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痴汉电车

春去秋来,京城里的人事物也随着时间而更迭起伏。

那年,贾迎春随萧云调任回京后,来年春天,贾琏与王熙凤的长女巧姐儿就定了亲事,对方是咸宁长公主的孙子沈明晋,大巧姐儿四岁,贾琏升任河南清吏司郎中那年,沈明晋二十岁,其父沈侯替他在吏部也谋了个职务,正好就在贾琏手下,同年,感觉有些小悲催的沈明晋迎娶了年已十六岁的巧姐儿过门。

不过,贾迎春那时觉得最好笑的是听萧云转述的部份情节:贾珂与贾荞这对叔侄自从知道姐姐(大侄女)快要成亲,两人对沈明晋的意见似乎还挺大的,于是他们俩就挡在二门外,非要沈明晋当着众人的面背出诗经里有关凤求凤的诗作三首,只要他们二人都认可了,自然会放人过去。

一向自认饱读诗书的沈明晋闻言也不禁要五爪挠墙、泪流满面了,因为重点并不在于他能不能背得出诗句,而是在于眼前这两位小子能不能认可的问题…但是能拒绝吗?当然不能!!所以沈明晋极度哀怨地一连叩关五回,才得到两位小朋友的点头…放行…。

又来年,杨文定已经在金陵连任两期,终于可以调回京城了,所以薛宝钗也跟着夫君回京。

这一次,却是林黛玉作东,请来三春及凤阳郡主作陪,替多年不见的薛宝钗接风,几个姐妹相聚,除去一开始的生疏,不多久也就恢复以往的情谊。

贾探春与贾惜春二人婚后生活虽有些小起伏,但大致上都算颇为平顺,众人见面时,贾惜春还微挺着肚子,让林黛玉连喊数声罪过,因为她并不知道贾惜春有孕的事。

只见贾惜春一脸淡定地道:“又不是什么大事,而且我好不容易有机会出门,要是林姐姐还不让我来,我才要恼了呢。”

“哎!可是这么一来,妳倒成了我们几人当中,唯一一个带着儿女出门的了。”贾迎春笑道。

因为是姐妹们聚会,所以大伙儿并没把家里的儿女带出门,要不然,贾迎春的二儿一女,薛宝钗的一儿一女,还有贾探春刚周岁不久的儿子,凤阳郡主的三个儿子,再加上林黛玉也是一儿一女,算一算人数,开个幼儿园都足够了。

“所以咱们今天都要小心一些,四妹妹可是最要紧的时候,可惜妳们没机会见到我嫂子的女儿,如今我倒是觉得我们几个全被个小丫头给比下去了,虽说才五岁,可那娇俏的模样,连亲家母都说比起嫂子当年更胜几分。”薛宝钗所说的正是嫁给了薛蟠的甄英莲,昔日的香菱。

香菱嫁给薛蟠多年,只得一女,但是薛蟠却极疼爱独女,连薛姨娘几次说要为儿子纳妾生子,薛蟠都不肯,还直言以后替女儿招婿就成了,险险没把薛姨妈气个倒仰,不过被薛宝钗劝过几句后,也干脆甩手不管了。

杨文定原就是京城人士,初任邢部主事,倒没有多大的阻碍,而薛宝钗也因为与林黛玉贾迎春等人的情份尤在,所以对于内宅夫人们的交际活动很快就融入其中。

数年之间,先是几位长辈的相继辞世,后来又历经皇上驾崩、新皇登基等国家大事,众人的官职也随着新皇的重视与否有过一次大变动,像是司徒端调任大理寺少卿,萧云调任领军卫右将军,贾琏非常开心地踢走才坐那个位置不久的户部右侍郎,自己顶上了,至于更前一任,却是在两年前,林如海病逝后,升官补了林如海的位置。

另外,林珩也从翰林院侍读调往礼部任仪制清吏司郎中一职,连有点点关系的杨文定都被调到户部江西清吏司任郎中一职。

贾迎春和萧云的小女儿萧琼出嫁那一天,她一边抹着眼泪,一边目送女儿的花轿离开,等到送亲队伍远去之后,两个儿媳妇匆匆从内院出来,大儿媳要忙着收拾善后,小儿媳还得劝自家婆婆进屋里休息,不过谁也不敢多说别的,就怕不小心让婆婆又伤心落泪,直到萧家几个男人回来,两个人才暗松一口气,心想这婆婆对她们的好是没话说的,不过就是公公太疼婆婆了,有时候连她们夫君都受不了呢,更何况她们做儿媳妇的?

萧芳是贾迎春三十岁那年生下的,贾迎春一直觉得生萧芳那时可比生大女儿萧苓的时候更辛苦许多,但实际上,她的身子骨一向很好,好到自己都舍不得自己疼了,更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贾迎春被萧云养得越发娇贵,每每去参加宴会,总有不相识的官家夫人会以为她是哪家的新妇,根本看不出已经是三个孩子的母亲。

贾赦是在梦里寿终正寝的,送葬的那段时间,贾迎春几次回贾家上香,多年不曾照面的贾宝玉见到了她,不敢上前相认问候不说,还偷偷地问身边的人,道:“那个人是谁?怎么和二姐姐长得好相似?”

“宝二爷怎地会认不得她?她不就是咱们家的二姑奶奶嘛!不过你们大概很久没见面了吧,说实话,我还没见过谁家的姑奶奶出嫁十多年了,仍然跟年轻的时候差不多,我记得当年有幸瞧过二姑奶奶一回,哎!那模样呀,就跟现在看到的几乎一个样儿,咱们家二姑奶奶可真算得上好命的。”

“那是二姐姐?怎么可能?!哪家水做般的姑娘出嫁后不是跟死板皮的鱼眼珠子一样,哪里还能这般灵活?你一定是看错了。”贾宝玉不敢置信地自言自语道。

这些年来,贾宝玉的日子当真没有多好过,身边的袭人麝月早早就被史湘云发卖了,剩下秋纹、茜雪和柳五儿几个,整天只知道争来吵去的,明明都没有出嫁的姑娘,却也越来越像鱼眼珠子…贾宝玉心里厌弃了原先娇美如花的丫鬟们,他以为她们一日不出嫁,就能一日如水做般的清纯,却忘记这些丫鬟早和他有过亲密关系,哪里还能一如往昔的单纯体贴?偏偏他还在做着这种可笑的白日梦。

史湘云用尽心机,才在巧姐儿出嫁那年,生下一个儿子,为了这个儿子的将来,史湘云对贾宝玉身边那些丫鬟越发不愿意拿出一毛钱供她们享受,于是贾宝玉也更不待见她了,但这些对史湘云来说,她早已不在乎贾宝玉心里有没有她,她只要有儿子就够了。

王熙凤自然是把史湘云的一切作为都看在眼里,她从不明面上帮助史湘云,但拐着弯出手援助的次数却也不少,史湘云的独子贾荇六岁时,王熙凤才第一次主动找上史湘云,让她送贾荇去读书,束帛、纸笔等物均由贾府的公中支付。

荣宁两府被抄之后,皇帝并没有禁止贾家子弟科举入仕…毕竟贾赦父子尚在朝中任职,这一点就有些多余了,是以没有这一项禁制。

那年,荣国公府倾倒,贾母病逝,贾赦依礼上折请辞却被皇上夺情留任,只同意贾琏代父卸职守孝,贾琏带着贾兰母子和几个贾家子弟送贾母灵柩回金陵之后,贾兰就随母亲李纨留在金陵祖宅生活,直到新皇登基,来年开恩科时,他才再次来到京城,这一年,贾兰已经二十岁,尚未娶亲。

贾兰最后侥幸考上,为二甲第三十五名,贾琏替他谋门路,入了翰林院任庶吉士,消息传回金陵,李纨也不知道是高兴过头还是如何,竟然就没了…于是让还想替贾兰在京里讨个娘子的贾琏只得摇头叹气地缓下原本的打算,直到三年后,才替他寻了一门亲事,女方是礼部郎中的女儿,因为几年前,双方已经透过口风,所以这件事办的也不慢,将将一年的功夫,贾兰就成了亲,尔后自然是一切靠自己了。

贾迎春一直觉得日子过得飞快,好像每每不过一闭眼一睁眼之间,自己认识的那些人里就会有谁家传出什么大事。

这不…她刚抱上曾孙子的时候,宫里又一次敲响丧钟,那个她从年轻就认识到现在,彼此看着对方一路走向人生顶端的皇太后蒋氏也走了。

“唉!人都走啦,林妹妹不在了,宝姐姐也不在了,臭老头子最坏心眼了,居然还比我早走五年,就是不知道探春和惜春如今好不好?”贾迎春一脸黯然地叹一口气。

她身后的大儿媳妇吕氏,手里捏着一封信,更加不敢拿出来了,信里面写的正是贾探春病逝广州的消息,然而这个当头,她哪里敢再刺激婆婆?所以就只能闭口不言。

皇太后薨逝,贾迎春做为二品诏命夫人,自然是得进宫哭灵的,然后又和其他诏命夫人一起送葬到皇陵之地,等她和吕氏从皇陵回来时,整个人的气色看上去都非不好,萧然见母亲如此情状,难忍心中悲恸地偷偷埋怨过吕氏几句,吕氏也觉得有口难言,她想婆婆年纪已经不小了,怎么还可能一如当年,而且坦白说,自从公公不在之后,婆婆的气色是一日不如一日,若不是还有几个姨婆在,婆婆只怕早就…可她哪里敢反驳?只能低下头任由丈夫数落。

可是萧然真的不知道母亲的情况吗?自然不是,他心里也在害怕母亲可能快要随父亲而去了,可又不敢把这种情绪表露在脸上,只能暗地里发急信去给在江南经商的弟弟萧焜,让他赶紧回来见母亲一面,连大妹小妹也都得到消息,各自从婆家回来在母亲跟前尽最后一份心力。

萧焜带着妻儿,连赶了一个月的路,总算及时回到京城,他们回来后的第三天,贾迎春含笑而逝,时年六十岁整,她的穿越人生也在那一刻正式划下句号。

作者有话要说:按下已完结前的最后一章…真的是最后一章啦~~~淡素还是没有写到妙玉,咦?!所以妙玉去哪了?只能从此成谜了,因为这位占幅不大的菇凉,某柔一直不明了她为何被评为金陵十二金钗之一=.=。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