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喜欢让我在桌子上帮他

“他们这是在做什么?”夏侯霸疑惑地看向逍遥子。

“我也不太确定,不过当初傲云霆从城中调走了六千人,刚刚汇合的时候只有四千,我估计剩下的那两千人可能就在山上埋伏,可敌人还有五千多,也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挡……”

逍遥子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草帽山的山顶升起了滚滚浓烟,接着无数火龙开始在山中穿梭,不一会的功夫整个草帽山就陷入了火海之中。

“哈哈哈,两千火系修士同时放火烧山,这场面难得一见啊!”看到大火燃起,傲云霆终于畅快地大笑了起来,火攻在他的兵法中可以一大杀器,水火最无情啊!

“我滴乖乖,这下子黑奎他们绝对死定了啊!”夏侯霸擦了擦头上的汗水,一脸忌惮地说道:“如此大火,只要不是火系修士,绝对没有生还的可能!”

“放心吧,魔族队伍里的水系修士大部分都已经死在之前的洪水之中了,能够逃到这儿的人应该都是水系或者其他能够克制洪水的修士,面对这场大火他们就无能为力了!”傲云霆十分自信地说道。

“我滴乖乖,难道这些都在你的算计之中?用水火这两种相互克制的手段先后进攻,目的就是要将他们一网打尽!”自认聪敏的逍遥子此时也被傲云霆的心机给吓到了,这种筹谋就算是老家伙都不一定能想得出来,很难想象这会出自一个年轻人的手笔。

“谋定而后动,这一战除了那些会飞的魔族能够逃走,剩下的全都要死!”看着眼睛烧成一片火海的草帽山,傲云霆的神态异常坚定。

流夜盯着傲云霆的脸,眉头都快拧成麻花了,他向来自认为足够冷酷无情,而认为傲云霆有些妇人之仁,可今天傲云霆谈笑间灭杀数万生灵的手段,让流夜对其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这家伙绝不是一个心慈手软的人!”这是流夜给傲云霆做出的评价。

“你们这帮杂碎,竟然敢放火烧山!”不久之后,灰头土脸的黑奎带着伸手不足百人的队伍从火焰中逃了出来。

虽然翻过草帽山就能到达封魔城,可现在有两千火系修士躲在山顶的大火中对魔族进行埋伏,弄得黑奎根本就没有办法继续前进,只能退出火海,就算如此之前的五千人也折损的所剩无几。

“哈哈哈,黑奎啊黑奎,你现在的样子倒是很符合你的名字,够黑啊!”看到黑块等人的狼狈样子,夏侯霸放肆地大笑了起来。

“杂碎,我跟你们拼了!”恼羞成怒的黑奎愤怒地吼道,举着大斧就冲向了夏侯霸。

“前辈,接下来的战斗就交给你们了,十几倍的人马总不会让他们再跑了吧!”傲云霆立刻人群后面,将战斗的事情交给其他人来吧。

“小兄弟你放心,今天要是让他们逃了,我就不是夏侯霸!”夏侯霸信誓旦旦地喊道,随后提刀带人就冲向了黑奎,逍遥子等人压阵提防敌人突围。

“跟他们拼了!”黑奎非常勇猛,面对如此绝境丝毫没有退缩的念头。

随后两方人马就战斗在了一起,掀起一阵阵恐怖的灵力风暴,这些人的修为都不弱,交手的场面相当壮观!”

“尼玛,剩下的这些人竟然全是震山河等阶的高手!”看到眼前那火爆的场面,傲云霆额头渗出一层冷汗,后怕地说道:“还好之前我们逃得快,要不然他们随便挑出来两个人,咱们都应付不了啊!”

“这里可是黑狱,能够派遣来探索黑狱的魔族自然都有一定本事,不过现在被你干掉了几万人,估计以后你会上魔族的黑名单!”流夜脸色平静地回应了一句。

“低调低调,我可不想被魔族追杀!”傲云霆尴尬地笑了笑,随后赞叹地说道:“说真的,这些魔族成员虽然可恶,但身上这股不怕死的狠劲到是很让人钦佩,上百人面对上万敌人竟然丝毫不畏惧,这可比很多人类要强多了啊!”

“这就是魔族的可贵之处,魔族入侵这么久,只要天狱大陆的人类先魔族投降,还从来没有魔族成员被人类收服过!”流夜看着不断被砍杀的魔族成员,十分疑惑地说道:“有时候我真的很想知道这些妖孽的骄傲是从何而来,在他们眼里天狱大陆的生灵全都是卑贱的蝼蚁,让他们宁死也不愿意想人类妥协!”

“在我眼里他们还是蝼蚁呢!本少随便动动脑就灭掉他们几万人,简直都是没脑子!”傲云霆一脸不屑地撇撇嘴,“以前我感觉魔族应该会十分强大,今日一见也就那么回事吧?”

“切,你要真这么想,那就上去找个人战斗一下试试!”流夜鄙夷地白了傲云霆一眼。

“额……”傲云霆看了看那些震慑等阶的高手,尴尬地摇了摇头说道:“我是脑力劳动者,怎么能亲自上阵杀敌,还是让他们去做吧!”

虽然魔族余孽的势力都很强,但人类这边的修士也不弱,再加上在人数上占据绝对优势,所谓双拳难敌四手,没过多久黑奎等人就全部诛杀。

至此,一场突如其来的大战就以魔族全军覆没而告终,除了那些能够飞行的魔族逃过一劫,剩下的数万魔族成员全部陨落。

夏侯霸等参与这场战斗的人对傲云霆和流夜这两个东域少年都非常的敬佩,事后更主动将这两人的事迹传扬了出去。

不久之后,这一战就传遍整个南域,为人类抗击魔族的战争打了一剂兴奋剂。

与此同时,在夏侯霸等人的推动下,傲云霆这个在东域都不曾响亮的名字,却在南域乃至整个大陆都开始被传颂了起来,这一点完全超出了傲云霆的意料,他自己都没想到还没等他在东域站稳脚跟,就已经名扬天下了。

战斗结束之后,傲云霆拒绝了平壤城所有人的盛情挽留,打听到充分的情报之后,就与流夜急匆匆地离开了,因为宗门大会已经开始,他们现在赶过去都不一定能赶上了。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