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不要塞东西我错了

有读者在防盗文给我投雷。我有点难为情,谢谢谢谢,在此感谢你。我看看下个月应该会恢复日更三千。该冲榜的这个月都冲过了。更过六千,回到三千,好担心被抛弃.....下个月又会长大,预告12月进入宫斗剧情。老作者的宫斗,会是你看过的宫斗剧情套路吗?呵呵呵呵呵呵。不好说啊。

.

——防盗开始——

容易往沙发上一躺,随手拿起边上的小软毯盖在身上,香香的,真好闻。

孟里一把拽起毯子“这是唐方弟弟的,别碰。”

容易张口就喊“唐方——“

毯子直接被扔在他脸上。

容易无声地笑“孟先生,走的时候麻烦请关灯。”

孟里阴沉着脸,看着沙发上脚挂在外面的年轻人,心里一阵烦躁。肯定没有发生什么,这个太年轻了。他知道唐方虽然嘴巴上一直恨恨地说要找蓝颜知己要找小鲜肉甚至要去□□。但她永远有贼心没贼胆,她就是气他而已。

他签离婚协议的时候就告诉过她“唐方,你会后悔的,你永远找不到比我对你更好的男人。”

唐方却平静地回答“孟里,你是对我很好,可惜你对谁都这么好。”

孟里从地板上捡起唐方的包,放到书桌上,翻出她的手机,却掉下两张房卡。孟里心一慌,唐方住酒店的习惯随他,总是要留房卡做纪念。

一股铁锈味从他口中弥漫开来。孟里腾地站起身,恨不得捏碎手机,揍扁沙发上的小王八蛋。半晌才冷静下来,拆开自己送给唐方的生日礼物。他把卡装到新手机里,按下home键,替她安装程序。唐方是典型的理工白痴,所有电器只知道用最大的那个钮,前两年当他发现家里忽然多了一个宜家的柜子和一把椅子还是她自己组装的时候,吃了一大惊。他记得唐方当时不咸不淡地说,没有男人,只能自力更生。两个人还因此吵了一架。

不要紧,他已经想清楚了,唐方要的,他现在都能给。他离不开唐方,唐方也离不开他。其他的,不重要。

林子君一早接到方佑生电话,第一反应是“十三点,你脑子坏忒了。”

“虽然你我英雄所见略同。但是老林,你扪心自问我不合适吗?你看看我五官端正身体健康,无不良嗜好,三十而立事业有成,有房有车有存款无贷款,老爷子一早仙游,老太太第二春自顾不暇。别说谈个恋爱,唐方就算嫁给我怎么都不是她吃亏吧。想嫁给我的人能从静安公园排到外滩呢。”方佑生其实也觉得自己脑子烧坏了,但他一向想什么就去做什么,电话里谆谆善诱。他昨天稀里糊涂竟然连个手机号码都没要。

林子君顿觉一股浊气上涌“方佑生!你个脑残直男癌!你以为你是什么鬼!唐方怎么了?什么叫嫁给你不算吃亏?你的意思是和你在一起是唐方赚了?你脸可真大!你帮帮忙好吗!怎么你以为有资格睡一晚就有资格多睡几次?谁告诉你唐方就要谈恋爱就要找个男人过日子?要谈恋爱轮得到你?你凭什么就觉得自己条件好到可以挑挑捡捡女人了?还一副施舍别人的嘴脸。你以为赚几个小钱,睡过几个pao友了不起?你滚去人民广场验证自己的魅力去,离唐方远点!”

方佑生被骂懵了,回过神来想解释一下,林子君早恶狠狠地挂了电话。

身后一双玉臂绕上来“sam,一大早的表白被拒不好受吧?”

方佑生扯开她不安份的手“不会,我斗志昂扬着呢。对了,咱们最近不约了。我想谈个恋爱玩玩。”

对方一张笑脸登时抽了一抽“认真的?”

方佑生套上长裤“认真,人生难得几回真,我还不信了。”他束上皮带抬头问“你说,要是我认真追求你,你愿不愿意和我谈恋爱?”

“不愿意。”

方佑生哎了一声,挪开床头柜上的蛋糕盒,一屁股坐上去问“lisa,咱们再见亦是朋友吧,你倒帮我分析分析我算直男癌患者吗?你怎么就不愿意考虑我?”

lisa懒洋洋地翘起二郎腿,并不放松肌肉,这个姿势会显得她略有点粗的大腿看起来修长一些。她瞥了瞥方佑生“我没觉得你直男癌,起码来打pao还知道带个蛋糕来,带包垃圾走。但架不住你渣啊,咱们业内你睡过的姑娘没有十个也有八个了吧?你们这种海龟,号称性和爱分离,要和你谈恋爱,风险太大,时间成本太高,捞不到什么经济实惠,结婚遥遥无期,绿帽子肯定不少,女人恋爱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有个可依赖的男人?反正你不太靠得住。”

方佑生若有所思,顺手将刀刀叉叉餐巾纸放到蛋糕盒里打包好准备带走,临了笑眯眯道别“谢谢啦,对了,蛋糕本来是送给别人的,人家没要,我顺手拿来的。不过垃圾我带走了。”

他迅速关上门,听见鞋子砸在门上的声音。

唐方以为自己会一夜失眠,没想到闭上眼就困得不行,睁开眼已经天光大白。她想起外面可能还有两个祸害,恨不得时光倒流回到昨天,人不犯蠢就好了。想要励志一点说“今天是全新的一天”,心底却在犯愁:今天会是更糟的一天。

她在床上磨蹭了半天,起来时发现脚踝油亮发光,跟个馒头一样。嘶嘶两声,还是挣扎着起床。

自从和孟里离婚后,不少朋友要请她出山,唐方都一一回绝了,一来自从她婚后就没上过班,她是懒癌。二来她母后大人三嫁姻缘,竟然老来得子,自己和保姆一起带了四年,说实在带不动,直接把弟弟唐果丢给她,美名曰替她纾解绝望的主妇生活。害得她每次接送唐果总要尴尬地解释:“我是果果的姐姐。不是妈妈。”那位母后大人,只去过一次幼儿园,被老师叫成外婆后愤而离场,在电话里吼:“什么眼神!见过穿九厘米高跟鞋的外婆吗!”再来她也没这个自信重返职场,毕竟大学毕业后她只从事过老师和编辑两个工作,时间长了难免怀疑自己还能不能成为合格的白骨精,索性把外公送给她的石库门老房子收回来,花了小半年修缮。却没想到孟里再见亦是朋友,打着“怎么也不能累着我的前妻”的名号,屁颠屁颠地画图设计盯装修,又送了许多物件过来,倒搏了个情深义重的好名声。

这间石库门一楼和天井做了私房菜馆,一天只接两桌午餐生意,二楼是私人空间。因为别致,上过几次杂志,被一些名人推荐过,在城里也算小有名气。今天中午的一桌是唐果幼儿园同学的爸爸一早预订好的。还有两个食材要早上才新鲜送到,就算不光荣地负了伤,但生意归生意,总要好好做的。

打开房门,唐方一呆,这是什么画风?客厅里静悄悄的,收拾得一尘不染,孟里的行李整整齐齐的靠在玄关。感谢上帝!唐方拐着脚看了一圈,小牛皮糖不在,老牛皮糖也不在。今天就是新的一天!唐方舒出一口气,对,今天就是新的一天。像平常那样打开无线音箱,手机上选了一首罗宾威廉姆斯的歌,到洗手间洗漱。

看到垃圾桶里有两个一次性牙刷,唐方把漱口杯认真地刷了好几遍。镜子里的她眼泡略有点肿,头发有点乱,但眼睛依然明亮,红唇依然烈焰。唐方看着自己的嘴唇,想起昨夜的旖旎,不由得轻轻叹了口气拿起牙刷。

“亲吻还会有的,拥抱也会有的。”突然有人带着一丝揶揄懒洋洋地说。

唐方吓了一大跳,猛地转头。阴魂不散的容易正靠在墙上,对着她笑。

唐方怒向胆边生“你有完没完?不是说好一早就走吗?”

容易嘿嘿笑“现在就是一早啊。”

唐方还没来得及骂他,容易得意洋洋地表功“其实我很早就起来了,还给你做了早餐。对,你朋友带了你弟弟回来,我就顺手多做了几份早餐,你看我出得厅堂下得厨房上得了床,是不是一个很尽责的男朋友?”

容易还补充一句“你前夫的我也做了,我心胸宽广,过去的————。”

唐方已经一头黑线地盯着他问“你做的早餐?还是外面买的?”

“绝对百分百亲手做的爱心早餐,你冰箱里那么丰富,我自己搭配的,虽然不如你,但你朋友给我打了八十分呢。群众的眼睛真是雪亮。哎哎哎,你干嘛啊?”容易接过唐方扔来的牙刷,想要去搀一把又缩回了手。

唐方冲下楼,直奔餐桌。

果然很丰富,红茶、咖啡、牛奶都有,手工藤篮里,雪白花边纸餐垫上放着烤好的全麦面包和切了片的柠檬磅蛋糕。草莓酱鹅肝酱黄油依次排列。鸣海烧的骨瓷餐盘上有焦黄的烤鲜松茸、红灿灿的焗番茄、绿油油的蔬菜沙拉,还有煎得恰到好处的培根。

林子君有点吃惊于她铁青的脸色“怎么了?容同学做得蛮好吃的,就比你差了一点点而已。”

唐方霍地转身对着容易喊“是不是还要我谢谢你啊!你知不知道这松茸从云南运过来起码要两天才能到机场?谁允许你动我的东西了?谁允许你使用我的厨房了?还有我的磅蛋糕要冰箱里冷藏三天才能吃,你知不知道我根本来不及再做一个?”

唐果小心翼翼地拉拉她的衣服“姐姐,是我告诉他你的磅蛋糕已经放了三天了。”

唐方努力压压火气“好了,容易,我谢谢你好心做早餐好吗,但是好心也会办坏事,麻烦你打开别人冰箱门的时候能不能看一下,我冰箱门上的食材表写得清清楚楚,有些食材都是我的客户提前一周预订好的,还注明了使用时间,精确到几点钟。你是年纪小,但不意味着你有自说自话的权利。你不熟悉我,我不想对你发脾气,但我告诉你,我最恨别人动我的冰箱动我的厨房!”

容易吸了一口气,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微微抬起下颚,抿了抿唇“我很抱歉给你添麻烦了。”他对其他人点了点头“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唐方一怔,生硬地道“再见。”最好再也不见。

餐厅里气氛冷凝。孟里招呼唐方“赶紧坐下来吃一点,客人订了几点钟?要不要我提前帮你打电话解释一下?对了,我帮你换了新手机,在那边桌子上。密码是果果帮你设的。你自己晚一些再检查一下。老手机还在茶几上。”

唐方坐下来摇摇头“我自己和客人说。谢谢。”她喝了口咖啡,黑咖啡,不加糖。正好。

唐果看看她“姐,你喝了容叔叔哦,是容哥哥的杯子。”

林子君皱着眉递给她一片涂了鹅肝酱的吐司“干嘛啊你,非要这样对人家小鲜肉吗?一片好意,被当成驴肝肺。你确定这不是恼羞成怒借题发挥吗?哦,你用的刀叉餐盘也是容易的,好啦,他还没用过。”

吃完早餐,唐方做菜的助手小吴阿姨带着鲜花来了。收拾好餐桌,唐方细细地检查了一下冰箱,发现自己的菜品表不见了。

这个容小易!明明餐桌摆盘像个处女座的,还这么粗枝大叶!她又去厨房找了一圈,还是没有。小吴忍不住问“唐小姐,你找什么呢?”

“你有没有看到我平时贴在冰箱门上的菜品表?”唐方随口问。

外面唐果却跑进厨房“阿姐!我看见了!”

“在哪里?”

“姐夫拿走了,塞在他的双肩包包里!”唐果不忘补刀“他还告诉容哥哥你最喜欢吃烤松茸,让他做不好的话千万别碰。”

唐方给客户打完电话,一声不响地把孟里的行李放到大门外。孟里陪笑着说“我去看看我妈和我妹,你归你忙。晚上我在那边吃饭。”

唐方看也不看他,拿了新手机,输入密码,查看程序。

唐果把孟里送到门口。一屋人听见孟里责怪唐果“果果!你怎么能转身就出卖姐夫呢?咱俩一伙儿的啊!”唐果扯着嗓子反驳“我说的都是事实!我可不能说谎!而且当着你的面说不是打小报告!”

手机上点开微信的“污婆群。”

“村东头的村民发来贺电,恭喜魔女发春成功。快来征服岛国男-优声-优a--v□□。”来自搬去东京快十年的江可可小姐。

“村西头的村民发来贺电,恭喜糖糖成功解放*,务必早日解救水深火热中的芝家的哥们。”来自刚搬去芝加哥的秦四月女士。

林子君早上发给唐方的贺电是“恭喜糖糖捕获三初哥一枚。”

她笑着递给唐方一杯咖啡“好了,忙正事吧。对了,我告诉你,万一方佑生那个神经病要是来追求你,千万记得让他滚。好好的有前途的炮-友不做,异想天开要谈什么恋爱。”

唐方愣了一愣,把手里的几枝白牡丹齐根剪短,她想起昨晚那个带着蛋糕的男人,苦笑了一声说“子君,也就你看得起我,我有什么好值得别人喜欢的。大龄离异单亲妈妈一个,胸脯已经开始下垂,我现在在家都不敢不穿bra。说实话,昨夜脱掉调整型内衣我都不敢睁眼,更别提什么风情有趣了,我有自知之明的。”

“唐方,你这是拉仇恨吗?在我b罩杯面前显摆自己凶器可观?有料的才下垂好吗!我还有个隐形救生圈呢,谁没有?现在没有以后一样有。你这什么自怨自艾的狗屁消极态度?好歹你也是四舍五入可以划到90后的人,你看看,孟里、容易、方佑生都念念不忘要跟着你屁股转,你还要来虐狗?你这是准备翻掉我们d的ship了?”林子君怒其不争。

唐方被她逗笑“好了,小船翻了不要紧,小床不翻就好。你呢?最近和陈先生怎么样?”

林子君打了个哈哈“什么怎么样?就那样呗,各过各的,反正我是不会提离婚的。”

“其实你家陈先生对你蛮好的,我们上次去夏威夷,他还给你和你妈妈买好头等舱机票呢。”唐方一向劝和不劝离“你看,我们四大魔头,离婚率高达75%了,你千万守住孤岛,咱们怎么也不能全军覆没吧?好歹替我国婚姻机构挣点脸面。”

林子君呵呵笑“糖糖你就是天真,头等舱是因为经济舱没有票了好吗?是我坚持要和你们一个航班,他那是没办法。再说,我无所谓离不离婚,他要是提出来离就离,舍得出钱就行,我要拿了巨额赡养费,咱俩去伦敦登记结婚,逍遥快活一辈子。”

唐方正色道“不管怎么说,他从来没有拒绝过你任何要求吧,你对陈先生的态度是有问题的,起码总要有一方主动去关心一下对方,你们老这样分居,也不是办法。”

林子君把空了的咖啡杯放进水槽“你知道吗?上个月他回家住过一天,我主动替他放了洗澡水让他泡澡,我鼓足勇气换了性感睡衣拎了两杯红酒去浴室,结果发现我老公在浴缸里拿着一本□□杂志在□□。他喵了我一眼继续自撸,竟然他妈的都不提速!”

唐方吃了一惊“啊?就你一次喝完两瓶红酒的那夜?”

林子君背起自己的香奈儿“就是那夜,没有期待才没有伤害,老娘的尊严都掉在泥坑里,还要送上去给他打脸不成?要不干嘛第二天就剪了长发?索性剪断所有的牵挂。”

林子君巴掌脸,杏眼妩媚,一把缎子似的长发扎成马尾阳光下能闪花人眼,胸下面就是大长腿,天使面孔魔鬼身材,一贯的迷死人不偿命狐狸精型。竟然也有一日为情断发。唐方心里咯噔一声。

林子君拨拨自己俏皮的空气刘海“所以呢,糖糖,我要是你,就会打电话给容易道个歉。有花堪折当需折,能让自己快活的美少年,千万别放过,别像老古董那样把你自己框死了。”

早上的事,唐方听死党这么说也有点不好意思,她一直恩怨分明“嗯,是我冤枉他了,啊,我没有他号码呢。”

林子君弯起狐狸眼,风情万种地从包里取出一张便条贴,贴在冰箱门上,给唐方送了一个飞吻“不用谢。姐姐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走先。”

唐方拿下那张龙猫的可爱便条贴,上面写着容易的手机号,微信号,微博id。字一笔一划的,写得很认真。签名也是正楷,后面跟了个吐着舌头的笑脸。

门铃响了,唐方随手把便条贴贴回冰箱上。果然是快递来了,唐方赶紧签收几样新鲜食材。

容易阴沉着脸回到公司。他自出道,凭着点关系直接签在业内女强人陈莉芳的夫妻老婆店旗下,也算华意娱乐这两年力捧的小生,在几部大热的剧里从男五慢慢做到男三,靠一张脸吸了不少米分。但陈莉芳喜欢几朵小花,外人只知道华意有一姐二姐三姐,就是缺少撑得起场子的一哥。

公司新的办公室,就在外滩附近,离半岛步行十分钟而已。容易想起唐方,一时是她一脸嫌弃,一时是她一脸虚伪,又一时是她一脸的迷离沉醉,脸就更阴沉了,结了冰似的。助理小高一早就躲了出去。

“!上次我和你说过今天中午要一起去和大律师吃饭的,你还记得吧?”华意的小小花白晶推门进来,眨巴着戴着美瞳的大眼睛。

容易这才想起自己还欠昨夜被放他放鸽子的顾小姐一顿午餐,懒洋洋地头也不抬“没空,我约了人。”

白晶哦了一声,告诉他“我晚上约了陆颖吃饭,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

容易瞥了她一眼。白晶吐了吐舌头“懂了。”

女人们,好烦。唐方,好蠢。

白晶去见陈莉芳“陈姐,容易说他另外约了人,不跟我去见方律师了哦。”

“哦,是,他今天临时约了顾大记者。”陈莉芳从抽屉里拿出两个爱马仕的盒子和一个信封“那两家网站的赔偿金已经到账了,餐费在信封里,这个你带去送给方律师和冯处,好好谢谢他们。记得问问方律师他们事务所明年愿不愿替我们做法律顾问。”

白晶喜笑颜开地收起两个盒子“谢谢老板。我原来的广告怎么样了?”

“在谈续约了,别担心。”陈莉芳安慰她“原来那个角色订了王媛媛,算了。我在跟李冬商量,能不能上他那部电影做个女三。”

白晶眼睛一亮“就是要在圣诞节上映的那部《我女朋友的婚礼》,要出纽约外景的那部?”

陈莉芳点头“我已经把你的资料和剧照都发给他了,容易也会入组,到时候你们记得互相照看照看,别再祸从口出。”

白晶嘻嘻笑“嗻!娘娘您请瞧好了呗。”陈莉芳揉揉太阳穴,挥挥手。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