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让我带着跳蚤出门

她理所应当的点头,自己的手艺还是蛮好的,只是今煲汤还照顾着一直想粘着她的安清,所以没来得及。

“嗯,你做什么我都喜欢吃。”当然,他也是信任她知道自己的喜好。

她点点头,“好。”

里面两人还在温馨的享受着彼此之间的气息,外面元清紧紧抓着自己的手机,手指关节发白,脸上一片僵硬。

许久,他仿佛才反应过来,抬头看向办公室的大门,紧紧咬牙却始终无法迈开那一步,想到刚才听到的话心再度被狠狠揪起来。

还是等安浅盈走了再,这样如同逃避一般的行为,他也很唾弃自己,抓心手机的手无力垂落。

等到徐少怀吃完了,安浅盈没待多久就起身准备离开了。

不舍,只是他更加清楚,如果继续让她带在这里自己肯定会分心的,而且等下还有安和那边的事要解决。

“我让司机送你。”

将人送到办公室外,眼角的无光暼了一眼一旁低垂着头过于安静的元清,知道看不到安浅盈的背影了,他才退回来,冷冷的看着元清。

元清明白他的意思,咽了咽口水,这才开口,“刚才那边的人打电话回来了,孩子已经……死了。”艰难的吐出这句话后,立刻低下头,好像害怕从徐少怀脸上看到什么的。

只是,他想象中会发生的事并没有发生。按耐不住时抬起头,发现他神色淡然,似乎并没有生气,忍不住叫了一声,“总裁……”

他冷冷一笑,“这种事,你相信?”

他懵了,还有不相信的吗?

“如果安和真的死了,需要他等这么多再来告诉我?还是你想他们是因为拖不住了才不得不开口的?”他冷声问。

嗓子动了动,却无法张嘴话。没错,他就是这么想的。

而他依旧维持着冷笑的样子,似乎不打算继续什么了。真的死了?他会相信吗?

“既然他们是这样的打算,那你让人告诉他们,如果没办法把安和交出来,那就等死,反正他们作恶多端,已经是死罪了。”他话总是这么云淡风轻的。

元清也反应过来了,无论是真是假,他都只是该听话而已。

“我知道了。”着他当着徐少怀的面打了一个电话。

不过,事实上徐少怀的内心也不是这么平静的。也在那么一瞬间,他的内心汹涌着疯狂,但是很快就平息下来了,因为他很清楚,至少现在安格还是安全的。

只是,敢出这样的话来,应该已经做好了准备了。若是这件事被安浅盈知道了……

面上一寒,隐隐压抑着暴戾,“这件事要注意绝对不能对浅盈提起。”他不免想到那些人曾经用自己把安浅盈骗走的事。

手下们都知道徐少怀这个老板生气了,因此要传话更是一点都不敢耽搁,因此那边的人很快接收到了徐少怀的话。

任谁都能想到,知道自己孩子死了,生起气来肯定会拿他们下手的,他也确实做好了这方面的准备,只是现在看来似乎没那么简单了。

这是要让他以命偿命吗?徐少怀如果发起疯来,可没谁能够杂志得住他!

想到这里他有些慌张了,再度去联系了那个一直没有音讯的人,只是这次那人回应了。

于是,当他看到电脑屏幕上呈现出来的人脸时,他恍惚了一下,脸色有些古怪的问,“你不会还在徐少怀身边安插了什么,所以知道他的一举一动?”

那人微微蹙眉,似乎是在疑惑他为什么会这么觉得,“你太看得起我了,徐少怀现在身边还能安排得了什么?之前发生的各种事让他非常警惕,身边还有徐老爷子的人。”提起老爷子,他眼底也闪过一抹忌惮。

“那你为什么之前不回应我,刚好我这边出事了你就知道了?”

“我只是算着时间差不多了。徐少怀可没有那么多耐心一直等着你的回答。”

听了他的话,脸上慢慢变得涨红,当然,是憋红的。所以,这人就是承认了故意躲着他了?

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不要生气,反正生气也没用,而且他不能有那个立场。

“你跟徐少怀什么了?”电脑那边的人仿佛没有自觉,问出另一个问题。

他还气着呢,不好表达出来就没好气的开口了一句,“他孩子死了!”

那人眼底闪过一抹惊讶,“你怎么知道的?”

这回轮到他惊讶了,“那孩子真的死了?”

他缓缓点头,“没错。那孩子身体体质太差了,之前爷们着急把他转手,生病了之后没能救回来就死了。”

他没忍住爆了一句粗口,还用力拍了一下桌面,过了一会儿才冷静下来,“徐少怀刚才让人告诉我,如果没办法把孩子交出去,就等死。我联系你就是想要商量一下对策的。”

那人皱了皱眉,“其实这种事也没什么好商量的,他知道孩子死了会做到什么程度我们都只能接受。不过很明显,他现在的态度是不相信,否则他应该更加疯狂!”他非常肯定的。

“这样吗?”他有些迷糊的问。他脑子还好,但是跟这样有计谋有城府的人比起来还是差了一些,之前他可没少给他出谋划策。

“是。所以,这段时间好好准备一下。”

“准备,准备什么?”这个话又让他迷糊了。

“你这里的人可不少,而现在知道徐少怀可能会带着警察过来连锅端的只有你,如果你把这个消息散布出去,你觉得会怎么样?”

“那肯定会闹翻啊!”他想想都有些激动。

而听到他回答的人似乎不打算继续话,只是直直的看着他,对上他的视线,他的大脑中好像也有什么快速闪过,并被他抓住了。

“你的意思是,让我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他着,眼底却闪烁着几分兴奋。

他逍遥法外的时间也不短了,对上徐少怀他也觉得很憋屈,如果可以他也想看看狠狠栽一个跟头的徐少怀!

那人点头,他心中也已经明了,高兴的,“好,我现在就去办。”

而高兴中的他有一件事被遗忘了,另一个人即便记得,却也没有要提出来的意思。

于是,很快大多数人都知道这件事了,关于徐少怀要将这里一锅端的事。如他所想,慌张的有,愤然的也有。

于是,他刚好趁热打铁明要大家团结一下,怎么解决这件事。

如果那人所,这里有很多人,也有不是中国的,而他们可能有的犯的是事,有的却是杀人犯,来到这里更加嚣张。

因此,听到他的话后只是笑了笑,“最一劳永逸的方法当然是让他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他着,眼底还有几分兴奋。

只是这样他就有些犹豫了,“徐少怀身边保镖太多了,更别那些退伍的军人,根本接近不了。”

但是有人却表示,“你一个人接近不了,用的这么多人难道也不行吗?到底,还是看人多力量大。”

现在他们要做的事,对在场的任何人都没有利益冲突,也就是他们只要愿意,可以放心的合作。

“那就没问题了,能杀人的杀人,不能杀人的就让人护送他们过去,不是很好吗。”有人这么提议,也得到了大多数人的赞同。

听他们得这么高兴,他也放心了,心也终于踏实下来了。

于是,徐少怀那边得到消息了,是对方非常嚣张的,人交不出来,他们也不打算等死。

徐少怀听了只是冷冷一笑,好似根本不在意,“算了,反正也没什么意义,只要到最后抓到那个头领就好了。”此刻,在他眼里,这些人就是非暴力不合作。

萧经理他们收到消息,刚准备大闹一场,却得到手下的消息,前段时间那个集团的人确实埋了几个孩子,只是他们现在才得到消息,也无法确定里面有没有徐少怀的孩子。

萧经理还没来得及大刀阔斧的行动,突然被这么一个重击被打懵了,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让他们暂时将这些事隐瞒下来。

目标是一样的,只要抓住他们老大,什么都能问清楚了。

那座城市的人开始行动,而被定为一定要抓住的那位只能先抛弃他的手下们,连夜离开,被众人掩护着。

这就是他们的策略,用这种方式来拖延着徐少怀的人,反正他们跑,他们肯定会追,能将他们带得越远越好。

其实这样对他来是个危险,毕竟只要那些人突然翻脸不认人,他也只能认栽,不过他们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冒险。

那座城市的一切似乎都按照着计划中的进行着,而这边徐少怀也摸到了一点想要对付他们的人的线索,并不复杂,只是依旧有些人信奉着“富贵险中求”的信条。

看着报告,他都想笑了,这些人,还真是记吃不记打。是他低估了这些人的胆子,还是高估了他们的智商?

“元清,这两个公司,处理一下。”冷漠的出这句话,抢走安氏项目的两个公司的资料也被随意扔在元清面前。

他理解了一下徐大总裁的想法,不过还是问了一句,“是通知下面吞并他们吗?”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大文学小说网,继续阅读(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