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公和于小洁

听到声音,凌雪舞脚下一顿,望过去。

只见沐侧妃倾斜着身子,一只手捂着脸巴,头发有些凌乱。而她面前站着的是夜城挥。

夜城挥的眼里迸发着冷光,淡淡的煞气从他身上散发出,他眼睛冰冷的望着她。

“…王爷,你…你居然打我!”沐侧妃难以置信偏过头,目光呆滞的望着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本王问你,什么叫偏心,什么叫寒心!”夜城挥没有回答她,而是反问道,这是语气很是冰冷,让人不寒而栗。

闻言,沐侧妃的身子忍不住颤了颤,他,他居然对她动杀心了!

刚刚的话明明是动怒了,而且……

“妾身知错了,请王爷恕罪!”沐侧妃不敢多说,立马‘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刚刚她一下子冲动了,居然说出了这种话。

夜城挥没有说话,而且目光投向凌雪舞。

见状,凌雪舞微微垂目望着地上的沐侧妃,“沐侧妃,我说过了,夜清莲不是我打伤的,第一,众所周知我是不会武功的,刚才你也说了,夜清莲躺在床上起不来,我自认我是没有那个能力的,第二,她确实是送东西来的,不过…他是送给君夜绝的。她是被夜王打伤的,她想靠近夜王,只有结果,你应该知道的!”

说完,甩袖转身离去了。

跪着的沐侧妃听见凌雪舞的话,一下子愣住了,和夜清莲一起去的丫鬟全都死了,所以她只知道夜清莲是在雪舞阁外面晕倒的,所以她就认定是夜晚悠打伤的。

没想到是夜王打的!

清莲想靠近夜王,那肯定是……

对于夜王不喜近人的事她是知道的,现在她应该高兴才对,因为夜王没有下狠手。

……

凌雪舞回到雪舞阁里,她躺在床上休息。

不过躺下的她怎么也睡不着,一闭上眼睛,脑海里就会浮现君夜绝那张祸国殃民的脸,她猛的睁开眼睛,望着床的顶部。

“怎么回事?”为什么她总是会不由自主的想到他?

凌雪舞伸手从枕头下面掏出一块玉佩,那玉佩俨然是君夜绝送给她的那块。

她翻个身侧躺着,双手拿着玉佩把玩着,食指摩挲着上面的‘绝’字。

光滑的表面很是舒服,像是丝绸一般柔滑,看来君夜绝以前经常拿着它把玩,不过看这玉佩上面的擦痕,应该是有很长的时候了,少说也有十几年。

能够放在身边那么久,这玉佩对于他来说应该有某种重要的用意的。可他干嘛给她啊?

咳咳,我们家的雪儿虽然很聪明,但是在感情上还是有些欠缺的,她前世因为那件灭族的事,开始自闭起来,对于一些正常人该有的感情和看待有些欠缺。

凌雪舞就这么玩着,好像乐此不疲,不过玩了许久后,似乎是太累了,就拿着玉佩睡过去了。

……

夜王府的书房里……

“主子,这是天亦老人为你准备的药。”暗云拿了一个小盒子放在桌子上。

君夜绝坐在书桌前,垂目淡淡的扫了扫那盒子,“嗯!”

“主子,你要不要闭关一下…”

闻言,君夜绝蹙了蹙眉,“不用!”

“可是主子,你的伤还未痊愈,体内的毒有可能一下子发作,万一……”暗云蹙眉担忧的望着他。

“现在还不是时候……”君夜绝闭上眼睛,有些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