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灿执行死刑现场图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何为yīn谋?

用一系列的谎言,诡计诱导对方犯大家公认的错误。在霍锦广不清楚林莫颦真实来意的情况下,霍锦广觉得这其中有yīn谋,但他不得不出手。因为yīn谋有一个巨大的缺陷,那就是,yīn谋被识破,那么就会一文不值。如何识破yīn谋呢?只有踏入yīn谋之中,用你强大的智慧或者力量粉碎yīn谋,这有点儿像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道理。

在三天后,霍锦广派人踏入了他所谓的“yīn谋”之中。

这个人是中京齐虎营的副头领,叫展庆。

展庆仪表堂堂,有点书生样子,而他身形略显消瘦,可仔细看他因为天气逐渐炎热穿起了单薄长衫下不时露出的一节虽细,但十分jīng壮的小臂,就可见此人身怀一身快速的身法,而不是大开大合的功夫。

展庆所在的齐虎营故名思议也就是拥有与虎齐名的威武凶悍,也可以用骑虎这么理解这个名字。齐虎营是中京四大营中负责城防的军/营,也就是说,这支军/队竟然有资格被挑选出来保卫周国京城,可见其战斗力是非常的强悍的。

霍锦广权倾朝野,但是军/方却是不卖这位霍宰相的面子。对此霍锦广很是苦恼,于是霍锦广开始了对军/方的渗透,这倒不是霍锦广他有不臣之心,想将国家军/政都把持在手。而是霍锦广有着很多权臣的通病,不喜欢听到反对自己的声音,而对军/方的渗透,霍锦广只是希望以此来让军/方以后在自己议政时少插点嘴,少发反对意见。完全把持军/权?这根本办不到,霍锦广没那么傻,当今女皇更不会那么傻。

军/人都是硬骨头,但也有例外,这并不是诋毁军/人,而是作为人,都是有弱汤灿执行死刑现场图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点的。霍锦广恰恰是抓住了一个人的弱点,将他拉入宰相一派的阵营,这个人也是军/方唯一一个站在霍锦广一派的人,这个人就是展庆。

展庆的父辈曾随鸣隐皇帝北伐立下军功,而展庆经父亲多方走动和周旋,当今女皇不愿寒了这位为周国立下军功的老人的心,将其子展庆安排进了齐虎营,又因展庆的确有乃父风范,没多久就晋升为了副头领。而这位年仅三十多岁的优秀军/官却有着和他父亲一样对儿子溺爱的心理。

展庆的儿子没有多大,但却是因为父亲是齐虎营副头领,在京城中到处惹事生非。普通人碍于展庆权势,忍气吞声,权贵汤灿执行死刑现场图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们则是能避则避,不于这愣头青理论。于是乎,展庆这个纨绔的儿子到处惹事,给他老子“长脸”,终于在某一天踢到了铁板,他打了良国公的小儿子。

这下哪得了?展庆自小经父亲熏陶,成为了一个优秀的军人的同时也经常听他父亲说过当年骁勇善战的良国公多次拯救大军于危难之中。良国公在展庆的心中不单单是偶像那么简单了,光是心理上以及影响力上,他都无法于良国公抗衡,哪怕自己是手握重权的齐虎营副头领,对方只是一个被罢免在家的闲散国公。于是良国公派人找上门了,展庆慌了。

普通人家遇到自己孩子打了别人家孩子这事,说一句自己教子无方,把自家熊孩子拉出来当人家面打一顿,再请对方吃个饭,陪个罪,或许就了事了。可展庆身份不同,对方更是一位国公,展庆很有可能因为此事丢官罢职。而恰好霍锦广知道了这么一件事,插手了此事,了却了展庆的危机。自此,展庆不管于公于斯,都微微倾向了这位救了自己父子一命的霍宰相。

展庆是一位优秀的军/人,却是一个可怜的父亲。或许,因为展庆的儿子影响了展庆作为军/人的准则,他可能连优秀的军/人都算不上了。但可怜天下父母心,这事情谁又能说的明白呢?

展庆的到来林莫颦有些意外,林莫颦实在没有想到霍宰相会派个军/方的人过来,霍宰相对此也是别有原因的。首先,展庆和良国公两人的纠纷知道的人寥寥无几,而霍宰相插手此事的人更是没什么人知道,之后良国公对此事也不再提起,虽然让人意外却也将此事的风声压到了最小。可以说,整个中京知道展庆是霍锦广一派的人除了一直在家颐养天年从不多嘴的良国公再无第二人了。霍锦广看来对催化符很是垂涎,却又怕失败之后惹来麻烦,这才派了一个身份隐秘的展庆过来。

林莫颦在打量这位年轻的军/官的同时,展庆也在打量着林莫颦。

这是一个很是狐媚的女子,即便一身淡雅的着装,却也掩盖不了那狐媚之意。然,但你若是注视着对方的眼睛,却发现,那清澈的目光冲淡了一切之前那有些风尘的狐媚之意。

这是一个浑身散发着两种极其矛盾气质的女子,不可否认,她很美,而且很神秘。

“展头领,喝茶。”林莫颦很自然地去掉了那个“副”字。

“我年长你几岁,喊我展大哥。”展庆如此倒不是看林莫颦漂亮,想以此来拉近自己的关系,而是他身份敏感,不想自己的行踪被人知道。虽然这里是一处静室,但须知隔墙有耳。

看着对方澄澈的双眼,林莫颦知道对方没有别的意思,林莫颦也就不再矫情,大大方方地喊了一声展大哥。

“展大哥,接下来我要谈的事情须知不得向其他任何人提起,否则危矣。”

展庆端坐了身形,打起了jīng神。他来之前霍宰相就对他稍稍提过一点此次前来要谈的事情,但却不详细。现在经过之前的寒暄,终于开始了正题,于是忙打起了jīng神。

静室之中,双方促谈良久,除了听力过人的蓝儿,谁也不知道林莫颦和展庆谈了什么。

时间慢慢过去,夜sè已深,有些疲惫的林莫颦送走了同样心事重重的展庆。

抬头望月,林莫颦喃喃道:“开始了,是会成功呢?还是失败?”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