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疯狂

紫煜老祖一言不发,只是下手越来越重,似要将心里所有的怒气都通过这场战斗发泄出来。

“好啊,老衲今天就试试看你这个元婴后期的肉好不好吃!”吃不得和尚被紫煜老祖突然毫不留情的动作彻底激怒了,一串念珠在滔天魔气中飞速变大,朝着紫煜老祖攻去。

念珠在空中变成一个个骷髅头,张着空洞的嘴。大部分白骨骷髅在紫煜老祖身边围城一个圈,飞速旋转,从嘴里喷出一股腥臭的黑气。还有两个骷髅头则脱离了大部队,朝着站立在一旁的白璇玑飞去。

一动用灵力,白璇玑就保持不住隐身显了出来。她神情复杂地看着紫煜老祖拦住吃不得和尚,还没等她想出点什么来,两个白骨骷髅就瞄准了她。白璇玑连忙又朝着白骨骷髅扔出一颗轰天雷。

“轰。”一个骷髅被炸得粉碎,然而另一个似乎生出来神智,眼窝里比另一个多了两朵微弱的青色火苗,毫不费力逃过了轰天雷,继续向着白璇玑撞来。

“郑魔君,我们两个在这儿看看就好。”陆旷真君挥了挥手上的扇子,拦住跃跃欲试地郑魔君。

郑魔君看了那把横在他身前的折扇,嘿嘿笑了一声,顿住了想要上前的步子。

轰天雷这种可以伤害元婴修士的强力武器已经没有了,白璇玑双眼死死地盯着白骨骷髅,将身法提到极致,整个人仿佛成了一道幻影,东移西窜险之又险地避开白骨骷髅的攻击。右手中则握着从无生雪域中获得的符笔,在空中东一笔西一笔地画着。

陆旷看着白璇玑的动作,脸上的笑意渐渐收了起来,郑魔君虽然没有陆旷那样博学多识,见多识广,但是胜在对灵力变化更敏感,他同样严肃着脸色看着白璇玑的动作。

白璇玑的动作越来越迟缓,然而她的脸上却越来越镇定。

“破!”

白璇玑出人意料地停了下来,口中轻轻地吐出一个字。

“砰!”一声巨响,追着白璇玑的白骨骷髅毫无预料地突然炸了开来。站在一旁的郑魔君只能看到在白骨骷髅炸开之前,几条银色线条同时闪了一下。

突然炸掉的白骨骷髅似乎在整串念珠中也占着很重的地位,因为骷髅炸开的时候,正在和紫煜老祖斗得不可开交的吃不得和尚突然顿了一下。

紫煜老祖本身修为就比吃不得和尚高一点,他抓住这个破绽,趁他病要他命。短短几瞬,吃不得和尚身上就多了好几道刀伤,其中一道几乎将他整个身体劈成两半。

一个缩小的胖和尚从吃不得和尚身体里飞出来,一出躯壳立马向外飞去,就在吃不得和尚的元婴即将逃出地宫的时候,一道凌厉的紫色刀光从天而降,将拳头大小的元婴一劈为二,化为光芒消散在空中。

陆旷和郑魔君都没料到紫煜老祖居然藏得这么深,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能将吃不得和尚斩杀在刀下,他们脸上表情都有些复杂。

紫煜老祖收了刀,神情冷漠地站在原地。白璇玑看了看紫煜老祖,深呼出一口气,然后扭过头看向地宫中心——男声出现的方向。

“不错不错,只剩下四个人了。”邪肆的男声又一次突然响起。

四件亮着耀眼白光的宝物依次落到四个人面前。白璇玑一伸手,一方温润剔透的砚台落在她手上。

这是?!

白璇玑惊喜地看着手上的这方砚台,将它翻来翻去仔细摸了好几遍,才敢确定这就是碧麟玄光砚。因为砚台中有一点一点的青色细麟,在暗处会发出青色的光而得名。

白璇玑稍稍瞥了一眼其他三人拿到的宝物,分别是一间魂幡,一把细长剑。紫煜老祖手上的是一段树枝,白璇玑虽然不知道这段树枝有什么用,但她看到紫煜老祖眼角流露出的喜色,就知道这肯定也是件难得的宝贝。

“多谢前辈赐宝。”已经收好细长剑的陆旷高高兴兴地对地宫中央行了一个礼。

然而那个男声却喜怒不定,见到陆旷给他行礼,他不喜反怒,“拿完了本座的东西就全都给我滚出去。”

陆旷碰了个钉子,想怒又不敢怒,只能恭敬地退出了地宫,跟在陆旷之后的是郑魔君,拿到魂幡的他迫不及待想要出去一试。

紫煜老祖转过身,朝着白璇玑声音冷淡的开口:“你是自己跟我走,还是让我带你走。”

事实上,此刻的紫煜老祖内心十分不平静,好不容易才压下了一阵一阵的火气,勉强将声音放到冷淡的程度上。

“老祖,晚辈惶恐,不敢和您同行。”白璇玑低着头,恭恭敬敬地回答道。

“白璇玑!”

白璇玑的话就像是一根干草,将紫煜老祖好不容易压下去的火气猛地点燃起来,他怒吼了一声,直接一挥衣袖弄晕了白璇玑,然后将她抱在怀里化为一道光飞出了地宫,一张脸死死地绷着。

-------------------------------------------

燕影峰

执事弟子只看到一道紫色的身影一晃而过。得到老祖回峰的消息,匆匆赶来的白璎珞被一道强烈的禁制拦在门外。

屋内,紫煜老祖死死地咬着牙,嘴角因为强压下去的愤怒而不住的抽动,一双眼里怒火跳动,看着坐在床上平静地盯着某个方向的白璇玑。

“我可以不追究之前的事,但是从此之后,你绝对不能再这么做。”因为克制的怒气,紫煜老祖出口的声音有种莫名的僵硬。

“老祖,您认错人了。”

“白璇玑,你既然敢在我面前用我炼的轰天雷,就别不敢承认!”紫煜老祖的声音一下子提得老高,他吸了口气,然后重新放缓声音解释道:“地宫里,我一眼就认出了自己炼的轰天雷,这才会出手对付吃不得和尚。”

“也许这轰天雷只是我杀人劫货抢来的呢?”白璇玑丝毫不将紫煜老祖的怒气放在心上,冷冷地开口。

紫煜老祖见白璇玑一直死鸭子嘴硬,终于忍不住疾步上前,将白璇玑压在床上,强迫她对上自己的眼睛。”我自然有办法知道这几枚轰天雷是怎么回事。白璇玑,你就算不承认也没关系,只要我认定就行。”

对上那双星眸,白璇玑忽然叹了口气,“老祖,你这又是何必呢?你后院中的美人那么多,少我一个多我一个有什么区别呢?你就当我真的已经死在无生雪域了吧。”

“不行!”紫煜老祖下意识反对白璇玑的话,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对着白璇玑威胁道:“璇玑,你再不听话,我就只能废掉你妹妹的修为了。”

白璇玑眼睛眨也没眨,吐出两个字,“随意。”然后继续说道:“明明是一母同胞的姐妹,她可以随意享用家族资源,我则必须给她让路,你觉得我会真心疼爱她吗?”

白璇玑露出一个讽刺的笑,“我是做不到的。你喜欢除了我的脸,不就是我表现出来的性格吗?你看,真正的白璇玑不是老祖你知道的那样——天真温柔善良。长得好看的美人多了去了,性格温柔善良的女修也不再少数,老祖你完全可以再重新物色一个让你满意的侍妾,实在不行,白璎珞倒是真的天真。”

紫煜老祖看着这样牙尖嘴利地白璇玑,他张了张口想要发火,然而又熄了下去,低下头凑近白璇玑的脸,想要狠狠咬她一口,最后却又舍不得,改成轻轻地咬了一下,无奈地说道:“你就是仗着我喜欢你,心疼你。”

“喜欢?”白璇玑讽刺地反问。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白璇玑这样的语气,紫煜老祖有些恼羞成怒,“难道老祖我还不够宠你吗?你不喜欢我碰其他人,我就只独宠你一个;不管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弄来;就连你假死后,我还帮你照顾你妹妹;知道你还活着,我立马帮你出手对付敌人,还答应不追究你假死的事。我都已经这么宽宏大量了,你还想怎么样?”

白璇玑嗤笑了一声,别开脸不去看紫煜老祖,有些厌烦地说:“我不愿意。”

“什么?”紫煜老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白璇玑重复了一遍,“我说,我不愿意。老祖现在说这些有什么意思呢?我只想追求自己的大道,不想再被关在后院里,当成笼中的金丝雀,老祖心情好的时候来逗上一逗。”

紫煜老祖整张脸变得铁青,眼神充满了压迫感,硬生生从齿缝里挤出一句话来,“白璇玑,你这是什么意思。”

“要么让我走,要么让我死。”白璇玑突然厌烦起紫煜老祖来,又不是真的爱自己,做出这副被负模样给谁看呢,不过是觉得自己面子上过不去罢了。

“休想。”紫煜老祖挤出两个字,腾地从床上起身,背对着白璇玑说:“你这段时间先待在这里,等我冷静下来再说。”

说完,他直接推门走了出去,一出门,心里横冲乱撞的怒气就再也压制不住,周身灵气沸腾,衣袍无风自动。

“老祖,您出——啊!”等在屋外的白璎珞一看到老祖出来,立刻迎了上去,却恰好撞在紫煜老祖的枪口上。

紫煜老祖看到白璎珞这张脸,就想到白璇玑之前冷冷说自己被放弃的样子,又想到自己对她那么好,她却狼心狗肺地威胁自己不放她走就杀了她,直接一挥衣袖,鼓动的灵力汹涌而出,白璎珞口吐鲜血直直地飞了出去。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