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翼乌漫画全彩集日本漫画大全

狄白以煅筋中阶之身横击半步先天之境的擎血蛟,虽然战况惨烈,几乎倒下,但是最终还是以半步摩柯剑阵困住对方,奠定了战局的胜利。

任由擎血蛟在半步摩柯剑阵内四处劈砍折腾,狄白却是原地打坐入定,借由洞天兵诀和储存的药力来修复自己体内的伤势。

与此同时,众人的目光也皆是集中在了半步摩柯剑阵内的擎血蛟身上。面色苍白,气息萎靡,这便是他如今的状态。

刚才还是神完气足的半步先天高手,现在却是如同被透支了全身力量一般虚弱无比,一刀而已,竟是有如此后遗症。

一时间,所有人都是对那血杀九刀有了几分心理阴影。这般刀法强则强,但却不是所有人都消受的起的啊。

“是反噬”

九源剑仙的目光原本一直放在那半步摩柯剑阵之上,听到众人的议论之后,他眸光一扫便很是笃定地解释道。

“额滴乖乖,这是被自己抽干咧,可怜的孩啊”

臧天作为赌约的一方,原本已是认命了,但是没想到狄白居然绝地反转,给了他如此大的惊喜。

这也导致他不但一张老脸笑成了一朵喇叭花,而且说的话也不是很招人待见,尤其是擎云,他现在恨不能一把掐死这个老货。

作为承袭了完整血杀九刀的大能级高手,他自然知道擎血蛟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血刀本就是一门出刀必见血的凶刀,破血刀往后的六式刀法更是凶戾至极,擎血蛟那道刀芒击中了狄白还好,那刀芒自会带来想要的结果。

但是谁曾想最后关头却是被这古怪的剑阵给隔住了,如此的话,没有见到血的刀芒自然会选择离它最近的擎血蛟。

“还是太莽撞了啊”

想到破血刀的威力和伤害,他的眉头也不自觉地皱了起来。

若是吃了一记完整的破血刀,恐怕自家那个孩子此番当真是有些赔了夫人又折兵的意思啊。

与擎云的面色凝重不同,所有支持狄白的人皆是松了口气的同时也都露出了笑容。

巫雪就不说了,此时的她又蹦又跳,银铃般的笑声就没停过,和周围散修低沉的气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而狄氏那边更是早就声浪迭起,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几乎要掀翻整个练武场。

狄雪,狄流光,花儿,甚至还有白琉璃等一众少女皆是眼眶通红,明眸若水地注视着论剑台上的那个身影,而狄宁那些狄氏少年们更是早就激动的满面通红,一个个和大猩猩一般在那里捶胸发泄。

“呵呵,不愧是我狄氏麒麟子啊”

狄氏大长老一张老脸上满是欣慰之色,看向狄白的眼神更是满满的慈爱。

一旁的符王听了后,当即也是笑着点头称是。

如此佳儿,不愧是老夫的好孙婿。而他这幅自恋的样子被一旁的柳姥姥看到后,却是忍不住白了他一眼,不过随即后者脸上也是露出了笑意。

自己这外孙,的确是无法让人不满意啊。

“少族长的确天资绝世”

不仅如此,一向很是板正的狄武长老此刻也是心情激荡,竟是忍不出夸了狄白一句。

而见到大家都在夸自己的孩子,狄镜和柳柔对视了一眼,皆是满脸的骄傲。

这是他们的孩子,这也是他们的骄傲。

“唉,别人家的崽子怎么就这么好呢”

一向没心没肺的刀王一脸的惆怅,看到狄白如此表现后他就越发觉得自己家的孩子实在是有些拿不出手。

白采采还好,只要好好培养,未来的成就不说多高,守家肯定是够了。

让他觉得糟心的是白风,原先白风和狄白还算是并驾齐驱,两人之间的差距并不大。可是狄白这几个月的实力却是突飞猛进,不但炼出了一柄仙剑,修成了传闻中的上古剑诀,如今更是已经能够力战半步先天,甚至勉强胜之。

与其一比,如今尚还在熬骨巅峰徘徊的白风委实有些让他失望。

转头看了一眼身后的自家崽子,他也是发出了一声长叹。这辈子他都是在和狄镜争,不过看来其实也没必要继续争了,因为看样子两人下一代的胜负已经分出来了。

以狄白如今的进步速度,白风绝对是拍马不及。

不过说实话,白风自己也不好受。

看着台上光芒万丈的狄白,他心中的滋味简直无法形容。同为王者之子,他其实一直将狄白看做竞争对手,尤其是当初拍卖行一行之后,他更是一直在苦修,希望早日追上狄白的脚步。

但是没想到,两人之间差距不但没有缩短,反而变得越来越大。

如今的狄白,一身战力已是可以力克擎血蛟,直逼先天之境。而自己却连煅筋都没有突破,这般一对比,内心极为骄傲的白风登时有些无法接受。

“阿爹,回去后我想去白沙境修行”

双拳紧握,白风满脸坚毅地看向刀王。

而看到白风这般模样,刀王原先显得颇为暗淡的的大脸上不可抑制地浮现一抹激动之色。

“好,老子的种没道理比狄镜的差”

大手重重地拍在白风的肩膀上,他也是咧嘴大笑道。

见到这一幕,白琉璃和白采采的脸上也皆是露出了一抹笑意。

尤其是白琉璃,她看到白风主动要求修行之后,俏脸上满是喜悦之色,颇有种喜极而泣的感觉。

不过也不可能每一家都和刀王他们这么和睦,至少赵氏和太氏就做不到。

此刻赵武神和太正长老的脸色都是不怎么好看,究其原因还是狄白的表现太过惊艳,已是让两家产生了极强的危机感。

太氏还好一些,与狄氏同为王族之列,此刻纯粹是太正长老个人情绪作祟。

可是赵氏就完全不一样了,如今赵武神的眉头已是紧紧锁住,只是他喜怒不形于色,所以并没有人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方才有着一声深深的长叹不知从何处传来。

此时,论剑台上

体内真气恢复大半的狄白站了起来,径直走到了半步摩柯剑阵之前。抬手抚上剑阵,他漆黑的眸子内登时火热起来。

尽管自己第一次施展半步摩柯,但是这剑阵的威力着实有些超乎自己的想象,他甚至有感觉,面对这剑阵,即使是先天也休想轻易脱困。

“你若认输,我便收走剑阵”

看着内里气息萎靡不振,一脸苍白的擎血蛟,狄白满心庆幸,还好自己最后关头使出了剑阵,不然就该自己变成这幅鬼样子了啊。

“若是我不认输呢?”

擎血蛟直直地看着狄白的方向,脸上表情淡然,看样子竟是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

闻言,狄白沉默了,过了半晌,他开口问道

“你知道透阵枪吗?”

听到透阵二字,擎血蛟的脸上登时划过一抹苦涩

“赤龙八法,帝君武学吗,看来我输得不冤啊”

点了点头,狄白没有说话,只是随手将自己上身早已破破烂烂的衣服一把撕下,而后手一抬,黑色枪尖已是指向了剑阵内的擎血蛟。

下一刻,他体内的风系真气便是透体而出,将其手中的黑色长枪渲染的如同一杆翠玉长枪一般。

与此同时,随着一阵骨骼爆响,一股极强的杀伐之气也是自其体内冲天而起,正是洞天兵诀和他的杀伐之气。

如今的他已不是当初的熬骨巅峰修者,肉身达到了炼魂之后,他已经可以勉强撑起透阵枪,结合体内的杀伐之气后,更是可以使这招更强。

精赤着筋骨结实,块垒分明的上身,手持覆满青色风系真气的长枪,温润如阳光的脸上却是满满的杀伐之气。

杀伐,壮烈,却又给人一种极强的冲突感。

此刻的狄白,如同一块包裹着火焰的冰,虽然冲突,但是却又很和谐的存在着。

“是个好苗子”

风千羽殿下身边的黑衣人见到这一幕后,却是双眼放光地称赞了一句。

真正的强者不是只会一味地杀戮,他们也是有感情的,若是满心皆是杀戮欲望,那么迟早会迷失,成为一具傀儡。

如今的狄白,虽然周身杀伐之气强的有些过分,但是却能保持本心,乃是修习杀戮之道的绝佳好苗子。

他的声音不算小,狄镜自然也是听到了,眸子朝那黑衣人一瞥,后者立时身子猛然一颤,额头瞬间冷汗密布。

“吾儿就不劳殿下操心了”

冷冷丢下一句话,狄镜便是转过了头。

听到狄镜这么说,风千羽的脸上登时浮现了一抹尴尬和恼火,而后她便是狠狠瞪了一眼那个护卫

“回去后自己去刑狱领罚”

清冷的声音响起,那护卫自知失言,连忙点头称是。

处罚完了这个护卫,风千羽殿下也是将目光投向了论剑台上的狄白。

她自然是知道狄镜为何发怒,杀戮之道,又称无情道,乃是灭绝人性的一种大道。修习这种大道的修士有一个算一个,没一个有好下场,皆是疯癫而亡。

自己那护卫虽然是无心之语,但是难免会让狄镜觉得是自己授意,想到大夏皇室曾经做过的一些荒唐事,她虽然觉得无辜但也只能摇头吃下了这个哑巴亏。

能怪谁呢,只能怪自己御下不严,怪自己族内有过前车之鉴。

“怎么啦?”

柳柔见到狄镜脸色难看,于是好奇问道

“一些肮脏事,不必理会”

狄镜冷哼一声,眉目间满是杀气,敢把主意打到自己孩子身上,大夏皇族又如何,皆是躲在人王背后狐假虎威罢了。

看到狄镜这般模样,柳柔也大致猜到了一些事情,当即脸色也是难看了起来,看向风千羽的眼神自然也不如一开始那般热络了。

见状,风千羽殿下只能在心中暗自叹息,看样子自己是被战王夫妇俩给拉入黑名单了啊。

忽的,她不知想到了什么,清冷眸光一凝,内里不知何时显现出几分杀气来。

而此时,论剑台上

狄白以透阵枪锁定擎血蛟,后者察觉到那种传自王者武学,跨越天地的威压后,终于是在摇头叹息中说出认输二字。

“狄白,胜”

狄武长老洪亮的声音响起,宣布了此次斗法的最后赢家乃是狄白。

至此,狄白二战连胜,连败两位半步先天。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