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一涵照片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前面说过,为英国hèng fǔ处理财务问题的英格兰银行的准备金也才200万英镑左右,这也是整个伦敦甚至整个英国、欧洲的总的准备金保管人(没有法律约束,但已形成事实),巨大的现金需求有可能对整个英国的金融信用造成冲击。购入英国电报公司四分之一股份这事儿不仅是一个财务问题,也是一个金融cāo作问题,英格兰银行需要时间来制定一个适合的发钱方式,更何况,国会在唐宁先生的150万英镑捐款压力下,必须制定一个庞大的下水道建造计划,这又是数以百万计的大项目,英格兰银行都面临巨大的财务压力。从7月份到如今的11月,四个月过去了,唐宁不得不继续施加,表示再不通过治理预算,他就要收回那150万英镑的捐款了。开玩笑!150英镑呢,快半年了,按10%收利息都得6、7万英镑,叫你们耗着,爷把捐款撤走拉倒。

英国财政大臣哈里法克斯子爵,查尔斯·伍德亲自拜访土豪,向土豪大人表达自己的困境,并带来了一揽子解决方案,据说假如土豪大人按照他的方案去做有各种好处,名利双收。

伍德估计金钱对土豪来说只是一个数字而已,所以他着重在于“名”,主旨在于请唐宁担任公职,不只一个,而且是四大公职,一个是伦敦污水治理委会员主席,第二个是英格兰银行董事,第三个是东印度公司董事,第四个是南海公司董事。

第一,污水治理委员会主席。这个好理解,全伦敦都知道唐宁是最渴望把伦敦下水道治理好的人,一拍脑门就扔了150万英镑,多么豪迈。这个头衔绝对没有人会有意见。

第二,英格兰银行董事。这个听起来很荣耀,但是稍微懂得一点金融知识的人都知道,英格兰银行这样的hōng yāng银行是不可能赚大钱的,因为他在事实上是所有英国银行的最终贷款人,要拥有很充足的准备金,极端的时候能达到40%,而商业银行一般要少得多得多,把钱放贷出去才能生钱啊。成为英格兰银行的董事,只有罗斯柴尔德家族这样钱多得手抽筋的人才会去干的事,贴现率(利率)又不是董事说了算,行长是个公职。而且你看财政大臣这个坏家伙,还把唐宁的钱分到了那么多家公司,更不可能成为有影响力的董事。

第三,东印度公司董事。这个更坑人,比英格兰银行董事更坑人。东印度公司最牛的时候收入要超过英国的国家财政收入,但那都是老黄历了。随着殖民扩张的无节制蔓延,管理殖民地和不断的战争使东印度公司疲于奔命,财政危机不断产生。早在1770年,孟加拉大饥荒时,当地三分之一的人口被饿死,劳工奇缺,贸易几乎中断,加上欧洲的经济萧条,东印度公司几乎要破产,靠着向英国国会求助才没真正破产。

后来在1773年的茶叶法案使东印度公司追求北美茶叶贸易垄断,导致美国dú lì的波士顿倾茶事件,又使东印度公司受重创。终于,这个“史上最牛黑社会”在不断撞墙的过程中被英国hèng fǔ完全控制了。英国hèng fǔ控制之后的东印度公司变成了hèng fǔ的分支机构,印度总督们一个比一个有野心,为了控制印度、尼泊尔全境,发动了一场又一场战争,结果使得东印度公司再次陷入财务危机,再次向英国hèng fǔ求援时,把最重要的命脉——印度与中国的茶叶贸易垄断权丢了。怡和洋行成为中英贸易大亨就是拜这些总督的野望所赐。

1833年,随着工业革命的深入,垄断贸易的行为一再被鄙弃,东印度公司不但丢了全部的垄断权,连商业功能都被剥夺了,因为你不可能又当印度hèng fǔ又当印度商人,这对别的英国商人不公啊。hèng fǔ又成立了印度控制委员会,几乎把东印度公司原来的董事们的权力剥得一干二净。然而,东印度公司没死的原因是他们找到了一个很不错的用来换取中国茶叶的妙计——控制斯里兰卡的鸦片源,然后贩卖到中国等地,(不知道他们是如何突破法律禁止的商业功能的,走私不算商业?),但他无法在法理上垄断,这使得怡和洋行在印度中部找到了鸦片产地,危及东印度公司的鸦片利润,这就是东印度公司的生存现状。

这一切,随着唐宁在伦敦的入乡随俗都不断地越来越了解,财政大臣也不打算隐瞒他。

第四,南海公司董事。这最后一个董事尤其是士可忍孰不可忍,这简直是赤祼祼地坑爹。南海公司在经济史上是著名的“南海泡沫”的主角,泡沫经济一词就源自这一次大丑闻。一家快要倒闭的公司,居然让我来做董事?财长大人还有没有人xìng?你们就这样对待史上最大慈善家吗?

南海公司与英格兰银行、东印度公司一起,是著名的英国三大国企。东印度公司以印度贸易垄断出名,而南海公司是垄断与南美的贸易。但南海公司简直是一场骗局,东印度公司对印度那是真垄断,南海公司则并不控制南美,那都是西班牙人控制的地盘,南海公司的支持者(包括一帮贵族、大商人、议员、财政大臣、整个保守与统一党)欺骗股民,谎称他们与西班牙达成了垄断贸易协议,但其实西班牙人只允许南海公司每年派三艘船去南美!就这,还在后来西班牙、英国交恶之后被解除了。

由于大规模的hèng fǔ欺骗,使得不明真相的群众把南海公司的股票从128英镑追捧到超过1000英镑。南海公司在这个过程中采用了很有趣的方式,说,你们可以用英国公债来的换我们的股票。这一增加公债流通xìng的创举使各南海公司的股票节节攀升,疯狂到了全民炒股的地步。有人形容“政治家忘记政治、律师放弃打官司、医生丢弃病人、店主关闭铺子、牧师离开圣坛,就连贵妇也放下了高傲和虚荣”。

由于hèng fǔ带头发布假消息,整个英国的金融市场都沦落,无数的股份公司大吹大擂自己正在进行赚钱的大宗买卖,以吸引股民买他们的股票。hèng fǔ不得不出面打击这些骗子,然而,hèng fǔ自己才是最大的骗子。众议院的秘密调查组第一次使用第三方会计审查地方式调查南海公司,并揭露了这场hèng fǔ的yīn谋。

南海公司yīn谋败露后,股价掉回124英镑,所有董事财产被充公,再发还给一点生活费。hèng fǔ信用破产之后,连累英格兰银行的股价都腰斩。艾思拉比在1721年1月被迫辞任财相,其后更被起诉犯下“最声名狼藉、危险和罪大恶极的贪污罪”,至3月被下院裁定罪成,除了被遂出下院外,更被判监禁在伦敦塔内。沆瀣一气的邮政总局局长和他的儿子南方大臣被全国痛骂之后郁闷而死。

不愧是三大国企之一,历经泡沫后,南海公司没有因此倒闭,而且还拥有为数赵一涵照片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4,000万镑的资产。不过,南海公司在此后也没有在南美贸易业务上发展起来,它主要仍然是一所协助hèng fǔ处理债务的公司。在1750年,西班牙hèng fǔ向公司提供10万镑以撤销公司在南美的部份贸易优惠,自此公司退出其贸易业务,但其享有的剩余贸易优惠则一直迟至1807年才告撤销。

现在的南海公司,就是处理债务的公司,在南海公司当官儿,当得越大越丢人!

英国hèng fǔ已经决定总共投入300万英镑来治理伦敦下水道,由于唐宁的慷慨捐赠,他们只需要负责150万,这么一算,最近共有450万英镑需要支出,从海军军费里扣出一部分,从专门国债里扣出一部分,从hèng fǔ预算里扣出一部分,不知道从哪儿杂七杂八弄来的这英格兰银行、东印度公司和南海公司的股票打包共计130万英镑“送给”土豪大人,而且这些股票还不能马上就卖的。

如此奇葩的大礼包,你说气不气人?

唐宁很不理解:“我为什么接受这样的财务方案?疯了我?”

国会过了4个月还给把钱给他,这就是他不急着用钱,否则早把国会告上法庭了,盼了4个月,居然送来这么一份礼单,现金只有20万?130万全是一年内无法流动的坑人股票?嗯,还是请个大律师比较靠谱,或者BT不卖了。

财政大臣微笑道:“这些都是仅次于公债的可靠的财产,唯一可虑的就是您需要一年之后才可以流通,这个嘛,确实不太合理,首相大人决定向女王推荐给您一个尊贵的爵位以表示您对国家和伦敦的支持!”

这个……啥爵位?公爵?如果是公爵,可以考虑,虽然是不赚大钱的国企股票,但好歹也是有价值的,大不了钢厂的事宜放到一年之后,或者那啥思陀园不买了。

财长说:“男爵……”

哼,少拿这最次的爵位来忽悠我。

财长:“这个嘛,加官进爵总是要一步步来的,温莎先生这么年轻,前途无量,说不定用不了多久又能进爵了……成为贵族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好事,您难道就不想光宗耀祖、福及子孙吗?”

这个……一个小小的男爵,也没啥了不起的,嗯,这么着:“现金要增加到40万,男爵什么的就随意吧。”

财长:“30万如何?”

唐宁纠结了好久,最终吐出一句:“再给我一个公职。”

财长:“嗯?啥?”赵一涵照片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唐宁:“海峡殖民地总督。”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