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和帅哥那个

已经凌晨两三点了吧,陈瑀涵张开了一双毫无睡意的眼睛,他看了看咫尺之处那张熟悉的侧脸,轻轻凑上前,在他的右边脸颊上微微闻了一下,看着他小蹙起的眉头,不由轻笑了一声,将自己横在他身上的手臂慢慢的抽了回来,然后反身回到自己一边。

自从上一本书完结以后,已经快一年了,没有任何的思绪,常常有些想法,但是总是在刚刚出现时令自己欣喜若狂,等到开始设计背景和剧情的时候,又往往觉得糟糕透顶,无法继续下去。

也许在许多人眼里,那些被自己扔在一边的想法或许巧妙至极,但是对于他来说却还是不够好。

是的,在所有人的眼中,陈瑀涵就代表着传奇,代表着一个演绎的最高峰,他只能一步步向上攀爬,不能停歇,不要说新书水准下降,就算是和之前的水平相差无几,陈瑀涵也绝不会让这个情况出现。

他知道这个想法是极为糟糕的,因为没有人能够永远发挥出一百二十分的状态,而他已经足够好,就算自此之后再也不创作,只要靠着之前的三部作品,就能够源源不断的拿到演绎界最高的收入。

如今诸天万界一统演绎界,演绎收入和改变大电影都占据了总体收入的八成,就算是陈瑀涵一个人,无论是演绎界还是电影界,每年订阅的收入都能打到令人难以置信的三到四成,甚至在五成以上也是不无可能的。

但或许正是因为站的太高了,所以每往上一步都比之前还要艰难,如今才不到三十岁,但是他却有一种强烈的江郎才尽的感觉,这种感觉很让他沮丧。

这个月才过去不到一半,他已经失眠了五六天时间,无法睡眠的他更加加剧了疲惫和烦躁之感,精神和肉、体的双重压力让他有些吃不消。

只是为了不让贾宁安担心,因此一直都假装无碍,想到这里他微微叹了一口气,直起身子靠在床头,手臂挥了挥,将窗帘拉开,侧头看着窗外满目的星空,让他不由得想起了穿越前的自己,那时的他挣扎求生,但是如今却早早功成名就,甚至相比之前的那个光棍到死的人,如今的境遇,可以说是美妙得不能再美妙了。

既然这样,何必假做伤感?那也实在是太过不知惜福了。

想到这里,陈瑀涵微微摇了摇头,从床上起了身,穿上鞋子,将被子掖好,贾宁安前阵子因为一些版权的原因忙得不知日月,很是消瘦了一些,他们也好久没有聚聚了,或者该出去旅行?

陈瑀涵这样想着,打开了门走到阳台外面,虽然这个时间已经入夏,但是夜风依然透着凉意,他小心的将门关上,然后拿起桌边抽屉里的香烟,靠坐在藤椅上,点了一根,深吸了一口,闭上眼睛。

岩流岛是晨墨星球的领主在几年前生辰时送给自己的,贾宁安让人去打理装修,也完成快一年了,看了虚拟图像感觉还行,而且岩流岛位置比较不错,四季如春,正好可以去避避夏。

陈瑀涵将烟雾吐出来,感觉胸口猛的舒了一口气,觉得这个决定不错,心中就定下了,反正最近他刚好没什么事,贾宁安也忙过了一阵,省的那个地方久久不去就荒了,那就可惜了。

当然,这是他多想了,就算十年二十年不去,那个地方还是时刻修整到最好的状态等待着这个主人光顾的。

陈瑀涵将这根烟抽罢,靠在藤椅上,闭着眼,这个时候刚好吹来一阵凉风,仿佛将他胸口一直憋着的闷热也吹走了,迷迷糊糊下,竟然睡意袭来。

难得长久失眠,陈瑀涵也不忍赶走,便就这样任由自己沉睡下去。

等到一阵酣睡,甘甜无梦的这一觉实在是让陈瑀涵感到浑身上下难得通透舒爽,他睁开眼睛,却看到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盖了一条薄毯,阳台也大半都被一层深色罩子的笼住,明明是大白日,竟然显得有些暗沉。

“醒了?”一个声音从不远处传来,陈瑀涵不转头去看都知道是谁在说话。、

“怎么不披件衣服就睡在露天阳台上?要不是我半夜没发现你不在床、上,岂不是要吹一个晚上的冷风?”男子微带责备的说道。

“本来想是吹吹风就回去,也没想到就睡着了。”陈瑀涵不好意思的说道。

说着便要将薄被掀起,贾宁安正好走来,将手上拿着的杯子放在他身边的桌子上,接过他手上的薄被,一边打着折一边说道:“喝几口温水,看你睡得甜没有叫你,这个时候喉咙应该干了,润润喉,再去洗漱。”

“嗯,嗯。”陈瑀涵被他一说这才感觉的确喉咙干涩得不像话,他端起温水一边喝着,一边应和着。

的确是睡得久了,贾宁安一打开阳台的深色罩子,外面已经正午,阳光颇为刺眼,看来有睡了□□个小时,怪不得睡得这么满足。

“好了,快去洗漱,现在吃早饭是来不及了,还是早午饭一起吃。”贾宁安将薄被放好,转身看着还有些迷瞪的陈瑀涵说道:“正好我陪你一起。”

看着陈瑀涵还是不动,甚至眼睛因为刺眼的阳光微微闭起,像是想要再来个补眠,不免感到无奈:“怎么?难不成还要我抱你去?”

陈瑀涵看着一脸戏谑的贾宁安,轻笑出声,然后很是果断的点了点头:“看在你虔心请求下,本王决定赏你这个机会,还不谢恩。”

看着还在耍宝不肯起的陈瑀涵,知道他是因为难得一个好睡,心情颇佳,便也有心配合,走到跟前吻了吻他的嘴角说道:“得了,我的公主,臣下万分荣幸。”

说着还真的顺手就将慵懒半眯着眼的陈瑀涵给抱起了身,这倒是让原本只是说笑的陈瑀涵蓦地瞪大了眼睛,然后轻叫了一声:“你疯了,快把我放下,别折了你的腰。”

“哇,你这么说,我更不能放了,难道你不知道男人的腰女人的兄是不能质疑的么?”贾宁安假装恶狠狠的看着陈瑀涵说道,只是说着说着便自己先忍不住笑了起来。

“唉,快让我下来,被人看到了多不好意思。”陈瑀涵捂额,没想到贾宁安竟然还有如此无赖的一面。

“谁会进来,谁会看到?”贾宁安看着陈瑀涵有些紧张的样子,不由好笑地说道。

陈瑀涵无奈抬起头吻住了贾宁安的唇瓣,贾宁安感到陈瑀涵突然的袭击,一愣,而后眼眸蓦地加深,正想着深入交流一趟,陈瑀涵却是及时抽身,从他身上下了地,一转身便进了卫生间。

贾宁安无奈的看着关上的门,叹了一口气说道:“快点洗漱,我在楼下餐厅等你。”

说罢便下了楼,陈瑀涵听着陈瑀涵离开的声音,然后也开始洗漱,毕竟一个晚上的时间,身上也出了一层薄汗。

等到他下了楼,贾宁安已经在餐厅坐好,就等着他,陈瑀涵也不客气的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习惯性的打开了联邦娱乐新闻频道,一边喝着贾宁安盛好的汤,一边看着光幕。

这个习惯,贾宁安说了几次,只可惜陈瑀涵老是记不住,到最后索性直接放到了餐桌正上方,省的一番折腾。

“就在今日,《哈德大陆》的执行总裁,力克多尔正式发表宣言,表示已经出售《哈德大陆》的百分百版权,从此哈德家族与《哈德大陆》在没有任何瓜葛!”

吃得差不多的时候,忽然一个消息,让陈瑀涵不由得停下了动作,眼睛蓦地瞪大,不可思议的看着光幕上的这一幕。

由于陈瑀涵的强势崛起,以及与贾宁安和第三宇宙强强联合,打造了诸天万界,直接垄断了演绎界大半的资源,苦苦支撑多年后,苏克哈德在连续三年巨额亏损之后,被力克多尔单方面宣布解雇,并于同年宣布离开演绎界。

而失去了强力人物的支撑,《哈德大陆》更是犹如雪崩般,全面崩毁,如今在演绎界其价值甚至排不上前五十,落魄至极。

但是对于曾经合作过的陈瑀涵来说,依然感到有些难以置信,愣神了许久才有些可惜的说道:“不知道是谁收购了,不知道会被他们改什么样子?”

“怎么?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舍不得?要知道几年前力克多尔可是诚恳请求你加入,结果被你拒绝了。”贾宁安正好吃完,擦了擦嘴边的痕迹,抿了一口清水,然后轻笑着说道。

“唉,加入他们还是难脱掣肘,何必呢?你知道我最讨厌和人扯皮了,不过说起来还是有些可惜的,毕竟这个题材是真的不错。”陈瑀涵摇了摇头认真地说道。

“哦,那如果你早就知道他要卖的话,你就要了?”贾宁安用手指敲了敲桌说道。

陈瑀涵倒没想过这个问题,不过贾宁安这么一说,陈瑀涵倒是细细去想了想,如果真的卖的话,或许自己真的会去买,就算买来以后推倒重新改编也是不错的,反正自己也没事可做不是?

“嗯,我的确有些兴趣。”陈瑀涵点了点头说道,说完以后又笑了:“唉,想这么多干嘛,反正都卖掉了,和我又没什么关系。”

“怎么会没关系?”贾宁安脸上露出恶作剧的笑容:“因为那个买家就是我。”

看着陈瑀涵一脸的惊诧和不可置信,很是得意的笑着说道:“唉呀,其实我倒是想买来自己弄得,既然小涵这么感兴趣,那我就狠心割爱了。”

后知后觉的陈瑀涵这才反应过来,想过之前他特意避过自己,假装去运作版权,现在想想应该就是为了这件事吧,想到这里陈瑀涵心中有些感动,微微低了低头说道:“谢谢。”

“谢什么?我讨好我的男人,这是天经地义的事!”贾宁安走过来,俯身搂着他的脖子,在他耳边低声说道。

“你不知道这阵子担心死我了,还想要骗我?我如果这都发现不了,哪里有资格和你在一起?”贾宁安凑近陈瑀涵的耳边说道。

原本红了的眼眶,瞬间眼泪就流了下来:“其实,就是一下子不得劲,过一阵子就好了。”

“还要过一阵子?我已经心疼死了。”说着便含住了陈瑀涵的耳垂。

陈瑀涵浑身一颤,脸上顿时一红,耳垂是他的敏感点,原本贾宁安在耳边说话,便让他有些不自在,这样一含,更是浑身瞬间酥麻。

“喂!”陈瑀涵好气又好笑的喊道,好好的气氛都被他破坏了。

贾宁安可不管,顺着耳垂便吻到了唇瓣,趁着他这一张口,更是得势不饶人的侵入,陈瑀涵被这一打岔,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两人就这样,一番辗转,等到完全清醒过来,依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到了床、上,陈瑀涵浑身早就酸软的不像话,而贾宁安倒目光熠熠的看着他。

陈瑀涵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说道:“给我适可而止一点!”

贾宁安知道后续没戏,只能揽过对方,将下巴放在他的肩头,吻着他的鬓边。

许久,陈瑀涵说道:“你说我们去岩流岛怎么样?”

“嗯,你定就好,我没有意见。”贾宁安微微闭上眼睛,懒懒地说到,嘴唇却时不时的碰触着陈瑀涵的耳尖。

“唉,你怎么这样,我好好和你说话呢!”陈瑀涵无奈,感觉自己就是对牛弹琴。

转过身想要和他好好探讨一下,两人应该怎样和谐相处,结果一时太过用力,竟然将他扑倒了,更糟糕的是,他唤醒了‘小恶魔’,心下一惊,暗道一声‘该死。’

然后,咳咳,继续拉灯,和谐社会。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