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章夹在腰上房间走动

周六的下午, 因为是商业区,外加天气不错,街上颇多行人。在这繁华的城市中心, 路边竟有一大片广场,广场上的草坪绿得惹人喜爱,不少行人都在此驻足休息。

离沧海坐在草场对面的长凳上, 很没风度地晃荡着脚,看着草坪那头喂鸽子的一群小孩儿, 扬手理了理头发, 随口问道:“今天什么时候回去?”

“看你。”

“慕容啊慕容,”离沧海笑着摇了摇头,“你没看到到他们都在看你吗?什么叫看我。”

慕容:“……”

他因为长得太帅, 就算出来逛个街也有人要拉着他合影, 这又不是他的错。

——自从那次被辣鸡系统助攻的不可描述之后, 慕容的好感终于涨到了一百。离沧海正以为自己可能一辈子都留在异界当女王了, 辣鸡系统却又跳出来给她了提示:

离沧海一愣,“还能回去的吗?”

“但是我明明是99%。”

离沧海:“……”

她不想理这个辣鸡。

离沧海认真地想了想,然后与系统交流道:“这么说吧……其实我回去还不如留在这里, 你看我上学期又挂了两门还没补考,家里也没个人管我,那些人除了比比叨叨啥都不会——你帮我考过,我就考虑考虑回去, 怎么样?”

“我就知道……所以既然你说给我优待, 那我想两边都能跑, 怎么样?”

——从此离沧海就过上了上帝般的日常。

早上从风陵王宫的床上起床,看完那群和她一起造反的文武百官们的汇报,再调戏一下慕容,然后回到现实世界背两个小时的书,去学校食堂吃碗馄饨,顺便享受一下单身狗们看着他们的目光。

系统服务到家,给慕容安了一个身份,这让离沧海两边都方便很多。

这种一个世界累了就去另一个世界放松一下的日子实在是滋润。

.

“反正你也不急,吃过晚饭再回去好了。”

离沧海笑道:“什么叫我不急?”

慕容淡淡说道:“是你挑地方,非要回风陵国才肯做……其实我觉得这里好几家酒店环境都还不错,可惜你不肯。”

“……”离沧海一时竟然无言以对,哑然片刻,冷笑道:“慕容,你想吃那家的酸菜鱼你就直说,少来这些理由。”

慕容摇了摇头,一本正经道:“酸菜味太重,不雅,不雅。”

离沧海:“系统,这个慕容可能是假的,你鉴定一下。”

.

他们晚上到底没吃酸菜鱼,只是找了一家当地特色的小吃店吃了。不知道为什么,慕容作为数百年不吃不喝都不会死的坐忘境修行者,对她这里的各路食物特别感兴趣。

离沧海默默看了看慕容面前干干净净的汤碗,下定决心下次带他吃自助,一定能回本。

饭毕,两个人走在街上散步,街边商铺灯火通明,广告牌闪着炫目的光。

离沧海叫了系统一声:“系统。”

——然后她握紧了慕容的手。

下一瞬间,两个人齐齐回归了风陵国。

.

他们恢复意识的时候正在天云山上——真胤那老不死的经脉又快到期了,离沧海于是过来帮他看看,顺便来天云山放松一下心情。

此时正是夜晚,她已经用寂灭法力重新帮真胤修复了一下经脉。真胤房里的灯还亮着,应该是正在调理气息。

离沧海在一块突出的山石上随意坐了下来,夜风拂过,颇是舒适。

她正坐着吹风,忽然发现面前洒下了另一个人的影子。

离沧海没说话,任由慕容从身后抱住自己,缓缓跪坐而下,轻轻地吻着自己的后颈。

慕容吻了一会儿,手也跟着不老实了起来。

“别。”离沧海轻轻说道:“真胤听着呢。”

——整座天云山都在真胤的耳目之下。

慕容想了想,于是收回了手,坐到离沧海身边。两个人并排坐在凸出悬崖的石头上,脚悬在空中,背后的夜空里一轮圆月。

离沧海顺势靠在慕容肩上,轻轻说道:“记不记得寂灭海的月亮?”

“记得,”慕容伸出手,轻轻抚摸着她的长发,“那时候我们两个人从离国来大陆,没有海兽的时候,寂灭海的海面平静得跟镜子一样,视野里只有我们一只船。那时候月亮显得特别远。”

“那时候你不是看不见吗?”

“只是眼睛不好使而已,我感知还是不差的。”慕容笑了笑,“而且,你说过的呀,寂灭海离国的月亮特别好看。”

“……我还说过这种话?”

“怎么没有?”

离沧海仰起脸看着他:“你一定听错了。”

慕容笑了笑,捧起她的面颊,轻轻吻了上去。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