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丁一进一出动态图

“你给我等着,下次再继续收拾你!”放下一句狠话,魏文帅便一瘸一拐地抛掉了,看得宋仁真有点担心他的小弟弟无恙否?

发生了这一连串巧合的事件后,魏文帅已经没有脸继续刁难宋仁了,高中生的脸皮还是很薄的,并不是每个人都向宋仁一样那么厚脸皮。

毕竟他可是能够在全校园异样的眼光中洒脱度日子的人呐,脸皮薄怎么能够做到这般高难度的事情。要是换个其他人,就算是没被霉运折磨疯掉,也早在全校师生的异样眼光中疯掉了。

别人的异样眼光也是种冷暴力,身边人的异样眼光就够喝一壶的了,更别说是全校师生了。从这点看还真不得不佩服宋仁的脸皮,真是够厚的,心理素质也是杠杠的。在莫名其妙开启阴阳眼后竟然没得精神病,宋仁真是棒棒哒。

“真不愧是宋仁,这倒霉样连身边的人都能够传染。”一句感叹说轻悠悠从人群中飘荡出来,瞬间宋仁身边方圆三米变得空无一人。

对于这句话,见识过刚刚那一幕的人都是无比赞同,他们满脸惊叹地不断点头。刚刚魏文帅简直是倒霉到家了,那一波骚操作惊掉一地眼球。

至于人群中的杜大虫更是庆幸了,“我去,太天真了,没想到倒霉的不是宋仁,竟然是靠近宋仁的魏文帅。这么一来,我之前的选择真是太机智了,妹子什么的在自的小弟弟安危前都是浮云啊!”

杜大虫捂住自己的裤裆感叹。之前要是一下子禁不住诱惑跟宋仁混的话,说不定魏文帅的骚操作就是自己来完成了,真是惊险。

对于他人的想法,宋仁根本毫不关心,现在这样多棒啊,就算是闭着眼走在路上也不会撞到人了,因为他们都会躲着自己走呀!

一路畅通无阻地来到自己的二楼教室,宋仁感觉这一路走来走的真舒服。再也不用担心突然间出现在脚下的狗屎了,再也不怕突然出现的地陷,再也不用害怕莫名其妙甩过来的巴掌了,但再也没有那美妙地柔软了。

“唉。”

果然事情都是有两面性的,有得必有失啊。

不过只要想想自己得到的东西,这一切就不算什么了。霉运能量有用的话,那么就可以做很多事情了。比如交女票呀,挖墙脚呀,往竞争对手身上来一发霉运能量,那么后果想想都很带感呢。

到时女票什么的还不是手到擒来,而自己也能够结束十几年的单身生活了。想想就泪流满面,自己明明长得也不丑,为什么就交不到女票呢。

回想刚刚在魏文帅身上的实验,宋仁兴奋不已。果然这霉运能量在其他人身上也是能够成功的,且似乎效果比作用在自己身上还要强烈不少。

对于此,宋仁有点摸不着头脑。毕竟经过他的观察,当初那只倒霉鬼对于其他人并没有多大影响的,就算有也是微乎其微,反而是自己深受霉运的折磨。

但当自己利用霉运能量对其他人进行影响时,产生的效果比在自己身上还要惊人!

“是自己产生了抗体么?”宋仁猜测道,但这个理由并不怎么能说服他。

“唉,太多疑团了啊!”

宋仁叹息一声,从自己昏迷一年醒来后,就有无数疑团围绕自己周围,解开一小个,又冒出一大堆,这真是叫人犯愁。

“宋仁,仁哥,大仁?”听到叹息,杜大虫的声音悄悄地从一旁传来,现在是上课时间,他并不敢太过张扬说话。

“你在烦恼什么呢?好无聊啊,有什么烦恼事,说出来给我乐呵乐呵呗。”

杜大虫趴在桌子上一副无聊透顶的模样,桌上还有一滩口水的痕迹。显然他这是刚睡醒,然后睡不着了,睡不着的课堂对于杜大虫来说是如此无聊。

没错,杜大虫正是宋仁的同班同学,两人都是学校中的高三学生,正是高中压力最大的时段。但对于杜大虫这种富二代,学习什么的都是浮云,他能够安安心心在教室里度过已经是很给学校面子了。

要不是他父母拿他的零花钱作为威胁,杜大虫早就跑的不见人影了,哪还会好好呆在课堂里发呆。

“我等学霸烦恼的东西你玩不来的,我正思考着物理宇宙中的深奥问题,你个精虫上脑的**哪能够理解。”宋仁撇了眼杜大虫胡说道。

要不是杜大虫是班里唯一坐到他身边的同学,他连理都不想理。宋仁班里的布局因为他的存在变得很奇怪,他坐在班级中最角落里,以他为中心,方圆一米内除了杜大虫空无一人。

毕竟宋仁的霉运实在是太惊人,经过了几天的事故后,就连老师都默许了这种怪异的情况。而杜大虫虽然说是坐在宋仁身旁,但也是隔了有一个桌子那么远,这是杜大虫自己摸索出来的不受宋仁霉运影响的距离。

而坐在宋仁不远处的杜大虫就成了日常挑逗的对象,毕竟他也无聊啊!且不知道是不是昏迷了一年睡太久的缘故,宋仁竟然每天都精神饱满,毫无困意,所以挑逗杜大虫便成了他上课无聊的一项活动。

“切,你装,你继续装。你宋仁我还不清楚么,在色狼界我称你一声大哥,但在学习上,呵呵,我们半斤八两。”杜大虫不屑道。

“你丫要是能够说出你现在思考的高深问题,并编出符合逻辑的答案,那么我就算你赢,怎么样?”

“要我真编出来了,呃不,是我真说出来了怎么样?把你那辆跑车借我开几天?”宋仁挑了挑眉笑道,杜大虫已经十九岁了,他老妈为了让他安心呆在学校学校,用一辆跑车进行诱惑。

而宋仁则是已经二十岁了,在两年前他就已经读高三,但由于变成植物人昏迷了一年,所以今年仍旧读的高三。至于驾照,在十八岁的时候他就拿到手了。不过自从那件事后,老妈就不给他买车,也不允许他开车了。

两年没开车,宋仁早就手痒。他早就盯上了杜大虫的豪车,可惜由于自身霉运太旺,杜大虫打死不将自己爱车借给他,一借出去,说不定就变成废铜烂铁回来了。

“你当我傻啊,不赌!”杜大虫狂摇头,“就你那惊天地泣鬼神的霉运,我的爱车肯定有去无回,我还打算靠着它把妹呢。”

“你看,你心里肯定是认为自己会输,不然怎么不敢赌。”宋仁笑道,“我可是号称江心第一神童,要不是我讨厌学习的话,就没有江心市这些学霸什么事了。”

“怎么,怕了吧!”

“你这么一说倒也是,就你那贫瘠的知识我怕啥。”杜大虫眼睛一亮道,“就这么说定了,不过若是你输了,我要你交出这一个月来你相机拍到的珍藏品,我相信里面一定有很多经典!”

杜大虫兴奋道,对于宋仁这头号打色狼的相机,他早就觊觎好久了,“不过说好了,就给你十秒钟时间,若是说不出来的话就算你输!”

“我开始数了,一,二,三……”

“哎,你等等,数慢点,别耍赖啊!”

宋仁听到声音,飞速地翻开桌上的物理课本翻阅起来,虽然说不怎么认真听讲,但宋仁在上物理课时还是会拿出物理课本的。

“这题不行,太简单了。”

“下一题,咦,还是太简单了,在下一题!”

“我去,这题我为什么也会!”

“还有这题,附加题这么难的竟然也会!”

卧槽,难道我是个天才!(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