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岳 太深了

“似剑非剑,伤敌于无形,似易非易,伤敌于无心陈枫,他的攻击很诡异,不要主动出击,以不变应万变,静观其动作而后再寻找突破点”,听到翠儿的提醒,陈枫有意识地往后挪动着,眼神认真地注视着君子接下来的动作。

“驼子那废物,多少还是有点利用价值”,君子一脸戏虐地看着勉强坐起身的翠儿,“就算你们知道了这些,又能做什么要不是因为那个突然跑出来的畜生,你们早就死了,要知道,我们的差距不是靠了解了对手的技能就能弥补的”,同时,大量的灵气从君子身上涌出,压迫着在场的所有人。

“摇光境怎么可能,根据情报你明明只有玉衡境,怎么会”,翠儿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君子。“哼你以为人人都和棍子那个废物一样,刚进入开阳境就到处炫耀八子之首,真t脸说出口,要不是我不想暴露自己,就凭那废物也敢自称八子之首”,君子不屑地吐了唾沫。

正如君子所说,在绝对的实力差距面前,任何努力都是徒劳的。汗水顺着脸庞不停地流下来,这是陈枫第二次直面强大自己许多的对手,第一次面对马山的时候,陈枫感到的是无助与恐惧,但是这一次,陈枫感觉到,“我能赢,我还有希望”

紧随着君子,镜子与孩子也释放出自己的灵气,在场的人压迫感更甚。

君子再次出手,轻轻一拂,手中的绒线消失,“天罗地网”,待绒线再次出现的时候,陈枫才发现自己已经被由绒线形成的密网包围,且不断收缩,准备绞杀网中的他。

陈枫见状立马出手,准备撕出一个开口,“裂风斩”伴随着盘龙戟上巨大的风绞,陈枫狠狠地朝密网劈去,虽然异常凶猛的攻击打开了一个小口,但很快地,许多绒线又会迅速跟进将开口补住。陈枫再次试了几次,仍然无济于事。

“你还是放弃吧,好好等着被我的清拂绞杀吧”,君子一脸得意地看着束手无策的陈枫,“除了义父,还没有人能从这活着逃出去的”

无视君子的讥笑,陈枫不停地挥舞着盘龙戟,以此减缓绒线收缩的速度。同时,思索着应对办法,可是对他这种与高手战斗极少的人来说,战斗经验十分不足,让陈枫立刻想到应对办法比登天还难,就在陈枫束手无策的时候,翠儿的声音再次传来,“以彼之道还施彼身陈枫,既然强行突围不行,你就以柔化柔”话刚说到一半,翠儿的声音却戛然而止,君子恼羞成怒地呵斥着正在看守翠儿的孩子和镜子,“你们两个真是废物两个人都看不好一个臭娘们”。

作为八子之一,孩子和镜子对君子的话感到十分恼怒,但是刚刚确实是因为他们两的疏忽造成的,同时君子的实力要远远强过他们,因此两人只是看了眼君子就不再说什么,“我记得我明明卸掉了她的嘴巴的,怎么这女人还能说话,看来这女人还有许多秘密了”,孩子颇有深意地看了眼脚下的翠儿。君子现在的眼神比之刚刚要认真了许多,“就算他知道了方法又能怎么样要知道,实力的差距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弥补上来的,我就不信你这小星位天璇境的小屁孩还能翻天了”君子的身上散发出大量的灵气,源源不断地注入绒线中,陈枫明显感受到密网给他的压迫感更甚,无意中接触到密网的手也被割裂出了一道深深的伤口。此时陈枫已经忘记了疼痛,口中不停地喃呢着以柔克柔这句话,随着时间的推移,密网包裹的更加紧密了,陈枫完全进入了一种忘我的状态,不停地思索着应对方法,丝毫没有顾及身上已是出现大大小小数不清的伤口。

君子从刚刚的恼怒中恢复过来,得意地看着已经完全被包裹成人棍的陈枫。这时,网中的陈枫突然停止了喃呢,同时放弃了对绒线的抵抗,整个人开始慢慢地放松下来,陈枫的举动让周围的人都始料未及。而且并没有出现陈枫被绒线绞成肉酱的一幕,随着陈枫整个人放松下来,绒线的进攻也不再像刚刚那么强烈,甚至到最后,陈枫放弃了握在手中的盘龙戟,当盘龙戟掉在地上的一刹那,陈枫明显感受到了一阵轻松感,绒线对他的束缚达到了最低,看准时机,陈枫趁机调动灵气于手掌上,一个手刀狠狠地朝绒线劈了过去。

“不好”,看到陈枫的动作后,君子立马意识到情况不妙,准备有所动作的时候一切都已经迟了。由于绒线捆绑陈枫的时候都集中了起来,因此陈枫一个手刀下去就将绒线完全劈开,没有了后续的绒线补充上来,陈枫趁机从这个开口处逃了出来。

其实君子的“天罗地网”对陈枫来说是真的无懈可击的存在,虽然在包裹中可以通过减弱反抗意志从而达到减小被缠绕强度的效果,但是这并不代表陈枫就安全了,反而却是危机真正之所在,放弃反抗也就是说完全将自己暴露在敌人面前,只要君子上前补上一击,陈枫必死无疑。当然陈枫的做法完全超出了他的意料范围,本来君子是准备好好欣赏下陈枫在网中拼命反抗却落得一个被绞杀的下场,以此好让他享受享受,没想到陈枫会这么快就悟出翠儿话的意思。在陈枫出手的一刹那,君子就准备出手,可是一切都晚了,陈枫在冲出来的第一时间就冲向翠儿所在的方向,准备将翠儿救出来。

“小子,你胆子也太肥了吧,不趁这个机会逃跑,还想从我们手下抢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由于拨浪鼓被灰儿毁坏,孩子只得随手捡起一把马刀,镜子也抽出随身短剑准备应对陈枫,“孩子,让我们好好教训教训这个小屁孩,让他知道不是什么地方他都可以随便来的”

就在孩子二人准备好好教训一顿陈枫的时候,陈枫不知怎的停了下来驻足在原地,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孩子二人,就在二人对此感到不解时,一阵凉意从二人的后背传来。本能的,孩子二人攻击后方并朝远处跃去拉开一段安全距离。待得二人站定看向原位时,惊恐之色溢于言表,“怎么会驼子,你怎么会在这你不是被”,孩子惊讶地指着驼子。

陈枫看向驼子,发现其头发散乱,全身布满大大小小的伤口,最让其触目惊心的就是他双手上那两个巨大的窟窿,陈枫明明记得当时驼子从卧虎山离开的时候并没有伤成这样,“看来这段时间他受了很大的苦啊”,还没等孩子把话说完,驼子就打断了他的话,“我不是被你们锁在了地牢中了吗怎么我会突然出现在这里你们是不是很好奇啊”,驼子的每说一个字都充满了愤怒,眼神的悲凉让陈枫看了都有些心痛。

“驼子,现在是剿灭敌人的时候,我们八子是义父一手养大的,现在仇人就在眼前,你还是先放下之前的恩怨,一致对外,等把他们宰了之后我们再讨论其他,这样才能告慰义父的在天之灵,你说对不对”,不知什么时候,君子走到了孩子二人身旁。

“好个屁呸,你个伪君子,要不是你我会落得这番模样,我现在恨不得扒了你的皮吃了你的肉,还t好意思让我放下恩怨,老子跟你说,不把你们碎尸万段,这恩怨就不算了结”

面对驼子歇斯底里的吼叫,君子一脸不屑,“就凭你还要几百年了,孩子镜子,我们三个一起上,速战速决我现在已经没有心情再和他们玩下去了”

“咚咚”,两声撞击声在君子身旁响起,君子转头只见孩子镜子二人痛苦地躺在地上,“驼子,你敢用毒”,孩子指着驼子咒骂着。

“用毒怎么了我还有更狠的”,驼子奸笑地看向君子,“现在可是个好机会,趁现在宰了他们,以我的能力绝对不是你的对手,这样的话,这汝南城不就顺理成章的是你的了吗同时我也可以好好出口恶气,我想那样的话我就可以和你放下恩怨。你觉得怎么样我这个提议很好吧”

听到驼子的话,君子有些心动,眼神怪异地扫视了下孩子二人,对他来说眼前的这两个人迟早是要除掉的,现在肯定是个绝佳机会,但是君子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放心,所以迟迟没有答复。

躺在地上的孩子二人在感受到君子的变化后十分慌张,大骂驼子,“少在这妖言惑众了,谁不知道你驼子的为人,说出去的承诺就跟放屁似的,君子千万不要听信他的话啊”,现在事关小命,孩子二人没有了之前的傲气,期盼的眼神望向君子,希望君子能放过他们一马。君子毕竟是老江湖,不可能就这么轻易相信了驼子的话,正如孩子所说,马帮八子里面除了瞎子以外各个都可以说是狡猾如狐,但君子又不愿意就这么放弃除掉孩子二人的大好机会,思索一阵后才回复驼子的提议,“这事先放在一边吧等我们把这些外来人处理了再说”

虽然驼子更想先除掉孩子二人,不过君子这么说了,他也不好再说什么。他相信君子在这么大的诱惑面前绝对会痛下杀手的。一时间,众人的视线再次回到陈枫他们身上。陈枫趁着刚刚八子内讧的间隙,将翠儿救了出来,准备好好看八子演一出好戏,没想到再次来了一出反转,陈枫瞬间感觉压力倍增。

“陈枫,你别管我了,你先走吧我在这可以给你拖一会儿。”翠儿趁着刚刚的间隙稍微回复了一些,灰儿静静地躺在翠儿怀里。现在的翠儿只能勉强站起身来,要是战斗的话根本就不可能。其实陈枫心里早就有逃跑的心思了,不过碍于难以启齿,这时陈枫才意识到自己平时所谓的成熟不过就是一层浆糊纸,一捅就拆穿了他那不成熟的心理。在听到翠儿的提议后,不知为何自己内心居然会有一丝欣喜,陈枫瞬间就为此感到羞愧无比,但是拒绝的话又迟迟说不出口。在面对死亡的时候,陈枫第一次感受到自己是一个多么自私的人。似是看出了陈枫内心的挣扎,翠儿莞尔一笑,“不要多想,我们能认识是我们的缘份,现在我们缘分已尽,你也该为自己做打算了。更何况你还是个孩子,突然间让你面对这么多,真是抱歉”

“感情戏演完了吗我可是等不及了”,君子快速冲向陈枫,“驼子,你攻击他们右边”听到君子的话,驼子启身冲向陈枫二人,陈枫立马护在翠儿身前,在最后陈枫放弃了逃跑,翠儿给了陈枫一种难以割舍的情感,那是比奶奶林中英给予陈枫的更加奇特的感觉。陈枫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但他的内心却告诉他必须这么做。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