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彩无翼乌之邪恶老师

……

奚朗旬,大爷的,他这是吃干净又去找别的快活去了吗?

不到三秒,那边竟然把电话打了过来。《乐〈文《

朱丽叶十分好奇的看了两秒,接着按下了通话键,但是没有开口说话。

大概顿了两秒,那边传来一个温柔的女音道:“你好,你是朱丽叶?醢”

朱丽叶皱了皱眉,她感觉对方语气非常友善,也就没有想多嗯了一声。接着又问道:~“你认识我吗?你是哪位?”

“虽然没有见过,听贺靖说过很多次,忘了自我介绍,我是贺靖女朋友,奚成舒。”

朱丽叶第一反应道:“奚朗旬的妹妹。缇”

她突然想起来,原来丟在他妹妹那里了,可是昨天接电话的女人是谁。

没等朱丽叶想清楚,那边又传来声音,“嗯!我哥的手机丢在我这里,就一直没有拿回去,我看你给他打电话,所以就想问问,你能不能把手机给我哥。”

朱丽叶愣了愣:“你为什么不自己给他?”

那边停了几秒接着说:~“有些不方便,还有我想见见你,一直听贺靖说道你,但是还没见过你。”

朱丽叶想了一会儿道:“那好吧,哪里见面?”

“我还在医院,你可以来找我吗?地址我发你手机上。虽然这好像我有些不礼貌,”

医院,没错,之前奚朗旬妹妹流产之后估计还在医院休养,她呡了呡唇:“没关系,我等会儿就到。”

……

朱丽叶来到医院的院子里,远远看见奚成舒坐在长椅上晒太阳,她呡了呡唇走过去跟奚成舒打了招呼。

奚成舒抬头笑了笑:“你是朱丽叶?”

朱丽叶点点头,奚成舒笑笑说:“你真的好漂亮,贺靖还骗我。”

话到嘴边,奚成舒又收了回去,然后有些不好意思的舔了舔唇。

朱丽叶当然已经体会到了,她嗤笑:“贺靖那那臭小子肯定没有少说我坏话,”提起贺靖,朱丽叶感觉不对,怎么一直没有看到他身影,她看了看四周,没有看到贺靖,嘴里叨念:“贺靖这臭小子怎么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

奚成舒笑笑:“是我让他去买东西的。你坐吧!”

朱丽叶挑了挑眉,听这意思,奚成舒好像有话跟她说。她在旁边坐下,轻声问道:“身体好些了吗?”

奚成舒点点头,接着犹豫了一下说道:“你跟我哥在交往?”

朱丽叶挑眉,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说:“你怎么这么问?”

奚成舒笑笑:“我听我朋友说的。”

朱丽叶这下就更加不理解了,她脑筋转了个遍,她有什么朋友,还知道他和奚朗旬交往,不对,他们也没交往啊!除了昨晚。

坐在一旁的奚成舒看出了她的不解,呡了呡唇说:“嗯……,其实是这样的,我哥以前有个女朋友,她就是我朋友,她说你们见过,还说你们在一起有段时间了,说我哥亲口承认的。”

朱丽叶转头,听奚成舒这么一说,她好像想起她口中那个一看做女朋友是谁了,是之前出差碰见的那个女孩。

不对,奚成舒说,奚朗旬承认他们在交往了,什么鬼?

奚成舒转头看朱丽叶一言不发,她呡了呡唇:“朱丽叶你是不是很介意我哥之前的感情?”

“呃,没有,没有?!”

朱丽叶连忙摆手,她有些尴尬的笑笑,接着试探性的说:“他们分手是不是很不愉快。”

奚成舒点点头:“其实他们关系很好,可是有一次我朋友和我妈妈闹了矛盾,我哥替我朋友说了话,然后我妈妈赌气开车的时候就出了车祸住了院,接着我朋友突然拿着支票离开了,然后他们就分开了,其实我朋友只是赌气离开的,可是后来越闹越僵,也就不了了之了,也许是因为他们都太傲气,谁也不让谁。”

说完话,奚成舒轻叹一口气,接着又转头看朱丽叶好像表情有些不自然接着立马解释:“其实,我觉得他们俩应该都放下了,所以我朋友才把你们俩的事情告诉我,我觉得应该和你说一下,你别介意啊!”

“不介意,不介意!”

朱丽叶抬手摆了摆,呡唇笑笑后顺口道:“原来我们奚大爷还有这么柔情的一段呢!不对,还有”

刚笑完,她又觉得不对,有件事她很介意,而且心里有些憋,她转过头转了转眼珠,犹豫再三开口道:“你哥为什么就不同意你跟贺靖在一起,还逼你流产啊,他是不是有问题啊,就算不同意你和贺靖在一起也不至于逼你流产吧!我这么说你别想歪了啊,就是想问问。”

话说出口,朱丽叶觉得有些冒犯,便抬头看别的地方。

“没有,我哥没有反对我和贺靖在一起,只是因为我现在身体不适合生孩子,我哥只是担心我,本来想试试,没想到还是没成功,最后还小产了。”

“呃,这样啊!”

朱丽叶呡唇笑了笑,突然觉得心里特爽。而且还特么的不知道为什么那么爽。

看见朱丽叶笑的很开心,奚成舒转过头有些疑惑的问:“有什么开心的事吗?”

朱丽叶连忙摆手道:“没事。”

奚成舒笑笑,顿了一会儿,亲昵的说道:“那朱丽叶,我是不是很快可以叫你嫂子了。或者现在就可以叫你嫂子了。”

朱丽叶愣了一下,但是反应过来后,有些不好意思本来想摆手拒绝,但又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觉得奚朗旬又不在这里,便呡唇压了一下笑后说:“那个,必须啊!”

随后又感觉有些怪怪的,便立刻转移话题说:“好像有点风,要不我送你回病房吧!着凉就不好了。”

“好。”

奚成舒点头后,朱丽叶便挽着她的手站了起来,转过身去的那一瞬间,朱丽叶感觉自己心脏猛的一下受到了成吨的打击,她觉得自己肯定看错了。

然后耳边就传来奚成舒轻柔的声音:“哥~~你来~~了。”

奚朗旬淡淡的嗯了一声,然后将目光落在朱丽叶身上,朱丽叶已经感觉耳朵发烫了,而此刻奚成舒将手臂从她的胳膊弯处抽走,她转头看见奚成舒走到了离他们有些距离的贺靖身边,然后看了她一眼,两个人就转身走了。

卧槽!

朱丽叶有些大写的懵逼,这两人太不仗义,就这样走了吗?不打算带她一程,她咬了咬唇,虽然很想问一下奚朗旬,什么时候来的,关键最后一句话他听到了吗?可是此时她更想不打招呼,直接扭头走。

“准备在这里站多久?”

奚朗旬开口,朱丽叶鬼使神差的抬头看他,但是那一瞬间,她感觉身上被电了一样,就像昨天晚上的感觉,难道这就是触电,但是她不能认怂,她可是朱丽叶女王,也抬头怔怔的看着奚朗旬。

此时,奚朗旬走近她,唇角一勾:“当她嫂子我同意了吗?知不知道,奚成舒只有一个哥。”

朱丽叶挑了挑眉,几个意思啊,是取笑她吗?不过!她不会给他机会,她得占主导地位,她清咳了两声道:“好像是你自己承认我们在一起的,你这样造谣经过我同意了吗?简直就毁我清白嘛!”

奚朗旬眉头微微挑了挑:“我可以澄清。”

朱丽叶皱眉,顺口问道:“澄清什么?”

奚朗旬抬了抬下巴,淡淡的道:“澄清我们没有在一起,有必要可以登报,还你清白。”

朱丽叶咬了咬唇:“你敢!”

可是突然感觉奚朗旬好像是在调戏她,她抬头瞪了一眼:“你有病,大爷的。”

说着话,转身就走。

可是下一秒,手腕就被拉住了,接着就身子就被带过来了,直接撞到奚朗旬的怀中,她自然的抬头,奚朗旬嘴角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顿了两秒,薄唇微张:“做奚成舒嫂子有很多规则要守。”

朱丽叶嫌弃的看了他一眼:“呦!我倒是想听听奚大爷有什么规矩?”

奚朗旬眸子微眯:“一,只许叫我大爷,不许叫别人……”

噗!

什么鬼,奚朗旬脑子没有问题吧!

朱丽叶忍不住笑了出来,然后呡唇但是又忍不住笑了起来,嫌弃的说道:“你有病啊!”

“没错!你有药吗?”

朱丽叶抬眉,没想到奚朗旬还真一本正经的接了她这句话,此时她心里突然生出一计,她清咳两声认真的说:“没有!松开,本小姐就不稀的守那些规矩。”

说着话,朱丽叶想甩开男人的手,但是又被他拽了一下,这次直接埋进了男人的胸口,一双大手环住她的腰,很有力的搂着。

几秒后,耳边传来温润的声音:“现在由不得你!”

朱丽叶咬唇竭力的克制自己不让自己笑出声音来,但是心里偷乐:“小样,看我还收不了你!”

****************************************************************************

三个月后,朱丽叶被门铃吵醒,她伸了一下懒腰,奚朗旬已经起身去开门,过了两分钟走了进来,手里捧着一个大的方形礼盒。

她抬头看着奚朗旬问:“什么?”

奚朗旬淡淡的道:“不知道,给你的。”

接着将礼盒放到床上,打开以后,朱丽叶心下一惊,不用拿出来就知道是婚纱,上面还放着一张纸条。

上面写着:

感谢天,感谢地,感谢党,麻烦您朱丽叶老姑娘赶快让我感受到嫁女儿的喜悦吧。

没有落款,朱丽叶也能猜到那句话,她捏了捏纸条,心里哼了一句许晚你这个小贱人,接着脑子一个机灵拿起纸条,冲奚朗旬晃了晃,笑而不语,她知道奚朗旬是聪明人。

奚朗旬扫了一眼:“你户口本呢?”

户口本?奚朗旬干嘛突然问道户口本。

朱丽叶一愣,但是很快她又明白过来,奚朗旬是找她要户口本跟她去登记吗?结婚是吗?所以这算是求婚了吧!哈哈,就喜欢奚朗旬这简单粗暴的劲,她呡唇,忍不住心里的喜悦,扑到奚朗旬的身上。

可是很快就被男人反扑到在床上,奚朗旬捏住她的下巴:“做我老婆有很多条件的!”

朱丽叶吐了吐舌,不以为然的说:“切!做我老公也有很多规矩要守,谁怕谁啊!”

……

感谢一直以来支持我的小伙伴们,终于结局了,哈哈,自己觉得都特不容易。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