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味儿女息小玲第九章

姬墨只是低头凝视着沐秋,手指碰触着沐秋的小手,“敢打你主意,就要有这个准备!”姬墨低头对着沐秋莞尔一笑,“宝贝,你家男人很小气的!”

“脸皮真厚!”沐秋稍稍拉开两人的距离,“你还不是!”虽然如此说,不过那如月牙一般弯弯的眼眸,彰显了她此刻的好心情。【全文字阅读】

“你的跟屁虫呢?”姬墨扫了一眼沐秋的头顶,并没有见到那团毛茸茸的东西,微微挑眉。

沐秋倒是没去在意,“或许是探查敌情去了,它贪玩的很!”沐秋耳语着,早之前就告诉了姬墨这个小东西的来历,虽然也是古怪神奇的很,但是好在这东西很稀奇,很有趣,最重要的是很实用。

玉断山脉,或许他们要找寻的东西,要找的人,都在这里也说不定恩,隐藏了许久的神秘东西,终于等到了破开云雾和世人见面的时候了。

夜凉如水,一切静谧的很,有的只是人们的呼吸声,还有就是篝火噼里啪啦的声音。

正当人们都熟睡的时候,沐秋突然睁开了眼睛,她眼眸里没有丁点儿的睡意,沐秋身旁的姬墨也谨慎的醒了过来,看到了沐秋的异常。

沐秋对着姬墨投去了一抹冷酷毫无感情的目光,然后看向了玉断山脉的深处,死死的盯着前面一点,好像那里有什么有趣的东西似的,又好像前方有什么在召唤她。

沐秋慢慢起身,她的动作随意,可是让人觉得诡异的是,竟然没有发出丝毫的声响,就连走路都如同猫步似的。

姬墨本想阻止,可随即又收回了伸出去的手,他紧跟在沐秋身旁,显然是要探究一下,到底怎么回事?

周遭的人睡的很死,就连平日里机警谨慎的幻灵都没有察觉到周遭的异常,好像有人给大家催眠了一般。

月光洒在地面上,光线微弱的很,根本看不清四周的情形,只能是感觉到一片漆黑。

夜晚的玉断山脉和白天的玉断山脉截然不同,一边跟着沐秋走着,一边暗地察看周围情况,确切的说,不是用眼睛看,而是用心感受。

一直走了足足有一个时辰,不晓得走到了哪里,不知道踩过多少荆棘,只有一个感觉,沐秋终于停了下来。沐秋机械的走着,然后停下来,自后转过身体,跳投呆愣愣的看着姬墨,而后那一双无神的瞳孔突然锁定了姬墨,进而由黑色变成了泛着红晕的诡异。

“只有你的心,才能救她!”沐秋突然露出了一丝诡异恐怖的笑容,然后森然开口,“你死,她生!”等沐秋说完这句话之后,整个人就朝后倒了下去。

姬墨顾不得其他,赶紧上前将沐秋给接住,此刻,姬墨才惊觉,沐秋的身体,好冰好冷,就好像是一具被冰封的尸体,冷的刺骨,冷的令人发寒。

在沐秋闭上眼睛的刹那,她瞳孔里折射出一朵诡异的红色花,很快消失不见。姬墨抱起沐秋,察看四周,已经不知道要何去何从。不知不觉,他们已经迷路,夜色正浓,无法探查周遭情况,只能等到太阳升起。

姬墨已经没了睡衣,他不相信刚刚只是自己的幻觉,明明那么真实的存在,鬼魅么?姬墨抚摸着沐秋,沐秋的体温已经开始恢复正常,呼吸也绵延不断。

黎明降临,天色终于大亮,沐秋已经从疲惫中清醒过来,只是当她见到所处环境,已经愕然的说不出话来。

姬墨看着沐秋在发呆,“鬼上身了么,宝贝?”姬墨搂着沐秋,紧紧的用力搂着,“我可不知道,我的宝贝竟然还有如此能力!”

“是我?”沐秋抬头问着姬墨,“有没有说什么话?”

姬墨凝视着沐秋,看着沐秋眼里的期待,最终摇头,“没有,什么也没说!”他决定撒谎,不知道怎么的,姬墨感觉刚刚之前的话绝对不能让沐秋知道。

“这是什么地方?”沐秋深吸一口气。

“不知道。”姬墨干脆回着。

姬墨不说,可沐秋并没有完全失去意识,她觉得是有什么东西牵引着她进来。

“谁?”姬墨突然厉喝,抱起沐秋朝后退了几步,视线如刀一般盯着前方一点。

很快,有一人从树丛里走了出来,是一个小道士,很单纯的模样。“你们是谁?怎么会到这里的?”小道士很警觉,却又胆怯的看着沐秋和姬墨两人。

“这里是白云观的地盘?”沐秋锁定着那小道士,“这里才是白云观真正的地方,藏的好深呢!”沐秋忽然笑了,她扭头看向姬墨,“你真是我的福星!”沐秋踮起脚尖,很欢快的对着姬墨吻了一大口。

在姬墨的威逼利诱下,小道士终于将沐秋和姬墨两人带进了道观,白云观,真正的世外桃源,被世俗摒弃的地方。

身处道观之中,沐秋原本平静的心突然开始剧烈跳动起来,速度很快。白云观虽说是个道观,可是却没有想象中的宏伟,入目的则是一座古朴破旧的地方,草皮茅屋,古道西风,小桥流水,一切都韵然天成。而这里的道士看起来都给人一种脱俗的感觉。

沐秋站在道观前,伸手按在心脏的位置,忽然笑了起来,疯狂的大笑起来,随着她癫狂的大笑,眼眶开始泛红,而瞳孔深处则有一朵若隐若现的红花显露出来。

“大胆妖孽,胆敢放肆!”忽然,一声惊天大喝从天而将,然后就见一为年纪稍长的道长从远处飞来,带他落地站定,身旁走出了一名俗世老者。

虽然已经时隔数载,可沐秋就是到死都不会忘记那张脸,这张脸是多么的让人怀念,她做梦都在想,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呢?“萧远山,你藏的真深!躲了这么久,还不是又被找到了么?”沐秋脸上的笑已经蜕变,那看似笑,实则让人们想起了修罗。

“你,你,你真的是——”老者略显惊恐的看着沐秋,可是他的眼底却波动的只有憎恶和仇恨,表里不一,真是个有心计的老头子。

“萧家覆灭,滋味如何?”沐秋笑了,她往前走了一步,双眸锁定着萧远山,“你可知道,这么多年来,我找你找的好苦!”沐秋一步一步,走的坚定。

萧远山被沐秋的气势所震慑,他从灵魂深处感觉到了恐惧和害怕,萧远山下意识的后退,就好像老鼠见了猫一样,天生的。

“孽畜!”道长忽然站在了萧远山身前,挡住了沐秋的逼迫,“异世重生,已经是你福泽深厚,然你不知悔改,再造杀孽,死不悔改……”

沐秋歪着头,将视线转移到了道长的身上,“当年的蛊毒,是你给的!”沐秋勾唇笑了,瞳孔中的花朵轮廓越发的清晰起来。

姬墨在一旁看着,注视着沐秋,只要周围的人敢对沐秋有丝毫不利,他要他们的生不如死!

“杀孽?”沐秋冷笑着,“虎毒不食子,你身为方外之人,帮着萧远山杀子杀孙,罪孽难逃!”沐秋最后四个字一出,天空中轰隆隆的响起来,惊雷滚滚,原本晴朗的天空瞬间变色。

这惊雷让人们震颤,一声一声如同撞击着人们的心脏,修道之人早已经宠辱不惊,可是此刻的白云观里所有人开始往外聚集。

“尸骨的滋味,死的感觉,我要你们亲自品尝!”沐秋伸开双臂,突然扬天,张开嘴,天空中的滚滚乌云开始往沐秋的头顶凝聚。

“杀了她!”萧远山胆怯的很,他已经不是当年身怀雄心壮志的萧家人,这些年的噩梦,这些年的生不如死的折磨,这些年非人的承受,已经让他生不如死。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个样子?

“既然你们修道不为造福苍生,要你们这些蝼蚁何用?”沐秋愤恨的看着这些人。她的声音没有了温度,就像是冰冷的石头,无情无心。

姬墨想要上前靠近沐秋,可是两人之间就好像隔阂着千万光年的距离,近在咫尺,远在天涯,这种无力的感觉让姬墨难受。

此刻天空泛滥,空中有声音传来,可人们只能听到惊雷声,不能听到那一抹宛若天籁实则阎罗的声音,当然除了姬墨。

“毁灭肉身,心神俱损,只为他们偿命,你不后悔?”这个声音很虚无缥缈,空洞的很。

“他该死!”沐秋脑海中不断的循环回放着她浑身被啃食掉的场景,那种痛苦,那种绝望,让她心中的恨意越发浓郁。

姬墨身体僵硬,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将他固定住一般,他能听到有人在说话,那声音很虚无,好像来自天边,那声音很轻快,似乎一点儿都不像是在讨论这么严肃的话题,而就在姬墨想要挣扎开束缚的时候,他的脑海中突然涌进来一些不属于他的记忆,被强行灌输进来。

姬墨忘记了反抗,他只是感同身受的看着脑海中的情形,眼泪,就这么无意识的滴落下来。

“他们该死!”沐秋仍旧执拗的反抗着,她抗拒着,周身开始出现一些花,肉眼不见的无形的花,花开始逐渐扩散,所触及的地方俱损,就好像灭世一般,让人恐惧。

被花瓣触及的修道之人开始哀嚎,不断的有金色的如同流光一般的东西从他们身体里溢出来,随着这东西的消散,那些人的容貌开始变换,开始骤然衰老。

不知什么时候,从四周爬来无数只虫蚁,他们朝着萧远山靠拢,那些虫蚁在萧远山恐怖的目光中,一点一点吞噬掉,直到剩下一堆白骨。

白云观,修道方外之人,他们瞬间化为须有。

为首的道士悔不当初的看着这一幕,最后只能任命的闭上了眼睛——做了这么多,终究还是竹篮打水,该来的始终要来,挡也挡不住。天命所归,妖龙孽凤的命数,不是我等所能撼动。道长一点一点被蚕食,他无比后悔,悔不当初,悔不当初不该踏足尘世,不该招惹上了不能招惹的人。

噗——

周遭一切被摧毁,沐秋猛然吐了一大口血。

被定住的姬墨发现自己能动,发现自己竟然毫发无伤,用尽全力将沐秋搂入怀中,眼眶中蕴含许久的泪水滴落下来——他的宝贝,竟然遭到如此厄运,这些人,都该死!

怨气,从姬墨和沐秋身上释放出来的怨气蚕食着周遭的一切生灵。

沐秋晕死过去,她的身体若隐若现,人就好像要消失了一般。

“宝贝,不许走!”姬墨焦急的呼喊着,“不许丢下我,沐秋,我不许你丢下我!”

姬墨骤然呼吸一窒,人当即吐血晕倒在地上。

狂风怒吼的糟糕天气逐渐恢复了正常,两个人趴在地上,周遭所有都已经化成虚无,好像刚刚那一幕只是一个幻境。

沐秋清醒过来,她的唇边还残留着血,距离她几步远的地方还有一具新鲜白骨。

沐秋和姬墨醒来,两人不约而同的看向了那一具白骨,然后彼此对视着自己,此刻无声胜有声,两人的眼睛里面好像有着千言万语,好像有着无数要说的话,可一切都汇作这一记眼神。

妖龙孽凤,真正的蜕变而出,玉断山脉,断送的是别人的前程,断送的是敌人的姓名。

当两人携手而归,当两人从玉断山脉平安走出来的时候,一切都变了,天下一切都不再话下。

平安归来,幻灵喜极而泣,她脸色苍白,眼睛里却有着无限光彩,其他人都茫然不解,只有幻灵,她知道,她们家小姐终于不用再担心威胁,关于命运的威胁,这一劫,跨过了,走过去,即将是绚丽彩虹。

“好傻!”沐秋走到幻灵跟前,“七条命保我这一条,赔本的买卖做到底了!”沐秋说着,陌生的眼泪就这么从眼眶里流淌下来,她的战友,亲如兄弟的属下,用身形俱灭保住了她重新活一世,惨痛的代价,痛不欲生的过往……

“值得,一切都是值得的!”幻灵跪在了沐秋跟前,泪如雨下,前世的悲愤,今生的狂喜,她的小姐,她的主人,终于又回来了,真真正正回来了!

“我不是人!”沐秋侧头看向姬墨。

姬墨却笑的温柔,笑的宠溺,“你只是我的宝贝,是我姬墨的太子妃,是我的妻,生生世世的妻!”

两人相视一笑,这一笑,让天地变色,妖龙孽凤,无人可当,这一片天地,都将是他们的囊中之物。

【完】

------题外话------

我知道大家会拍图图,图图食言了,一切的理由都是借口,不管怎么狡辩都这样,这篇文图图只能写到这里了,写的很艰难。工作的压力已经图图喘息不了了,但是,还是喜剧的,咳咳咳,真的,表拍砖。这是图图最糟糕的一部文,图图不得不承认。对不起,亲们,图图要消失一段时间了。

还是要说,新文一定会写,绝对不会这么糟糕。

...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