儿写文章都喜欢用各种各样的修辞手法,他也不能落下太多不是?

孔夫子被方小诚这么一噎,从方小诚的课桌上拿起作文本,大致地扫了一眼,毫不客气地说,“可是,饶是如此,你这作文也绝对没有五百字。”

“嘿嘿……”方小诚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将怀里的小白猫放到了课桌上,又从孔夫子手里取过自己的作文本,“夫子,我的作文之所以没有五百字,是因为我家小白猫没法开口吐人言,诉说它对我的绵绵爱意,所以我才没有写在作文里。,以至于字数不够。”

孔夫子听到这句话,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歪理!

只听方小诚继续道,“尽管它不能开口吐人言,但我依旧能感受到它对我的爱。”

“是吗?”孔夫子胡子翘了翘,眯着眼睛问道,“那就说来听听。”

“嗯嗯,小白对我的爱,比天高比海深,千言万语,都无法形容它对我的爱,所以,绵绵爱意,尽在不言中了!”

煞有介事的模样,让孔夫子彻底泪了……眼巴巴地看着小玖玖,仿佛在说:院长,这样“聪明”的学子,臣妾招架不住啊!

凤妞妞龇牙咧嘴地笑,小诚还真够逗的!明明是自己手累了不想写字,明明是自己想不出词儿来了,还偏偏整了这么个理由!

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哈哈,这可是作文必备万金油!

一个时辰很快就过去了,紧接着迎来的便是某妞口中所说的压轴之作,众人的眼光不约而同汇聚成了一个焦点,停留在凤妞妞身上,但凤妞妞同学可不是吓大的,如此阵仗,丝毫不输气场,站了起来,淡眉挑起,女王范儿十足。

“在我的家里,我最敬佩的人就是我的玖玖哥哥,玖玖哥哥比我大五岁,和爹爹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般,是缩小版的爹爹,玖玖哥哥的容貌、身材、性格、生平事迹等等,具体请参考书院院报及民间传闻。”

小玖玖颇为无语地看着某妞,这家伙肚子里的墨水恐怕也不比小诚同学多多少吧……瞧她那认真的模样,好像听过很多民间传闻似的!

“在我的眼中,玖玖哥哥是世界上最好的哥哥,小时候抱着妞妞哄妞妞睡觉,长大了陪妞妞去凝香阁喝酒,玖玖哥哥说了,以后还会替妞妞找个如意郎君……”凤妞妞扒出了小时候小玖玖的无心之语,写到了作文里,令在场之人大吃一惊。

如果他们没记错的话,这小玖玖也就九岁而已吧?他自己的终身大事都还没个影儿,就知道替自家妹妹找如意郎君了!

这欧阳家的人是不是都如此深谋远虑?

“不过妞妞觉得,再如意的郎君,肯定也比不上宠我爱我护我一生一世的玖玖哥哥。”

说到这一句时,妞妞脸上的表情是极其认真的,欧阳旭、凤玖澜和小玖玖都能听出她话语中真诚,学堂之上顿时沉默了……

如此煽情的话,若是没看到凤妞妞隐藏在真诚下的一丝狡黠,小玖玖就要感动得眼泪狂飙了。

把他夸得这么好,定是有求于人,不得不说,小玖玖是最了解妞妞的人,只见他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弯了弯眉毛,折扇一挥,仿若孔雀开屏,对凤妞妞戏谑道,“妞妞,本院长怎么觉得你拍马屁的功夫越来越好了?”

“是吗?”

被人说中了,凤妞妞也不矫情掩饰什么,脸上露出个萌死人不偿命的笑,“嘿嘿,是哥哥和爹爹教得好。”

某院长风中凌乱……

------题外话------

更新,么么哒~叶子挥着小手绢,新书《宠上无良世子妃》今日(10月15日)首推第三天,数据危险,求收藏求支持,么么哒~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