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禁忌校医

进入打铁铺,寇典躺在床上打着呼噜,对打铁铺里的事情不闻不问。

周边是正在工作的学徒,经过了一年多的磨合,逐渐掌握了低等级魔剑的锻造,形成了流水作业、大批量生产的最低标准。

打铁铺正在向着兵工厂的身份转变着。

一个棒小伙子推着木头小车,里面放着刚刚打好的兵器,一水的一品魔剑,偶尔也有发挥超常,成为接近二级魔剑的极品。

叶辉很满意,隐忍了两年时间,挥霍掉全镇的资源,终于到了物尽其用的时刻了。

“咳咳!”叶辉清了一下嗓子,周围忙碌的魔族纷纷抬头,看见了叶辉。

“叶哥!有什么吩咐?”一个领头摸样的大汉跑了过来,一身腱子肉映衬的像铁塔一样。

叶辉拍了拍对方结实的肌肉,说道:“去把所有的成品武器都运到我那去,回头和老爷子说一声”。

对方点头,说了一声好嘞,连忙叫上身边的几个大汉,去兵器库运送武器。

叶辉紧跟着出了兵工厂,回到自己的大殿中。

等了片刻,大汉们将武器推到大殿中,堆在一起。

叶辉看着满地堆起像小山一样的兵器,猥琐的脸上不禁笑了,这可都是钱啊!这些兵器别看在魔界很常见,可在妖界却是宝贝。

一连十枚纳戒被塞满,叶辉锁住殿门,回到床上坐好。

思绪沉入,久违的感觉中带着期待。

识海中——

两年未见的柳妖还是那副亘久不变的表情,只是眼神中也多出了一丝柔和。

叶辉登上骨山,坐在柳妖身侧,开口说道:“你丫还活着呢?”

柳妖不甘示弱,说道:“你会比我早死的,我确定!”

叶辉一挑眉毛,有些愤恨的说道:“还是这副德行,懒得跟你说话,快点送我去妖域”。

柳妖轻轻点头,手掌在叶辉身上一抓,拽出一团妖灵,慢慢蠕动成叶辉二号。

手指一点,通往妖域的大门开启,叶辉跃下骨山,进入妖域。

叶辉二号跳到柳妖肩上,柳妖侧头看了一眼,说道:“尽快进入通天境,你的妖灵被压抑了太久,赶紧突破,否则容易出现变故”。

话音刚落,叶辉便出现在了妖域,在他出现的一瞬间,胸口处出现一个漩涡,周围的妖气疯狂涌进他那没有一丝妖气的身体内。

与此同时,还有灵力,两种能量化作洪流,一者沉入丹田,一者进入识海。

由于是在安全区,叶辉只能增加能量,却不能提升境界,鼓胀的灵力在丹田内肆虐冲撞,澎湃的妖气充满识海。

叶辉这才知道这两年自己错过了多少,也才知道被能量溢满的恐怖,仿佛下一秒就要爆体。

好在这两年自己的身体素质不断提高,换做旁人,早就被炸成渣了。

举步维艰,叶辉走向安全区的最深处。

熙熙攘攘的妖群比之以前更加拥挤,罪魁祸首正是那个叫做辰瑶的女子,正是她打开了通天境第三层,才有了这么多妖的涌入。

周边各大店铺火爆异常,叶辉远远的便看见了自己的那间交易行。

门口站着四名身材火辣的美女接待,身上穿着紧身的粉红色旗袍,开叉开到大腿根,身后各带着一条白色尾巴,耳朵尖尖竖起,这是妖界最出名的魅惑一族,四名狐狸精,吸引了无数妖的眼球。

叶辉艰难跋涉,总算蹭到了交易行的门口,两名女妖精连忙上前,拉住叶辉的胳膊。

“老板这边请,需要什么尽管看,本店什么都有,保证您不虚此行”。

小狐狸精一边拉着叶辉,一边抛着媚眼,饶是叶辉这种经过大风大浪的人,都有点承受不住,更别说那些涉世未深的小小妖兵了。

逃一般的进入店内,叶辉直奔柜台,和掌柜的说了一句,声称要见未央。

掌柜的是一个妖校境的老头,眼力极好,被未央委以重任,可他并没有见过叶辉,加上看不清叶辉的境界,心中难免犯上嘀咕,这小子知道老板的名讳,想必不是拿自己开涮来的。

掌柜的毕竟有见识,不像年轻人那样容易毛躁,沉吟了一下后问道:“这位小哥,敢为尊姓大名,我也好跟老板汇报一下”。

叶辉点头,自己实在是有点承受不住了,连忙说道:“叶辉,你让那小子赶快过来”。

掌柜的一愣,想了片刻后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取出一块传音玉简,催动妖力。

传音被接通,未央懒洋洋的回了一句:“啥事儿啊!我正吃饭呢!”

当听说是叶辉找他后,对面的声音明显增加了几倍的分贝,带着狼嚎一般的咆哮道:“别让他走,小爷我今天要报仇”。

叶辉一缩脖,明显的感觉到了未央的哀怨与愤怒,想想也是,自己这个甩手掌柜一当就是两年,还真是难为他了。

不一会儿,未央急匆匆的跑了过来,跑到叶辉跟前就是一拳,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控诉着,把周围的工作人员都看愣了,掌柜的更是惊掉了下巴,心想这二人莫不是有基情?

进得后堂,未央不住的咒骂着叶辉不仗义。

叶辉讪讪的笑了笑,问了一下未央最近的店内状况。

一谈到正事,未央正经了许多,对叶辉说道:“最近的生意还算可以,这取决于最近大量入驻通天境的妖修数量,可是,这只是暂时的,以后的情况并不乐观。

我妖界的矿石产量一直偏低,对武器的需求直线上升,坏就坏在我手上的资源并没有涉及到这一类,单凭灵药、灵丹这些低廉的消耗品,我们很难再有市场。

所以,你现在看到的繁荣景象,不知道还能持续多久,或许再有三四个月,我们就会被同行打压掉”。

未央的话语中带着担忧,正如他所说,没有根深蒂固的资本,很难在妖域长久的存活下去。

叶辉听到这里不禁大笑出声,笑的那叫一个开怀。

未央愣愣的看着他,心想这丫的是不是傻。

叶辉笑了半晌,说道:“未央,你赚钱了之后最想干什么?”

未央并没有明白叶辉这句没头没脑的话是什么意思,只能带着疑惑的回了一句:“想娶一个青梅竹马的蚕族姑娘为妻,可惜她爹是个守财奴,说要五百万的天价聘礼,这也是我奋斗的最重要的原因”。

叶辉笑声再起,说道:“我给你一千万,给我用钱砸死丫的”。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