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志龙向难民捐款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此刻的夏阳无暇在意这些数之不尽的光晕能否逃脱,因为自己的周身已经被层层包裹!猛烈尖锐更令人恐惧的尖锐刺痛感瞬间侵噬在身体的每一处!

“啊?娃儿看来你死定了,有些悲哀。(-新.思.路.中.文.网_新版_ ww.ww.C0m纯文字小说网)-- .. ”背影居然一动不动,只是发出一道惋惜的无奈声。

“前辈…救我…”夏阳感觉身体被无数的东西强行侵战而入,各种恐怖的感觉疯狂地吞噬着自己!发出一声奄奄一息的**后,头脑就这般断了电!

“老大,你在搞什么,万万不能让这些影晕溜走一丝!”

“我艹!老大!那夏阳子似乎死了,你怎么搞得!”

拓跋刍空与拓跋秋齐齐赶来,同时施展巨型攻击对着夜空奔逃的密密麻麻的影晕狂轰滥炸!二人均是火急火燎更气急败坏!

“…这、这个。”背影似乎抬手汗颜地摸了摸额头,声音分外无奈:“这什么夏阳子的死,确实在始料未及之中。但这不能怪老子,老子若不强行出手,这子更早没命!甚至这些飞飞扬扬的些毛毛虫,是一丝也梭不走的,哈哈,老子早有准备,已经全数将之锁住了。”

拓跋刍空与拓跋秋面面一愣,均是停下手中的摧毁攻击,一闪到了背影的左右。

“呀!夏阳!”拓跋刍空准备些什么,但迅疾遁走夜空,一把将随空栽落的夏阳的搂入怀中。

“老大,原来你早布置了一重道天锁。”拓跋秋目光狡黠地看着背影,啧啧砸嘴:“老大就是老大,任这些光晕再多,也是逃不出老大这封天锁地的一重道天锁的,嘿嘿。”

“嗯哼…当然。”背影引领抽噎了一声,道:“老子向来不喜欢清场,所以,你们找几个临时工来将这些垃圾清扫了吧。我累了,先走,记得什么事儿都不要来找我。”

“老大、老大!”拓跋刍空在远空面色惊惶地叫喊道:“夏阳这子已经、已经失去了生命的体征!这可怎么办?”

拓跋秋脸色惊然大变!唯有摇头惋惜。

背影身体微微一抖,沉默了一会儿…无奈敷衍道:“这、这个,老子了是死了,救不活…厚、厚葬了吧。”

“啊?…”拓跋刍空哭笑不得!

背影的动作当真迅速,直接一撩袖子,消失不见。倒还留下一声遥远飘零而来的话语:“对了、他那师傅宋灵来了,就老子不曾来过。是的、老子本来就不曾来过。”

……拓跋刍空与拓跋秋唯有看见漫天无穷无尽的渺影晕,不知如何言语。

“唇白齿嫩的一个穷子…”拓跋秋失神地摇了摇头,惋声叹息:“就如此夭折,可惜…着实可惜啊!”

“…子、你在我南门学院的地盘就这么走了…没能尽力保全你,算我拓跋老头儿对不住你了…”拓跋刍空心中感情交集,目光竟然隐隐泛起了无数年不曾有过的泪光:“好好安息吧…去做你多年以后的梦……或许那蒙月霏霏的出世,注定、注定…唉!…这偌大的世间啊,难道就真的很难同时容纳下两位天才么…”

“唉,老二,别难过了。”拓跋秋也有些酸楚,声音略显嘶哑:“打从第一眼看到这子,还真有那么一分喜欢,可是…世事无常啊!”

“老三,你在此将这些死冥殿的血影余孽尽数清除。”拓跋刍空抬了抬头,掩饰着眼中的哀伤:“我得速去那百灵山,将夏阳子的尸首交付给宋灵妹子…唉,看来又是重大的一次心劫啊,不知道那宋灵妹子能否接受得了…我走了。”……

通天广场。

清冷的午夜被喧嚣沸杂的人声渲染得好不热闹。无数炯炯有神的目光死死注视着场中神力石碑的下方…那里,正静静站立着两道人影。

对恃的二人年少正是雀子与吴雷。

丹院的灵魂选拨经历了三个时辰,按历届惯例是是新科学子退场的时候了,但此届开学典礼却不一般,因为九州风云大赛即将举行,流程大有变动。又不曾想新科弟子第二的吴雷非要挑战五长老的徒儿刘云雀,这云雀更居然神奇地答应了!

台上的五长老一脸的猪肝色,憋屈无言。本想着这雀子撒下弥天大谎为自己驳回了颜面,自己冲着他的这分聪明就认了这个徒儿也无碍,可是…看来终究注定的是倒打了一钉耙!

“你子居然敢答应我的挑战…”吴雷在惊讶后何等稳操胜券,傲然环抱双臂:“真没想到。”

“某人竟然如此不要脸。”雀子随意转过目光,道:“我,也没有想到。”

“呵呵,真是可怜的子。”吴雷哀怜地摇了摇头,接着脸上的笑容缓缓扭曲成阴狠:“怕了吗?不过没有后悔的机会了。我的拳头,会让你这张谎言更狂妄的臭嘴、溃烂成一块血疮。”

“是的、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雀子低着头漫不经心地理了理衣角,抬头淡然一笑:“那张狂妄到死无比讨人厌的臭脸,我想你就是了。”

“你…”吴雷的脸色无比的黑沉,可见他心中压抑的怒火,嘴角撕裂:“或许只有拳头…”

“去伱妈的!磨叽个啥!”

一袭娇的粉影从某一处人群中驰空一百丈,飞然一脚暴蹬在了吴雷的整个脑袋上!

哗!!!…

整个广场顿时轰然爆炸!无数的眼睛直接穿了!…此人何等暴躁!

轰!…吴雷的身体倒折一飞,刚好巴实碰撞在身后的神力石碑上,满嘴血喷间栽落下来蜷伏于地显得尤为痛苦!

这、这是怎么回事儿!这横手之人胆子也太逆天了吧!…广场众人如何能以理解!、

“不敢动就不敢动,那么多废话作甚。”飞跃到台下的人影趾高气扬地拍了拍手儿,撅起嘴儿相当傲慢。居然是!

“姑、姑奶奶?!”雀子怔怔看着眼前出现的人,嘴巴都险些没能合拢。

“嘻嘻、你子居然也大老远跑来了。”嘻嘻一笑,居然直接气盖云天地拍了拍坚挺的酥胸:“不过放心,这什么南门学院日后有姑奶奶罩着你,所以谁也不要怕。”

子?雀子很无语,自己不见得会她!尴尬笑道:“可、可是,姑奶奶你这么做不好吧,这里有好多人眼睁睁看着呢。”

“怕啥?天塌下来不是还有高的在住吗。”吊过当日!…

惨、惨了!…八位长老眼珠子瞪得大大的!这宝贝徒儿啊!你今日搞垮的这天有些不好啊!…

“发生了什么事?这女孩是谁?好厉害啊!”

“是啊!都奶奶级别了的人物了,可是他的美容为什么做得那般劲爆?我还以为她是我妹妹。”

“妹妹?姑奶奶你们都不认识?上届新科弟子第二,人送外号魔鬼!其横行刁蛮连内院的无数师兄师姐都是闻之色变!”

“好漂亮啊…但她居然一年就生长了几十岁?是怎么做到的呢?”

“脑残狗!”

“但是她居然敢在百万众之下直接踩人,而且丝毫不理什么学院规章制度…我跪了!”

“别跪了,你还是站着吧,因为你很矮,最少见识上是。”

“怎么?”

“听台上那八位长老,都是她师傅!”

“我的天!”……

整个广场吵闹得根本停不下来!…但他们似乎忘记了事情的注意,而全部将目光注视在了横行天下的身上了。…

吴雷的伤势似乎还不轻,刚颤颤巍巍地站立起来,又经不住满脸鲜血直接摔倒了。不得已,有四位医务院的学子出列将之处理后抬走。

颛顼清滟、白雪等数位主持看着这无比凌乱的偌大场面,又看着台上镇压的诸位长老直接不发言,所以均是难以知道该怎么收场、也只得缄默不言…

“…嗯,由于挑战者吴雷学弟伤势不明,时下无法继续挑战。”颛顼清滟想了想,还是发言了:“所以此次挑战宣布取消。至于整件事的来龙去脉,诸位长老大人均是亲眼目睹,所以日后如何定夺上级自会一一按照学院规章严办。那么,下面展开本届开学典礼新的流程。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