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长又太大又太粗好爽

是夜,杜雷望着波光粼粼的湖面,静静沉思着。

这次南下,努帕尔之行,一路过程虽然曲折,最终还是找回了美娜,没理由再在学院停留。

“该是离开的时候到了啊。”杜雷喃喃道。

至于,那个叫迪瓦拉的家伙心里打什么主意,杜雷没心思去理会,也懒得去理会。

夜晚,月光从天空洒落,学院冷清寂静,悲伤依旧笼罩着这片空旷之地。

杜雷来到一座幽静的小院内,窗户上有道靓丽的身影伏案在那里,那是温莎。

杜雷走进屋时,温莎正埋头在一张羊皮卷轴上,神情专注,侧脸颊很亮很美。

“回来了?”

“嗯。”

杜雷倚墙壁上,问了句,“你堂弟,迪瓦拉,这个人怎么样?”

温莎走过来,脑袋轻轻靠在杜雷的肩膀上,两人一同凝望着窗外的夜空。

“不是很熟悉。”

“他今天找我了,不过我没理他。”

温莎想了想,道:“他是荆棘花公爵的后人,但这支奥特列家族已经没落,他算是其中最出色的,父王让他统领王宫守卫,并册封他为七大守护骑士之一。”

杜雷点头轻笑:“原来是国王的亲卫军,他该不是想拉拢我吧?”

温莎沉默一会道:“应该是他的意思……”

杜雷摸了摸下巴,试探性问道:“深蓝之王赫卡斯十世?”

屋里变得安静,沉默半响后,两人却是同时开口。

“去年冬月,西境又有两座城市陷落了。”

“我该离开了。”

温莎凝视着杜雷,嘴角有些苦涩,“真的劝不你了吗?”

杜雷伸手搂住温莎的肩膀,望着西方的夜空,轻声说道:“不是都说好了吗?”

温莎咬着嘴唇:“你会进入黄金大道?”

“当然。”

“他们在通缉你。”

“放心,我会扫平一切。”

良久,小屋内一片宁静而温馨的祥和,窗外月光如流水般掠过,淅淅的雨响,努帕尔,干燥的苍凉高原,迎来了新春第二场甘露。

“又下雨了。”

“嗯,我们休息吧。”

灯火摇曳,洁白的壁橱上映射出两道缠绵的身影,屋内气息温暖而旖旎。

……

清晨,空气中带着独属几分高原的雨后清寒,杜雷推开房门,刺眼的阳光照了过来,天际一抹朝霞红似火,旭日正在缓缓东升。

同时,庄园大门口,一身银铠的迪瓦拉静静站在那里,周身挂满晨露,看样子像是等待许久。

“有事?”

杜雷皱了皱眉,双目直视这位王国守护骑士。

“杜雷侯爵。”

迪瓦拉神态恭谨,行了一个标准的骑士礼,似乎丝毫不对杜雷从温莎的房间里走出来感到意外。

“侯爵?”杜雷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古斯塔夫曾是王国非常有名望的家族,贵族长老院至今仍保存着古斯塔夫的徽章与荣耀,国王陛下已经下令,恢复您家族的地位,并授予您‘金合欢’荣誉侯爵的称号。”

说着,迪瓦拉从怀里拿出一枚金色花朵,呈现给杜雷。

杜雷扫了那金花一眼,摇头道:“真没兴趣。”

望着杜雷离去的背影,迪瓦拉脸上并未露出丝毫沮丧的神情,反而自语道:“果然跟那位大人说的一样,他不会在意这些权势的。”

离开温莎的庄园后,杜雷径直向菲娜的院落走去。

关于人类王国方面的邀请,无非是看中自己引雷者的能力,但杜雷自己是不喜欢那种生活的,否则三年前就跟温莎走了。

来到菲娜的住所,少女正在院落中练习剑术,非常专注,双手与小腿上再次缠满了绷带。

亦如最初在这个院落相见,菲娜身上也缠着许多绷带,不过此时少女变得更坚韧了,像是经历风霜后玫瑰,虽有些凋零,但依旧美丽。

菲娜紧抿着嘴唇,面色很冷,挥动玉色长剑,划出一圈圈的剑轮,在小院中的草木横石中穿行,如同翩翩起舞的蝴蝶,但舞蝶飞过后,整座小院却是满目疮痍了。

杜雷知道这套剑术名为月光剑术,以飘逸灵动著称,但现在看来,菲娜把它演练非常霸道惨烈,与以往的风格截然相反。

看得出来,菲娜的内心极不平静,可能还未从挚友的死亡阴影中恢复过来,或者那位名叫乌拉的不知第多少代的辉月之誓,传承给她一些非常沉重的东西。

见少女练完了剑,杜雷站在墙外,喊道:“菲菲。”

菲娜转过身,有几分汗渍的脸蛋挤出一个苍白的笑容,“杜雷大哥。”

杜雷目光落在菲娜手臂上的绷带,上面血迹斑斑。

其实,菲娜在剑术方面的天分并不算出众,但在同龄人中,实力却是超群的。

究其原因,那大概是她远超常人的训练量,一直以来,少女都是以坚毅著称,她的努力别人难以想象,那双绑满绷带的手便是最有力的证明。

“这个给你。”

杜雷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一个巴掌大小的瓶子,放在菲娜手里。

见菲娜一脸困惑的样子,杜雷笑道:“这是生命神泉,无论身体遭受多么严重的创伤,服下它都能瞬间痊愈,但要记住,它只能生效一次。”

菲娜迟疑了下,还是接过生命神泉,一双清澈的眸子盯着杜雷。

杜雷摆了摆手,“我们该离开了,露娜也会一起。”

“你们要去哪?”菲娜脸色一暗。

“黄金大道。”

告别有些失落的少女,杜雷在林荫小路,遇上了持着武器的哈德森。

“有事?”

“我想和你打一场。”

……

空旷原野上,飞沙走石,战气纵横,两名手持巨剑的青年展开激烈对战,时而有星辉坠落,时而有赤黄绿三色光迸发,大地满目疮痍。

一侧,在一株苍翠的古树上,安妮静静望着交战两人,不禁咬紧了嘴唇,下意识地做出某个决定。

清晨,整装的独角战马在咴咴嘶鸣,银色军士排起长龙,蓝色的狮鹰飘扬起来。

温莎踏进马车,前段时间消失不见的黑伯再次出现一旁,天空雷羽在盘旋。

而在这大部队前方,早些出发的杜雷、美娜、凯特凯恩兄弟、还有变身为鸟的露娜朝着西方前进。

这时,一道清丽的身影挡在三人面前,是绷带少女菲娜。

“菲菲?”

“杜雷大哥,我想变得很强很强,能让我加入你们吗?”

……

(本章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