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纯校花沦为胯下玩物

此时的形影宗已经高度吸引了仙界所有势力的目光,不仅仅是两位仙界公认的两大美人受伤而引得如此多曾经的追慕者出手。【全文字阅读】

这个时候那些原本抱着看好戏的势力此时也发现了不对劲,但是又说不上来,那神秘的生物究竟是什么,为何如此强大,而仙界那些伪尊级别的强者又到哪去了?

这薛芳和南宫岚婉身后的势力可不简单,而且两人的天赋也都极强,现在两人受创差点陨落,为何不见她们身后之人出面?更重要的是,这些强者联手居然只能暂时封印那生灵,不能斩杀。

这一切的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那只朱雀呢?怎么会突然消失不见,形影宗内处为何一片混沌,任何人不得踏进。

而且此时的这些超级势力一个个变得无比的奇怪,居然闭门不出,就连此时正是风头正强的萧城也都闭门不出。

剑中帝君更是消失不见,只能看见非常庞大的萧城被七色光芒笼罩,任何人只要靠近都会迷失,最后莫名的出现。

整个仙界就是一股暴风雨来临的前奏。整界都处在一股压抑的气氛之中,虽然先前萧城和双塔的战斗引得各大势力纷纷闭门像是在躲避什么极为恐怖的东西。但依旧有还是有人气的。

毕竟这些势力外都是老百姓,但是现在不一样了。这些势力虽然依旧在紧闭大门一副大敌临头的模样,但,其中的嬉笑声少了很多,时不时只听见那着急的脚步声走动。然后就没有了。

平时还可以见奴仆出现,此时别说奴仆了,就连一只蚂蚁都不曾见从里面爬出来。

百姓们都很疑惑,但在发现,除了离他们极为遥远的形影宗有着战斗的爆发外,其他地方都很平静,这让他们很不高兴,这些大势力都在做什么,这样很好玩么?不过一些有远见的人依旧在请求这些大势力的庇护。

一般的这种人都有着不弱的修为,不然是不会比平常百姓看得远看得深的。

然而在他们看不见的地方,却在上演着惊天大战。

虚空之中,一望无际的灰暗,数十人站在一起与不远处的天魔对峙着,其中领头者是朱玲。

“当年朱雀一族差点被灭族,怎么,现在就凭你还想拦住我等?如果我是你就乖乖的归顺与我族,以你的修为和血脉之力,完全可以在我族拥有很高的地位。何必要与我族作对?”对面为首的天魔凝重的看着朱玲,虽然语气略有嘲笑,却不敢小觑她。

毕竟这可是一个拥有极为精纯血脉之力的朱雀,一只修为达到这个时代真正巅峰的朱雀。

曾经这个种族可是以一己之力斩杀了它们天魔一族无数巅峰强者,更是强势的灭掉了天魔一族的一个种族,虽然他们也不好受,最后还是玄武王与战神天马联手才保留了朱雀一族的一点点血脉。

就算是这样,依旧毁于战争之中,本来以为这一族就这样灭绝了,不曾想到这朱雀王还留了那么一手,把一些天赋极佳的弟子封印在他独创的空间之中隐匿在虚空之中。

这还是不久前它们才得知的,现在见到这只朱雀,它一点也都不意外。只不过不曾想到那么快就见面了,而且还是和如此强大的一只朱雀。

“唔,让我推算推算,不简单阿不简单,我族居然大意让这么一个人物逃掉了,不过就算这样,他也必死!”这个时候远处传来一道极为苍老的声音,只见一条黑暗之道伸展过来,一个杵着黑暗头颅的老者缓缓走出来。

它给人的感觉完全没有一丝生气,如果不看见它在行动,听见它说话,怕没有人会相信它还有生命。

“是你!”当这个老者临近,朱玲那平淡的神情出现了巨大的改变,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情,像是看见了什么极为恐惧的事。整个人一下绷紧,如临大敌,她周身的虚空因为她都开始颤动起来。

而这群天魔在见到这个老者的时候,高傲不羁的神情立马变得恭敬起来,就连那为首的伪魔尊巅峰的强者也都自主把自己领头的位置给让出来了。

这个老者对它们药了药手,随后有趣的回过头看向朱玲,顿时使得朱玲一下子炸了,快速倒退三味真火汹涌而出包裹自己,幻化出本体,一双凤眸警惕的看着它。

“唔,我想起来了,当年朱雀王带领一群小朱雀隐匿在虚空之中,被我发现一掌击伤了朱雀王并追杀了下去,而你就是那群小朱雀中的一个吧,我记得哪个时候你也不小了,有着帝级修为。”这个老者不紧不慢的开口。说出来的话却使得在场所有伪尊级别的强者倒吸一口凉气。

这老家伙是谁?它参加过上古一战?并且听它的口气好像还把朱雀王给伤了,朱雀王啊,那可是魔兽族八王中的一个,整个魔兽族最巅峰的存在啊,同时在几界都是极为强大的存在。

它居然伤了朱雀王,它究竟是谁?更重要的是,它居然活了下来,这样以来,几界就算举族之力也不是它的对手啊。

“哼,休得猖狂,就你也配伤我族老祖?当年老祖连杀七个魔尊,其中有两个魔尊巅峰,如果不是那一战导致老祖带伤在身,你能再一次伤得了老祖?不自量力。就算你伤了老祖又怎么样,还不是被老祖斩杀只剩下一颗魔脏和头颅逃离吗。现在也敢在这里大言不惭诋毁。真不要脸”

朱玲冷笑了一声反驳,她当年是经历过那一战的存在,虽然当年还算年少,对这件事是记忆非常深刻的,因为她见证了老祖的强大。重伤之际依旧斩杀魔尊后期如丧家犬一般的逃离。

“小辈,你找死!”听了朱玲这番话,这个老者大怒,虽然是大怒,却有一点修为散发出来。

“我想起来了,当年你虽剩下一个魔脏和头颅逃离,却被我族一位老祖燃烧了自己而毁了你的一身修为,就算你能够存活下来也是废人一个。”这时候换做是朱玲冷笑了。

当年虽然表面上只有一个朱雀王带领他们这群小辈离去,却不知道暗中还有好几个长老保护,其中一个长老为了毁掉天魔一族如此一个强大的生灵,还是彻底的燃烧了自己毁了它。

“呵,你们现在就嘚瑟吧,我就算是废了,现在你们也保不住这一界,早晚要成为我族的。至于你们王签订契约的那小子活不过了多久了。不过有魔兽一族的王陪他陨落,也算是我族送给他的大礼吧。”

“现身吧,解决掉它们。把大人救出来。”最后老者开了开口,然后就回到了黑暗的大道上开始往回走。朱玲想要阻拦,却被虚空之中一头巨大的怪物给拦住了。

而且还有着更多的生灵缓缓出现,最低都是在魔帝巅峰。

朱玲等人见到这一幕,所有人脸色巨变。这一处镇魔域之中究竟镇压了多么可怕的存在,居然惹得天魔一族派出如此多的强者!

这一眼望去密密麻麻一片,少数也有好几千人啊,其中最前面的百来人还是伪尊级别的存在,虽然它们的气息不平稳。却不是一般仙帝巅峰能够对付的。

“撤,快撤!”朱玲大叫一声,那隐藏在翎羽间的九彩玲珑塔被祭出。顿时爆发出九色光芒隔断了他们之间的距离。剩下的伪尊强者也纷纷出手拦截,随后转身就离开此地。

“快,快全都进入到形影宗之内,快!”在第一个伪尊强者踏出来的时候,对着在场的仙帝级的强者大喊道。而且一挥手,他身旁的几个魔帝瞬间被灭,至于是不是真的死他已经管不了了,快速的进到形影宗那片混沌之中。

这个强者突然起来的变化吓住了在场所有强者,还未反应过来,只听见虚空之中又是一声爆吼“还不快进去愣在外面干什么!”那着急和慌张唤醒了众人。

一个个二话不说,快速的进入到混沌之中,当进入到其中后,才发现原来这混沌内是如此的神秘与强大。

站在外面完全看不见里面是什么模样的,但是从里面往外看,可以非常的清楚。而且在最中心还有一个非常强大的盘坐在哪里静静的看着他。这个时候一股极强之力从他们的身上扫过,顿时也就只感到在这股力量之下,他们不在拥有任何**。

不但如此,就连最强的光帝等人都感到只要他们一点不好的念想会被瞬间击杀。外界巅峰的存在,在这些伪尊强者的眼中也只是跳得高的蝼蚁而已。

就在这这个时候,只见朱玲等人也快速的钻了进来,同时大喊“全力启动阵法!”在这话一落,所有人只感到整个虚空之中突然多了一股极为狂暴的力量。这股力量随意一点都足以斩杀仙帝后期的存在。

“快开启门户,让他们进去,你们也快进去,就让小军和我在外界镇守这阵法就可以了,另外这件至尊器你留下,进入到镇魔域之中告诉小主人,让他速战速决,天魔来了不少,而且很多巅峰级别的存在,依靠我们这里的力量阻挡不住。”朱玲幻化了人身,直接把坐在中心的银川给揪了出来,自己盘坐了进去。

至于整个阵法的中心轴天玄剑被留了下来,进入到阵法之中的朱玲没有在多说一句话,九彩玲珑塔出现与天玄剑并列成为整个阵法的中心。而且她也没有任何的保留。

庞大带着燥热的灵力充斥着不大不小的空间之中,顿时整个阵法的威力以惊人的速度膨胀起来。

被踢出中心的银川还没有回过神来,就被一旁的白起,风清两人驾着就往着镇魔域的路口进去,身后跟着一大群人。

“这究竟怎么了。”等进入到这镇魔域之中的时候,银川才挣脱两人脸色凝重的开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所有人都一副天塌下来的模样。

“天魔派出的强者超出了我们的想象,比起灵界那一战都还多。快走去告诉城主吧。”白起慌慌张张的随意解释了一下,转过身来就被眼前一片通道给吓住了。

然而这个时候后面的人也正在挤进来,最前面的一群人没有办法,只能踏入了这全是骨头的通道之中。

在踏入其中的时候,整个人如同懿轩等人一样,见到了上古在这里发生最后一战的一个场景。也只有真正承受下来才成功的踏过。

虽然在场在各自的势力之中都是数一数二的强者,但仍然有几人陨落在了这通道之中,就是因为他们的意志不坚定,其中还有一人的体内散发出黑气,被通道之中一股突如其来的火焰给焚烧一点渣都不剩。

这一幕把所有还未踏上通道的人都给吓了一跳,全都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就连通过的人也都感到一阵后怕,还好,还好他们安全过来了,没有受到什么其他的遭遇。

这一刻,后面这些人都愣在了原地,不知道是前进还是后退的好,只有少部分对自己非常有信心的毫不犹豫踏上去,依旧安全通过。

看着这些人也安全通过之后,剩下一群人之中犹豫了一下还是全都踏上了这通道,毕竟他们少说都是活了上千岁的人,利弊还是知道的。

留下来,连伪尊强者都要逃走,他们返回也只有送死,而前进的话,虽然有些运气不好的陨落了,却绝大部分的人都通过了,再说了,他们就那么的对自己没有信心吗?!

在他们踏入到镇魔域的时候,外界的天魔已经包围住了整个形影宗的地段,这一次它们没有进攻其他地方,主要是一旦成功攻破这里,得到它们想要的,那么这片世界不久之后就会是它们的了。

此时除了形影宗这里被天魔给包围了,南部的凡帝宫外也有着无数天魔,这一次不仅仅是包围了整个凡帝宫,还把混乱领域的入口全都占领,每一处至少都有着一个伪魔尊坐镇。

而且这样的天魔人物赫然比包围形影宗的强者还多还强。不过此时凡帝宫聚集的强者也不是一般的多,几乎大半个东部的强者都聚集到了这里。

其中伪尊级别的强者都有不少。这一次连许多隐世之人都出现了,还有不少早已被认为陨落的人也再一次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这一次天魔可是下了大手笔啊,看这模样对拿下这一处把握很大啊。”凡帝宫上空一个颤巍巍弯着腰的老者看向远处这一片漆黑和灵气处于暴动的地方开口。

“呵,不下一点手笔怎么可以,这里可是镇压了它们一族当年排名前五的凶兽。如果不是主人留下的力量消散,想攻打此地就算仙尊强者领队都没用。少主怎么样了。”这时候苍龙突然出现看向这个老者笑了笑。

“哎,受伤不轻,但毕竟是主人血脉,还有主人留给他的东西护体,没什么大事。就是不知道这处地方还守得住不了啊。”这个老者颤巍巍的回过头看向混乱领域深处叹气道。

“对了,你们一族的那位魔兽少爷怎么样了?据说他们哪里情况也不乐观。不过这小子还真有手段,居然把残存的巨人一族给挖掘出来了。而且还如此的强大,不愧是你们王看种的人。”他又突然想到什么一样看着苍龙笑着问,随后又摇摇头。和他比起来,他的少主还真有那么一点不如他。

光是这揽强者这一手就弱了。更别说天赋了。能被魔兽一族极为高傲的人选为契约者,这个天赋可以说是当代数一数二的,甚至是最强一人都不为过。

“情况还不清楚。不过依照他们那边的强者人数来说,还是有所不足,不过我王看种的人可不简单,在危机他也有办法化解,我担心的还是他的势力萧城,我得到的消息,这一次天魔一族派了五个伪魔尊前往要灭掉,其中还有一个伪魔尊巅峰的存在。不知道少主留有强者坐镇没有。”

苍龙一脸担忧的看向远方,他所知,萧城之中可是有他的家人,一旦萧城被灭,真的不敢相信陛下会如何,难不成延迟了数万年的战斗就要这样再一次被挑起吗?最关键现在他还离不开,族中也不能在派强者前来,不然族中就空虚了。

“现在也没有办法,这一次仙界能够支撑下来,就算得上是大幸,天魔一族这一次是狠了心要把仙界给毁了啊。”听了苍龙的话,这个老者也满脸担忧。

如果萧城真的被灭,那真的是天下打乱啊,以萧城之主那小子的脾气,肯定会彻底动用他所有的力量对天魔一族进行斩杀,哪个时候几界必定不会这样放任不管,那就真的是大战再起,此时的几界明显都还没有准备好啊。

“关于萧城你们就放心吧,只怕它们不去攻打,胆敢出手,那就全部留下。”在两人在无奈和担忧的时候。一道粗犷的声音响起。

只见巨峰缓缓出现,完全不曾担忧。眼眸之中对萧城是非常的自信。他很清楚小主人究竟在萧城留下了何等杀招。小主人可不是那种没有脑子的人,反而十分的清楚现在萧城的出境,怎么可能会放任萧城与危险之中。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