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地大叔轻一点

“四哥,人又跑没影了。”施家老六耐不住性子,指着空荡荡的小路,开始埋怨起来,“不知道他们又要躲在哪里偷袭我们,真是可恶至极了!要是被我逮住的话,我一定要把他们好好地揍一顿。”

“报!前方有异常情况,有一只大鼎被埋在了道路的中央,鼎里面坐着一个赤身男子。鼎的旁边还有三个看鼎的人,其中一位好像就是妹(这个字念“莫”,再次重申一遍,以后不再重述,希望大家要记好了。)喜公主。”探子来报。

听到探子的汇报,施家老四的脸色凝重起来,心里想着‘他们到底又想要搞什么花样,先是偷袭,再是恐吓,现在又是什么鬼东西!赤身男子,和小妹有什么关系?’

“四哥,四哥!你怎么了?”施家老六不停地摇晃着老四,想要把他唤醒。

“老六,别摇晃了,头晕!”施家老四回过神,一手扶着额头说道,“不管前方是什么,我们都得闯一闯,绝不能这么轻易地,就放跑了他们!”

此时,第三道阵地处,已经准备完了一切,现在就等着敌人慢慢上钩来。只是不知道,这一次能够拖延多少的时间。

“四哥,果然是小妹。”施家老六一眼就望见施魅儿,高声叫唤着,“小妹,小妹!小妹……”

顺着施家老六的视线望过去,只见施魅儿正坐在地面上,双目视线不离鼎中人,一心关注着鼎中人的状态,压根没有听到他热情的呼唤。

“小妹在这里的话,就说明施泉醴也在附近,他绝对不会让小妹受到任何伤害的。”施家老四似乎知道,施泉醴对施魅儿抱有一种比亲情还要深的情感。

“只是这鼎中之人,应该绝非常人,居然能让那位的从不关心他人的小妹,如此地紧张。还真是有趣啊!三哥,也未必有这么好的待遇吧!”施家老四微微眯起双眼,细细地打量着鼎中人,心里给了对方贴上了标签——有腹肌的美型男子。

“那人是谁呢?”施家老四口中喃喃道,总感觉有点眼熟的,一时间又想不起在那里见过。

施家老六也点头,说道“是啊,到底是谁,能够让小妹青睐有加!”他的语气中带有些小小的嫉妒。

探子自觉得拿出当今夏王的画像,展开给施家老六、老四看。心中大概在想,‘唉,四少爷啊,您真是贵人多忘事,您是忘了您来此的目的了吗?’

“原来姒履癸就是他啊!二哥,可想逮着他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来人呐,上,把人都给我抓起来。到时候,把人送去给二哥,没准二哥一高兴,说不定会把小妹赐给我,哈哈……”施家老六兴奋地说道,他对小妹施魅儿,也是抱着一种特殊的情感。

施家老四连忙出声阻止道“老六,你先别着急,小心有诈!”

可惜,施家老六早已听不进任何人的劝说了,带着一小队人马就向前直奔而去。

第三阵地处

“老六还是那么地冲动,他的行动很好琢磨,也很容易中我们的圈套。可是想比之下,老四就略微有些麻烦了,不太容易上当。他是这一次作战计划中的dàá烦,我们得想法让他掉入陷阱!”施泉醴仔细地分析道。

“少酋长,你快看他们快要进入陷阱了。”士兵甲有些紧张,拽着施泉醴的手臂。

玄冥露出自信的笑容,补充道“放心吧,我做的陷阱,保证他们会喜欢。”

“恩,没错,会喜欢得无法自拔!”虎六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说道“如何这里暂时没有我的事儿,那就我先回去睡一会儿觉了。等开打了,再来叫我哈。”说罢,虎六回到结界中去了。

而风希则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她的目光时不时会游离到履癸的身上去。

“别担心了,那个小渊肯定会治好主人的。”玄冥安慰道,“如果你还是很担心的话,就……”

“喂,快看,好戏开始了!”士兵甲的声音打断了玄冥的话。

在士兵甲的瞳孔,映射出几个身影,那正是施家老六和他的人马。

“!!”冲在最前头的敌兵,率先中招,他还没喊出声,就被凉爽的冰意,席卷了全身,他停滞在了原地。“哐当!”wuqi从他的手中滑落,紧接着他的身体也不停使唤了,直接瘫倒在地,战意全无。现在他的大脑中只涌现出一种思想,就这样偷懒吧,什么也不要做,好好地休息吧。

从旁人的角度看去,这位敌兵就好像是将一身的重担全部卸下了,进入了让人无法再逃离的桃源秘境一般,脸上还露出了要多惬意就有多惬意的表情。

“糟糕,难道是小妹!”施家老四朝着施魅儿望去,他还以为是施魅儿在施展妖术。可惜他错了,施魅儿依旧凝视着鼎中人,那视线不曾有片刻离开过。他收回视线,低头喃喃道“不是魅惑众生吗?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真是奇怪,三哥,又在搞什么鬼?”

就在施家老四挪开视线的那刹那,又有新的中招者了。

“喂喂,你没事吧。”某一敌兵上前去察看那位战意全无的敌兵,结果看见对方的脚上似乎缠着什么,于是,他伸出手去,想要触碰眼前之物,探一探究竟。那晶莹剔透的冰索,似乎能通人意,摆动着身体,缠住了那人的手指。一股微凉的气息,开始在他的周身游走,抚摸着他的心灵。“扑通!”他应声倒地。放下了心中所有的执念,和大地融为了一体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看到此景的施家老六,终于觉得大事不妙,他大声地喊道“我们撤。”

不过,上山容易下山难,这根冰索怎么可能怎么轻易地就让嘴边的食物飞了呢!它摆动着身体,朝着敌兵们飞去。一个、两个、三个……中招的人数在逐渐上升,最后停在了十五上。

“呼,总算是得救了,这个到底是什么东西啊!”施家老六一脸狼狈样,喘着大气问道。

施家老四皱着眉头说道“这恐怕是妖术。和小妹的魅惑众生一样,都是妖术。是一种可以使得丧失斗志的妖术。”

妖术,是指运用气团(气团,就是用元素凝聚而成的),构建出的技能,会随着主人的成长而成长。就像是龙三所使用的治愈毁灭之风、施魅儿使用的魅惑众生等等,都是可以统称为妖术。

这一次,用来布置陷阱的妖术,正是玄冥的拿手技能,绵绵冰索。这绵绵冰索和魅惑众生,同样都是属于精神性的妖术。只不过其使用的原理和效果有一些小小的不同而已,那绵绵冰索是以通过麻痹人的精神,来使人丧失战斗力,甚至丧失对生命的渴望。而魅惑众生,是通过梦境或者幻觉的方式来迷惑人。前者梦境,会把人拽到美妙的梦中去,使中术者的灵魂失去意识,变成供施术者操控的傀儡,就可以命令他们做一些违心的事,连自杀也是可以的。上一次,施魅儿就是用通过梦境的方式,操控施家老五,不过只能让他们就地睡觉,效果也只能持续五个时辰。后者幻觉,必须要等到施魅儿有更强的力量,才能支配,用它可以篡改记忆。

“老六,你的运气还算不赖,幸好那家伙是有攻击范围的。”施家老四的手,正指着最后一个被冰索俘虏的士兵。

所以,此次施家老六发起的袭击,算是大大的失败了,因为只有他一个人侥幸逃了回来,其他人都躺在地上,正在做俘虏中。看,那绵绵冰索抬直起了身子,就像是一只响尾蛇一般,在挑衅施家老六他们。

“可恶,真是太可恶。擒贼先擒王,弓箭手准备,既然不能活捉,那就只能留下尸体了。”施家老六指着鼎的方向,下达命令道“射!”

“嗖嗖嗖……”箭矢一个个争先恐后地,涌向履癸的脑门,都想要夺得射杀夏王的功劳。

“滋滋滋”箭矢们还没有完成它们的使命,就在半道上被人lánjie,化成了灰烬,风一吹,也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

施家老四知道,再继续射下去,都不会有什么结果,他立即下令,停止射击,节约箭矢。

“四哥!四哥!”施家老六十分地气恼,不管做什么都失败,他越来越激动,随时都有可能冲出去。

施家老四伸出了右手,一下拍在了老六的肩膀上,安抚道“别急,不论什么妖术,都应该有它们的致命弱点的,让我再想想,再想想。老六,沉住气。我们现在只要拖住他们,等老五来了,他们插翅也难飞了。”

“我、我知道了。”施家老六本来还想要反驳,回头看到四哥那副吃人的眼神,吓得直低下头说道。

施家老四动怒了,看来施泉醴的运气要走到尽头了,不知道还能拖延多久的时间呢?

()

。(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