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避孕药害惨了我

论逗比与神经病的共存向度

1、谜之苏佐扬的身家

自从曝光了苏佐扬来自本市最有影响力的天博集团之后,夏八斗就一直饱受人民群众的八卦与好奇的探问。【最新章节阅读】

“都说苏氏超有钱,到底多有钱啊,八斗你知不知道?”

“听说苏氏在澳大利亚是有别墅又有游轮诶,八斗你去过没有?”

“去过苏佐扬他家了咩?是不是很棒?”

夏八斗烦不胜烦,最终她把这如天上星星一般多的问题归纳成一个经典的大问题,问了苏佐扬。

她的问题是,“你们有钱人快乐吗?”

彼时正在电脑前读分析报告的苏佐扬听了,头也不回地回答,“这个问题不要想了,你以为有钱人跟你想象的一样快乐么?”

夏八斗转了转眼珠,刚想点头表示一下赞同,就听到苏佐扬又继续说道,“不,他们的快乐,你根本就想象不到。”

夏八斗:“……”

2、双重标准

“苏佐扬,我不想吃饭。”

“不行,胖一点我才有安全感。”

“苏佐扬,我想吃寿司。”

“不行,你瘦一点才好养活。”

“”

3、十八禁镜头

有一回苏佐扬和夏八斗在沙发上打闹,打着打着不知怎么着就滚到了一起。大概是情侣间非凡的吸引力吧。

然后苏佐扬就亲了八斗的脸,鼻子,还有脖子,并且强烈要求夏八斗回馈以相同的待遇。

八斗坚持只能进行脖子以上的接触。

苏佐扬眯起眼睛,色迷迷地说,“不用脖子以上,脖子就行。”

结果见夏八斗盯着他的脖子看得眼睛发直,就特不要脸地说,“怎么样,我这脖子好看吧!”

八斗点点头,“恩,好看!!”

苏佐扬洋洋得意:说说看,怎么好看了?

八斗认真地回答:颈脉清晰可见,非常适合埋线插管。

苏佐扬:

5、论外遇的可能性

有一天八斗用苏佐扬的电脑下电影,有一个qq聊天窗口弹了出来,署名是一个文艺的名儿,叫什么明日未来,内容就有点肉麻了,写的是——寄出很久的无言情书,你收到了吗?八斗以为是苏佐扬公司哪个逗比传来的骚扰信息,就点开聊天记录准备看看这逗比是哪方神圣,但万万没想到,点开后她看到了一段石破天惊的秘密内容,内容如下:

明日:苏经理,我有些话想和你说。

苏:说。

明日:就是那个,我发现,自己对你很敏感。

苏:

明日:就是你不管做什么,就算我眼睛没有看着你,也能知道你在做什么你帮我们订外卖的时候、你在茶水间的时候、你加班的时候,我感觉自己都能看到你。

苏:==

明日:当然我并非有意想看你的,但是就是能看到!

明日:(一个捂脸娇羞的表情)

苏佐扬没有回应,那个叫明日的逗比忍不住又追加了一句:“苏经理,你对这事,怎么看呀?”

苏;看来我下次上厕所,得捂得紧一点了。

明日:

6、当幻想照进现实

作为一个风力倜傥又洁身自好的男人,苏佐扬自诩自己是两袖清风、无欲无求,但即使再怎么禁欲,也总有那什么上脑的时候。在他的幻想中八斗穿着白大褂的样子实在是禁欲又别有一种风情,女医生和病人什么什么的,想想那画面就醉人。但是夏八斗作为一个正直的人民医生,是绝对不会满足他这种邪恶的要求的。所以,我们的苏经理有时就是十分地憋屈委屈。

看来,只好自己想法子了。

婚后的某天晚上。夏八斗洗完澡一回房间,就看到苏佐扬一脸痛苦地趴在床上辗转反侧,忙过去关怀:“你怎么了?”

苏佐扬苦着一张脸:我人难受。不舒服。

八斗一听急了,连忙拍他,“你哪里不舒服?我看一下。”

然后苏佐扬就痛苦万分地指了指自己的下半身,“我这里不舒服,你帮我看看。”

还万分流氓地拉八斗的手去摸。

八斗一脸担忧,“怎么会呢?之前不是没什么吗?”

苏佐扬撒娇了:之前是之前,现在是现在,你好歹是名大夫,你就帮我看看吧医生老婆。

八斗终于点头,“行,我看看。”

自觉剪辑的成的苏佐扬迅速地脱了裤子,穿着平角裤,欢快地平躺在床上,一副任君宰割的样子。八斗看着他笑了一笑,继而拿过衣架上的一条领带,缓缓地系在了他的眼睛上。

苏佐扬暗喜,难道自家老婆大人终于愿意满足他的幻想了吗?于是闭上眼喜滋滋地等着。

等了许久没听到动静,只听到盘子的哐当声和瓶子之间的碰撞声,忍不住就想扯下眼睛上的领带,结果发现自己的手也被绑住了。

苏佐扬没想多,觉得八斗真是专业的医生。

然后他就觉得自己的裤子被褪了下来。

终于要开始了

然后,就觉得自己的j7j一凉,一股强烈的刺激传进他的脑神经,好比吃了芥末一般,令他差点抓狂地尖叫。

眼上的布料也被取下,苏佐扬这才看到了事实的真相:他那位善良的、正直的医生老婆大人,正放下了沾着酒精的棉签,转身要取针筒,要他往那里抹。

“你干嘛你干嘛?”

“呵呵。”八斗莞尔一笑,“我这不是给你治病吗?”

“治病你拿酒精弄我干嘛?”

“你不知哪染上的病毒,我得先给你消消毒啊。”八斗笑了一下,就像一朵冰莲开放在嘴角,说罢就要用棉签往他身上抹。

苏佐扬眉头一皱,哭丧着脸,“别别老婆,你别消毒了,别消毒了,已经治好了治好了,我知错了,我再也不敢乱来了!”

“你错在哪里呀?”她的手轻轻一推,针尖上冒出的小水珠看得苏佐扬下边一凉。

“我不该装病骗你的同情,更不该那什么x虫上脑去带坏老婆,我错了真错了你饶了我吧。”

见苏佐扬痛哭流泪地悔改认罪,八斗这才满意,拍了拍他的脸,“这还差不多,以后不该想的事别胡思乱想,你以为我没看到你书房里、卫生间里藏的那些什么奇奇怪怪的杂志啊?今天就是专门治你这病的,下次再胡来,我这针筒可不长眼。”

苏佐扬嬉皮笑脸,“是是是,针筒不长眼,我老婆的心可是肉长的,我那里可疼了,你帮我揉揉吧?”

夏八斗温柔一笑。

然后,苏佐扬就去睡了三天书房。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