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求你们不要做了np

袁佳木还是一如既往不喜欢医院的气味,这次出来后更是浑身难受。`乐`文`小说`www.しwxs.com她心不在焉地走着,结果木马示意她前面有台阶,她没留神,一脚踩了空摔在了地上,好在只是马路边的一个高低坎儿,并没有跌得很重。

很快就有人过来把她扶起来,问她有没有事,嘱咐她走路小心着些,她点点头僵硬地回应着一个个来自陌生人的问询。脚边木马贴着自己的温热,手掌和膝盖后知后觉的疼痛,以及冬末春初微凉的风都让她游离的心绪渐渐稳定下来。

袁佳木回到树木花店时,已是午后,她本来没察觉到已经过饭点,直到被巷子里各种饭香环绕,才回过味来。她愁了,今天的事如果江晋问起来,该怎么解释呢?她其实并不是很想把慧娟阿姨的事说出来,而且,她也没想到会去那么久,江晋该不会一直在等她吃饭吧……

沈良铭在换盆栽,一转眼便看见袁佳木站在店外,一脸做错了事生怕被责怪,正在努寻找借口的纠结表情。他低头想了想,默默起身把买好的饺子重新放进微波炉,然后继续做自己的事。

她还在踟蹰不决,结果耳边突然响起了齐欢欢高亢的声音。

“你干嘛呢?杵在这儿,怪挡路的。”说完她大手一推,进门的同时把一脸懵逼的袁佳木也拱进去了。

“连着两天大夜班,再加上早上一个白班,简直把老娘当畜生使,妈呀渴死了,小晋哥快赏杯水喝。”齐欢欢往长沙发上一摊,心安理得地使唤着,说完还朝袁佳木飘了几个挑逗的眼神,“你看我对你真爱吧?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特地来给你说教,在医院我不好跟你嘀咕太多,我是真怕你傻了吧唧地被那个看起来就猴精猴精的慧娟阿姨三言两语给忽悠得没边了,然后乖乖地把存款全部交出去,我告诉你她儿子那病真要治起来,你这点存款根本不够看,你帮一回就算了,想想你家小树,你养他路漫漫,花不少钱呢,对不对?哎,你们吃饭没啊?没吃正好,你们吃啥帮我点一份,我忘带钱包出来了。”

每当这类尴尬的时刻,某种早早就被袁佳木觉悟出来的想法就会再次侵袭她的大脑前叶——认识齐欢欢是件喜忧参半的事,而且忧伤往往比惊喜来的猛烈得多。

不该提的她全一次性提到位了,雷区全满……

如果当年高考齐欢欢能思虑得像现在这么周全,想必如今就能和她心爱的习练男神共同在病例的海洋里遨游了,学术的天空里飞翔了……命运真是不可说,唉。

沈良铭起身把手擦干净,边倒水边道:“还没有,微波炉里有饺子,刚热的。”

“啊哈,你是不是猜到我会来啊?这么刚好!”

齐欢欢兴高采烈地速速啃了几个,顺了一杯酸奶便走人了,临走前又认真叮嘱了一遍袁佳木,并且让沈良铭好好盯紧她以及她的金库,深藏功与名。

袁佳木想来想去,还是决定先道歉。

“对不起……”

“下次不许这样了。”

她呆呆地应着了一声好。

“你胃不好,必须要准时吃饭,不一定非要回来吃,在外面买点什么垫一垫也行,不过要注意卫生。”

他轻柔的声音在小小的店铺里回来荡去,也不知是哪几个字敲到了她的心房,让她有些迷糊起来。

袁佳木安静地等了一小会儿后,问:“没了?”

沈良铭笑起来,“不然呢?”

她抿着嘴,“我早上出去,没有告诉你我去哪儿,也没有告诉你慧娟阿姨的事,晚回来也没有跟你说一声,害你一直等我……其实,我是为了这个说对不起。”

“你不用因为忽略了我的感受而道歉,你只要照顾好你自己,一日三餐都按时吃,垃圾食品少碰,不要磕着伤着,保持心情愉悦,我就无条件原谅你。”

袁佳木的眼睛有些发热,但还是忍不住嘀咕:“……可我们说好不彼此隐瞒的。”

沈良铭拾花的动作微滞,眼神渐渐黯了下去。片刻后,他才道:“是人都需要秘密,你不想说当然有你不想说的道理,我不愿强迫你。”他看向她,她安静地坐在椅子上,浅褐色的瞳仁干净剔透,如映了秋叶的一汪湖,望着他的方向,虽然没有把他的身影抓准,却仍炯炯有神。

有时候他会很害怕对上这双眼睛,那片倒影里的他和尘埃不染的她这样格格不入,所有他桥接在他们之间的欺瞒和谎言仿佛一览无余。

袁佳木笑起来,“你这样宽容大度,体贴入微,我都不好意思问你有没有过前女友啦,最喜欢的是哪一个啦,初吻什么时候啦之类的事了。”说完还特地重重地唉了一声,一脸可惜。

她本以为这样的玩笑话会把气氛调节得欢快一些,可是接下来的却是她意料之外的沉默。她的感官里,声音占了大半,一旦安静下来,她难免无措。

……说错什么了?

半晌后,她听到他走了过来,气息渐浓,温热的感觉近在咫尺。

“我也有秘密,没告诉过你,因为我觉得还不是时候。”

袁佳木大方道:“那就等你觉得是时候的时候再告诉我啊。”理解是相互的,总不能他宽容大度,她却咄咄逼人。

又是一阵沉默,她正想着难不成又说错话了,便感觉他非常轻非常轻地叹了口气,下一秒就抱住了她,手臂环在腰身,渐渐收紧,周遭便都是他的气味,熟悉又惬意。

隐约间,听到他似乎说了一句:

“我欠你太多。”

他的声音里糅杂着太多情绪,她听不明晰,但总觉得他最近越来越患得患失了……

为什么?

********

方小萱坐在咖啡馆的角落,看着手里的资料,精致的眉头紧紧锁着。

江晋,到底什么来头?

她把习练,袁佳木,江晋的信息都点了一遍,习练和袁佳木她已经了解得七七八八了,唯独江晋,身份背景经历干干净净,除了必要的信息,其他的基本全无,简直就像剧本里随意捏出来的路人甲人设,然而这是不符合逻辑的,因为生得那样一张颠倒众生的脸,不可能过得那么风平浪静。

除非……

他的身份被修饰过,或者,根本就是假的?这样一个来历不明的人,一直在袁佳木身边,到底图什么呢?

方小萱在风云混沌的模特界混了那么多年,识人的眼力还是有的,但是看江晋的眼神,她连最起码的善恶都分不出,总觉得他藏得太深。

“你现在小日子过得还可以嘛,钓上了习老板的宝贝大少,以后是衣食无忧了?”坐在方小萱对面的男人一边搅着咖啡一边眉飞色舞道,“不走台也好,模特多少职业病啊,看在我曾经带过你的份上,给你个建议啊,好好把握住机会,赶紧嫁个豪门算了,还拼什么拼啊。”

方小萱从资料里抬起眼看向他,笑起来,“怎么了?怕我东山再起,抢了你家孩子们的饭碗吗?”

这男人是她的前经纪人托尼,在他带的模特里,她一直属于拔尖的,所以也算恩宠甚隆,不过大家的关系仅仅是因为利益一拍即合的临时拍档,脆弱得经不起任何风吹雨打,看,她一落难,他就弃车而去了。

好在她清楚他不是完全没有良心,至少这次她请他帮忙,他还算仗义了一把。搜集消息八卦这类事,除了托尼,她也找不到更适合的人了,毕竟对于运营明星的专业人士而言,这应该是基本功。

托尼白她一眼,“要不是你当初对肖老大宁死不从还打破了人家的头,你会落得被封杀的下场吗?一路都是这么过来的忍忍不就好了嘛,何必遭这个罪,况且现在半个□□麻豆圈都在肖哥的管辖范围,你都把人得罪个透了还想怎么起来?”

“他有恋童癖,我恶心。”方小萱说得浑不在意。

“啧啧,还挺有原则,真不知道说你气性高还是作大死。”他叹口气,由衷地可惜,这么好的苗子,怎么就自己砸了自己的前路呢?是有多想不开?“今时不同往日了姑娘,你出道那会儿模特这行还不是火,现在模特也朝着明星化的方向走了,甚至比传统明星逼格还高,新人一个接一个地冒出来,你还是把你那傲气收收,毕竟花无百日红啊,我最近刚签的景絮的势头就很不错。”

景絮,好像是袁佳木的朋友……如果能让托尼说出势头不错,看好这些夸赞的词,说明这个人资质应该非常好,其次也要会做人,会做事。任何的圈子都是物体类聚,她能混得小有成就,她身边的人自然也是这样的属性,但是这个景絮,绝对不是她那个圈子里的人,因为她真是从来没听说过。她不解地皱眉,道:“怎么没听说过?”

“就是以前某个不入流的小公司旗下的三线模特,说起来也怪了,景絮就是个一穷二白夯吃夯吃埋头奋斗的小姑娘,怎么找到的靠山?”说到这儿托尼的眼睛都亮起来了,“对了,她靠的那山头可牛逼大了。”

方小萱本来没多少兴趣,现在倒真被吊起了胃口,“谁?”

“卓伦小公子!”

还真是个不得了的靠山,这都不能叫山了,得叫山脉。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