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身衣美女

从意识空间中醒来,林空只感觉一阵神清气爽,他觉得他离修仙已经近了许多,触手可及。

下了床,他离开了许久未出的家,他是个家里蹲,没钱了就出去干些活,有点钱了就在家里浪,偶尔在网上写写小说权当消遣。

出了门,林空在路口边等了一会,叫停了一辆残疾车,报上了龙云大药堂的地址,司机报价十元,林空给砍到了八元。

龙云大药堂离他家不远,没一会儿就到了,付了钱,走入龙云大药堂。

据林空所知,在他们镇,龙云大药堂的药材最多,最齐全,完全满足他的需求。

在意识空间中他就已经根据两种药剂的方子分析出了地星这两种药剂炼制需要的药材。

来到柜台,林空报出了需要的药材。

“当归一公斤、决明子一斤、合欢皮半斤……”林空对着药堂伙计报上了一堆药材的名字和药量,然后静等。

“好的,客人请稍等。”伙计刷刷刷的记下了林空需要的药材名目,然后按单抓药,称重。

“总共两千三百二十八元。”伙计抬头看了林空一眼,在电脑上一阵操作,然后递给了林空一张单子。“这是付费单,请在左边的窗口缴费,谢谢。”

说着他将单子递了过来。

结过单子,林空来到付费的小窗口,迅速付了钱,出药堂门,坐车回家。

在车上,林空的嘴角扯了扯,他所有的存款也就五千块钱,这次算是大出血了。

心中抽痛的他,期待着药剂的药效。

“要是没有什么明显的效果,我特么,我特么回去就去坑死那小子。”林空心中恶意的道。

当然,他是不会这么干的,想他这么个良民,从小连鸡都不敢杀的人。

回到家,林空先是进入意识空间,然后在空间中炼制药剂。

具现高压锅。

谁叫他忘记买大砂锅了呢,家里就一个小砂锅。

经过了一番炼制,他终于成功了,这时,时间也已经从早上来到了下午两点,他的肚子都饿扁了,在家里游荡了一会,人都不在家。

“都不叫我吃饭。”林空嘀咕,他知道,肯定叫过他吃饭了,然而他“睡”的太死了,叫不醒。

按照电视剧情节,此时桌上应有纸条,然而并没有,他的父母并不识字。而且,他们家没有习惯,应该说,大部分家庭都没有这个习惯。

开始高压锅作业,按照流程操作了一遍,只是两个小时左右,壮精、壮神两幅药剂已经炼制成功。

林空望着眼前两只碗,碗里分别装着两份透明的水。

Emmmm,这药,真神奇,竟然能够熬成透明的颜色。

将锅洗刷干净,林空拿出了冰箱里面的猪骨头,他将要熬制骨头汤。

时间过的很快,比水流的速度还要快很多很多。

将两碗药剂各倒四分之三进瓶子中,剩下的四分之一,林空全部倒入了骨头汤里面。

这样,就算是身体在虚弱的人,也不会虚不受补。

就在这时候,林空的电话响了起来,上面显示,丁静。

“宝贝,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我儿子没闹啊。”林空眉飞色舞,心中火热。

“呵呵,你儿子我送他去他外婆家了。今晚,老地方见。”对面嗤笑一声,果断挂了电话。

丁静,林空在一超市无意中认识,帮了她点小忙,加了个微信,慢慢聊熟,然后两个有需要的人,滚入了床单。

丁静是个离异的少妇,带着个儿子,自己经营着一家小饭店。

带着兴奋的心情,草草喝了两口壮神壮精药剂,出门。

林空飞奔,坐车,田鑫小区,X栋3单元XXX室,这间套房是丁静的秘密小屋,她以前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都会来这里,当然,现在成了他们的爱巢。

开门,进入。

红色的光芒闪瞎了林空的双眼,在门口,玫瑰灰圈成爱心,中心蜡烛书写大大的空字,上空挂着许许多多的他们认识以来拍的照片,桌上则是烛光晚餐,地上玫瑰花瓣铺满。

都可以随便的

你说的我都愿意去

小火车摆动的旋律

都可以是真的

你说的我都会相信

因为我完全信任你

细腻的喜欢

毛毯般的厚重感

晒过太阳熟悉的安全感

分享热汤我们两支汤匙一个碗

……

林空懵了,他没想到,丁静会做这样的事情,这不是她的风格啊!这种事情不是应该我来做么!!!

歌声继续响起,丁静的声音依然是那么的好听。

……

回忆里满足的旋律

你手掌的厚实感

什么困难都觉得有希望

我哼着歌你自然的就接下一段

我知道暖暖就在胸膛

我想说其实你很好

你自己却不知道

真心的对我好

不要求回报

……

你比自己更重要

我也希望变更好

“林空,我爱你。从遇见你的那一刻,我就已经深深的喜欢上了你,喜欢你的安静,你的温和,温柔。在一年的相处中,我发现,我已经慢慢的爱上了你。林空,我们结婚吧!”

灯光亮,五光闪烁,丁静身穿骑士服,单膝跪地,从怀中缓缓掏出了装着戒指的盒子,打开,深情的凝望着林空,拿出戒指,拉住林空的手,缓缓的套入手指。

林空此时的心情很复杂,百种心绪,涌上心来,最终化作他昂着头颅上,两颗日月缝隙间,落下的滴滴的精华。

“林空,你愿意娶我吗?”丁静深情凝望,期待着林空的回答。

……

林空家,林空的父母,哥哥嫂子正在吃饭,喝着林空煮的排骨汤。

林天:“也不知道他们进行到了哪一步。”他是林空的哥哥,他一直很愁林空娶不到老婆,现在,一切都好了,丁静他见过,聊过,除了二婚带个孩子,其他都很好。再说,林空这无业游民有人能看上他已经是老天开眼了,况且还是个很好的女人。

“呵呵。”林妈笑的很开心,满面红光,“这回,终于把空子嫁出去了,妈很开心。”林妈名叫陈芳,在生林空的时候,她强烈的希望生个闺女,那时计划生育,她东躲西藏才生出了林空,结果很失望。

“可惜那个孩子是个二婚。”尽管已经沟通过了,林爸还是有点介怀。

“二婚怎么了,她瞎了眼看上你儿子,你就偷着乐吧。”林妈对于儿子游手好闲,不务正业非常厌恶,要不上看人姑娘一副非他不嫁的样子,她肯定继续劝,劝她远离林空那小子。(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