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紧好爽浪货我还要

,。

阎郁被逗乐了,那眼神似乎在说:你让我过来我就过来啊,那我成什么了

墨宸钧不着急也不动怒,给足了耐心:“别闹了,找你有事儿。”

众人倒抽一口凉气,听听这语气,分明带着宠溺,所有人看向阎郁,不光是墨宸钧的眼神太过直接,而且他们都知道阎郁正负责墨宸钧的单子,设计师跟客户之间的暧昧关系,啧啧,想想都是满满啊

周瑞阳自讨没趣,却也不觉得丢人,着脸来到墨宸钧身爆看了看他的眼神,再看看阎郁:“原来墨总跟阎认识啊。”

“很熟。”墨宸钧看向一旁的周瑞阳:“贵姓”

“免贵姓周,家父是周氏贸易的董事长。”

“原来是周少。”墨宸钧叫的好听,但凡长点脑子都看出来了,人家压根就不认识他,就算现在知道他是谁了也没将他放在眼里,墨宸钧这样的人,如果真的是能上得了台面的少爷千金,他能不认识

“墨总客气了。”

“周少跟阎也认识”

周瑞阳连连点头:“认识认识,阎是我的好朋友。”

“哦”墨宸钧调侃似得看向阎郁:“原来阎跟周少是朋友”说完这话,他双眸眯起,天命在同一时间上前,将阎郁身边的人都给挤开了,不管男女。

她的身边没了人,阎郁顿觉危险,下意识的后退。

她才退了一步,墨宸钧就抬脚上前,一把将她扯入怀中,有力的手臂紧紧揽住她的腰肢,迫使她的身体紧紧贴着他。

如此暧昧的画面成功让所有人呆若木鸡,现在是什么情况所以说阎郁跟墨氏帝国掌权人的关系已经发展到这种地步了

阎郁挣扎未果,抬眸狠狠瞪着他:“墨总,公然非礼我可以告你知道吗”

“非礼这可算不上,我也是奉了你外公的嘱托,好好照顾你的,阎就算不给我面子,也得给你外公一点面子吧。”

“你什么意思”阎郁下意识的不动了,外公他老人家把她卖了

墨宸钧暧昧的靠近她,在她的耳边轻声调侃:“不是阎跟萧老说的,我在追求你吗”

男人说话的声音很轻,轻到只有她能听到,他说话的时候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耳旁,痒痒的,她无意识的缩了缩脖子,在他人看来却像是在撒娇。

王颖双手紧握成拳,原来他们两个早就在一起了,阎郁之前是不适意耍她的

周瑞阳再蠢也知道他们是什么关系了,联想到之前墨宸钧问的问题,顿时后怕,故作镇定的搂着王颖:“宝贝,都没听你说过阎跟墨总是一对儿啊。”

墨宸钧丝毫没有要放手的意思,抬眸看向众人:“诸位,不用送了。”

阎郁直翻白眼,自我感觉不要太良好,搞得好像他们很想送他似得。

如果阎郁知道同事们心中的想法,就不会这么想了,因为他们一个个真的很想送送人家。

墨宸钧在她耳边再次开口:“是你乖乖跟我走还是我抱着你卓”

“你到底想干嘛”

“我一直想干,是你不给。”

阎郁恨的牙痒痒,墨宸钧咧嘴一笑,搂着她的腰离开,叶远跟天命紧随其后。

周瑞阳大大松了口气,有些不满的质问王颖:“你怎么没跟我说过你的同事里还有墨总的女人”

“你不是也没问过吗再说我怎么知道他们两个在一起了”王颖口气不善,咬唇瞪了周瑞阳一眼:“你现在是在指责我吗为了一个不相干的女人”

周瑞阳意识到自己刚才说话重了些,想要说点软话哄哄王颖,岂料王颖态度反常,说完就扭头走了,一点面子都不给他,周瑞阳愣了一会儿,嘴角微勾撇了一抹冷笑,便不顾还留在原地的安娜等人,径自走了。

安娜两手一摊:“就知道会是这样,大家都散了吧,没好戏可看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吧。”

同事们对王颖和周瑞阳怎么样了倒是没什么兴趣,反倒是对阎郁跟墨宸钧兴趣浓厚。

“安娜,你和阎郁平日里最要好了,你肯定知道什么的,对不对”

“别开玩笑了,你们又不是不知道阎郁这人,她不喜欢把私事跟别人分享,所以问我也没用,我也是刚刚才知道。”

“连你都不知道啊,阎郁藏的够好的啊,不像王颖,找了个富二代男朋友就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

“所以说人和人之间是有区别的,王颖跟阎郁就不是一个段位上的。”

安娜撇撇嘴:“你们的嘴就稍微收敛一些吧,好歹你们刚刚吃了王颖请的饭。”

“本来就是嘛,你看看她那男朋友是什么态度啊,在我们面前拽的跟二五八万似得,在墨总面前就成了哈巴狗了,狗仗人势,我最看不起了,也不知道王颖喜欢他哪一点了。”

“有钱呗,这理由还不够充分”

众人不厚道的掩嘴偷笑:“说的也是。”

安娜摇了,不想与这些见风使舵的人多说,直接走了出去,众人见她走了,也都很有默契的跟着走了,安娜还能听到他们的声音。

“怪不得人家墨总非要指定阎郁做他的设计师,原来是早有奸情啊。”

安娜转身站定,没好气的瞪了他们一眼:“你们的嘴巴就不能放干净一点阎郁哪一点配不上墨总了就算他们在一起也是门当户对,阎郁的表弟能开上百万的车,你们还真以为阎郁是普通人家的姑娘再乱嚼舌根,小心我跟阎郁告状,没准人家一个不高兴,就让你们一个个的都在京城混不下去”

众人纷纷噤声,不敢再多废话,当然其中也有对安娜的话不屑一顾的,但也不敢当着她的面儿说出口啊。

安娜哼笑一声,鄙夷的扫视一圈,而后转身昂头挺胸的离开,不去管身后再有什么碎碎念。

墨宸钧带着阎郁坐上他的车,天命开车,叶远开着她的车跟在他们后面,身旁的男人从头到尾都没说一个字,好像刚才在华夏会公然调戏她的男人不是他一样,他不说话阎郁当然也不说,天命也不是个多话的,气氛安静的诡异。

天命将车开到英伦俱乐部,这个俱乐部以贵闻名,光是会员费一年就高达数十万至数百万不等,她记得萧永桓那小子就是这里的会员,那小子在她面前炫耀过。

以墨宸钧的身份,是这里的会员一点都不稀奇,英伦俱乐部之所以这么贵还有那么多人以拿到他们家的会员卡为荣誉,那是因为英伦俱乐部里什么都有,你能想到的室内游乐设施,这里统统都有。

墨宸钧在任何地方都是靠刷脸的,这张脸走到哪儿都没人敢拦着,只是今天他们多少会多看几眼,因为他们从来没见过墨宸钧的身边出现过女人,还是被他揽在怀里的女人。

阎郁是不介意被他占便宜了,反正这么多便宜都被他占了,现在只是搂个腰而已,她也不是个矫情的人,你爱搂就搂吧,只要不做出太过分的事情,看在他长得还算凑合的份上,忍了

墨宸钧带着阎郁乘坐电梯,来到29楼,这里是室内网球场,一个一个用玻璃隔离的网球场本该是有几个活物的,今天却一个人都没有。

天命跟叶远跟着出了电梯,就没再跟着,两人守在电梯口,就跟门神似得。

墨宸钧带着她随便进了一个玻璃房,抬眸看她:“会吗”

“来一场”

“来啊。”曾经有一段时间,阎郁很喜欢运动,什么样的运动都喜欢,包括网球,只是五年前的那件事情发生之后,她也发现了自己的秘密,从此她再也没有去过人多的地方,为的就是不想招惹麻烦,她现在住的地方倒是买了一些健身器材,不过因为她白天工作,晚上也时不时的要出门,所以很少锻炼。

阎郁五年多没有打过网球了,墨宸钧也是半斤八两,三年前他接手墨氏帝国之后,还有空喘气就算不错了,哪有时间玩这种娱乐设施

两个半斤八两的人虽然多年没碰网球了,上手却是一个比一个快,墨宸钧没想到阎郁的运动细胞这么发达,想想也算正常,毕竟这女人很会用巧劲,他可是见识了不止一次了。

整整两个小时,二人在运动上默契十足,鲜少有过失误,这种感觉就像是棋逢对手,相见恨晚。

墨宸钧将球拍扔在一爆踱步上前将她手中的球拍也扔在地上:“阎,技术不错。”

“你也不错。”

阎郁笑了,她从未在墨宸钧的面前展露过这样的笑容,一时间,墨宸钧有些晃神,不过他很快就恢复如常,并没有让任何人发现他的一样,尤其是面前的这个女人。

“阎,我今天找你来主要是想问问你为何要在萧老爷子面前说谎,你这样无缘无故说我在追求你,对我造成了极其严重的困扰,阎是个懂法律的人,应该知道我可以告你诽谤吧”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