贞洁美妇沦陷

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笑容温和,看向自己时眉眼间都透着温柔的美妇,哪怕没有这具身体原本的记忆,苏寒也一下子就猜出了对方的身份。

毕竟,那个备注着大姐的手机号,还正在他手中那部手机的最近联系人中静静的躺着。

而且,即便不考虑手机通讯录的事,单从颜值方面来讲。

一个这么漂亮的大美人儿,看着自己时的目光又这么亲切温柔,苏寒拿脚上的汗毛想也能想明白,这肯定和自己是一家人啊。

毕竟基因啊同志们!

就算是在有神灵存在的世界里,科学也不能完全的被丢弃啊!

见苏寒不说话,只是以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

女人下意识的低下头在自己身上打量了一番,没从自己身上发现什么问题,才复又浅笑着将目光落回到苏寒的身上。

“大姐手机上收到了几条消费信息,最后一条的消费记录是在这里。

回家时刚好从这边路过,看着时间也刚过去了不久,就想着接上你一起回家。”

说完,顿了顿,才又不急不缓的接着说道,“大姐收到的这几条消费记录都是在一些饭店、自助餐厅账单支付的,看起来换了不少家。

是饭菜都不怎么合胃口吧?

不合胃口的话咱就不吃了,回家大姐下厨给你做些爱吃的。”

简单的几句话,说明了自己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甚至于,连为什么一上午的时间换了那么多家餐厅吃了那么多顿饭,都直接帮苏寒找好了理由,连借口都不用他自己再去想。

看着眼前这温柔、好看又善解人意的女人,苏寒忍不住有些头疼。

这女人,看起来就相当聪明,不好应付啊。

而且你这来的也太是时候了啊。

你再晚来一会,我就已经成功跑路了。

到时候山高皇帝远,相隔在两个不同的城市,任你再怎么聪明,任你对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再怎么熟悉、了解。

我不和你见面,你还能看出这身体里面已经换了一个灵魂了?

届时,过上三五月,再见面哪怕性格有些变化也不至于太引人怀疑了。

而且,就算性格变化依然会引人怀疑,但已经苟过了现在的虚弱期,有了些自保之力,他再行事起来也就不需要有这么多的顾忌了。

可现在

跑路计划刚完成腹稿,就在即将执行的前一刻,关键人物杀到面前,使得跑路计划直接胎死腹中。

那么,现在的他,到底是跑还是不跑呢?

犹豫了片刻、衡量了片刻,苏寒做出了决定。

抬起头,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目光柔和,笑容温雅的女人,苏寒轻轻点了点头。

“走吧。”

不跑了!

既然人已经找上门了,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还不如痛痛快快的跟她回去。

目前最好的对策少说少做多看。

先这么模棱两可的糊弄一下,等回去之后找找原主留下的东西,揣摩一下原主的性格,没准还能给糊弄过去。

其实仔细想一下。

刚刚穿越,来到一个陌生的世界。

对这个世界两眼一抹黑,可以说是一点不了解。

这个时候,如果能确保不会暴露的话,回到自己家,生活在自己的生活圈中,对于熟悉和融入这个世界,似乎都是有着助益的。

既然如此,那还有什么好纠结的呢?

嗯,这些是苏寒内心的真实想法。

这次他真不是馋人家的身子。

毕竟血脉至亲,纵然身体里换上了另一具灵魂,血脉中的羁绊也是掩不掉的,他还不至于这么禽兽。

待苏寒起身,女人目光在他座位附近扫视了一番。

见没有落下什么东西,方是跟在苏寒身边,和他并肩往餐厅门口处走去。

出门乘电梯下了楼,女人脚步稍稍加快,领先了苏寒半个身位。

引着苏寒,往停车的方向走去。

午后的阳光正好,风也很温柔。

落后半个身位,苏寒一双眼睛落在走在前面的女人身上,暗中观察着这个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可能要生活在一起的女人。

行走间不急不缓,像是将温雅的性子融入了骨子里。

举手投足都很是得体,无形中透着一种大家闺秀的气质。

衣着不张扬却极为考究,用料极佳,针脚处可见是纯手工制作,显出了这家人的生活条件应当不错。

一边观察着,苏寒一边做着总结。

蓦地,一阵萧瑟秋风袭过,卷下了路旁梧桐树上的几片黄叶。

叶子簌簌落下,其中一片黄叶在风的助力下向走在前方女人的肩上落去。

就在黄叶距离女人的右肩不足一寸,即将贴到女人肩上的功夫。

风向未变,那黄叶却似突然受力,凌空打了一个旋儿,绕过了女人的右肩,轻盈的向地面上飞去。

全程目睹了这一幕,身后的苏寒目光猛然一缩看走眼了!

一羽不能加,蝇虫不可落。力透全身,有激必应,这是将武道练到了宗师之境的标志。

进化之道万千,身为曾经站在进化者最顶端的真神,苏寒自然知道武道亦是万千进化途径中的一种。

而且,是万千进化途径中最艰难、最特殊的一种。

武道之法,虽各有侧重,但殊途同归。

大致总结,可归纳为明劲、暗劲、化劲、丹劲、罡劲等几种不同的发力形式。

当然,这里的明劲、暗劲、化劲,和某些中所写的那种武者练武,入门先练出明劲,待明劲大成再悟出暗劲,之后再悟通明劲、暗劲,练出化劲的戏说自然不同。

所谓明劲、暗劲,想要变强自然得练,得不断的打磨。

但要说得先练出来,就有些扯淡了。

明劲的本质,说白了就是一种明面上可感知的劲力。

什么是明面上的劲力?

你走路抬腿,腿部发力用的是明面上可以感知的劲力。

你购物买东西,提着东西回家时手部和全身发力用的也是明面上可以感知的劲力。

这力来源何处?

骨骼、筋膜、肌肉。

所以,所谓明劲,即为筋骨之力,是人天生就有的劲力,根本没有练出这一说法。

如果生下来连明劲都没有,人连行动都不能,连呼吸都做不到,连生存都无法延续,又何来去练出明劲的说法?

明劲人生而具备,所不同的是这劲力在不同的人身上有大有小,因人而异。

所谓的练,不过是通过后天的磨练,使自己与生俱来的筋骨之力变强。

一次次突破极限,一次次通过突破极限反哺自身,使得自身体质完成蜕变与进化,方才是明劲练法的真谛。

而与明劲相对应的,暗劲其实也没有中写的那么邪乎。

暗劲是什么东西?说白了其实也是一种本就存在的劲力。

只不过与摆在明面上可以清晰感知到的筋骨之力不同。

暗劲,乃是隐藏在暗中,人体平日所感觉不到的力。

更具体一些,所谓暗劲,其实就是气血之力。

人发力时,气灌全身能使力达到最大化。

人运动时,配合着呼吸,能使运动状态保持在最佳。

人在经历了大量训练后,训练过量的位置会出现充血之感。

这种种情况,都表明了一点维持人类正常生活与运动的力,并不只是源自能够感知到的筋骨之力,也就是明劲。

在筋骨之力实现运动与发力时,气血之力其实是一直在暗中伴随着协作的。

只是,气血之力之所以叫暗劲,正是因为它无法轻易的被直接感知,只能通过种种外在的表现感觉到它的存在。

而一旦认清了气血之力的存在,所谓暗劲,也就被揭开了那层神秘的面纱。

暗劲的修炼,无外乎补充气血,依桩法静心入定,以感知气血之力的存在,并配合呼吸法,锤炼气血之力使之变强。

不同的传承之中桩法和呼吸法可能不同,但整体而言,都是大同小异,殊途同归。

明劲在筋骨。

筋骨之力所能达到的极限因不同人的不同体质而有所不同,但无论潜力高低,筋骨之力大成都有着共同的标志筋骨齐鸣。

一旦发力,全身上下筋骨齐鸣,则意味着一身明劲达到了身体所能承载的极限。

这时候就不能再继续去没头没脑的强练,想要更进一步,需得另谋出路。

暗劲在气血。

气血之力同样有着极限,每个人的气血之力所能达到的极限也因不同人的体质而有所不同,但无论潜力高低,气血之力大成都有着共同的标志虎豹雷音。

站桩入定,以呼吸法锤炼气血之力,耳听得体内气血运行若大江奔腾,隐有虎豹雷音在侧,则意味着一身暗劲达到了身体所能承载的极限。

到了这一步,同样不能再继续单纯的打磨锤炼气血之力,想要更进一步,就需要另谋出路。

明劲暗劲,都有极限。

而筋骨之力与气血之力之间,并不存在谁强谁弱,谁先谁后之说。

筋骨之力人生而有之,气血之力亦人生而有之。

想先打磨锤炼哪个,完全可以凭借自己的兴趣来。

你体格好,筋骨强,扛着一麻袋砖头一口气上五楼不喘气儿,那你就先打磨筋骨之力。

你气血旺,三九天穿一条小裤衩绕六环跑俩来回不觉得冷,别人补气血用人参鹿茸,你吃俩红枣喝一碗红糖水就鼻血直流。

那你就可以先练桩功呼吸法,先锤炼气血之力。

反正不管先练哪个,只要吃的了苦下得了苦功,将一个练到大成之后,总能转过头去练另一个。

甚至你说我既是一身肌肉的大肌霸,又能三九天穿一条小裤衩绕六环跑俩来回,我想筋骨之力和气血之力一起练。

你练就是了,也没谁会拦着你。

而当明劲大成,一拳发力则筋骨齐鸣,暗劲大成,呼吸吞吐间有虎豹雷音。

到了此时,明劲暗劲都到了极限,没有更进一步的可能。

有些资质好的,悟性高的,就有希望通过明劲暗劲的不断打磨,通过明劲与暗劲之间的配合发力,从中悟出将明劲与暗劲拧成一股的门道。

平日里,每一个动作,每一次发力虽然也都是明劲与暗劲的协同合作。

但这种合作就好比两根头发丝共同拉住一块大石头,石头的重量均摊在两根头发丝上。

石头稍重一些,承重量弱的那根总会先崩断,而一旦承重量弱的那根崩断了,承重量强的那根失去了力的分摊,整块石头的力都落到它身上。

那不消片刻,它多半也会跟着崩断。

而若能将这两根头发丝拧在一起,凝成一股。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两根头发丝共同承重,不需要担心分担的力度会先把其中一根崩断。

如此一来,能拉住的石头重量自然也就可以比单独的两根头发丝能拉住的石头重量要沉上一些。

同样的道理,放到明劲与暗劲之中一样。

单独的明劲与暗劲,哪怕都练到大成,但因人的筋骨之力与气血之力的成长极限不同,同一个人大成的明劲与暗劲大小自然也不同。

于是,发力之时,或明劲受暗劲拖累,或暗劲受明劲拖累。

纵然一加一起到的效果会大于一,却必然是小于二。

而一旦将明劲暗劲拧成一股,两股力叠加在一起。

所能起到的作用,不说一加一大于二,至少就能达到等于二的程度。

如此一来,双双大成,进无可进的明劲暗劲就又有了新的进步空间。

而这将筋骨之力与气血之力拧成一股形成的新的劲力,就叫做化劲。

到了此时,可称宗师。

筋骨遍及全身,气血行走全身,所以无论筋骨之力也好、气血之力也好,都是存在于人体周身各处的。

只是单纯的筋骨之力与气血之力,一路练到大成,在锤炼的过程中力是不断增长的,自然也就难以打磨到能将每一分力都掌控到细致入微的程度。

而等明劲暗劲都达到了大成,想要更进一步,唯有将明劲暗劲拧成一股,此时自然就有了足够的时间来打磨自身不再增长的明劲与暗劲。

且,想要将明劲与暗劲拧层一股,对自身的明劲与暗劲有足够的掌控力乃是一个必然的前置条件。

如此,待明劲暗劲真能拧成一股,领悟了化劲,人对自身明劲暗劲也就都掌握到了一种细致入微的程度。

筋骨气血遍及全身,明劲与暗劲也就遍及全身。

两种力都掌握到了细致入微之后,拧成的化劲自然也可遍及周身各处。

化劲入微,力透全身,有激必应,方有了化劲宗师一羽不能加,蝇虫不能落的标志性能力。

武者到了化劲,也方是在进化之路上入了门。

除了不像大多数进化体系那般一次进化后能得到某种天赋能力外,大致对比起来,化劲宗师能有着大概相当于苏寒的七窍玲珑心开启了第一窍的实力。

当然,也不能说化劲宗师就没有天赋能力,或者化劲的入微,也可以算作是一种天赋能力。

化劲之后,乃是一个不断熟悉如何将气血之力与筋骨之力拧成一股转为化劲的过程。

当这一过程熟悉到了极致,熟悉到了一举手一投足,动念之间明暗结合,化劲力道随时贯通全身的程度,化劲之路,也就差不多走到了所能达到的极限。

不是不能走,而是哪怕再走下去,也不会再有实质性的进步,没有了意义。

当这时,武者就可以试着随时随地维持着将明劲与暗劲拧层一股的状态。

在这一状态上,不断增加维持的化劲强度。

直到将周身明劲与暗劲全部拧成一股,周身上下全被化劲贯通。

到了这时,武者让自己不断的去适应这一状态,将这一状态形成身体的本能。

当周身上下力贯如一,全身的力完全的拧成了一股。

化劲力行全身,元转入一,周身力道如一颗大丹始终维持浑然一体。

则是领悟了化劲之后的另一种劲力丹劲。

到了这时的武者,可称丹劲大宗师,或者抱丹大宗师。

这一阶段的武者,实力大致等同于苏寒的七窍玲珑心开启了第二窍的程度。

化劲之前,运动发力,明劲为主,暗劲为辅。

化劲初成,明劲暗劲拧成一股,共同发力,使一加一能够等于二。

化劲圆满,抱丹成功。

周身劲力混元如一,全身力道拧为一体。

此时化劲初成时那两根拧成一股的头发丝,也鸟枪换炮变成了把满头长发拔成了尼姑,用一头青丝拧成的一条粗绳。

明劲、暗劲、化劲浑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变秃了,也变强了。

而到了抱丹之后,随着丹劲不断的打磨,随着丹劲越发的浑圆。

武者再一次陷入瓶颈之后,再进一步时,却又开始与之前反了过来。

化劲之前,明劲暗劲的基础阶段,是明劲为主,暗劲为辅的发力方式。

到化劲之后,乃至后面的丹劲,讲求的都是明劲暗劲拧成一股,明劲暗劲化劲混元如一。

而到了丹劲之后,却又一改混元如一的协同合作。

丹劲之上的罡劲,恰与化劲之前的基础期相反,变成了暗劲为主,明劲为辅的发力方式。

丹劲圆满,通体劲力混元如一,如一颗人体大丹。

到了这一步,武者可尝试以丹劲护脏腑,以筋骨之力震动激发气血,使气血在体内溢散。

溢散的气血之力充斥人体周身,由丹劲收束于体内,在体内形成一层气血真罡。

气血真罡充斥全身,可护体、强筋、壮骨、与力共振,激发远超出自身抱丹极限的力量。

这一阶段的武者,算作练出了罡劲,可称内罡。

内罡武者,约等同于七窍玲珑心开启第三窍的实力。

内罡之后。通过日夜磨合,熟悉罡劲,内罡武者有望做到罡劲外放。

罡劲外放,生种种神异,与天地共鸣。

武者到了这一阶段,可称非人。

武者进化体系,大致如此。

而刚刚那一片叶子的飞走,却让苏寒看出了自家这位大姐,竟然是一个练出了化劲的武道宗师。

宗师

明明身上看不出明显的锤炼身体,攀登人体极限以使明劲大成的痕迹。

一开始苏寒压根就没往这会是一个武道进化者这方面去想。

但现在事实摆在眼前,又仔细观察了片刻,有心之下苏寒终于看出了些许的端倪。

这位大姐,体内的气血之力相当的浑厚,较之他昔日见过的一些武道天才暗劲大成时的气血之力都要浑厚上许多。

可以猜测,若非天生有着绝强的暗劲资质,那就是后天服用过什么气血之力方面的天材地宝,还是那种绝佳的能提升底蕴却不会对人体造成伤害的天材地宝。

而这位大姐气血之力之浑厚,在武者之中可谓苏寒之仅见。

但这位的筋骨之力,较之那浑厚的气血之力而言,却只能算一般。

而且,她似乎并没有专门的打磨筋骨。

之所以能够筋骨齐鸣,明劲大成,似乎是靠着浑厚的气血之力冲刷,硬生生将筋骨之力提升到了大成的阶段。

如此一来,就解释得通为何苏寒一开始没从她身上看出什么明显的武修痕迹了。

只是

前所未见的浑厚气血之力,依气血之力冲刷筋骨,竟硬生生练出了化劲。

跟在身后,越看这位大姐,苏寒的眼神就越显得不正常。

他承认了,现在开始,他有些馋她的身子了。

不是想睡她,他又不是禽兽变态。

他只是单纯的想调教她。

这先天条件,简直太好了啊。

放到他手中调教一番,尽管他不是走武道路线的进化者,但毕竟曾为真神。

交给他来调教的话,不出三个月就能让她悟通外罡,晋升非人,甚至打下天地烙印,化身小范围天灾。

毕竟,他这大姐已经练出化劲了,其后的丹劲,说难很难,说简单也只是一个顿悟放到他这里就是一句话的事。

丹劲之后,内罡外罡,能走到哪一步,那真就是全靠气血之力了。

而以她这浑厚的气血之力,短时间内晋升外罡踏入非人绝对不是什么困难的事。

这个似乎可以搞啊。

这可是自家大姐,一旦这位悟透了外罡晋升非人,在自己短时间内无法恢复全盛,甚至为了尽快恢复还要尽可能的减少动用力量的时间里,这不就是自己身边最佳的保镖和打手?

看着走在前方对苏寒的想法毫无所知的大姐,苏寒暗暗转动着自己的小心思。

还没过了鸠占鹊巢怎么不被人看穿这一关,这货已经打起了把自家大姐调教成工具人的歪心思了。

嗯,没错。

自家大姐这四个字,引号已经可以去掉了!(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