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教女董事长贱奴

“他这是什么意思?汪成,我们还跟吗。”其中一个女孩问为首的男子。

“跟上去。”汪成语气坚定。

为首的男子叫汪成,其余五人分别是徐帅、赵斌、吕德辉、方小萌、严晶晶。

其中汪成、徐帅、赵斌、方小萌、严晶晶五人是同学,而吕德辉是他们在路上认识的。

“老大,刚才那几人一直跟着我们。”阿三说道。

楚夜辰:“无事,他们要跟就让他跟好了。”

很快他们就到了目的地,众人下车,云南笙一人给了他们一个背包,背包里装满了食物和水。然后将两辆车都收了起来。

楚夜辰指着前面的小路,“我们从这里走,翻过那座山就可以上国道。”

汪成几人落后一步,只能眼看着楚夜辰他们一行人向山上徒步走去。

汪成咬牙,“跟上。”说完背着自己的背包,率先朝着楚夜辰他们的方向走去。

剩下的几人面面相觑,一时不知到底是跟还是不跟,跟的话山上到处都是变异植物,一不小心就会丧命的,可若是不跟的话谁也不能保证自己能够活多久,毕竟这一路走来可是全靠汪成,是汪成带着他们避开了一次又一次的危险,最终安全的到达了这里。

方小萌和严晶晶对视一眼,两人都决定跟着汪成,“徐帅、赵斌、吕大哥,我和晶晶打算跟着汪成,你们呢?”

徐帅、赵斌见两个女生都有勇气上山,毅然决定跟上去。

吕德辉犹豫了,他们加起来一共也才十几个人,山上若真有危险跑都没地方跑,所以还是跟着大部队安全一点。

吕德辉权横利弊后决定跟着大部队,“我就不跟着上山了,你们多加小心。”

说完转身就向他们来时的方向跑去。

“胆小鬼,有危险了比谁都跑得快。”方小萌愤愤不平的说道。

“行了,别说了你,汪成已经走远了我们快跟不上了。”严晶晶无奈的说道。

“啊,那还等什么,我们快去追呀。”说着拉着严晶晶飞快的向前跑去。

徐帅和赵斌无奈,只得快步跟了上去。

“大家小心一点,这些植物都变异了,尽量不要碰到了。”楚夜辰一边小心翼翼的往前走,一边提醒着众人。

云南笙一边走一边打量着四周,高大的树木,茂盛的小草,还有草丛中开满了各种色的鲜花,如若是末世之前,谁都会觉得此情此景美不胜收。

但现在是末世,那怕是一株不起眼的小草,也有可能会要人命。

云南笙的木系异能使她能够在山林里畅通无阻,所以有了云南笙的指路,他们一路上基本没有遇见什么危险。

汪成几人也是幸运,选择了跟着云南笙一行人走,否则就这满山的变异植物就够他们受的了。

更何况那么多人围在马路上,这不是摆明了给丧尸送口粮的吗。

吴德辉将他们先前那辆车开回了山体滑坡的地方,其它人还围在一起讨论着怎么过去。

其实他们不是不知道可以走山路,但他们舍不得唯一可以代步的车子,也害怕山上的变异植物。

但是他们都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么多人聚集在一起,对丧尸的吸引力那是成倍的增加,所以不一会就有丧尸陆陆续续的朝这边走来。

在众人没有注意的时候丧尸已经慢慢的将人群包围了,当人群发现的时候丧尸已经逼近,众人无路可逃,有的人选择了往山上跑,而有些人则拿起武器勇敢的和丧尸战斗,还有一小部份人只会呆在原地尖叫,尖锐的叫声引来了更多的丧尸。

很快吕德辉就为他的选择而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吕德辉后悔了,早知道就跟着汪成他们走,至少还有活命的机会,但悔之晚矣。

一大群人最后活下来的只有几人而已。

“是谁说这山上危险的,我们走了这么久不是也没有遇到什么危险吗!”

云南笙皱眉,这吴丽娜也不知是怎么回事,最近老喜欢找茬。

“丽姐,你少说两句。”陈若仪柔声说道。

吴丽娜看了一眼陈若仪,幽幽的道:“若若,你变了。”

陈若仪内心抓狂,你才变了好吧,以前为人正直,虽说有点单纯,但好在三观正常,可是现在这脑回路简直奇了。

想她陈若仪虽然有点小聪明,但至少知道什么人能惹,什么人惹不得。

“饿……饿……好饿……”

云南笙拉着旁边的米晗:“晗晗,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啊!”说完还向四周看了看。

米晗眼神怪异的看了云南笙一眼,不明所以的道:“什么声音,我没听到什么声音啊!”

其实米晗心里的小人正得意呢,哼!想骗我,姐才不上当呢,这笙笙越来越会玩了,不过既然她想玩,那我就陪她玩玩吧!

看米晗的面部表情就知道她没有将她的话放在心上,不过云南笙也知道了米晗甚至其它人都没有听到那个声音。

可是那个声音一直一直嚷着饿,吵得云南笙的脑壳疼。

“你真的什么都没听到吗?”云南笙对米晗说道,并且揉了揉被吵的快受不了的脑袋。

米晗本以为云南笙是故意逗她玩的,但现在看云南笙的脸色苍白就知道事情大条了,“笙笙,你怎么样了,是什么声音,看你脸色很不好。”米晗一边说一边反手扶着云南笙。

王叔和王维也一脸担忧的看着云南笙。

楚夜辰几人也表示没有听到任何声音。

“你听到了什么?”楚夜辰问云南笙,只是他自己都没有发现他的声音里带着一丝紧张和关心。

云南笙迟疑了一下,“就是有一个声音一直在我的耳边喊饿,刚开始若有若无的,随着我们越往山里走,那个声音就越来越清晰。”

“听声音就好像是两三岁小孩的声音,软软糯糯的。而且那个声音好像是从山上传来的。”云南笙靠着米晗缓缓的说道。

“切,你骗鬼呢吧!这山上怎么可能有小孩的声音,拜托你要找存在感也编一个好点的理由好吗?”吴丽娜一副不屑一顾的表情对云南笙说道,眼神却是看着王叔的。

所以人都对吴丽娜没事找事的行为见怪不怪了,只要不搭理她就行了,只除了侯志昊。

只是有几道目光若有似无的落在王叔的身上。

王叔也是很心累的说,谁知道救个人会救出麻烦来了呀,早知道就不救了。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