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飞专用徐娘照片

“买路财?”郭懿身体微微一颤,面色凄苦道,“小女子身无分文,又哪来的买路财给小哥你呢?”

“亦或说,小哥你是打算劫色?”郭懿舌尖轻舔红唇,媚态百出,“这里荒山野岭,我一个弱女子又哪里抗拒得了呢。”

见对方这幅姿态,张昊深深打了个寒蝉。

不是说他是圣人柳下惠坐怀不乱,如果这一幕出现在小黄片的话,张昊的确会很期待,甚至会恨不得男主角换成自己。但现在真正遇上,张昊却只觉得古怪。

这女人脑子有病吧?自己说的很清楚了是来打劫的,还在那里搔首弄姿。莫不是身上有某些免疫性缺失疾病,想要传染自己?

思及至此,张昊后退了一步,提防地看着对方。

待会打起来可要注意别碰到对方血,免得事后还得去医院检查以防万一。

见张昊神色不为所动,郭懿也是一愣。

“你竟然抵挡了我的媚功?”

媚功?张昊顿时心中明了,难怪在那里发浪,原来是想迷惑自己心智,用这种旁门左道取胜。

张昊不再多说,手中妖气凝聚,乾坤两卦蓄势待发。

“等等,你误会了。”郭懿看出对方进入战斗状态,连忙解释道。

“少废话吧,你是想拖延时间等那老道回来吧?”

闻言,郭懿微微眯起双眼。

“原来你们是一伙的?一个骗走岳道人,一个出手对付我们?可惜,你难道没有听过我们郭家的名号吗,你既然敢对我出手,逃到天涯海角我们也能算出你的位置,恐怕你是刚出道的愣头青,被人利用了吧?”

张昊不为之所动,一步步逼近对方。

“我现在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现在弃暗投明的话,还来得及,我保证你不会受到任何惩罚,同时,我们郭家还将招你为自家人。”

“哼,口头保证也能作数?”张昊嘲讽道,“拿你怀中的两张残页出来做抵押,说不定我还会信你的鬼话?”

郭懿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从胸前掏出两张残页,在手中晃了晃。

“原来你的目的还有它,既然如此,拿去吧。”

郭懿竟真的将残页抛到了张昊面前,张昊坤卦气劲一动,将其吸入手中,竟还温温热,残留着郭懿体温。

张昊瞥了两眼,上面文字如同易经一般繁琐复杂,自己看得不是很明白,不过此刻敌人就在面前,自己也没心细细确认,直接将其收入怀中。

“你要的抵押我给你了,现在能信我的话了吗?”郭懿浅笑道。

张昊此时真不知道,对方到底想搞什么鬼,是丢给自己的两张残页是假货拖延时间?还是说对方有什么底牌未揭露,有恃无恐?

见张昊不说话,郭懿又开口劝解道。

“我们郭家有先祖庇佑,当你出手那一刻,就已经印在了我们卦上,你是逃不了的。那与你合作之人,明显是将你当弃子使用,你又何必在乎什么恩义呢?识时务者为俊杰。”

“说的那么厉害,那你怎么不成仙呐?区区一个筑基,口气倒不小。”张昊冷嘲道。

“那是因为我资质不够,此生穷尽也不过止步元婴而已。”郭懿耐心解释道,

“我先祖乃是真仙,我继承他血脉不足一二,所以才只能谋求外力。而你,在我眼中就属于有潜力的人,之前你能使出乾坤二卦,印证了你绝对师出有名,这等人才,就算我不拉拢你,到时候追捕你的郭家人也会拉拢你,还不如我先下手为强。”

“先下手为强?”张昊反问道,“什么意思?”

“你可愿入赘我郭家,娶我为妻?”郭懿话语破天惊石,一时间骇得张昊都无话可说。

郭懿也不逼问,等待张昊自己想通。

“抱歉,我拒绝。比起入赘你郭家,我还是选择山贼这份很有前途的工作。”

“什么?”郭懿恼怒问道,“我郭家遍布华国,论俗世权势数一数二,论天赋,我也是郭家亲传,论外貌,我自信同辈当中绝对是佼佼者行列。你竟然敢拒绝我?难不成你还是不信我说的话?我郭懿在此以先祖之名起誓……”

“得得,你也不用发什么大誓了。”张昊摆手道,“我只不过不喜欢自己主动贴上来的女人而已,我信你不过。你现在要么乖乖躺下,让我搜身,确定这两张残页是真的后,我就会离开。要么,就动手,然后被我打趴下再搜身。”

闻言,郭懿也冷静下来,幽幽叹了口气。

“明白了,你属于那种敬酒不吃吃罚酒的是吧?也没关系,我便将你拿下,带回去也一样。只不过待会虚阳子回来要给他解释一番,多给些好处而已。结果都一样。”

张昊手中乾卦再现,三道金光分别定在郭懿上中下三个方位,囚禁住她的行动。

青光一作,竟将三道金光收揽其中,与张昊心神联系切断,没了音信。

若说是术法被破,那此刻张昊也应该受到反噬重伤,但此刻却单单乾卦失去控制,仿佛被人夺走了一般。

郭懿手握青玉八卦盘,宝光流溢,八卦盘上刻着周天支数,缓缓转动,似是在衍先天大道,世间万物,似乎都蕴含在其中。

三道金光,便是被其收纳,困在其中,游走不停。

“我们郭家,以理入卦,周天风水,皆是卦象。”郭懿握着八卦盘,看着张昊似是猫戏老鼠,“此八卦盘,乃是先祖当年游离天下时随身之物的彷刻,由先祖神位开光庇护,莫说你此刻,便是你登上金丹,只要还在用周天八卦,便逃不出克制。”

张昊不语,试着收回乾卦,但乾卦却无丝毫反应。汗水,不禁从他额前缓缓滑下。

郭懿看出了他的紧张,再次开口温柔道。

“只要你加入郭家,这一切你也能拥有,而且还会更多。怎么样?”

张昊不再犹豫,转身一跃,便欲逃走。

如今乾卦已失,若是对方所言非虚,那自己再出坤卦也是无用,反而是白白消耗苦修。

既然所谋之物已经到手,今日只能暂且退去,再做后话。

“跑?你跑的了吗?”郭懿抚媚一笑,手中八卦盘轮转,八道青光飞出,定在了张昊周身八个方位,将他死死锁在了半空。

这等禁制手法,与当日孙老道的八卦禁法如出一辙,不过比起孙老道的金光八卦,郭懿的青光八卦反而更具威力,压迫的张昊动弹不得。

“我已经表现出足够的诚意了,你敬酒不吃吃罚酒也怪不得我。”

郭懿缓步上前,手上带了一层青光,正欲拨开张昊周身的妖气,看清他的面容。

骤然,张昊身体开始颤动,周身八道青光也竟一同崩碎。

郭懿一惊,只见张昊猛地震脱了束缚,便要逃离。

“好天赋,竟以坤卦之变化衍替其余七卦,抵消了我的八卦禁制,当真出类拔萃。”郭懿眼中感兴趣的意味更加浓厚,“越是这样,我越不可能让你逃了。”

张昊已奔出数十米远,却骤然脚下被拽,动弹不得,低头一看,却又什么都没用。

双脚好似被两只透明的大手抓住一样,迈不动分毫。

张昊转过头,见郭懿款款走来,知这绝对是对方的手段。

“我刚刚说过,我郭家,以理入卦,周天风水皆是卦象。既然如此,操控其也是易如反掌。”郭懿再次走到了张昊面前,“这次,你还能逃得了吗?”

郭懿右手背在身后,握着青玉八卦盘青光大作,只待张昊再用出坤卦神通,便直接用八卦盘再吸纳坤卦具象,到时候乾坤二卦具失,看对方还能耍什么花招。

张昊眼看对方手越伸越近,就要拨开自己面上妖气,不禁咬牙发力……

“郭家的小鬼,果然跟先祖一个模样,都是好色之徒。”

突兀一个声音响起,郭懿大惊,后跃两步左右环顾。

“谁?”

没有回答,而郭懿手中的青玉八卦盘,不觉间,竟碎成了数片,落在了地上。

原本就在面前的张昊,此刻也已不见了人影。

夜风下,只余下郭懿一人,在原地咬牙切齿。

“不管你是什么人,既然知我先祖名讳,那就逃不出因果卦算。到时候抓你们回来,一样得是我的人!”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