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啊老师不可以车上

怎么可以把月落的死怪罪在依斐身上,最无辜的是依斐才是,他对自己的娘一点印象都没有,关乎于母爱的温暖,他一点都没体会过……

羌王回过神来,有些自责:“朕也知道当年不该那样做,所以现在朕要补偿依斐,朕要让依斐坐上朕的皇位,顾小姐,朕看得出来你是真心想帮依斐的,朕也知道你有本事帮到依斐。”

“朕知道依斐很听顾小姐的话,朕想让顾小姐跟依斐说说,让他打败依勇,坐上皇位……”

顾夕颜笑了笑:“依斐那个性并不适合做羌族的皇上,这点皇上你比我更清楚……”她还是希望依斐卷入这黑暗的皇室斗争,她希望看到依斐一直是那个笑起来天真的孩子,一直都是。

羌王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朕知道顾小姐的顾虑,朕是为了保护依斐才让依斐坐上皇位的,顾小姐以为以依勇的个性,若是他坐上皇位,会放过依斐吗?”

“这么多年,依勇对依斐的怨恨不少,依勇坐上皇位的第一件事就是杀了依斐,难道这个结果是顾小姐想要看到的?”

顾夕颜一脸正色的看着羌王:“我可以带着依斐逃走,不在羌族,去哪儿都行……”

羌王笑了笑:“逃?顾小姐以为能逃多久?十年?二十年?还是三十年四十年?就算依斐能够舍弃羌族的一切跟顾小姐逃走,顾小姐你能舍弃掉你的亲人带依斐逃走吗?”

“只要依勇能打听到依斐的消息,就会不遗余力的追杀依斐,直到依斐的尸首摆在他面前,他才会罢休……”

顾夕颜沉默了,她是觉得羌王说的有道理,她有一种无力感,对于依斐,对于她自己……

羌王看顾夕颜的神色有了松动,接着道:“朕与顾小姐一样,只是,这是最好的办法,朕希望顾小姐能够说服依斐……”

从御书房出来,顾夕颜一脸沉重,依斐急忙迎上来问道:“怎么了?夕颜,父王说什么了?你为什么不开心?”

顾夕颜哀怨的看着依斐:“我不开心,因为我没有滑板鞋……”

依斐一脸奇怪:“滑板鞋,那是个什么?要是夕颜喜欢的话,我给夕颜去找就是了,是人?还是吃的?”

顾夕颜看着一脸认真的依斐,忽然笑开了:“依斐还真是个单纯的孩子,走吧!我看到依斐就开心了,我们今天就走路回去吧!不要坐马车了……”

她想过了,不管依斐以后会不会变,她想看到的都是活生生的依斐,而不是冰冷的尸首,所以她会帮依斐……

皎洁的月挂在天空,已经夜深街道上没有其他人,深秋的夜已经有些冷了,顾夕颜抱起双臂抵御着夜间的凉意,忽然只觉得肩上一暖,原来是依斐将自己的外衫脱下来披在她身上。顾夕颜看依斐穿着单薄的中衣,急忙要将外衫还给依斐。

“依斐我还好,不冷,你还是先穿上吧!夜里凉,你别风寒了……”

依斐按住顾夕颜的手,得意的笑了笑:“夕颜这就不知道了吧!我这身体是比较抗冻的,小时候依勇指使他身边的人欺负我,大冬天都把我扔下水,我不是照样好好的吗?这点冷对我来说不算什么!”

顾夕颜听依斐这样轻描淡写的说起以前被欺负的事,觉得心里很不好受,她不能让依斐继续被欺负下去了,顾夕颜站定,郑重的拍了拍依斐的肩:“依斐,你做羌族的皇上吧!这样以后就没人欺负你了……”

依斐看着顾夕颜这一本正经的样子笑了笑,他伸手掐了掐顾夕颜的脸蛋:“夕颜,你是还没睡醒吗?怎么就开始说梦话了?这皇位是我想坐就能坐的吗?再说了,我不喜欢那种被约束的生活,我觉得现在这样就很好。”

“夕颜也不要担心有人欺负你,我现在已经不是那个弱小的依斐了,我有能力保护夕颜了,不会让任何人欺负夕颜……”

顾夕颜拍掉依斐作乱的手,一本正经道:“我不是在这儿帮你的忙吗?难道依斐不相信我能让你坐上皇位?我倒是不害怕有人会欺负我,我也不是好惹的,我只是觉得依斐身边想要欺负你的人太多了,只有依斐变得更加强大,做了羌王,才能修理那些欺负你的人。”

“我想看依斐好好的,不要再这样被人欺负了……”说着,顾夕颜又想到羌王对她说的依斐以前的事,心中一直闷闷的,对于依斐来说,变得强大做了羌王才是最好的选择。

依斐看着顾夕颜这一本正经的模样,也知道她是说真心话,他认真的看着顾夕颜想了想,道:“既然是夕颜让我做羌王,那我就做羌王吧!夕颜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我会乖乖听夕颜的话的,所以,夕颜,我饿了,你可不可以给我烤红薯吃?”

说到烤红薯,依斐一双蓝眸笑得弯弯的像是月牙,对他来说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就是夕颜烤的红薯,光是想想他就要流口水了……

看着依斐那眼巴巴的样子,顾夕颜着实是忍不住笑,她点点头拉起依斐就走:“好好好,算我怕了你了,我的二皇子,回去给你烤红薯……”如果有一天依斐真的会变成一个心狠手辣的人,一个合格的王者,她会一直记得,在这个深秋的冷夜里,他笑得孩子气跟她要烤红薯的模样。

此时依勇在自己的寝殿里大发雷霆,他怎么也没想到,他居然会败在一个女子手里,直到现在他都不知道,顾夕颜到底对他用了什么妖法,才让他心甘情愿将事情都说出来。

哼,是他疏忽了,只要这个顾夕颜还在羌族,他就不信顾夕颜能逃出他的手掌心,顾夕颜要帮依斐?也要看看依斐有没有这本事能保住她?

依勇唤过一个影卫:“来人,去给我四处散播谣言,说依斐是天煞孤星,定会给羌族带来灾难……”到时候依斐在羌族的地位只会一落千丈,敢与他对立?依斐也不看看他有没有这个本事!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