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视频脱空一净二净

连成洪会马上会哄着小姨,帮助贝奥达摆平麻烦事。⊙四⊙五⊙中⊙文+頂點小說,

断手处的疼痛刺激着贝奥达的神经,他咬牙忍住,开始回忆今晚的事情,感觉其中有许多古怪之处:

那个女孩不像是卖肉的,也不像寻找刺激的夜*莺,倒像是官宦人家的千金,最令人咂舌的是女孩身边隐藏着恐怖的保镖,使用着威力巨大的枪械。

贝奥达从没有见过如此恐怖的子弹,他相信即使是正规的哲**队,也没有这种枪。从这一点可以看出,这个女孩的身份很不简单。

对自己冒失地得罪这种来历不明、背景强大的女孩,贝奥达感到有些后悔,可是做都做了,后悔有个鸟用。他又想到:后台再硬,能硬过我姨父吗?整个柳云省,没有姨父摆不平的事。

一晚上的颠簸,贝奥达于次日清晨来到了连成洪的别墅。

“小姨,你要给我做主,你看,东山城有人把我的手打掉了。”贝奥达见到小姨,断手处的疼痛愈加强烈,他是真的忍不住,眼泪哗哗地流了出来。

贝奥达的小姨梅子是连成洪的第二任老婆,贝奥达嫌弃前妻长得有些磕碜,有些拿不出手,于是休掉前妻,娶了妩媚多娇的梅子。

梅子见到外甥贝奥达浑身血淋林的,右手也没了,心下大惊,同时怜惜之情泛滥,哭道:“奥达,你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谁这么狠心,居然切掉你的右手。快告诉小姨,小姨找你姨父给你做主。”

此时,连成洪从卧室里走出来,看见贝奥达的惨样,也是颇为震惊,连忙问道:“奥达,你把事情说来听听。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姨父,小姨,你们一定要替我做主呀!昨晚,我在东山城的路上,看见一个女孩在奔跑,于是我上前问她是否需要帮忙,可是这个女孩的保镖不知藏在哪里,突然向我开枪,把车门轰掉了,也把我的右手打掉了。我吓得赶快跑。连夜坐上到泉水城的火车,来找姨父和小姨。”

连成洪一听贝奥达的描述,就知道贝奥达的话语中有很多水分,但是有一点是真的,那就是贝奥达的右手没了。

梅子一直在抹眼泪,口中还在骂着女孩是个妖女,连成洪见到贝奥达的神情有些委顿,但是无性命之忧。对凶手,连成洪是一肚子恼火:真当我连成洪的外甥好惹吗?我倒要问问到底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

对东山城的孙茂裕。连成洪是有些意见的。前些日子,宫孝木告状,说孙茂裕无端诬陷,要求水机关主持公道。连成洪对宫孝木表态。要调查孙茂裕。可是口头表态不代表实际行动,孙茂裕是宁守城提拔上去的,宫孝木是宁守城的准女婿,你们自家人闹了起来。我连成洪可不想跟着瞎掺和。

要调查孙茂裕,必须得宁守城点头。后来的某一天,连成洪当成玩笑一样地向连成洪说起此事。隐晦地说宫孝木年轻气盛,要讨个说法,实际上连成洪暗中观察宁守城的态度,以此来决定是否给宫孝木一个说法。

宁守城也当成一个笑话听了,没有做出任何表态,既没说调查孙茂裕,也不提给宫孝木平反。连成洪见到宁守城这种态度,心中有数,那就是明面上要偏向孙茂裕一些。否则,别人会认为宁守城识人不明,怎么会提拔一个信口开河的人当一个地区的领头人呢?另外,为了这种芝麻绿豆的小事而调查孙茂裕,会寒了宁守城其他手下的心,认为宁守城偏帮女婿。

于是,连成洪把宫孝木的要求抛之脑后,不过心中却对孙茂裕颇为鄙视,认为此人不会走得更远。

此时,外甥贝奥达在东山城的市区居然被人断手,这只能说明孙茂裕这个一把手太不称职,连我外甥的手都保不住,并且让贝奥达可怜兮兮地连夜跑到泉水城,不敢呆在东山城。可见,东山城的治安乱到什么程度了,这还是不是大哲国的天下了?

他拿起电话,打到孙茂裕的家中。此时还不到上班的时间,孙茂裕应该在家中吃早餐。

电话接通了,接电话的人是孙茂裕的生活助理,连成洪被告知:孙茂裕凌晨时分就去上班了。

连成洪又打给连成洪的办公室,电话没人接。

放下电话,连成洪心中疑云丛生:孙茂裕凌晨出门,不在办公室,他去干什么了?

无奈之下,他又打电话给宫孝木的别墅,接电话的又是生活助理,她的回答是:宫副机关长昨晚上没在别墅过夜。

连成洪腹诽不已:泉水城里有宁静文还嫌不够,在东山城还要金屋藏娇,这个宫孝木的胆子够大,如果宁守城知道宫孝木招惹花花草草,岂不是能把宫孝木打入十八层地狱吗?

找了一圈,没有找到人,连成洪猜测孙茂裕和宫孝木可能正在抓捕伤害贝奥达的凶手,毕竟贝奥达是水机关掌握实权的正处长,如此高级别领导的右手被打掉了,这不是一件小事,一定会引起孙茂裕、宫孝木的高度重视。

连成洪也懒得向贝奥达问事情的详细经过,他估计多半是贝奥达看中女孩,女孩不肯,于是经典的桥段再次上演。不幸的是,贝奥达的武力值弱了点。连成洪甚至怀疑贝奥达是否伸出咸猪手,对女孩动手动脚,让女孩的男朋友或是家里之人愤怒之下,剁掉了贝奥达的禄山之爪。

想到对方如此狠辣的手段,连成洪情不自禁地愤怒起来,贝奥达大不了摸了抓了女孩的身子,至于下这么狠的手吗?连成洪决定要将砍手之人的双手齐齐切下来,让贝奥达天天朝它们吐口水。

连成洪担心贝奥达伤势恶化,让梅子陪贝奥达到医院仔细检查和诊治。

在医院里呆了一宿,阮经天悉心照顾着宁静文。宁静文的伤势已无大碍,再挂上两三天的消炎药,她就可以出院,回家静养。(未完待续。。)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