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心晨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黄舞蝶刚进府衙大门,一名仆役便兴奋地上来禀报道:“舞蝶姑娘,主公回来了!”

黄舞蝶一愣,随即流露出欣喜之sè,赶紧往后院去了。兴冲冲地来到陈锋院子外,却突然停住了脚步,皱起眉头,暗道:他回来了不就回来了?我这么兴奋干什么?要是让别人看见了,还以为我对他有什么呢?

娇颜微微一红,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进去,心里对自己道:我身为属下去拜见主公,也是理所当然的,别人也不能乱说什么!

来到卧房外,见房门紧闭,不禁心中奇怪。

突然听到旁边的浴室中传来水声,心里明白了,准备离开,等会儿再来拜见。然而就在她转过身去之时,浴室里居然传出了女人的轻笑声,随即便是一声娇哼。

黄舞蝶一愣,下意识地走了过去。来到浴室的窗户边,朝里面望了望,双眸立时圆瞪起来,娇颜瞬间绯红了!赶紧缩了回来,靠在窗户边的墙壁上,脑海中全是刚才的景象,娇颜红得好似要滴出血来了,眼神有些慌乱不知所措,芳心砰砰直跳。突然流露出愤懑之sè,贝齿一咬红唇,愤然离开了。

……

“末将拜见主公!”一个多时辰后,黄忠在后厅拜见陈锋,而黄舞蝶则皱眉立在一侧,好像心不在焉的样子。

黄忠见女儿失礼,又是奇怪又是气恼,没好气地低喝道:“舞蝶,见到主公为何不行礼?”

黄舞蝶凄苦地看了陈锋一眼,这个眼神把陈锋的心狠狠地触动了一下。黄彭心晨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舞蝶抱拳拜道:“末将见过主公!”

陈锋笑呵呵地道:“咱们都是自己人,不必多礼!”

黄舞蝶愤懑地小声嘀咕了一句什么,不过陈锋并没有听见。陈锋问黄忠:“黄大叔,南阳的情况还好吗?”

黄忠抱拳道:“一切正常,主公放心!”想起一事,“对了,前段时间,乔家老爷子带着女儿来到了南阳……”

陈锋双眼一亮,急忙问道:“他们在哪?”

“回禀主公,两天前,他们已经回返了。”

陈锋大感失望。

黄忠不解地问道:“那位大乔姑娘有一封书信给主公,就放在书案上,难道主公没有看见?”

陈锋听到这话,连忙在书案上翻找起来,片刻后在一摞公文下果然找到了一封落款大乔的书信,熟悉的馨香扑面而来,陈锋不禁流露出欣喜之sè。黄舞蝶将陈锋的神情看在眼里,心里不由的有些不舒服,酸酸的味道。

陈锋急不可耐的拆开信封,取出信纸,抖开来,一篇秀丽的蝇头小楷便映入眼帘了。陈锋仔细地读下去,只感到柔情在胸,仿佛大乔就在面前柔声低语一般。

读完了信,陈锋还沉浸在大乔柔情的氛围中,好半晌才走出来。抬头看了黄忠一眼,“黄大叔,他们怎么这么快就走了?”

黄忠回禀道:“听那位乔老爷子说,他们是来南阳考察经商环境的,乔老爷子准备将一部分产业转移到南阳来!考察完了,所以就回去了。”

陈锋点了点头,又看了一眼手中的信件,不由的思念起大乔来。连忙提笔写了一封书信,封好,叫来卫士,令其赶紧送往丹徒,交到大乔的手中。卫士应诺一声,接过书信,转身离去了。

陈锋看了黄忠一眼,“黄大叔,你忙自己的去吧!”

“诺。”转身朝外面走去。

黄舞蝶也准备离开。陈锋连忙叫住了她,“舞蝶妹妹,你等一下。”黄舞蝶停了下来,皱了皱眉头。黄忠笑呵呵地看了女儿一眼,离开了。

黄舞蝶转过身来,正儿八经地抱拳问道:“主公有何吩咐?”

陈锋就好像嗑了块石头似的,愣了愣,“那个,舞蝶妹妹,你怎么好像很讨厌我似的?我离开这么久,你难道一点都不想我?”

黄舞蝶突然爆发了,“你有那么多的妹妹,难道还须要我来想你吗?哼!”转身走掉了。

陈锋莫名其妙地抠了抠脑袋,嘀咕道:“这是闹哪样啊?”随即恍然大悟,“我明白了!一定是女人每个月的事情来了,所以心情不好!呵呵。”陈锋觉得自己该做点什么,想了想,决定去街上找一找柔软吸水的布料。

打定了主意,便带着几名卫士离开了府衙。

陈锋知道薛家布庄就在附近,于是径直朝那里走去。这薛家布庄,前文曾经提到过,是陈锋的手下,薛彭心晨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陌的家族产业。薛陌如今是陈锋麾下的重要文官之一,为了避嫌,他已经完全不管布庄的事情了。

陈锋几个人走进薛家布庄,正好碰到布庄老板也就是薛陌的侄子薛同送一位客人出来。薛同看见了陈锋,先是一愣,随即撇下了自己的客人,赶紧上来便要行礼,陈锋拿眼神制止了他。他的反应也算快,顿了一下,便笑呵呵地打招呼道:“陈老板,真是稀客啊!”

陈锋笑了笑。

“是你?”薛同的那位客人看着陈锋很意外地道。原来这位客人不是别人,正是在汉中与陈锋分道扬镳的杨通。

陈锋看见他,也颇感意外,笑道:“没想到咱们又在南阳见面了!杨老板怎么还没回冀州?”

杨通笑了笑,“做完这单生意就该回去了!”随即好奇地问道:“我还以为陈老板会在汉中停上一段时间,没想到这么快就来到了南阳?”

陈锋笑道:“生意人嘛!计划赶不上变化!”看了看两人,半开玩笑似的问道:“我是不是打扰两位做生意了?”

薛同连忙道:“没有没有!主,嗯,陈老板是贵客啊,怎么会打扰呢?”杨通见薛同对陈锋如此恭敬,心中不禁有些奇怪,就算生意人和气生财也没必要如此谄媚吧?不禁觉得这位陈老板的来历可能并不简单!笑道:“我和薛老板的生意已经谈完了!嗯,不知陈老板是否有暇?我想请陈老板到我那去坐一坐!”

陈锋笑道:“我也正有此意。”看了一眼恭敬站在一旁的薛同,“我来这里有点小事,杨老板可否等我一下?”

杨通连忙道:“当然。陈老板尽管去做事,我在这等着就是。”

陈锋问薛同:“薛老板,我想要一些易吸水且柔软的布料,你这有吗?”薛同想了想,赶紧跑到柜台后面的布匹展示柜前,踮着脚取下一滚白sè的布来,抱着布回到陈锋面前,献宝似的道:“这是西川最好的丝绵纺的,厚实柔软,很吸水!”

陈锋摸了摸,很满意,“这些我都要了,派人送到我那去。”“是是是,小人立刻派人送去。”随即叫来一名仆役,将布匹交到他的手中,又在耳边嘱咐了一番,那仆役连忙抱着布匹离开了。

陈锋走到杨通面前,笑道:“事情办好了,咱们走吧。”杨通微微一笑,抱拳道:“陈兄请。”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