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别放东西在里面好涨

“溪溪溪溪”门外传来洛泽超大的喊门声音,这门拍得靳溪被吓醒还以为是地震了。

伸手按了按剧烈跳动的心脏,脸色阴沉沉的,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平复了一下心情才去开门,脸色调整到比刚刚好了很多。

“溪溪,睡了吗告诉你今天小区里开了场音乐会你的脸怎么了”眉头瞬间皱起,一步子就快迈进靳溪的家门,“谁欺负你了”

靳溪实在给不了他好脸色,听秦舜说这小子好歹也是个知名大学的高材生,怎么性格这么咋咋呼呼的,“没人欺负,我不小心摔的。”

“溪溪你伤得这么严重应该去医院啊”洛泽准备拽起靳溪的手把她拖去医院。

但靳溪大力地抽回自己的手掌,“洛泽,很感激你帮我租到,也谢谢你对我的好意,但是我想你真的不了解我是个什么样的为人,但是我想告诉你,你这样闯进我的世界未免太过冒失了。

你以后有什么忙我能帮的,你尽管提,除了感情方面我帮不了你,其他的我可以不留余力地来帮你。”

“你一定要把话说得这么绝吗”洛泽抬起眼睛看着她,像只受伤的小兽。

可怜的眼神对于靳溪来说毫无用处,“我这个人不喜欢拖泥带水,能够快刀斩乱麻的事情,我绝不会拖延。”

“你是不是跟我哥接触了几天喜欢上我哥了”

靳溪气得好笑,但是理智还是占据了上风,“这不关你哥的事情,这真的只是我个人的想法,我们的确不合适,你浪费时间在我身上做的只是一些无用功罢了。洛泽,如果你不想失去我这个朋友的话。”

“才不要做什么朋友”洛泽直接从楼梯跑了出去,开车,直接杀到秦氏。

看着空旷的楼道,靳溪微不可查地叹了一口气,长痛不如短痛,他单纯阳光而美好,应该是很容易让人心动的那一型,但是很抱歉,她真的不喜欢。

洛泽一脚踹开秦舜的办公室门,动静大的所有人都抬起头来看向那个方向。

“看什么看好好工作”沈嘉文站起来大声呵斥,心里不明白二少爷这是怎么了,这么大的火气。

“秦舜你还是我亲哥哥吗我喜欢的人你也抢”洛泽口不择言,全然没有平日里一点点和哥哥相亲相爱的影子。

chris的秘书正在和秦舜商谈着chris接下来即将启程回美国的事情,过阵子会再飞到。事情已经说到尾声的时候,因为门口大力踹门进来的人而不得不提前终止对话。

秘书简单说了几句话,匆匆离开。

秦舜看着怒发冲冠的洛泽,心里闪过千百回思绪,但他独独没想到会是这个。

沈嘉文眼疾手快地关上了总裁办公室的门,“秦舜,我只不过去外地做了几天见习,没想到你竟然有这种心思”

秦舜眉头刷的皱了起来,“你什么意思洛泽,请你把话好好说清楚”

“说清楚还要说得多清楚你和靳溪的那点儿事我能不知道吗秦舜,既然你敢做就不要怕这世界上没有密不透风的墙”声音大得办公室外的所有人不敢发出任何一点声响。

“我和靳溪什么事”秦舜准备拉过洛泽让他平静下来再谈问题,人在愤怒的时候智商等于零。

“你别碰我你明知道我喜欢她为什么还要和她走的那么近今天她和我说我和她不合适,含肯定是和你接触了几天喜欢上了吧也是,你这么有钱长得又帅谁不喜欢你”

“洛泽你先冷静下来再和我说话”

“冷静哥哥撬弟弟墙角这件事情让人怎么冷静得下来哥,我以前很崇拜你,但是今天我才发现你真的无耻”洛泽的手一下一下地指着秦舜的脸,激动到眼球充了血。

秦舜从没想过靳溪对于洛泽的影响力会这么大。

他沉默了,不想伤害弟弟,也不想扼杀自己心里刚刚萌芽的感情。

他真的没那么大义,什么事情都可以让,但是感情是绝对绝对不可以让步的事情

“你现在知道为什么靳溪不喜欢你了吗”秦舜沉默了很久,才对着洛泽这番话,看着弟弟一下子愣住的样子,他心疼,但是洛泽需要成长,那么就让他来做这个磨刀人吧。

“是不是觉得我这么说很不厚道很不像你的亲哥哥”秦舜往沙发上靠了靠,眉宇间透露着的倦意让他看起来很是疲惫,“小泽,我的确喜欢靳溪。”

洛泽瞪着眼睛冲动地想要开口。

“但是靳溪她不知道。你这么怒气冲冲地过来找我,恐怕是刚从靳溪那里过来的吧。”秦舜看着洛泽的眼睛,“我和靳溪现在只是朋友,而我也相信小泽你,是不会在靳溪的面前说出刚刚的一番在我面前说出的话的吧”

洛泽依然紧紧地盯着秦舜,身上的气势慢慢地弱了下来。

“小泽,你二十三岁了,不应该是意气用事的年纪了,你在做事情之前要考虑你在做了这些事情之后,你需要承担的后果是什么小泽,这世上最伤人的不是武器,更不是毒药,而是人言,是人心。

我喜欢靳溪,只是还停留在有好感的阶段,我可以管住自己的言行,但是我管不住自己的心啊,小泽,哥从小到大没和你争过什么,但是这件事情上,我绝不会退让。”

“你以前不是这样儿的。”洛泽彭通一声坐到沙发上。

“那么好,我们不说自己,看靳溪的选择,怎么样我们尊重她的意愿,她是个**的自然人,有能够自己做出选择的能力,更有权力。”

洛泽只觉得面前的这个人让他陌生,他抹了一把脸,没说话,直接从秦舜的办公室中走了出去。

大厦外迎面而来的冷风吹着他的脸,让他的脑袋冷静了下来,他突然回头看了一眼四十二层亮着灯的那间屋子,突然感觉这个世界其实比他想象的更加冷漠。

不关他的家庭,不关秦舜,关于靳溪,那个他曾经想过她天生应该讨喜的女孩儿。

他忽然有些狠毒地想她根本不配得到幸福。

------题外话------

洛泽:秦舜你出来,单挑

秦舜:冷漠脸小泽不要闹了。

洛泽:咱毛平竞争

秦舜:我没耍手段。

洛泽:你这个魂淡抢我的溪溪

邢晟:确定是你的

秦舜:眼刀飞来

谢谢各位朋友的收藏涨了两个收藏很开心

...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