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玲和她的公

自几百年前白家那事过后, 白鸿卿便再也没有受过这般重伤。

此次, 顾清晔显然是冲着他来的,这魔兵傀儡摆出的阵法将他体内的天地灵脉压制得死死的。

白鸿卿方才攻击顾清晔的那几招, 早已将自己灵力透支。

顾清晔或许就是在等这一时刻, 这样便可将他一举拿下。

白鸿卿被那巨人握在手中,他看着顾清晔, 面色发白, 眼中微暗。

除了他师父凌霄真人,这世间不应当有其余人发现才对。

白鸿卿自认为这么多年以来十分谨慎小心, 应当没有露出半点马脚。

顾清晔看着他,此刻顾清晔衣裳上虽然满是血污,但他断掉的手臂已然重新生长了一条手臂出来。

他看着白鸿卿的眼神带着些炙热与癫狂。

许是因为此刻白鸿卿被他完全挟制在手中, 顾清晔面上的笑容又大了几分。

顾清晔看了一眼白鸿卿狼狈的模样,似是心情很好。

顾清晔眼眸中骤然浮现出一点嘲意。

“你可知, 凌霄真人为了替你掩护这件事都做了什么?”

此话一出, 白鸿卿不由得抬眸看向顾清晔。

顾清晔语气间带着一些讥讽, 他道:“凌霄真人宁愿自己放弃飞升的机会, 也要护你周全。”

白鸿卿听了顾清晔这话,却不由得微微一怔。

顾清晔面上带着一抹笑意道:“我师父发现了你的身份,凌霄真人为了护你,将那可挡雷劫的万年迦蓝灵草送与了我师父。”

“你的那件事这才没有被公之于众。”

很多年前, 在凌霄真人飞升在望的时候, 顾清晔的师父玄明真人无意间发现了白鸿卿体内的天地灵脉一事, 凌霄真人为了请玄明真人保守这个秘密, 他将自己千辛万苦寻到的万年迦蓝灵草送给了玄明真人。

那株灵草可助人在最后的飞升关头成功,可替人挡一次飞升雷劫。

当时顾清晔的师父玄明真人亦是即将飞升渡劫,玄明真人见凌霄真人这般诚恳,便将此事埋在了肚子里,再未提过。

飞升共需九九八十一道雷劫,据说,白鸿卿的师父凌霄真人便是挨过了前面八十道,却唯独败在了最后一道雷劫之上。

若是,有那株灵草,或许如今的元明宗便又会多一位飞升的老祖。

而玄明真人虽然有那株仙草却没能挨过前五十道雷劫便就此逝去。

这件事,顾清晔实是在整理他师父玄明真人笔录之时,无意间发现的。

玄明真人其实并无写笔录的习惯,想来这寥寥几笔的话,不过是他当时因心中感慨而随意写之的,或许玄明真人自己都不曾记得自己写过这句话。

但就是他这随意写下的几句话,却在几百年后给白鸿卿带来了灭顶之灾。

亦是这寥寥几语,却将顾清晔心底的贪婪与欲念彻底勾引了出来。

凌霄真人渡劫失败的时候白鸿卿便有所疑惑,为何凌霄真人没有用那株万年迦蓝灵草。

但这个疑惑仅仅在白鸿卿心中粗粗掠过,他那时并未想得太多。

如今听了顾清晔这话,先前凌霄真人飞升失败之时的种种异样皆被他联系了起来。

白鸿卿当即心头一震。

顾清晔了他面色又白了几分,他不由得面上讥讽之意更浓了几分。

“凌霄真人若发现他最宠信的弟子成了如今这幅模样,还修了魔道,他会不会后悔他当时的举动?”

白鸿卿这些年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其实做了不少腌臢之事。

顾清晔的笑声在白鸿卿耳边响起,白鸿卿只觉得分外刺耳。

他想起了凌霄真...人仙逝之前给他赐的道号“清灵”。

元明宗的道法皆是纯灵之法,凌霄真人却独独提醒他一“清”字。

他究竟是不是发现了他的异样,发现了他面具下的伪装,白鸿卿至今也无法得知。

顾清晔如今的这一番话让白鸿卿一贯冷寂的心不由荡起了微澜。

对于那个将他从水深火热中解救出来的白发老者,白鸿卿或许曾有那么一二刻对他稍有感激,但那感激太浅了,他那时心中早已被黑暗掩埋,不再相信人间的一丝温情,他这么多年以来早已忘了还曾经有过这么一个老者,亦根本不知道凌霄真人为了他还曾做过这般的事。

凌霄真人性情温和,他信奉的是天地仁德之大道,白鸿卿仔细思索了很久,他这才依稀记起他大致之前在他耳边教导过很多遍,要仁德,要行善。

凌霄真人是相信仁德之义的。

思及之前种种,白鸿卿一向波澜无惊的心中,骤然波动起来。

他垂下眼眸,眼中神色不由带了几分复杂。

顾清晔抓住了白鸿卿以后,他便看向了江梓念。

他微微眯起了眼睛。

他朝着江梓念慢慢阔步走去。

江梓念本在原地看着两人,到了这般情景他自然也知道他们如今陷入了危机之中,此刻见顾清晔朝他走来,他心中一紧。

他亦知道,此番,他如今看到了顾清晔的真实身份他便不可能放过他。

若白鸿卿死了,他亦将是难逃一劫。

江梓念看了一眼被巨人傀儡抓在手中的白鸿卿,他手中渐渐攥紧。

眼见顾清晔举起手,江梓念当即快速一跃避开了他这凌厉的一击。

他身后的土地上都被划出一道深深的沟壑。

顾清晔似是没想到他会这般轻易避开他这一击。

顾清晔挑了挑眉似是有些意外。

江梓念这具身躯乃是新生,天狗法力低微,江梓念拼尽了全力也只能狼狈避开顾清晔的进攻而已。

两人修为差距太大,对于顾清晔的进攻,江梓念只能匆忙躲避。

最后顾清晔还是一击集中了江梓念要害,江梓念被击得狠狠后退了几步,唇边溢出鲜血。

他只觉得胸口一阵剧痛,他踉跄了几步,趁顾清晔松懈的这个时候,他当即朝着白鸿卿一跃而起。

方才,他手中甩出几道符咒,朝着那巨人击去。

只听得那符咒处爆发出一声巨响,符咒爆炸出一道炫目的光,白光过后,那烟雾散去却见那巨人依旧岿然不动,竟无一丝损伤。

江梓念不由得面色一凝。

就在这时,顾清晔已然闪现至他的身后,他挥手便是一掌,直接击中江梓念,江梓念当即从天边急急地坠落了下来。

他摔落到地上之际,白鸿卿手中顿时出现一把旗帜,他刚想挥动,顾清晔却忽而出现在了白鸿卿的面前一把扼住了他的手。

两人目光相对,顾清晔挑了挑控制着傀儡的细线。

那傀儡握着白鸿卿又是一紧。

白鸿卿的面色又不由得白了几分。

顾清晔道:“这一次,你逃不掉的。”

顾清晔一挥掌,当即江梓念便被一道凌厉的阴风袭来,他顿时被狠狠地击倒在地上。

江梓念亦是面色发白,唇角又溢出鲜血来。

“先解决了你,我再去收拾他。”顾清晔笑了笑,面色带着阴寒之气。

他手中操控着那个傀儡。

“天地灵脉,只能是我的。”顾清晔说这个话的时候眼眸中显现出的狂热几乎叫人颤栗。

那个巨人傀儡周身光芒一闪,那个巨大的巨人傀儡瞬间又分散成原本由一个个傀儡组成的模...样。

十个傀儡压制着白鸿卿,让白鸿卿分毫也动弹不得。

白鸿卿被压制在中央,他面色早已惨白。

剩下的傀儡围绕着他摆成了一个祭献的法阵。

傀儡在不停地转动,天边骤然响起惊雷。

顾清晔操控着那些傀儡,白鸿卿顿时被封锁在了这个法阵内,他完全无法挣脱这一法阵。

法阵散发着盈盈的幽光。

白鸿卿渐渐飘浮了起来,在这个法阵内。

为了如今的这一幕,顾清晔布局了数年才等到今天这一天。

自从他知道了白鸿卿的身份后,他就没有一刻不想得到这天地灵脉。

如今这多年以来的心愿总算要实现了。

顾清晔看着白鸿卿面色近乎带了几分癫狂。

他的笑声亦是越发诡异了起来。

那法阵运行的过程中,白鸿卿痛得嘴唇发抖,他面色惨白如纸。

这么多年,他何曾有过这般狼狈的时候。

如今想起来,这事倒也当真是笑话。

他这一辈子因为这莫名其妙出现在他体内的天地灵脉而多有波折坎坷。

他感到体内的灵力在飞快得流失。

那天地灵脉之源被慢慢从他丹田剥离,但是那东西早已与他融为了一体,若是要得天地灵脉,必先毁他丹田。

修士的灵力之源便在丹田内,丹田毁,人也就废了。

就在这时,白鸿卿痛的得唇色发白,额角都渗出些冷汗的时候,一直未曾有过多动作的江梓念却忽而从两人背后出现。

江梓念指尖划出一道白的光芒。

他拼不将全身的灵力都贯彻在指尖,他在四方魔兵身上伸手一点。

只见那些魔兵身上顿时迸裂开来。

“走!”江梓念不由得大喊一声。

白鸿卿目色一凝,他当即挥掌击退了四周的魔兵。

白鸿卿用残余的力气带起江梓念。

他一挥衣袖,只见他面前的空间瞬间扭曲开来。

白鸿卿带着江梓念,两人一起迈入了那扭曲的空间内。

两人前脚刚一踏入,背后那道凌厉的风便从他们背后掠过。

修为到了白鸿卿这个境地早已有划破虚空的能力。

江梓念一抬眼,眼前这景象却太过熟悉。

白鸿卿竟带他来到了那个两人曾相伴了大半年的秘境内。

刚一入秘境,白鸿卿便喷出一大口血。

面前这幢小屋实在太过熟悉。

那院前两人一同种下的芙蓉花竟还开的那般明艳。(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