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息关系全文阅读

江南岸,名剑门。

鲜花正盛,春风轻柔,陆青捧着一堆书简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微笑着道:“门主,你要的书籍,我都拿来了。”

屋内端坐着一位玄色长袍的少年,他一只手捧着书简认真的瞧看着,另一只手不知在用笔墨记录着什么,看到陆青进来,便放下手中笔,抬头笑道:“有劳师弟了。”

陆青恭声道:“禀告门主,华山派掌门已由华清漪女侠担任,点苍,南海,峨眉数派,群侠无首,联名请求门主继续出任武林盟主一职,共敌苍月宗。”

玄色长袍的少年有些吃惊,失声道:“这”

陆青暖暖一笑道:“门主就莫要推辞了,这也是众望所归,大家对你可是信服的很呐。”

玄袍少年低头沉默,轻叹道:“既是如此,幸不辱命。”

陆青喜出望外,一时竟然有些不知所措,搓着手干笑着,但还是留在屋内。

玄袍少年瞧见他这个样子,不禁也觉得有些好笑,继而问道:“陆师弟,你可还有事?”

“云裳师妹她在等你。”陆青挠了挠头,吞吐着说道。

玄袍少年合上书简,温暖笑道:“这些日子,我也很想念她。”

骏马疾驰,虬髯男子的鲜红披风随风展动,他手握缰绳,目光也变得柔和起来。

他身旁的男子眼睛狭长,笑眯眯的说道:“我说大胡子,你这么急着走,可是要见你那神秘的新娘子?”他的眼睛本来就很笑起来的样子像是已经熟睡。

濮阳玉笑道:“你何时也找个母狐狸,再生一窝小狐狸给我们瞧瞧?”

令狐小飞气得鼻子都歪了,冷哼道:“你怎和那练剑的一个毛病?”

濮阳玉的笑容渐渐收敛,像是叹了口气,说道:“今日一别,不知何时才能相聚。”

令狐小飞笑嘻嘻道:“你可千万莫要哭鼻子,否则我真要吓得几天几夜睡不着觉。”

他们本就是最好的朋友,即使多年未见,友谊也如泰岳般不可撼动。

“若有时日,我会跟瞧病的一起去关外看你。”令狐小飞笑嘻嘻的说道,眼瞧着濮阳玉的身影渐行渐远。

这狐狸的眼圈竟有些发红,整个人也似有些哀伤,原来这笑容常在的飞天狐狸,竟也有着伤心的往事。

“也许真的该找一个相爱的人了。”

烟雨楼此时没有烟雨。

风也停了,夕阳西下,淡淡的彩霞倒映在湖中。

慕容逸雪与白芸熙携手缓缓登上烟雨楼台,他们此时心境大好,今天是李望舒,林语柔大喜的日子,无论谁喝下几杯喜酒,心情都会好起来的。

“听说南宫怜已当了名剑门的门主,他年轻有为,以后定然大有作为。”慕容逸雪淡淡的笑着,心中似乎也在庆幸着这一世名门没有因为纳兰子清而陨落。

白芸熙只是听他说着,眼波中已充满了柔情蜜意。

“纳兰子清苦心积虑,到头来只是一场虚无。”慕容逸雪惋惜着,这武林中的名侠,竟也被功名利禄所吞噬。

他瞧着白芸熙,突然觉得有些愧疚,与她在一起时,自己总是忍不住提起许多江湖事。

但她总是温柔的笑着,认真聆听,从没有过一丝厌烦。

慕容逸雪心中涌起一阵感动,柔声道:“抱歉,我不该多说这些的。”

白芸熙捧起了他的脸,柔声道:“你告诉了我这么多,我也要告诉你一件事。”

她用手轻轻的抚着腹间,面颊似也泛起彩霞,轻声说道“我已怀了你的骨血只是先前怕你分心,没敢告知于你”

慕容逸雪吃惊的瞧着她,眼眸中充满了惊喜与感动。

“还有,你所说的江湖事,我并不反感。”

“你以前的故事,也要慢慢的讲给我听。”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