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息欢情

“哇哦,one minute stand!”

“哦呜——”又是口哨声。

流光溢彩的酒吧里,充斥着酒精和胭脂味,年轻人叫嚣,欢呼着。

人群簇拥着一男一女,女的闭着眼睛,显然对于面前男子是谁,长相如何,她一点也没有兴趣。

越热闹越好,只要不让她独自一人。

这样她就没空去忏悔之前做的事了,不会再自责,痛心,她真的是受够了!

“莫小满!”一个男声怒喝道。

听到有人在叫自己,莫小满身体一震,睁开眼睛,看清来人,笑道:“原来是洛少,好巧啊。”

“出来玩,怎么黑着脸?”莫小满嬉笑着,“是带出来的女伴不称意?我们这姐妹里漂亮的可多着呢,要不我给你做个顺水人情?”

那些围观来的姑娘们翘首以望。

“是洛云帆?”

“真的是诶!”

听出莫小满的意思,早就有大胆的,衣着暴露如吉普赛女郎上前,如蛇缠住洛云帆。

“滚。”洛云帆从嘴里吐出这个字,脸比之前绷得还要紧。

难不成是转型了?

那个大胆的女生疑心是自己听错了,在这个圈子里谁人不知洛云帆?敢玩,会玩,出手大方,也捧红了不少小明星。

“滚!”洛云帆重复了一遍,低沉的语气似乎要将周遭的温度降低了好几度。

那女生脸上挂不住,讪讪缩回了手。

这气氛有些不对劲,有好事的叫了一句:“说好的one minute stand呢?”

“怎么停下来?”

“继续,继续玩啊!”

这些子弟家里面也是非富即贵,才不怕惹麻烦,很快一致喝道,气氛又热络起来。

今晚莫小满被灌了不少酒,她脑子里也晕乎乎的。

所以,玩游戏才一直输,落了这个惩罚。

自庭意出了事后,莫小满才和这些人混在一起。

所以,莫小满也是第一次听说过这个惩罚。

莫小满以为只是普通的接吻而已,就当和陌生人亲一下好了。

没什么大不了,她可不想被说成玩不起。

至于洛云帆,他心情不好,她可没心情也不想理会。难道他就没和其他女生玩过吗?真是的······

起哄的声音不绝入耳。

对面的男子长得倒不差,似乎有些跃跃欲试。

她索性闭上眼睛。

那个男子直接将自己拽进怀里,强势有力。肢体动作上没有一丝犹豫,一气呵成。

旁边的人也是喝彩来。

“开始计数!”

是的,一分钟,她并不打算睁开眼睛,本来就是陌生人,难道还要留下回忆不成?

对方显然是个情场高手,她是低估了。

狂风暴雨的吻密集而下,和之前一样强势。那人强势叩开她的牙关,扫掠过每一处如原野上的风。

竟然,仿佛为了惩罚,竟然,那人竟然咬了她的舌尖。

她吃痛皱起眉,这·······

她觉得不对劲,睁开眼。

赫然,映入眼帘的竟是他,洛云帆!

“怎么是你?”莫小满推开他,什么时候?她根本都没发现,仅仅一转眼的片刻,发生了什么?

“是我很吃惊?”洛云帆扯动嘴角,似笑非笑。

“十秒零一,”旁边的人还在计数。

“可是,已经晚了。”洛云帆笑容阴森,凑到她耳边轻轻说,“我们还有五十秒。”

莫小满只觉得他不怀好意,自己是怎样惹到他了?暗叫不好。

可是,的确晚了。

她之前是见识过的。

洛云帆禁锢了她的腰身,不似上一秒肆掠,这一秒仿佛被拉成了年的距离。

噬骨温柔似乎要将莫小满魂魄勾出来。

与其说,这是缠绵,不如说是一种凌迟。

莫小满已经忘了自己身处何处,似乎忘记了自己的存在。

洛云帆气定神闲,他很享受这个过程,猎物坠落在自己设计的陷阱里。

他的手也如此,不急不躁,若无其事在莫小满短小贴身毛衣抚摸,甚至划过裸露的脐部。

从唇至脖颈,他的吻一路向下。

旁边的人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有的甚至也心跳加速……

她细小但饱满的身体由于这种诱惑也禁不住颤抖。

“一分······钟!”报数的人擦了额前的汗,舌头也打起结来。

时间一到,他并不打算放开她。

旁边的人也喝彩起来,本以为他来搅局的,却没想到洛少果然名不虚传。

那个被换下来的男子心里窝了一团火,但还得维持面上不在乎,和大伙呵呵笑着:“是啊,看了一出好戏呢。”

潮水褪去,颤栗犹存,但一旁肆无忌惮的谈笑,议论钻进了莫小满的耳朵。

“······看样子,莫大美女也被收拾得服服帖帖。”

“好热,不行,我要透透气。”

“透什么气啊,这不是还有现成的?”

莫小满蓦然一惊,在众人面前,他还敢做这种事!而她好像并没有反抗。

对面的洛云帆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在她耳边说,用着俩人才听到的声音:“我不介意把时间延长。”

这个才是真正的他吧,可恶!

自上次之后,莫小满还以为他成熟了很多,没想到还是这浪荡的样子。

本以为只是蜻蜓点水,却没想到是他。害她在众人面前出丑,竟有了反应。

莫小满气极,看着他得意嘴脸,她恨不得给他一巴掌。

而莫小满向来没有什么可顾虑的,她也是这么做的。

洛云帆眼疾手快,抓住她扬起的手臂:“谋杀未婚夫?”

声音不大却刚好使在场的每个人听到。

“未婚夫?”有人惊诧。

“哎呀,你不知道?莫大小姐是洛云帆的未婚妻,这都是家里老一辈定好的事。”那人好像看出同伴的心思,得出结论,“你没得机会了。”

如果不是经洛云帆这么一说,在场人都忘记了这个事实。

也难怪,洛云帆没事登个小报,这些早就盖过了他有未婚妻的事实。当初也有媒体将他现女友与未婚妻作比较,后来不知怎么地,再没有敢提过这个未婚妻——莫小满了。

这才搞清状况,有人叫道:“原来是妹夫啊!”

“莫大小姐,还不快和洛少回去?”

“洛少,你可千万别误会,出来玩嘛······”

洛云帆笑笑,表示他懂。

“要一起来玩吗?”有人自来熟,招呼道。

“今天确实有事,得接她回去,打扰了大家的兴致。”他微微带着歉意。

“改天请你们到我那坐坐,”洛云帆摆出一副迷死人不偿命的微笑。

“好啊,好啊,”那些人连连点头。谁不知道,洛云帆名下还有一家高级娱乐会所,往来无不名流。

看到自己这群朋友立马转换立场,莫小满明确表示:“我不和他走!”

他能有什么事?处于刚才的事,她对他有些抵触,退后俩步,想说:“不要管他,咱们继续玩啊。”

洛云帆也不气,他凑近她的耳朵。

落在在外人眼里,像是在哄自己女友,这让在场的女性又爱又恨。

“很久都没有听见你那个好友的消息了吧?”洛云帆语调轻柔,像是情人之间的呢喃:“徐庭意?”

果然,莫小满身体一震,重复一遍:“真的是她?”

莫小满回过头,嘴唇不经意轻划过他的脸,一阵酥酥麻麻。

“跟我走。”他说。

莫小满盯住他的眼,似乎要分辨出来真假。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从他眼睛里,她看不出异样,分明有九成的把握。

“好,我跟你走,你必须信守承诺。”莫小满顺势在他耳边说道。

旁人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还以为她在闹性子,催她赶紧走。

“当然,”他说,“对你,我什么时候言而无信过?”

她并未无纠缠,倒也爽利随他走。

“妹子,看好洛少了,”有好心人嘱咐道,“看起来,他对你是认真的?”

什么是认真的?只是你以为罢了,莫小满想道,脸上挂着笑。

洛云帆低声说:“装的像一点,好吗?”带着一丝警告。

他是个好面子的人。

莫小满顺从缠上他的臂弯,作小女人状。

“真的还是假的,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眼睛?不是说洛少转捧女星,**的吗?”

“你懂什么?这男人看心爱女人眼神不一样,骗不了别人——就比方刚才洛少看莫大小姐。”

“之前那八卦小报真是乱写诶!”

这才是洛云帆想要的效果吧,什么“心爱的女人”,莫小满只觉得好笑。

一出酒吧,莫小满将自己胳膊从他那扯出来,丝毫不拖泥带水。

“有徐庭意消息?”莫小满急切问:“她还活着对吗?是不是?”

洛云帆从出来也是,收敛起之前笑容:“莫小满,还算你清醒一点呵!你还有点人样啊!”

“逃课,天天泡吧,跟着这群人瞎混,瞒得住家里和阿姨,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他黑着脸,还玩one minute stand,要不是他来的早,她就要被混小子占便宜了!

“莫小满,看看自己堕落成什么样了?”

酒吧门口折射出一个小巧的身影,头发染成灰绿,脸上抹着浓重的眼影。

“我要你管?你有什么资格?”莫小满挤出嘲弄的笑容,“你把你自己管好就不错了!身后一堆烂摊子!”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