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马车的颠簸进入更深

第190章你担心我,我很欢喜……

第190章你担心我,我很欢喜……

容修气不打一处来,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怀疑自己的健康过——

胸口有一口气上不来下不去,难道是心肌梗?

于是直接扣住她的手一拉,让她横坐在了自己的大腿上。

这一拉一扯之间,池悦的鼻子不小心碰到了他光洁的额头。

有点痛,更有点委屈。

她其实都知道。

知道他的暗示,知道他的打算。

她不蠢,她也恋爱过,也心动过,也对爱情期待过。

可是,那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

爱得有多深,后来就有多伤。

她不确定自己还是不是有勇气再去经历一次……

在这一方面,她也恨自己的踟蹰不前。

可是现在,除了徘徊,她似乎并没有其他的选择。

不想重蹈覆辙——许家那样的门户,不过是捕风捉影的几张照片,许铮都可以翻脸无情。

那么容家呢?

池家跟容家比起来,也是小水塘和太平洋的对比。

她觉得这样的自己很讨厌,可是除了继续讨厌自己,她一时也给不出其他的回应了……

所以,她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或许一切都会风过无痕,他对自己,不过也只是一时半会儿的兴趣,因为自己是孩子母亲的这个身份,所以才会多看她两眼吧?

毕竟容修这样的男子,世间的女人谁不仰望?

哪个女人都期盼自己的英雄可以驾着七彩祥云来娶自己,可并不是每个女人都有这样的运气。

她假装不懂,以后,便也可以假装没有受伤。

见她不说话,容修直接用单手扣住她的下颌,强迫她看向自己,正要发火,却看到了她眼角的一抹红润。

像是晕染开的胭脂,还沾染着些许的湿意。

这女人,在想什么?

怎么又像是要哭了一样?

他默了默,心里的火气在这双湿漉漉的大眼注视之下,散去了不少。

说着不会去打扰他和他新婚妻子的话,却又眼圈红红的,他怎么闻到了一股子酸溜溜的味道?

明明就是心里想的一套,嘴上说的又是一套。

女人有时候真是比政客还要口是心非,她们的心思,还得让男人去猜。

可是哪个男人能完全猜出那九曲十八弯的小心思来?只怕不迷路也会累得半死。

想起之前白茉对自己说过的话——?

你在池悦心里,占了一定的位置。

虽然还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位置,可是此刻看着她红红的眼圈,他也有点相信白茉说的是真的了。

明明就是不一样的嘛,偏偏还要做出一副一视同仁,他容修就是个路人甲的姿态来。

她累不累?

池悦的脖颈被他抬得有些酸,她摇了摇头,想把脸侧到一边去。

可容修却不准她逃避,直勾勾地盯着她的眼睛,想责备她又有点舍不得,到最后语气也低了很多,“刚才我捏断钢笔的时候,你在担心我受伤?”

是问句,却用笃定的语气说出来,根本不在意她回答与否。

池悦错愕了片刻,努力地分析出他这话里的意思。

容修哼了哼,“担心我就明说嘛,何必藏着掖着?你放心,没人笑话你。”

说完他放开了手,轻轻地摸了摸她的耳垂,“这种事不是很正常吗?你担心我,我很欢喜……”

话还没说完,池悦忽然用额头在他的鼻子上狠狠一撞。

容修猝不及防,被撞得眼冒金星,“池悦,你做什么?”

他都快要流鼻血了!

再这么撞下去,非得去韩国整容不可!

池悦气急败坏,又有点被戳中心事的恼羞成怒,“我刚才只是人道主义的关心而已,换成一只狗我也会关心的!”

一只狗?

狗?!!

容修简直不敢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人敢拿他跟一只狗相比!

他怒火喷涌,直接起身将她推开,然后又扣住她的皓腕把她往楼上拖。

“你干什么?”池悦惊叫出声。

“把兽性表露出来给你看看!”他咬牙切齿。

刚才话说出来的那一瞬间,池悦其实就已经有点后悔了。

毕竟这话有点侮辱人格,她赶紧一边挣扎一边改口,“我说错了,不该那么说的。”

容修恍若未闻,将她直接拉到了二楼。

甩在大床上。

池悦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压住了。

容修低头,一口咬在她的锁骨上,下了狠劲,尖牙刺破皮肉,不肯松口。

锁骨都快要断了!

池悦不能呼吸,尖声叫着去捶打他,手脚并用打得厉害,容修却死活都不肯放开她。

到最后池悦听到了一声闷哼,他才松了口。

就这么俯身罩在她上方,池悦看到了他唇瓣上的嫣红血迹,是她的血。

可是……

他的脸色,为什么那么白?

明明受伤的是她,可是他的额头上,为什么会有冷汗?

“容,容修?”池悦试探性地出声。

自己刚才手脚并用,几乎是用了全力,她也不知道自己打到他哪里了,别真的弄伤了人才好。

他不说话,只是目光有点凉,牙关有些轻颤。

池悦只能用自己的目光在他全身上下一遍一遍地逡巡,最后她发现,他撑在床上的左手,似乎在颤抖。

“你怎么了?”

她试探性地伸手,微微地碰了碰他还被衬衫袖子覆盖着的左小臂。

硬邦邦的,像是……裹了什么东西一样。

池悦不太确定,又伸手想去摸第二次,可容修却一把拂开她,直接起身,第190章你担心我,我很欢喜……

往旁边的房间走去。

“容修?你到底怎么了?”

池悦也跟着坐起来,翻身跟在他身后。

为什么她刚才摸到的时候,觉得他手臂上裹着的应该是石膏?

可是昨晚,他好像还抱过自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容修走得有些急,所以连门都忘了要锁上。

等池悦追过去的时候,看到就是他背对着她,坐在床头的模样。

衬衫已经被解开,脱在了一旁,他裸露着上半身,肌理分明的背部隐隐地渗出一层薄汗,全身僵硬的肌肉和紧绷着的青筋,暴露了他极力隐忍的痛苦。

池悦目光下移,准确无误地看到了他左臂上的绷带和石膏!

心脏瞬间被捏了一把,将里面的血液都往外挤!她快要无法思考了!

唯一的念头是——

他,真的受伤了!

而且还伤得不轻!

可是他是总统啊,什么人可以这样伤他?

bqpc第190章你担心我,我很欢喜……

...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