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岁末年禁止观看试看一分钟

漩涡之中,尽是涡流,人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身躯,再加上这是邓源第一次进行传送,不知旋转了多少次,使得他头晕目眩,快要吐出来时才到了目的地。

落地之后,邓源面色苍白,趴在地上休息了一会才恢复正常。

还好邱伟自信的认为他不会跟过来,不然躲在这里偷袭,就够邓源喝一壶了。

直到这时,邓源才有空大量一下周围的环境。

这里像是地底一个巨大的溶洞之中,四周全是熔浆,唯有邓源所立脚的地方有一块长宽约百丈的圆形区域。

溶洞很高,至少有数百丈,溶洞顶上倒挂无数参差不齐的石柱,小的数丈,大的数十丈,让邓源很是担心什么时候会掉下一根来。

圆形区域中央是一个巨大的宫殿,高约数十丈,占据了这个区域绝大部分的面积,边沿的熔浆离宫殿墙也只有一丈的距离,邓源此刻就在这一丈的范围中。

除了宫殿和石柱,这里最多的就是熔浆了,熔浆不断地冒出一个个气泡,散发出大量的热气,温度极高。

不过邓源曾经在熔浆中待过一段时间,不是很畏惧,可是那时候还有空灵玉护盾阻隔熔浆,可如今空灵玉已毁,再次进入熔浆,能撑多久,他也没有把握。

邓源扫视一圈,没有发现人影,这里就这么大,吴阴等人必定就在宫殿之中。

慢慢的推开宫殿门,小心翼翼走进去,发现吴阴等人呈三角战立在正殿中央,离邓源太远,而且是背对着他,所以并没有发现他的到来。

宫殿有一个正殿和四个侧殿,正殿中央是一个四四方方的平台,四根手臂粗细的铁链从正殿四角延伸锁在平台上,一个厚重的大石板压在平台上,四周点满了壁灯,一种庄严肃穆的气氛油然而生。

此时吴阴等三人正面对着平台,吴阴手捧一本黑色的经书不断地吟唱着,邱伟邱亮则一脸期待的看着平台。

他们恍然未觉,这是一个偷袭的好机会,虽然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反正肯定不会对邓源有利。

所以邓源没有丝毫的犹豫,蹑手蹑脚,收敛气息,小心翼翼的靠近他们。他们或许太过专注,邓源都走到十丈范围了,他们还是没有一点反应。

邓源右手开始亮出光芒,一道火凤栖梧已经汇聚完成,就在将要打出之时,他突然感觉脚下地板竟然开始蠕动。

黑色的块状地板变成一条条的黑线,密密麻麻的像鱼网一般套住邓源的双脚,随后邓源的脚就不能动弹了,而且黑线正在钻入他的鞋子之内,一股钻心般噬咬的疼痛侵袭而来。

“邓源,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偏来投,你就死在这吧。”阴深深的声音响起,吴阴放弃吟唱,抬起手掌,飞身扑向邓源。

邱伟邱亮二人未反应过来,讶异的看了邓源一眼。不过,吴阴已经出手,他们也没有迟疑,一人取出一把金灿灿的环首大刀也奔向邓源。

“不好,上当了。”邓源内心一震,不过手上的动作却一点不慢,将早已蓄好的火凤栖梧朝着吴阴甩了出去。

随后,立即默念心法,一只火龟正在他的身后慢慢成型。

邓源清楚,这最多只能拖延一下时间,不把脚下的黑线清除,就没有脱离困境。只是因为初始失了先机,之后将处处被动。

啪,果然,火凤栖梧并没有对吴阴造成什么影响,他挥手一股灵气团就裹住了火凤,没要多久,火凤就慢慢的熄灭了。

不过,吴阴也并不是像表面那么轻松,从他眼中的凝重就可以看出,对付这只火凤他也费了不少力气。

邱伟邱亮没有火凤的阻拦,率先到达邓源的身边,他们二人功法相似,都没有灵力外放的法诀,修的只有一把刀。

二人架势相同,举起大刀,大喝一声,对着玄武壳就是一劈。

当啷,刀被震退,他们二人也被反震的倒退几步,脸色略有潮红。

反观邓源,除了急切想要挣脱黑线的急迫之外,似乎没有任何影响。

“怎么可能,我这一刀至少有千钧之力,竟然这么轻易的就被挡下了。”邱伟有些不敢置信,之前他与邓源对战,邓源没有使出这招,如今感觉到玄武壳防御力的强悍,他又是忌惮又是庆幸。

此时,吴阴也摆脱了火凤,刚好看到邱伟邱亮二人被击退,他毫不拖延,右手一拍储物袋,取出一把黑色短匕刺向邓源。

邓源有些疑惑,连邱伟邱亮的大刀都不能损玄武壳分毫,吴阴不是傻子,看到他们二人的失利,怎么还会拿着一把一看比不上大刀的短匕冲上来呢?

这就只有一种解释了,这匕首不是凡物,他对这匕首很有信心。

想到这里,邓源就有些谨慎了,不过也仅仅是谨慎而已,吴阴对他的匕首有信心,难道自己对玄武壳还会没信心吗?毕竟玄武壳救了邓源不知道多少次,他对它的防御力也很是了解。

随后,吴阴凑到了玄武壳前,对着玄武壳就是一挥。

哗啦,邓源想象中的硬碰硬并没有出现,短匕视玄武壳如若无物,没有丝毫阻挡,轻轻松松就把玄武壳给切开了。

“什么?”邓源大吃一惊。“这匕首竟有如此锋利,不可能,”他的心中掀起轩然大波。

“这种锋利程度,就算是地级法宝也做不到,是了,它定只是无视防御,绝不可能如此锋利。”邓源仔细思量,大致猜测短匕的能力。

短匕切开玄武壳后并没有停顿,而是继续划向邓源,虽然邓源内心很是惊愕,但是大敌当前,他不得不暂时放下心中的思量。

短匕已到眼前,而邓源的脚还是被黑线所缠住,躲避范围极为狭小。

所以邓源取出破空剑回劈向吴阴,乒,铁器的撞击声响起,短匕被击退,破空剑无损。

“果然,”邓源了然的点了点头,“我就知道不可能存在如此锋利的匕首,看来它应该只是能够无视防御,并不是真正锋利到了无物不切的地步。”他自信的解释了一句。

因为短匕的体积毕竟比不上长剑,虽然吴阴有凝脉大成修为,但邓源的身体素质以及龙息气使得他比起吴阴也不差什么,所以吴阴被击退也是正常的事。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