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抬高她的腰撞到最深处

听着凰君故意补的最后一句,辰月无奈地笑了笑:“今日,难道你不应该说我最好看吗?”

凰君耸了耸肩说道:“我也不过是实话实说,当时,你也只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儿,又如何能够与叔叔相。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好,你说得都对。”到底,辰月还是没有反驳凰君的话,而是笑着赞同道。

而第二幅画,便是石阶,两个小孩子齐齐抬头看着漫天繁星。

“这你又记得吗?”辰月继续向凰君问道。

“自然记得,还是因为那个晚,我将自己送入了狼穴当,此后数年光阴,都被你们父子俩压榨。”凰君笑着说道。

话面的意思,虽然满是后悔,但是,言语之间却是渗透着浓浓的甜蜜。

原本还摇摆不定的心,嘴竟然被还是小毛孩儿的辰月给说服了,最终决定留下来了。

“哪里是我和义父压榨你,明明是你在奴役着我们。”辰月笑着调侃说道。

凰君闻言顿时便瞪了辰月一眼,只是,不管是精致的妆容,还是今日发自内心的幸福与欢喜,都让凰君这一击眼神显得半点杀伤力都没有,相反,还会令人觉得甚是风情万种。

辰月不由咽了一口口水,对凰君说道:“你这一记媚眼,是想要我在此处办了你吗?”

听着辰月的话,凰君心一阵慌乱而又快速平复下来以后,不甘示弱地对辰月说道:“你要是敢在此处办了我,这一辈子,估计你都不要想着再进我的房间了。”

这一回合,辰月大败。

接下来的画,全都是在桃林庄园那十年间两个人之间的点点滴滴,现如今回看,倒是别有一番感觉。

很是温馨,不知不觉,他们已经认识了这么多年。

一直走到后面的一幅画,原本一直都有着两个人的画,忽然间,只剩下一个女子,女子站在海边,静静地看着那海,静静地吹着风,天已阴沉,海浪不停拍击着岸边的礁石,掀起一道又一道的浪花。

辰月将凰君轻轻地拥到怀,对凰君说道:“我听爹说,当年,所有人都以为我死了,只有你执着地认为,我还存活在这个世,而你,每每去到沿海城镇,你都一定会前往海边,像画一般呆呆地望着那一片海,不管天气如何。”

自从辰月恢复记忆以后,辰月便改口,不再唤殷古为“义父”,只是直接唤“爹”。

“怎么,心疼了是不是?”凰君转头看着辰月询问道。

“心疼极了。”辰月搂着凰君的力度不由微微加重。

“那你日后,便要乖乖听话,乖乖地待在我的身边。”凰君目露凶光,看着辰月。

“一定。”辰月深深地看着凰君,深情而郑重地承诺说道。

直到走到最后一幅画,面连一个人都没有,只留一片空白。

不等凰君询问,辰月便说道:“今后,我们将一起携手,继续书写我们的人生,将这一张画,用我们的未来,将其填满。”

说着,凰君眸框已红,喉已哽咽,再无法言语,只能向辰月点了点头。

辰月缓缓抬手将凰君不知何时落下的泪水拭去,“走吧,我们该拜堂了。”

凰君听到辰月的话,才发现,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大殿,大殿之,凰玥宸、祈璟琛、殷古坐于主位,等待着新人的到来。

凰君与辰月十指相扣的手代替了那大红绸缎。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

三拜结束过后,他们便是至亲至爱夫妻,他们之间,再也不会有任何的阻挠。

在众人的祝福下,二人携手并行,脚底踩着大红的地毯,空粉色桃花瓣缓缓洒落,大步迈向属于他们的房间,属于他们的未来,属于他们的幸福。

……

全完,撒花

……

推荐新《尊皇强宠:陛下,娘娘又跑了》<( ̄v ̄)/

1v1男强女强爽,呕心沥血之作╯v╰

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